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三章 再临饮马

    天终于全亮了,乔长长的吐出一口浊气,慢慢的睁开双眼,醒了过来。至于肖恩和雪莉早在半个时辰前便起身了,三人经过调息,显的精神焕发,一扫原先隐藏在双眸深出的疲惫,神采奕奕。

  这时候学校门口,早就聚满了人,凡是参加考试的学子基本都已经到起了,一时之间人声鼎沸,议论纷纷。而话题的内容早就从我们身上转到了考试上了,更有不少“身经百战”的老将,哦不,“老童生”向“新秀才”么介绍考试的经历规则和考试技巧。自古乃至将来,考前习惯都不会变,虽然这里没有“佛脚”给人抱,但有前辈指点技巧或注意点,却也的确让人有茅塞顿开之感。毕竟这里还是有枪的,虽然不是“丈八蛇矛”或“白杆亮银枪”,但毕竟还是枪,所以“临阵磨枪”还是必须的。

  因此,那些“前辈们”被那些初来乍到的师弟师妹们,围的里三层外三层,他们嘴里的只言片语更被奉为经典。威风是威风了,可是这样被长时间围着其实并不是一件另人愉快的事情。试问,若同一个问题被重复无数次的反复询问,或者被后辈们不知好歹的反复询问当年落第的细节,我想无论是谁都不会甘之若饴吧。(参考:看看英语角的老外,就知道了!)

  正在此时,学院原本紧闭的大门终于打开了,场面顿时混乱了,对着敞开的大门一涌而入,似乎晚一步就会被淘汰一般,人人争先。声音一下子变的嘈杂起来,呼朋喝友的,起身抱怨的,兴奋大叫的,或者不小心被踩到脚,碰伤手的咒骂声不绝于耳,彼此之间交谈非交头接耳不可闻,也许这也算是“听之不闻曰希“吧!

  回头看看乔,他也只是摇头苦笑,表示每次都是如此。而肖恩却得意非凡的从耳朵眼里掏出两团棉花球,随即一皱眉头赶紧再次塞进耳朵眼里,如释重负般嘘了一口气,向我耸耸肩。

  此情此景,我居然心里莫名其妙的李青莲的诗句:洞天石扉,轰然中开!不由的心里暗暗自嘲。

  尾随着人群往学院里走去,同样的景色却全没有了第一次来的悠闲洒脱,却多了几分世俗的喧嚣和浮躁。

  不多时,就看见众考生围在一堵墙前,一个个伸长脖子不知道在看些什么,不少魔法师更在那些不会飞行术的考生羡慕眼光和妒忌的咒骂声中,悬在空中盘旋一阵,随即迅速的离开。

  “他们在看这次测试的内容,”乔知道我是第一次来,向我解释到,“这里所有的考题都不一样,都是这个学校里的贵族学生出的。。。。。。”

  原来,由于每次新生入学都是那些贵族难得消遣的好日子,于是每次到了这个时候他们都会制定他们所谓的“游戏”规则,来作为测试题目。然后,将所有他们想到的测试题目聚集,并将考生分别安排参加各自制定的“游戏”中。至于,由谁的来执行,可以是学院老师也可以是贵族学生。墙上贴的正是考试的场地,其后是考生的名字和顺序,至于到底考的是什么只有考试开始了才知道。

  “哼,我们简直就是给他们耍着玩儿!”

  乔愤愤不平的啐了一口,

  “每一次的题目都是在刁难我们这些平民,还有不少人都在测验中受了重伤,甚至残废。而他们那些贵族最多只要赔些钱就没有事了!也不知道这次他们又会出什么样的难题!”

  “乔,雪莉,云老弟,你们等着,我去看看我们的考试号码和考场!“

  话音未落,肖恩就施展出我传授他的身法,兴致勃勃的聚集人最多的地方里钻去。

  “肖恩,不要惹事!”

  “知道了!”

  肖恩一边漫不经心的应了一声,一边却头也不回在人群中,一进一出,若隐若显,在咒骂声中,旁若无人的练起轻功身法来。肖恩虽然因为浮躁性子决定在内功修为不如乔高,但其创新能力和应变能力却不是旁人所及,短短几天就将我传他的身法,融合了以往打猎时所积累的经验,不拘一格的施展出来,实在是难得。这和前世那些死抱着师门祖宗所留下来的技艺不妨,而不知进去甚至敝帚自珍,以至于绝技失传的门派要好的多了。

  不过,肖恩虽然聪明,但毕竟习艺不久,难免还有生涩不畅之处,因此行进间将旁人碰撞而引来的咒骂之声此起彼伏。可是,在这拥挤的人群中又有谁可以想肖恩这样穿梭自如?所以往往结局是,当被碰疼的人想找其晦气时,已经不知道人上哪里去了。

  不多时,眼前人影闪动,肖恩得意洋洋的站在我面前,道,

  “好了,在哪里考我都打听好了。嘿,御风老弟,你交的身法真带劲,以后打不过溜是绝对没有问题了!”

