下拉阅读上一章

拾伍:计划实施

    拾伍:计划实施

  次日,六子外出找寻迷药,而苍夜就留在水寨内四处游荡。

  这水寨的建筑十分缜密,里三层,外三层,将主建筑团团围住。那高高耸立在当中的竹楼应该便是刘洪的歇息场所。期间还有聚义堂、药房、厢房以及仓库等等建筑。

  苍夜环视一周后,就回到瞭望塔,唯恐过多地接触他人而露了馅。

  不过这水寨之中的人数不像徐义当日所言不过百人,苍夜略微估算,至少也有千人之多。数量如此众多,在这红枫林到底是有何阴谋,他就不得而知了。

  当夜,六子也安然回归,带来沉沉的一袋药品,笑道:“这里的迷药够这里的人喝上一壶了。”

  等到夜深人静之时,两人就偷偷摸索进刘洪的住所。

  六子对这里了如指掌,轻车熟路地领着苍夜到了一处围栏,围栏不高,正好容两人合力通过。好在此刻看守的哨兵都有了困意,睡眼惺忪,全然没有察觉这二人的身影,况且此地是刘门主的住所,哪有人敢贸然闯入?

  二人因为早前被围栏遮挡,看不出里面的情况,还以为只有几间小建筑,如今入到内部,才知晓里面竟然是另一片天地。这主建筑内亭台楼阁、山石流水应有尽有,犹如世外桃园一般。

  二人沿着长廊走到尽头,才来到刘洪的卧房。

  此时刘洪与他的小妾早已熟睡,六子悄悄丢进点燃的九转迷魂香,稍等片刻后,方才鱼贯而入。

  刘洪与他的小妾估计刚刚翻云覆雨过,两人正**地缠扰在一起,苍夜见状,笑道:“可惜了这么个娇滴滴的女子被刘洪这只猪给糟蹋了。你看这胸脯,这白皙的双腿,唉!若是每晚都搂着睡觉,我想也是个相当惬意的事儿。”

  六子横了一眼,笑道:“苍少侠如此**倜傥,不如等这事了解之后,我将这女子绑了送给你?”

  苍夜愕然道:“我也就随口说说,随口说说!我们快些行动,不然天要亮了。”

  二人从地上捡起小妾的外衫给她披上,又将剩下的衣履都塞进怀里。

  苍夜气力较大,自告奋勇地去扛这身秀体。这女子果然身轻如燕,扛在身上也不觉得沉,不过透着薄薄的外衫,苍夜还是能感受到那阵阵传来的酥松感,令他飘然若仙。

  二人顺利地离开住所,朝着王不屈的住所前行。王不屈的住所离这里很近,不消片刻就到达目的地,依照相同的手法,将王不屈和他的夫人迷晕过去,随即将小妾的外衫剥去,塞进王不屈的怀里。再将小妾的衣物随意丢弃在地上,飘然离去。

  待二人回到瞭望塔之际,早已大汗淋漓,后背如在河水中浸泡一般。

  六子微微喘息道:“苍少侠,我们就等着明天看好戏吧。”

  苍夜没好气道:“好在我与你为友,不然对上你这样的敌人,还真是让人防不胜防。”

  一夜无话,翌日,一声惊叫声从王不屈的住所传来,这不是小妾的声音,而是王夫人的声音。

  王夫人寒怒道:“好你个不屈,竟然在我面前偷荤,竟然还偷到我堂兄头上来了。”

  王不屈心中叫苦,不知如何回答。正在这时,刘洪气喘吁吁地闯了进来,咒骂道:“好你个不屈,竟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敢玩我的女人?”

  不屈跪地哭饶道:“门主,这事确实不是我干的,我也不知道小梅为何会出现在我床上。”

  小梅便是刘洪的小妾。

  刘洪走向前,一脚踹翻王不屈,又重重地拍在小梅**的后背上。小梅顿时被惊醒,见有众人围观,又见自己身无一物,惊呼一声搂着被褥爬到一边,喃喃道:“这。。。这。。。”

  刘洪虎目闪亮,呵斥道:“回头再教训你这不知廉耻的贱人。”言罢,他又转身狠狠地瞪了瞪王不屈,忽地嚷道:“来人,将这贼子给我拿下,当众行刑,把头颅给我丢进火里烤了,以泄我心头之恨。”

  刘洪如此雷霆之怒,他对小妾的喜爱可见一斑。

  王夫人听闻,差点昏厥过去,忽地跪到他面前,哀声哭道:“堂兄,你就饶他一命吧,你若杀了他,我还不成了**?这事万万不可。”

  刘洪顿时心软下来,毕竟面前的是自己所钟爱的堂妹,况且她的家世非同一般,日后还需要大伯关照,怎么能够因此伤她的心呢?沉吟一阵之后,沉声道:“死罪可免,活罪难饶,自己去外面领五十个大板。”

  王不屈死里逃生,不敢违抗,唯唯诺诺地出了房门“领赏”去了。

  王夫人见自己的丈夫走后,苦笑道:“这事刚刚发生,堂兄是怎么知晓的?”

  刘洪遥指门口的一名护卫说道:“昨日这人见小梅深夜出了房门,一夜未归,今早过来汇报,我就匆匆过来了,没想到正好让我赶上了。”

  王夫人呆了半响,缓缓向前走了两步,露出媚眼,笑道:“小哥为何不昨晚就去禀报,要等到今早才来通报,是何居心?”

  这名护卫全然没有想到会有这一茬,浑身颤抖,吱吱喃喃地说不出话来。原来六子唯恐会出什么状况,就一早找来昨夜看守的护卫,私下将小梅与王不屈的幽会告知于他,让他去通报刘洪,说不定还能讨点奖赏,岂料事情完全没有按照六子所说的那般,非但没有拿到奖赏,反而染上一层灰。

  刘洪怒目冷视道:“快说,有何居心。”

  这名护卫刚要开口,身旁的另外一名白衣人就出手狠狠地在他背后捅了一刀。护卫惊讶地转过身来,讶道:“你。。。你。。。”就气绝身亡了。

  刘洪显然没料到事情会有如此变化,怒喝道:“你做什么?”话言刚落,一击重拳就迎面袭来,伴随着凌厉的风声转眼即到,将这名白衣人击飞出数米。

  白衣人不敢放肆,脸色如灰,嘴角也溢出一丝血迹,起身恭敬道:“小的早就知晓这人与内官勾结,想不到还要出手偷袭门主,罪不可恕。小的没经过门主同意,私自斩杀了这叛徒,还望门主恕罪。”

  刘洪摆了摆手道:“算了,把这人抬出去吧。知情不报,我也会处置,只不过由你代手罢了。此事不可流传出去,否则你就等着给自己收尸吧。”

  “是,小的明白。小的记性不好,不曾记起发生了何事。”

  刘洪满意地点了点头道:“那这人你要如何解释?”

  “小的只知这厮密谋造反,被门主斩杀。”

  刘洪笑道:“很好,我就喜欢你这样耍小聪明的人,你叫什么名字?日后好提拔你。”

  “小的叫六子!”

  

拾伍:计划实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