辽东钉子户在线阅读

辽东钉子户

历史 / 两宋元明

191.95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5-11-05 16:48

穿越 铁血
书籍摘要: 有农田,有牧场,门前是河水,身后是高山,地下埋煤炭,溪谷藏黄金……最富庶的土地,最糟糕的时代!满清、蒙古、朱皇帝……谁也别想抢走家园!做最强钉子户,坚决守护万里家园!(完本多部作品,人品信赖,放心收藏)

Q1:《诡秘之主》第二部什么时候发布?

「爱潜水的乌贼」新书将于3月4日12:30发布,诡秘世界第二部《宿命之环》即将来袭!

Q2:在哪里可以看到爱潜水的乌贼的新书《宿命之环》的最新信息?

加入卷毛狒狒资讯站,乌贼新书情报大公开!「卷毛狒狒研究会」是起点官方打造的诡秘IP互动主题站,依托原著丰富的世界观设定,为用户打造序列升级+魔药合成的全新互动方式。入会成员将体验诡秘世界独特的成长体系。为鼓励用户在站内创作相关衍生内容,优质作品还将获得盲盒等实体奖励。作者乌贼大大也会在此与大家深度交流。阅读小说就可以获得随机掉落的神秘碎片!还有更多精彩玩法等待你的解锁~

Q3:《诡秘之主》首款官方限量版盲盒介绍?

超前情报!盲盒内10位塔罗会成员随机款大公开:
1、塔罗会的创始人“愚者”先生——克莱恩·莫雷蒂 “总有些事情,高于其他。” 黑发褐瞳、容貌普通、轮廓较深的青年。 他原本是名为周明瑞的现代人,却因一个转运仪式而意外成为霍伊大学历史系学生克莱恩。而后,他加入廷根市值夜者小队,成为“占卜家”,又为守护廷根而牺牲。死而复生后,他为复仇及寻求晋升,转换多个身份,并逐渐发觉世界的真相。 在了解到来自星空的威胁后,克莱恩选择成神,并为对抗天尊的意志陷入了沉眠……
2、塔罗会最热情的“正义”小姐,奥黛丽·霍尔 “下午好,愚者先生~!” 金发碧眼的少女,是贝克兰德最耀眼的宝石。 她出身于鲁恩大贵族霍尔家族,身份高贵,备受宠爱。最初,她被意外拉入灰雾之上,成为了塔罗会创始成员。而后,她通过塔罗会成为了一名“观众”,并让自己的宠物犬苏茜也成为了超凡生物。她善良温暖,渴望帮助更多人过上幸福的生活。 在愚者沉睡后,她毅然离开了家族,为实现理想和唤醒愚者,迎接着新的挑战……
3、塔罗会中大名鼎鼎的“倒吊人”先生——阿尔杰·威尔逊
……

章节试读
第一章 书生会武术

    吱呀呀,轻轻推开房门,寒风裹着屋檐上的冰晶碎屑落到了脖颈,少年忍不住打了一个机灵。太阳冒嘴冻死小鬼,北方的冬天真不是开玩笑的。

  砰!

  有个东西正好落到了头上,天上掉馅饼了?少年急忙捡起来,原来是一只家雀,冰凉冰凉的,嗉囊空空,看来也是冻死的。

  “还不够一口吃的呢。”有心扔掉,可是转念一想,不能白挨砸,等挑水回来就给烧了,好歹是口肉!

  少年把死麻雀扔在了灶台旁,抓起来两个水桶,就往井台跑。踩着厚厚的积雪,咔咔作响,转眼就到了井台旁。井台结满了半尺多厚的冰,稍有不慎就能跌到井里,三九天洗冷水澡,不死也要扒层皮。

  少年小心翼翼的摇动辘辘把,不一会两个木桶都装满了甘甜的井水。用手捧着喝了一口,清冷甘甜,浑身都来了精神。

  没急着回家,少年抓起两个水桶,绕着井台周围缓缓的跑了起来。

  太阳越来越高,渐渐有些男人裹着破棉袄也来打水。

  几个抠脚大汉提着水桶,看着不断跑圈的少年,都忍不住摇摇头。

  “三哥,张二郎这是怎么了,天天都绕着圈跑,还提着水桶,也不嫌累的。我看这小子好像病的不轻,别是把脑袋烧坏了!”

