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四章 心海波澜

    渡河,其实对我来说并不是意见难事,且不说“云御风行”的大成可以让我自由的腾云驾风而行,就是以我前世的轻功,也可以借助江面上的来往船只自由来回。

  可是,既然已经明确规定了要靠自己的力量来渡过饮马河,那借助船只为落脚点是不可行了。使用“云御风行”太过惊世骇俗,无论在哪个世界,一旦使用了世人无法解释的力量,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和骚动。当然,如果能在这种能力上,以一层他们能够理解的力量作为掩饰的话,自然可以瞒天过海。在这里,这种力量理所当然的就是魔法了。

  而所有六系魔法里,我最擅长的自然是水魔法了,和已经有了重大突破的风魔法了。

  既然如此,就让我在这个世界重现当年达摩祖师一苇渡江的绝技吧!

  一撩下摆,身体犹如一朵浮云冉冉升起。到达半空中,在空中虚踏几步,接着双袖一展,往后一扇,借助风力往前飘去,身型如白鹤般潇洒自若,不带丝毫火气,沿着修长的弧线往江心滑翔而去,看的众人瞠目结舌。

  “快,快!别愣着啊!”

  那个领头的贵族最先清醒过来,急急忙忙冲向飞虹桥,唤醒其他人,

  “快用魔法射他!好好教训教训那个小子!”

  清醒过来的魔法师,纷纷吟唱起来,各种颜色的魔法光芒在他们的手中闪烁起来,一时间似乎将飞虹桥渲染成了一座真正的七彩飞虹,煞是夺目。瞬间,无数闪着光芒的魔法弹向我扑来,一时间将我身型吞噬在它们的光芒中。

  这时清醒过来的同来的参考者和岸边看热闹的市民失声惊叫起来。

  身处其中的我,却是保持着玉壶冰心,天塌不惊。虽然,身处半空中,修习了“云御风行”后的我,以非吴下阿蒙,并非无力可借。双臂拍动,忽轻忽重,忽左忽右,圆润自如的改变空中的位置,让魔法师们无法准确的锁中我在空中的身型。

  随即,双袖往下一甩,双足互点,借着激荡水面的反座力,一飞冲天,好似浴火凤凰,直射斗牛。到达空中的制高点,再次张开双臂。半空中的河风,将我的白衫吹的猎猎作响,衣带长发飘拂不定。架着清风,缓缓盘旋下降,好似祥云一朵,幽雅恬静。

  “一半人继续攻击,一半人攻击他的落脚处!我就不信,他就待着不下来!”

  心中一紧,但不是为了担心躲不过下一拨的攻击,而是知道该收手了。

  第二拨的魔法攻击又来临了,这次虽然其攻击的密集度不及第一次,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无法再借助魔法的亮光掩藏自己的身型动作,避免太过招摇。

  我调整着下滑的角度和速度慢慢接近水面。这时,大批的魔法弹,向我的正下方扫射过来,激得浪花翻腾,飞溅起来,煞是热闹。更又几枚魔法弹,贴着我脚底射处,在不远处停泊在岸边的一艘小型货船旁爆炸,激起层层波浪,朝着货船席卷而去,几乎将其掀翻,吓得饮马河中的大小船只里的观众离开船只,纷纷往岸边靠去,再也不敢看呆在船里热闹了,惟恐殃及池鱼。

  不得已之下,收起双膝,双臂一振,挥舞双袖,夹着千钧之力朝下击出,轰然做响。这一掌几乎将川流不息的饮马河水,在水面上击出一个凹陷来。再一次拔身而起,而身下的河面因为我的掌劲和魔法的轰击,跌宕起伏的更加厉害,岸边传来附近船上艄公船夫的惊叫声和咒骂声。

  但这次,我并没有腾空而起,却将身子好似陀螺一般,在空中滴溜溜的旋转,往前一路翻去。

  “好!他快不行了,快射,不要停!射死那个小子”

  才呼吸间的功夫,第三拨的进攻又来了,这次来的更快更猛了,范围也越大了!我已经双足临近水面,然而异变突生。

  只听得,“轰”的一声,接着耳边突然鼓噪之声大噪,众人的齐声尖叫,

  “哎呀!不好!”