  “你,就知道跑,真没出息!”雪莉看这他得意洋洋的样子不由的白了他一眼。

  “哎呀,开个玩笑嘛,真没有幽默感。好了,走去考场吧!我们三兄妹正好是一个考场的,不过云老弟,你可要自己去了。你现在可是出名了,一个光明骑士,一个魔法天才,还有一个虽然人不怎么样但实力不凡的外国王子都向你挑战,似乎都认定你一定可以过初试。当然了,我也认为没有问题,但那些安排考试内容的家伙们可不一定哦。嘿嘿!你的那个考区在饮马河,飞虹桥那里,你自己小心吧!”

  说着又是一阵不知道是称为是冷笑好,还是阴笑,反正是另人不舒服的奸笑。

  “我知道了,你们自己也小心啊!”

  走在通往飞虹的路上,往来的人群,繁华的市集,不由的想起了上一次与百合的约会,心里不由的泛起温柔的暖意。微微一愣,不由迷茫的摇摇头,心中一紧。我是怎么了,心中的杂念居然会无可抑制的不断涌现,这是武道的大忌啊!似乎修炼了“云御风行”以后,原本已经出现破绽的心境,若百年枯井再次渗出水滓般,泛出阵阵涟漪。水的温柔,风的浪漫,难道我真的无法克制魔法对我心法的侵入?

  深深的呼出一口气,似乎将心中的烦恼和疑惑,一起排出体外,重新凝神静气,加快脚步往飞虹桥走去。

  飞虹桥还是繁华如故,人来人往穿梭不息,可是今天与往常不同的是,人们的兴趣似乎再不是那商店里那琳琅满目的各色商品,或是那可口的食品,浓郁的咖啡或香醇的葡萄美酒。人们都不约而同的簇拥在饮马河的河岸,为了占一个好位子,你推我挤互不相让,因为著名的郎阁皇家魔法学院居然在饮马桥头开设了入学初试的试场。历来,魔法学院的考试都以其高难度以及古怪的测试方式,让不少想就读其间的剑士魔法师望而却步。到底这次考试难度高的什么程度,其古怪到什么程度,人们也不由的想一看究竟。恐怕,除了这个考场外其他位于学校外的考场周围也一样挤满了人。

  只不过人们对我这个初到圣京便出足风头的天籁箫圣更是青睐有加。传说中的天籁箫圣,不但精通音律更精通剑技,但却从来不轻易出手,只有在此飞虹桥头,有过惊虹一现,迫退那修耐德王子。而自称为我传人的乔三兄妹,在他人挑战期间,用一手另人目眩神移的剑技,将所有挑战者一一击败,大出风头。这更让人们对我议论纷纷,对我充满了好奇。如今,有这个机会可以真正见识一下天籁箫圣的能耐,实在是难得。同时,恐怕这也是盘口开赌的大好机会,只是不知道这次赌的又是什么内容,而赔率又是多少。

  “小子!听说你就是那个什么自称“天籁箫圣”的家伙?”

  说话的这个贵族,身材高挑,一身标准的贵族打扮,肋下配着一柄嵌金镶玉的名贵刺剑。如果,不是脸上敷满了厚厚的****,眉目之间却也颇为英俊,只是满脸狂傲自负,不削的斜眼上下打量着我。

  “不敢,只是诸位抬爱。”

  我不愿意多在这个称号上纠缠,只是淡淡回了一句。

  “不敢?不敢你这个贱民还自称什么“圣”?”

  说着,和周围簇拥着他的其他贵族一起放肆轰笑起来,更以挑衅的眼神瞅着我。

  见我微微一笑并不搭话,似乎真的怕了他不敢和他争执,他得意洋洋扫了周围看到我似乎怯懦态度而议论纷纷的市民,对着我和其他考生说,

  “我不管你们是谁,到了这里,想通过测试就要服从我的规矩。”

  扫了我们一眼,见我并没有像其他考生一样,虽然心中不平,但仍然闭口不言,只是若无其事般淡淡的看着他,心中不免有气,但却又发不出,只好恨恨地瞪了我一眼,

  “哼!今天的考题是。。。。。。”

  说到这里,他特地停了停,卖了个关子,满意的看了看周围围观的市民和考生或紧张,或期待,或好奇的眼神,

  “横渡饮马河!”