  “哎,是啊,长的挺好的孩子,要是脑子坏了,真有点可惜了。”

  从后面走来一个四五十岁的小老头,忍不住说道:“瞎说什么,冬练三九夏练三伏,没听好些说书先生都这么讲吗!”

  “二舅爷,说书先生说的是练武的,张二郎可是咱们大清堡少有的读书人,要我看啊,还是和张大嫂子说说,找几个道士做做法,别是沾了邪气!”

  他们的话顺着风,有一句没一句的传到了少年的耳朵里,忍不住暗笑,光是一个晨练就把这帮人惊到了,还要驱邪,简直少见多怪!

  不过少年也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一定要谨言慎行,免得让人当成了怪物,毕竟自己来自于另一个时代!

  他足足花了两个月的时间,才无奈接受了荒诞不经的事实。

  穿越了!

  少年本是二十一世纪的一个孤儿,在孤儿院长大,靠着不懈的努力,考上了国防大学,眼看就要毕业,可是在一次长途拉练之中,不幸被毒蛇咬中,等他再度醒来,却发现自己在一个叫做张恪的少年身体里,更可怕的是还多出了一份记忆。

  作为一个孤儿,在哪活着都是一样,但是当他发现自己竟然到了万历四十七年,而且身处的地方叫做辽东义州卫大清堡的时候,就真的欲哭无泪了!

  或许普通人还不了解,可是作为优秀的国防生,他对历史是烂熟于心。越是如此,就越是害怕,半夜里不知被吓醒了几次!

  万历四十七年,正是野猪皮最嚣张的时候,在辽东大杀大砍,明军败得一塌糊涂,年初的萨尔浒之战,十几万大军灰飞烟灭,紧接着开原和本山大叔的老家“大城市”铁岭失守,明军一败再败,愁云苦雨,阴风凄凄。

  不过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时间,张恪渐渐发现担心这些事情,简直就是杞人忧天,有精神头,还是想想自家的小日子吧!

  在三个月前,张恪第一次走进科场,满怀信心的他连县试都没过,更别提秀才了。接受不了失败的苦果,回家就一病不起。老娘沈氏在炕边悉心照料,请大夫,花大价钱买药,可都不起效,不到一个月,竟然奄奄一息,跑到阎王那报道。

  “科举有什么好,把小命搭进去了,还弄得家徒四壁,老子前世也考上了大学,哪能比得过有个家!”张恪暗暗的想到,反正都是一个孤儿,在哪生活都无所谓,张恪已经开始憧憬未来了。

  不过接管的这具奄奄一息的躯体随时都有挂了的可能,张恪哪敢赌能不能再度、穿越一次!在最初的头两个月,几乎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了恢复身体上。

  从每一根手指开始,一点点的活动,甚至整整一个下午,都一门心思的活动大脚趾。浑身的汗水湿了干,干了再湿。

  这些天里老娘沈氏天还没亮就起来熬药,到了三更半夜还要织布纳鞋底,让儿子的碗里能多一口肉,能多吃一个鸡蛋,好快点恢复身体。

  每次在老娘的注视下喝干苦涩的汤药,张恪的眼角都泛着泪花,他不是被苦的,而是甜的!

  没错,这就是家的味道,他盼了两辈子!张恪不断的告诉自己,要让自己的亲人过上好日子!

  经过两个多月,终于恢复了健康,脸膛有了红润,腱子肉都长了出来,身体还比不上军校的时候,可是要比原本文弱书生强太多了。

  挑着两桶水,张恪足足跑了一刻钟,浑身冒汗,双臂酸胀,头发上更是笼罩着一层白气,他这才满意的挑着水回家。

  张恪迈着轻快的步伐走进了胡同,他们家在最里面,院子是老爹留下的,十分宽敞,可是年久失修,两旁的厢房都倒塌了,只有三间正房还勉强支撑着。

  推开东倒西歪的院门,张恪突然听到了正房里面传来一个沙哑的声音。

  “张大嫂子,离着老远就闻到了香味,吃得不错啊!”