  躲过几个火球,我稳住身型,转头一看,不由大惊。原来,有几个打偏的魔法球,直飞到对岸,击中一艘停靠在岸边运载木材的货船,引起大火并慢慢下沉。在漫天大火中,更传来了船上尚来不及离开船员的惊叫和呼救声。

  不好!只顾的自己的过关和隐藏实力,若伤及无辜,岂不是罪过大了!若有个伤亡,伯人虽非我杀,却也当真因我而死!

  一咬牙,暗运混沌心诀,加速运转混沌真气,正要施展旷古绝今的“云御风行”前往就人,眼前的一切不由让我微微一愣。

  只见,正在这紧要关头,人群中蹿出一条身影,几个起伏,跃进火船,双肋各夹一名船员跃回岸上。来回几次,将所有的船员救出,又闪入人群消失不见。这几下,动若脱兔,翩若惊鸿,端的是干净利落。虽然,不是什么绝世轻功,但一定不是这个世界的武学。

  这里怎么会有人。。。。。。

  就在这一分神之际,一颗冰弹击中了我的左肩。好在进入先天境界后,我的混沌心诀运转不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也迅速的产生护体罡气,加上这颗冰弹的力量,散而不聚,被混沌真气将击中我的九成力道化解吸收。

  可就是剩下的这一成力道,在我身处空中无力可借,再加上什么心若冰清,古井不波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打的我不由的一个踉跄,身型下落,半只脚陷入水中,溅湿了脚面和前后摆,甚是狼狈。

  这一切看在那些贵族魔法师的眼力,顿时士气大振,手中的魔法射的更急更快了。

  深知现在不是分心的时候,我收敛心神,加速催动心诀,硬生生将身子提高一尺,同时默运魔武心法,将部分混沌真气转换为水元素,分布全身。

  在外面人看来,我浑身突然笼罩一层荧荧兰色光芒,柔和而恬静,正是将水系魔法发挥至及至的征兆。

  在水魔法的帮助下,我恢复了如水般平静无波,暂时将疑惑,吃惊,等诸多感情抛诸脑后。在河面上的水元素异常丰富,丰盈的感觉传遍全身大小奇经八脉,感受着水般的清凉,我不由心中感激莫明,将自己的心神和水元素联系起来了。

  将魔武真气运至脚底“涌泉”,虽然隔着软靴,但脚对水的敏感度却千百倍的上升!我可以清楚的感觉的到,水面给与我的柔韧的张力,似乎要将我托在水面上一般。

  虽然,这股张力并不大,但对拥有上乘轻功的我来说,已经足够了。

  在前世各个以擅长轻身术的门派中,无论对于轻身术的要诀和行功心法有什么不同,最终都会要求达到,落地无声,踏雪无痕,最终可以达到蜻蜓点水,登萍渡水的境界。也就是仗着胸中一口清气,在水面上借些许浮力往来自如。

  然而,一旦这口真气浊了,自然就无法保持这种状态了,直到达到先天胎息境界,可以断绝后天呼吸,保持真气的纯度。是故,传说中的仙人无不可以腾云驾雾,遨游寰宇,因可使其身轻若鸿毛之故。而俗人肉身凡胎,重若泰山,虽仙人携带凡人而行,只可伏地高不过数尺,再无潇洒自如之态。

  虽然,如今我的功力还远远无法到达当年的境界,但就以先天真气精纯而言确实举世无双,无人可比。加上,对水魔法的领悟,和魔武转换心诀的修炼,让我对水元素的感悟非同小可。登萍渡水,反而变的更简单了。虽然,还不至于如履平地,但真正能作到乘风踏浪的境界了。

