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贰拾:猝不及防

    贰拾:猝不及防

  原来混作一团的白衣人纷纷脱离出战场,个个闷声不响,汇聚到大汉的身旁。

  大汉清楚地了解到双方的实力十分悬殊,只要对面这名女子一人,就可以轻易地将己方解决。

  他心中叫苦,但是又无可奈何,冷喝道:“你我技艺相差甚远,今日我栽在你手上,也是心服口服。敢问女侠的名号,来日我。。。李崇真必定要讨教回来!”

  梦兰惊呼道:“你是李崇真?李孝恭的三公子?”

  李崇真眼神一怔,笑道:“原来女侠认识家父。”

  梦兰泰然自若道:“实不相瞒,我们是李大人的朋友,此行正是奔着李大人而去的。”

  李崇真笑道:“既然是家父的朋友,也就是我李崇真的朋友,今日多有冒犯,还望女侠能不计前嫌。”

  梦兰从容道:“好说,好说,只要你放过苍夜一马,我就当今日之事没有发生过。”

  李崇真心想:即使强行出手,也奈何不得梦兰,不如做个顺水人情,日后也有个照应,笑道:“既然女侠放出话来,在下也不好再强求,告辞。。。我们走。”

  其中一名白衣人凑上来说道:“堂主,那小子杀了两位香主,难道我们就这样轻易饶过他?”

  李崇真狠狠地瞪了瞪,呵斥道:“今日之事不可向他人提起,否则别怪我的金蛇信不长眼。”

  周围的白衣人顿时神情懔然,不敢对李崇真有所不满,可见李崇真在白衣门还是有相当不菲的地位。

  李崇真一行人走后,掌柜才从柜台前钻出个脑袋,唯唯诺诺道:“女侠,我这酒楼今日可被你折腾惨了,是不是应该赔偿些银两给在下?”

  梦兰娇眉一挑,不悦道:“你怎么不早说,我好让李崇真赔偿给你,现在可好,人都走了。唉!我该怎么说你好呢。这是一锭银子,你看着办,别说本女侠欺负你。”

  掌柜接过梦兰掷来的银子,塞进怀里,抹了抹汗珠,又躲进了柜台内。真是个贪生怕死之辈。

  梦兰见这里被搅腾得乱七八糟,无处容身,皱眉道:“好端端的一顿就这样没了,也罢,时候不早了,还是早些去见李大人吧。”

  苍夜哈哈大笑,搂着钱万海的肩膀道:“钱大哥哪里找来的女侠,身手如此了得,真让我大开眼界。”

  梦兰叉腰笑道:“你现在知道本女侠的厉害了吧,所以跟着我,担保你安然无恙。”

  妙晴自然知晓梦兰的用意,悄悄地靠近苍夜身侧,凑到耳畔低声道:“苍哥哥,你可要离梦兰姐姐远点,她可是不怀好意的。”

  苍夜低声回道:“哦?我身上又没有什么值钱的东西,莫非她看上本少侠不成?”

  妙晴听闻,立马捂着嘴巴咯吱咯吱笑道:“苍哥哥可真自恋,反正我交代过你了,你可别马虎。”

  苍夜自然不知道妙晴说的是阴风扇,毕竟与梦兰也是第二次相见,哪里想到对方早已垂涎,就等着借机夺了去。

  事实上苍夜便没有如何重视阴风扇,毕竟这把武器相当不称手,要不是妙晴亲自相赠,估计早已被他遗留在何处了。梦兰若是开口索要的话,苍夜必定二话不说就赠与她。

  只是这事梦兰哪会知晓,否则就不会发生日后的尴尬场面,当然这是后话。

  虽然梦兰是这群人中实力最强悍的,但是带头的还是钱万海,只见他将游龙剑入鞘,正色道:“时候也不早了,即刻上路吧。早一些处理这事,我也好安心些。”

  一行五人纷纷离开酒楼,钱万海仍然是骑着他那匹黑马,其他人则是坐上了马车。

  苍夜来人世间也有好些时日,对于当今的格局也是有所耳闻,李孝恭便是其中一个。

  李孝恭是唐高祖李渊的从侄,曾经是隋朝领军大将军,后跟随李渊打天下,也是一名开国元勋。只因他在扬州担任大都督之时,想以威名夸示远俗,修建宅邸于石头城中,并设立哨所往来巡察以护卫自己,而被人状告他谋反,被召还京师,现身在长安的府邸中接受盘查。

  苍夜当起了马夫,驾驭着马车朝西南方前行,观其速度,最多只须一个时辰便能到达,于是安逸地与妙晴私底下交流了一番。

  通过妙晴的一席话,苍夜才真正了解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梦兰是芷菡夫君的表姐,此次前来为的是一报表弟司徒荣身死之仇。

  苍夜低声询问道:“你是说梦兰在金山寺击毙了凶手,结果凶手道出了幕后指使者?难道你们不担心那凶手故意道出个敌对的名字,好借你们之手除掉他吗?”

  妙晴娇声道:“对啊,苍哥哥你好聪明呀,我怎么没想到。”

  梦兰钻出头来,苦笑道:“此次去见李大人,也是为了调查此人。”

  苍夜叹道:“李孝恭如今也是自身难保,怎么会有心帮助你们。”

  梦兰坐在苍夜身旁,长叹一口气,颇有悲凉之意,言道:“弟弟有所不知,李孝恭便是我的义父。”

  苍夜身子一怔,脱了马缰,马车差点倾翻过去。好在梦兰身手敏锐,及时将马缰抓了回来,稳定了马车。

  梦兰不禁长吁一口气,正欲将马缰递还给苍夜,见他神色古怪,感觉整个人都提不起劲儿似的,关切道:“人嘛,难免会有失足的时候。。。弟弟,你怎么了?”

  只见苍夜双眼泛白,口吐白沫,一声不响,摊在了梦兰的怀里,已然昏厥过去。

  梦兰一怔,随即醒悟过来,喝止住马匹,仔细地上上下下审视起来。

  妙晴张大了嘴,连叫道:“苍哥哥,苍哥哥。”

  钱万海听闻,喝止黑马,回身见苍夜昏迷在车上,心头一沉,下意识地环顾四周,模糊地看见远处屋顶上有个黑衣人,正鬼鬼祟祟地看着这边,顿时怒喝道:“来者何人,还不现身。”

  这名黑衣人似乎得知已得逞,便不再久留,钻下屋顶消失得无影无踪。

  钱万海正欲飞身追击,梦兰挥手阻止道:“别追了,是阴风派的弟子所为。不过是区区小毒,本姑娘轻松搞定。”

  只见梦兰右手银光一闪,一枚细小的银针从苍夜的脖子处探出,随手丢落在地上。随即,她的手掌中亮起一道白光,一朵白色的花朵变幻出来,这朵百花贴在苍夜的伤口处,瞬间被染成黑色,而苍夜的那道伤口,顷刻间由黑色变回原来的肤色。

  梦兰深深地呼出一口气,笑道:“这小子福大命大,幸好碰到我,不然就死翘翘了。”

  钱万海面露喜色,笑道:“梦兰姐的‘如花解语’又精进不少。”

  说话之际,芷菡从车内探出半个身子,睡眼惺忪地说道:“外面发生了何事?你们这般大呼小叫的,都吵醒我了。”

  

贰拾:猝不及防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