  紧跟着一个妇人的声音说道:“刘三爷,就是秋天晒的干白菜,您要是饿了,就一起吃吧。”

  “哈哈哈,张大嫂子,你是真会装糊涂啊,难道不知道我来是干什么的?”

  张恪一听,难道家里来了客人了怎么说话这么不客气!张恪急忙推开房门,走了进来。

  只见屋里面有三个人正相对而立,老娘沈氏站在了灶王龛前面,一身土布的衣服,头上裹着暗青色的头巾,浑身上下没有一件首饰,收拾的干净利落。只是脸色有些苍白,手指紧张的掐着衣角。

  在沈氏的对面是一个五十来岁的驼背,这家伙其貌不扬,呲着黄板牙,一手抓着没有几根的狗油胡,金黄的眼珠来回乱转。

  他的后背站着一个五大三粗的壮汉,满脸横肉,一双怪眼向上翻着,似乎谁都看不起。

  张恪迈步进来,沈氏顿时有些慌乱,急忙拉住了张恪的胳膊,焦急的说道:“恪儿,你去看书吧,这里有娘呢!”

  驼背皮笑肉不笑的说道:“这不是张二公子吗,听说读了好些书,只是可惜啊,没有考上秀才,要不然我也不敢跑到秀才家要账啊!”

  “要账,什么帐?”张恪吃惊的问道,看这个架势,难道是债主上门讨债不成!

  说她两句也就忍了,可是这个刘三竟敢讽刺自己的儿子,沈氏顿时气呼呼的说道:“刘三,有什么事情冲着我说,你别东拉西扯的,我儿子早晚有考上进士,当翰林,做宰相的一天,到那个时候,有你后悔的!”

  “哈哈哈!”刘三轻蔑的怪笑:“凭他?一身的家雀骨头还能穿朝廷的大红袍,做梦吧!张大嫂子,咱们也别废吐沫了,你就给个准话,什么时候还钱,要是不还,看到没有。二虎在这呢,他可不管男女老少,要是不给钱,可敢动刀子!”

  为了配合刘三的话,后面的大汉撸起袖子,露出了黑漆漆筋肉盘虬的胳膊。冷笑着从后腰掏出了一把一尺左右的匕首,摔在了桌子上!

  哗啦!

  桌上粗瓷大碗被震得落在了地上,沈氏的脸色顿时蜡黄。在里间屋从门缝里探出了一颗小脑袋,看到了这一幕,也吓得哇哇哭起来。正是张恪的妹妹张卉儿。

  “恪儿,你快去照看妹妹去,这里有娘就行了!”

  沈氏变颜变色,推着张恪往里面走,她生怕自己这个文弱的儿子受一丁点的伤害!

  看到了这里,张恪哪里还不明白,他脚下像是生根了一般,一动不动。

  “娘,孩儿已经是大男子汉了,哪能老躲在您的背后!”

  沈氏听到了这话,猛地扬起了头,果真,儿子都比自己高了半个头了!

  “恪儿,他们,他们……”

  “娘,放心吧,儿子能处理!”

  坚定的语气,自信的神情,泪水瞬间从沈氏的眼眶喷涌而出,这么多年的苦,都没有白受,儿子总算是能顶门立户!

  老娘哭得这么伤心,张恪的怒火也蹿了起来,他挺着胸膛,傲然说道:“有什么本事都冲着我来,吓唬女人孩子,还要脸吗,摸摸裤裆里的玩意还有吗?”

  刘三忍不住抠了抠耳朵,自己是听错了吗!谁不知道张恪只会读书,唯唯诺诺,平时比大姑娘都老实,连出门买东西都不敢,今天怎么吃了雄心豹子胆,敢和他们叫板了!