  “这有什么难的?”

  “这算什么题目?”

  “我都行。。。。。。不就是过河么。。。。。。”

  这句话一出,在旁边围观的顿时轰闹起来,纷纷对这次的题目表示不满。但,参加测试的考生们却没有说话,因为谁都知道不会考试那么简单,都静静的等待下文。

  果然,

  “但不许使用桥,不许使用船,必须靠你们自己的本事渡过河。。。。。。“

  考生们终于为之动容。对于那些会风系“风舞术”的魔法师们,虽然可能消耗大量的魔力,但可以直接飞过饮马河,倒也不是难事。可是,不会“风舞术”的考生,恐怕就要另想办法了。当然了,有人也可以直接游到对岸。但是,虽然飞虹桥是饮马河最为狭窄的河道,但同样不是普通人可以横渡的。况且,正是因为起较为狭窄的河道使这里的河水尤为湍急,在这样的河水里,非有强壮的身体,精通水性的人不能通过。

  欣赏着考生们满脸的难色,那个为首的贵族,不由的趾高气昂起来,轻蔑的说,

  “怎么,这样就不行了?要知道学院不是你们这样卑贱的平民轻易能够进入的!想进来么?可以!拿出点能耐来!”

  说着,又瞥了我一眼,见我还是一副还是那种若无其事的样子,似乎失了了面子,眼中凶光一闪,接着说,

  “这还没有完!在你们渡河的过程中,我们会再给你们增加一些刺激的小游戏,相信你们一定会喜欢的!”

  阴阴的一笑,看着脸色苍白的考生,状似潇洒的一弹指。顿时,一群身着长袍的法师出现在桥上。

  “看到了么?现在飞虹桥上都是我们的人。到时候,你们只要再躲过我们给你们的小惊喜就可以了!嘿嘿!不过是一些小型的攻击性魔法而已,相信一定难不倒你们吧!到时候,相信一定会有一出精彩绝伦的演出让我们欣赏!啊! 啊哈哈哈哈。。。。。。”

  随着,他如乌鸦般难听的笑声,沿岸的观众,顿时炸开了锅!

  “哇!好毒啊!”

  “这简直就是玩命嘛!”

  “这怎么可能嘛!太过分了吧。。。。。。”

  看着,脸色苍白若死的考生,那阴恻恻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怎么,害怕呀?害怕就说出来吧,退出吧!这有什么丢人的?这本来就是不是你们这些低贱的贫民所待的学校。干嘛这样瞪着我?不服啊?不服就上啊!”

  “我来!”

  一个考生被这贵族的话激的失去理智,仗着自己似乎风系魔法师,给自己加了几个防护皆界,施展“风舞术”,晃晃悠悠的往河对岸飘过去。

  不知算是勇气可嘉,亦或是莽撞冲动。且不提在桥上虎视眈眈的贵族魔法师,就是要在如此风大浪急的河面上,控制好风向飘过对岸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由于魔法是接力的一种方式,“风舞术”也就是借助风的力量在身边形成推力将身形稳在空中。对于会使用“风舞术”的魔法师来说,只要有时间飘在空中,就不必理会剑士的威胁,从容的打败对方。因此,风的力量是由下往上的,可以使魔法师飘在空中而不着地。

  而现在,他除了要控制风往上流动,还要抽离一小部分魔法,控制风将自己往前推,这就需要消耗更多的魔力,并且需要精准控制能力。同时,还要随时注意河面上呼啸而过的疾风,要保持平衡抵消外力,要随时小心翼翼,如履薄冰。

  只见他,在众人的担心和关注下,晃晃悠悠,歪歪斜斜的向河对岸慢慢飘去,时不时会被河风吹的摇摇欲坠。虽然魔力已经快消耗待尽,但终于已经接近对岸,可以清楚的看清楚对岸的身形外貌了,魔法师不由心中一喜。

  就在此时,对岸的市民,突然大声喧哗起来,不知道对自己喊些什么,但由于耳边尽是呼啸的风声,竟无法听清楚。眼见,市民不断向自己比画着什么,指着自己身后,不断大叫,隐隐感到一股炙热的气流向后背扑来。心中大喊不妙,想加快飞行速度,但心有余而力不足。

  就在河岸边不及数丈的地方被桥上的魔法师用一个初级的“火球术“从空中击落,落入滔滔河水中去,功亏一篑。不过不幸中的大幸,由于其落水之处,离岸甚近,终于被人从水中救了出来。但由于,魔法的透支,失败的打击使他晕了过去。

  “哎呀,太可惜。瞧!只差那么一点点而已啊!谁还要试试啊?”