  背对飞虹桥身,负手而立,身体随着滚滚河水上下起伏,脚下疾演玄奥步法,步履似缓实疾,轻易的晃过扑面迩来的魔法球,再也看不出一丝狼狈。在接连迩来的魔法攻击中,踏浪而行,宽袍缓带随风飘摆,任他风大浪急,我自微步凌波,说不出的洒脱,行云流水间,不带丝毫痕迹。

  眼看,彼岸在即,忽听得脑后风声,双足一点浪尖,随着飞溅而起的浪花拔身而起,轻巧的落在飞射迩来的长箭箭杆上,如风中舞柳般,依附着长箭向岸边急射,将魔法弹抛之脑后。

  接着,脚尖一点箭簇,改变其方向,并在起箭尾送入一道真气,往其来处飞了回去,如果没有算错的话,他将正好插再其主人身前一尺处吧。身型却籍着一脚之力腾空而起,在半空中扭腰转身,遥遥向飞虹桥头抱拳施礼,

  “多谢,阁下长箭相送!现下物归原主!”

  声音清朗,直入云霄,远远的传了开去,如凤鸣龙吟,清越高昂。不过,听在那些贵族的耳朵里,恐怕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夜半,风清云淡,荧荧碧水,在天际那一抹新月照耀下,湛放出朦胧的光晕。一样的地方,一样的天气,一样的月光,一样的清风,可是此刻的我,却再无置酒于案,赏月听风的雅兴。

  白日里渡河的惊险的一幕幕,贵族丑恶的嘴脸,参考者羡慕嫉妒的表情,旁观者惊奇崇拜的目光,似乎都离我那么遥远,那么模糊。

  而那个矫健的身影却不断的在我脑中不断的盘旋。

  那个人到底是谁?

  他为什么身怀不应该存在这个世界上的轻功?

  看他的动作,起伏跳跃的身法,让我想想到底是什么门派?

  好象窜起来的动作是“太祖长拳十三式”里的“旱地拔葱”;

  跃上船使的是“平沙落雁”和“玉女穿梭”;

  落地的是“回风步”!

  该死!这都是最基本的动作!所有修炼轻功的门派,都是从这些最基本粗浅的功夫招式开始的。这让我怎么分辨他是什么门派的!但肯定的是,他使用的的确是江湖中的武功,而不是普通的身手敏捷。

  我苦恼的甩甩头,一翻身坐了起来!

  白日,我度过饮马后,顿时被人群围了个里三层,外三层,水泄不通。更有不少热情的市民拽着我的衣襟长袖问长问短,要将我这个传闻中的神秘人物,看个够本以为将来炫耀的资本。而与和我同考的参考生,因为我的成功一起通过了测试,心怀感激的要请我喝酒致谢。

  等到我好不容易脱身离去,刚才那个身影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

  甩去沾在衣服上的草末泥土,突然一个念头让我激动不已!

  难道是她?

  来到这个世界之前,“无”曾经说过与我一起来到这个的还有性质和我同源同宗的一个力量。

  只有她了,只有她才具备和我一样属于前世的武功,只有她才会这个世界根本不知所谓的轻身功法!

  一时间,我热血澎湃,浑身激动的似乎要抽搐起来,一阵天旋地转,连呼吸也困难起来。

  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沫,脚步略有不稳的来到水潭边,将冰凉的潭水用力的往脸上泼着,混不在意被水浸湿的半袭衣衫。

  “呼!”