  二虎伸手抓匕首,就要亮刀子。刘三冷笑着拦住了他:“虎爷,大人有大量,他这样的您能打十个,咱们先礼后兵,别着急。”

  刘三说着,斜着眼睛看了看张恪,撇着嘴说道:“张二小子,我们不吓唬女人,可是欠债还钱,天经地义,到了什么时候,你都跑不了!”

  “哼,我也没想跑,你说我们欠债,总要有字据吧,拿出来看看!”

  刘三冷笑一声,从怀里掏出三张纸,两个手指夹着,送到了张恪的面前。

  “看吧,我可警告你,要是敢毁了,不认账,虎爷可不会放过你们!”

  张恪没有搭理他,而是送到了沈氏的面前。

  “娘,你看看,这是不是真的!”

  沈氏擦了擦眼角的泪,痛苦的点点头:“恪儿,都是真的,娘也不瞒你了,你去考秀才,娘半年前借了两次,一共十两,约好了五分利。接着你病倒了,娘是想尽了办法,也凑不出银子,只能又借了十两。都是娘没用,连累你们了!”

  沈氏说到了这里,眼圈通红,泪水再也止不住。

  张恪伸手抱住了娘的肩膀,笑着说道:“娘,您这都是为了我,孩儿哪会怪您啊!”

  刘三冷笑了一声:“这下子都清楚了吧,也别哭哭啼啼的,弄得我们欺负你们孤儿寡母,还是那句话,连本带息,四十五两银子,还了钱,一切好说,要是不还,也别怪我们不客气!”

  张恪听到这话,怒气更甚,老娘借钱才几个月时间,二十两变成了四十五两!高利贷也没有这么黑心,眼前这两个家伙简直就是吃人不吐骨头的畜生!

  “哼,要钱没有,你们有什么本事,我都接着!”

  “好小子,敢在虎爷面前耍威风,我掐死你!”

  二虎恶狠狠的伸出了双臂,向着张恪就扑了过来。沈氏吓得闭上了眼睛,都不敢看。

  张恪却是不动如山,嘴角还带着冷笑,这样空有块头的家伙,根本没看在眼里。他猛地前进半步,拳头从二虎的两臂之间钻过,正好打在了鼻梁上,两道红线从大鼻孔之中喷出。张恪还不过瘾,在收拳的同时,顺势用胳膊肘砸中了胸口。

  砰!一面墙倒了一般,大汉重重的摔在了地上,像是大虾一样,痛苦的抽搐着。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两宋元明小说推荐