  在自从魔法师被击落就爆发出另人厌恶的贵族们的轰笑中,阴阳怪气的声音又悠悠的飘了出来,似乎更添几分煽动性。

  可是,再也没有人出声反驳了。要知道,刚才虽说似乎离成功很近了,可是在桥上的魔法师虽说是背后偷袭,但只使用了一个“火球术”就将刚才的那个魔法师从空中击落。如果,在渡河过程中,桥上的所有魔法师一起使用魔法,恐怕只有神才能够通过吧!刚才好在是在岸边被击落,如果是在饮马河中央的话,那是死定了!

  “怎么样?还是没有人来试试么?看来平民就是平民,只能是胆小的懦夫啊!”

  还是没有人回应。

  现在谁都知道,所谓的测试不过是这些从来不将平民当作一回事的贵族,用来消遣的游戏。否则,何须到达岸边才发动袭击,他们,只是像猫在戏耍手中老鼠一样,显示自己作为贵族的优越感,折辱这些在他们眼力不名一文的参考者们。

  “还是没有人么?如果连这初试都通不过的话?就进不了这所著名的学院了,不是太可惜了么?进这所学校不是正你们想的吗?”

  还是没有人回应,毕竟没有命的话,取得复试资格也没有办法享用。

  看着,眼前这些参考者一个个萌生退意,贵族们鄙夷的同时,心中也不无遗憾。好不容易想出这样一个消遣的好办法,还没有享受到到游戏的乐趣,游戏中的裂物就失去了参加的勇气,实在是太可惜了!尤其是那个,抄的沸沸扬扬的那个会吹奏奇怪乐器的小子,本来还想称这个机会好好教训教训这个嚣张的家伙呢。

  对了,那个卑贱的平民呢?

  为首的那个贵族,皱着眉头眼光向我扫来。

  我站在饮马河岸,负手而立,雪白的长袖阔摆,被呼啸而过的河风,吹拂的猎猎作响,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拂,时不时的扫过我的面颊,任由飞腾的水气将我的衣襟打湿,却无法将我从深思中拉回来。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liu人物。

  故垒西边人道是,三国周郎赤壁。

  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

  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

  遥想公谨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

  羽扇纶巾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

  故国神游,多情应笑我,早生华发。

  人生如梦,一尊还酹江月。

  “故国神游,人生如梦,多情应笑我”,前世的一幕幕似乎在那电光火石间重现我的眼前,我似乎真的能体会东坡居士,当年临江凭吊时,隐藏在豪迈激昂背后,心中那一丝惆怅和向往。

  微微苦笑,似乎我现在越来越容易伤感了,再这样下去,我会变成和那些只会伤秋悲月的才子佳人一样了。

  嘴角的苦笑到了那贵族的眼中,却变的让他不堪忍受,在这样低贱的平民的身上,居然会有只有他们贵族才有资格拥有的气质。而刚才他所做的一切,在这个小子身上,好象一点用处都没有,似乎在这小子眼里根本就没有把他们贵族当一回事!

  真是岂有此理!

  感应到他恶狠狠的目光,我转过头来,对他微微一笑,登时将他气的火冒三丈,却又要保持其贵族的风度,只是从他不断开阂的鼻孔可只他在努力的克制自己。

  “咳。。。”只见他眼球一转,清了清嗓子,

  “我知道这的确有点难度!这样吧,只要你们当中有一个人能够通过测试,我就让你们都通过,包括刚才晕过去的那个小子!怎么样?”

  虽然,他的话是对在场的所有的考生说的,但目光却牢牢的盯在我身上,显然那个人指的自然是我。

  他的话登时再次引起了骚动,不但使原本信心丧尽的参考者,看到了一点希望,也使观看的市民议论纷纷。人人都知道,这是在向那个传说中的神秘油吟诗人“天籁箫圣”发出挑战,一时之间,目光的焦点再次凝结到我的身上。

  看着滔滔河水,微一沉吟,

  “那我来试试!”

  

第二十三章 再临饮马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