  我深深的呼出一口气,双手沿着鬓角将全都湿透了头发一股脑的抛在脑后,带起一蓬飞散而出的水花,终于让自己冷静下来。

  恢复了理智的我,前后一思量,顿时明白了那个身影并不会是她。

  首先,那个身影当时虽然离我甚是遥远,但起伏跳跃间以及携带救人时,甚是矫健,毫无女子独有的矜持。

  其次,如果是她的话,身法远远不止如此。那个人虽然,动作干净利落,但使用的并不是什么上乘的轻功。并不仅仅指他用的是肤浅的招式,而是说他的一举一动并没有真正高手的举重若轻般的轻松自在。

  那么到底,他是谁?

  虽然,他不是她,但一定有什么联系!

  会不会像我一样,机缘巧合下,将自身一部分的武学传授给这个世界中的人!

  无论是那种情况,我一定要从他身上找到蛛丝马迹!

  说不定,我还可以因此找到她!

  想到这里,我的心又热起来!

  这样说,我可以又看见她了!不知道,如今她有什么改变!他还会记得我么?见到她,我该说什么?

  对对!我要问她,我要好好的问她!为什么!为什么当年要这样对我!不过,没有关系,现在再也没有人可以阻碍我们了!如果愿意,没有人可以分开我们!你对我做的,我不会在意的!真的不会在意的!

  。。。。。。

  一时间,我的思想紊乱到极点,脑中一会儿浮现出当年和她初遇的一幕幕,一会儿回忆起她是如何冷酷的对待我的,一会儿憧憬着将来找到她的情景。。。。。。

  心中忽喜忽悲,浑然不觉的我,脸色忽青忽红,原本恬静的混沌真气变的狂暴起来。宽大的儒衫,此刻似乎像充了气一般,慢慢的鼓胀起来,无风自动,带着衣襟袍带,在空中疯狂的舞动开去。整个情景说不出的诡异。

  突然心中一痛,全身经脉尤如被千钧巨捶重重敲打着,难以忍受的巨痛撕扯着我的痛觉神经。

  “哇。。。。。。”

  一口鲜箭从我口中喷了出来,直飞出数丈,力尽而竭,落入水中,将碧如暖玉的潭水染成红色,丝丝消散,与潭水容为一体,再无彼此。

  我只觉得,眼前一黑,一阵天旋地转,再也稳不住身型,直挺挺的倒了下去,落入水中。由于冰凉潭水的刺激,让我在昏迷前恢复了瞬间的清醒:

  走火入魔了!

  武学有高下之分,一为先天,一为后天。后天武学,注重招式的玄奥,经骨的强韧,内功的深厚。要想提高自身实力,要每日锻炼招式,也就是所谓的“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外家打熬气力,内家增强内力。而先天武学,夺天地之造化,引万物元气为己用,其首重心境。要“致虚极,守静笃,载营魄抱一,专气致柔,涤除玄览,天门开达”,然而知易行难,非大智慧不能及。

  而我原本的混沌心诀,也是先天心法之一。混沌者,即有物混成,先天地而生之意。是故,寂兮寥兮,独立不改,周行而不殆。尤其重视,心境的维持,法地,法天,法道,法自然,不自生,故可长生。

  如今,在机缘巧合下,习得魔法,混沌心诀以其不自大的胸襟和特质,自然而然将其包含其中,让我比一般人更轻易的领悟魔法精要。但由于,魔法的介入和不断提升,我的心诀逐渐从天道转为人道。

  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逢有余。

  两者虽相生,但也相克。因此,我逐渐变的情绪容易起波动,难以抑制,这与原本的心法原则背道而驰。但毕竟多年的功力精纯非同小可,再加上自我有所察觉,故每次都可在短时间内控制住自己外扬的心神,小心翼翼的度过难关。

  然而这次,她一直是我多年来唯一的破绽和心魔。在魔法的催化下,我终于不自觉的陷入幻象间以至于无法自拔。心中的情感,多年的思念,疑问,痛苦,和憧憬,一时间一涌而入,攻破我坚守多年的心房。犹如,冲破壁垒的洪水一般,这次的爆发一发不可收拾,终于遇到了走火入魔的险境。

  

第二十四章 心海波澜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