扎纸匠:这是聊斋明末在线阅读
新书发布《我在聊斋左道长生》 天启二年,身为纸扎铺的少东家,苏浩一直认为自己穿越到了正常的明朝末年,并努力读书准备考取功名,直到……  他那瞎了一只眼,断了一只手又没了双腿的爹颤巍巍地递了一本破书给他:儿子,这是我们老苏家祖传的秘籍,从今天开始就传给你了,学不学就看你自己决定了。”  苏浩看了看手中那本写着纸人秘术的破书,脸上一副懵比的表情! 这是聊斋中的明末,邪门歪道横行人间! 风水、相术、出马、武行、庙祝、神婆…… 三教九流,三十六行,行行出诡异……  江湖、朝堂、市井……… (明末争霸文)
这恒河狸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寒门崛起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就业路上屡被蹂躏的古汉语专业研究生,回到了明朝中叶,进入了山村一家幼童身体后的故事。  木讷父亲泼辣娘,一水的极品亲戚,农家小院是非不少。好在,咱有几千年的历史积淀,四书五经八股文,专业也对口,谁言寒门再难出贵子。  国力上升垂拱而治;  法纪松弛,官纪慵散;  有几只奸臣,也闹点倭寇;  但总体上可以说,这是士大夫自由滋生的沃土。  一个寒门崛起的传奇也就从这里生长了。  谨以此文向所有的穿越经典致敬。  PS:寒门崛起书友群:219,803,021;寒门崛起全订阅群:254,292,459欢迎大家入群互相交流,欢迎大家与我沟通交流。
朱郎才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贼王在线阅读
明朝末年,国事糜烂,边地不靖,各地民不聊生,尸骨暴露于野。 一个来自后世的少年,看着倒在血泊里的双亲,握紧双拳,下定决心,推翻这旧王朝,做皇帝。
不是小黑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我在明末割韭菜:从割据四川开始在线阅读
明末,天下板荡。  土司叛乱,流寇作乱,满清寇关。  穿越而来的杨庆亮认为:万物皆可割。  没粮?去把蜀王的王府庄田割了!  没钱?去把土司的茶马贸易割了!  有粮有钱,练出了精兵,去把流寇、满清都割了。  兵多了,官大了,咱老子再去把朝廷里的文官都挨个割一遍。  .......  于是乎,杨庆亮先从四川开始割起。  割到了陕西,割到了湖广,割到了中原。  一直割遍两京十三省,割遍神州大地,割遍全球日不落。  ......  崇祯帝拎着龙袍一角往前飞逃:“爱卿,别再割啦!”  杨庆亮提刀在后追赶:“皇上别跑,还有个韭菜根没割呢!”
正心669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第一贡生在线阅读
大明南雍例监,开局弘治十一年南直隶乡试。 这是大明文儒最推崇的时代,中兴盛世潜藏暗流危机,达延汗一统草原的野心毕现,妄图以其先祖獠牙虎视中原,满朝皆是自诩清流之臣,却讲求礼乐仁孝无为而治。 谁说普通人在这时代只有科举一条路能登天? 张周,字秉宽,大明最不务实的读书人,从不想以士子之名随波逐流,他要用跨越时代的真知灼见,引领大明走向文人眼中“穷兵黩武”的称霸之路。 孝宗?请称呼明武大帝。
一语不语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从南明末代皇帝开始在线阅读
众所周知,打灰是一门技术活。 土木老哥魂穿明末,却好死不死穿到了桂王朱由榔身上。这位原本的跑跑皇帝,本来是一个笑话,东躲西藏跑过五十多个地方,最后还是难逃一死。 “这可是地狱难度啊,可我啥也不会,只会打灰,这可怎么办?” 求生的本能下,桂王勉强登基,开始自救。紧接着明清之际的一众名臣、将星闪亮登场: 堵胤锡:“你说这个,叫水泥手榴弹?还能伤人?” 李定国:“这叫混凝土的东西实在是神物!用来筑城,必是坚城,千军万马亦不可破!” 朱成功:“笑死我了!石头做的船还能浮起来?当本藩没坐过船是吧?” 福临:“这残明伪帝专走歪门邪道!石头坨子能炸开花,石头城墙大炮都轰不开,还有那石头船居然能过江!如此妖孽邪物,必成心腹大患!此子断不可留!” ...... 唉,还是得打灰,宿命啊。 本书无系统,又名《土木老哥闯南明》。
大白萝卜烧牛腩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大明永乐在线阅读
这是一个舰队下西洋,著《永乐大典》,五征塞北,有着众多战将名臣的时代。 吕阳既然能参与其中,决定在永乐盛世基础上让大明变得更加伟大。 在那之前,他需要先帮朱棣造个反,再靖次难!
荣誉与忠诚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传奇在线阅读
我本将心向明月,奈何明月照沟渠,知我者谓我心忧,不知我者谓我何求。  崇祯年间,随波逐流无路,乱世逼人反。  且看现代人郑勋睿穿越明末的求生之路。  新书《明末之成王败寇》已经开始上传,期盼得到支持,拜谢。
风中的失落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明末之藩王崛起在线阅读
天启七年,崇祯登基,朱以派摇身一变成为大明泰兴郡王世子,未来的第十代鲁王。 鲁王并不好当,袭封两年,清兵入境,自缢而亡…… 朱以派不想死…… 于是,在大明朝最乱的时候,鲁王封地成了鞑子和起义军不敢窥视的存在…… 崇祯没钱的时候,鲁王拥有富可敌国的财产……
574981
日更千字
两宋元明
当前位置: 历史 两宋元明 辽东钉子户在线阅读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