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章 云御风现

    “云御风!”

  兰斯特特有的雄壮的嗓音从我的背后传来,带来一丝无奈,一丝歉疚,同时似乎还有一丝隐藏在军人血液中的澎湃战意。向雪莉与百合打了个让她们安心的眼色,转过身来,面对满脸肃穆的兰斯特。

  兰斯特身子如标枪一样挺的笔直,深陷在眼窝里虎目,紧紧的盯在我的脸上,浑身上下缓缓弥漫出带着淡淡杀意的气势,并没有说话。可是,正是因为无言的沉默给予人分外的压力,这压力似乎也感染着周围的人群,喧嚣声慢慢地消散在已经斜指西方金色的阳光中,人们的目光集中在我们两个人的身上,紧张的等待事情的发展。

  仍然一言不发,兰斯特上前一步,缓缓的将右手的铁手套卸了下来,可是就是这个动作有引起了一阵骚动。人人都知道接下来兰斯特的动作,这是这个世界的常识,当骑士将自己的手套脱下来丢在对手的面前,就意味着向对方发出正式的挑战,当对方把手套从地上拣起来,就表明他接受对方的挑战。这类似我们战书的性质,却显的更风雅更神圣,为这种喋血斗殴的行为增添了戚美雍容的风味。

  果然,兰斯特将铁手套抛向地面。可是,情形却出乎兰斯特甚至是围观群众的意料之外,手套并没有机会与地面接触的机会,它们就这样停顿在离地面二尺的空中,脱住他们的是我的手。没有人知道,我什么时候上前接住手套的,似乎本来就站在那里,算准手套滑行的弧度,等着它们落在我的手心上。

  人们在那一刻愣住了,没有人知道接下去该怎样。但我却不得不这样做,一旦手套尘埃落定,我只有选择战与不战,没有转圜的余地。战,我自然不用担心,虽然兰斯特很强,但对我的威胁并不是很大。只是,我不想这样不明不白的和人进行一场无意义的战斗,无论胜负都对我毫无意义。不接受挑战,却会被人视作懦夫,而为人不齿,尤其在这样一个崇尚武力的世界,虽然我不在乎,但同样是不必要的麻烦。

  我将手套接住,显然是史无先例的,到底是战还是退,人们又开始议论纷纷起来。

  “我很愿意与阁下切磋武技。然,时间,地点,原因似乎都不适合此战。如若有缘再见,御风自当从命。不过,在此之前,还请阁下先打听事情的原由,再下定论不迟。”

  说着,我将铁手套递向兰斯特。

  兰斯特,犹豫了一会儿,终于默默接过了他的铁手套,若有所思般深深地看了我一眼,退到仍然心有余悸的露斯旁边,却没有了刚才的敌意。

  我拾起被抛在地上的披风,抖抖灰尘,将它轻轻地披在雪莉的香肩上,遮掩住衣襟上那醒目的斑斑血渍。

  “百合,既然你朋友来找你,你就和他们回去吧,不要让家里人担心你!”

  “不,我还是送雪莉妹妹回去,我还要为她医疗呢!”一听说我要让她回去,百合顿时满脸通红,惶急地要求跟我回客栈。

  此话一出,兰斯特不由的脸色微变,随即又恢复正常,显然这个已过而立之年的硬汉对百合有着异乎寻常的关爱。

  “百合小姐,你还是随我们回去吧,不然勃格大人和夫人又要担心了!”

  “可是……!”

  “百合!”我轻轻打断百合想说的话,“你出来一天了,现在是应该回去了,不要让家人担心。同时,现在你不太适合再和我回去,你更应该照顾你的姐妹。”

  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望了兰斯特与露斯一眼。

  百合虽然害羞,但毕竟不笨,懂得分辨轻重缓急。原本,百合出游与普通女孩子逛街玩耍无异。可是如今这般一闹,发生的事会迅速传到百合父母的耳朵里,让他们担心。同时,以我现在一个“淫贼嫌疑犯”的身份,兰斯特又如何放心让她跟在我身边。即使兰斯特本身不相信我是淫贼,然而如今围观市民甚多,正所谓“人言可畏”,避闲她总还是懂的。另外,她还必须回去向自己与露斯家人解释与我相识的来龙去脉,免的我被人误会。

  念及于此,百合只得黯然低头不语,雪莉则在旁开导劝慰。

  “既然如此,就此别过,后会有期!”

  我微一拱手,叫上仍然与百合恋恋不舍的雪莉,撇下可能还没有弄懂我词义的兰斯特与依依不舍望着我背影,飘然离去,却仍然抑制不住心中的一丝黯然。

  ※※※

  “兰斯特,你是说圣京督骑长兰斯特!”

  听完我讲述完今天发生事情的乔,顿时以他异于常人的大嗓门来显示他的惊讶,也让围坐在他周围的肖恩与雪莉对着他直翻白眼,表示不满。

  “对,有和不妥么?”我对他的大惊小怪不以为然。

  “御风,也许对你是没有什么。可是,这个大陆其他人一提到兰斯特的名字,无不视其为继当年七剑圣后最杰出的骑士!他是大剑圣斯沃德的学生,同时又是光明神殿所祝福的勇士,被莱恩公国国王斯沃德与教皇亚里士多德七世认可授予光明骑士。他不但学会了大剑圣的所有剑术,并能够使用光系魔法,那身接受光明女神赐予光明力量的铠甲,可以抵挡和反射所有攻击性魔法的一部分力量,与暗系魔法攻击。他用的那柄是斯沃德由于他十七岁一个人平息了德斯兰帝国潜伏在莱恩境内妄图挑起纷争的势力,而赐给他的带有光属性的魔法剑。那次,他一个浑身受了二十七处剑伤,被六系魔法灼伤冻伤,没有一处完整的皮肤,却杀了对方三个魔法师,十二个剑士,以及他们的头目一个拥有大剑士实力的魔剑士。他的光辉却没有让他远离平民,反而帮助了许多被贵族无故欺负的人。无论是他的忠诚,正直,勇猛都无可挑剔,无愧与光明骑士的称号。是少女们的偶像,却仍然单身不娶,传言他要把一身都奉献给神灵。”

  我从没有想到像兰斯特这样沉稳的人,居然可以滔滔不觉,一发不可收拾,让我怀疑他是不是曾经担当若例如说书之类的副业。无论是用词,谈吐,还是投入性都无可挑剔!

  说完心中偶像的光荣事迹,乔终于从激昂的情绪中恢复过来,不好意思的瞥了我一眼,“其实,当初我一心想靠凯恩魔法学校一部分原因也是因为他是这个学校第一界毕业生,如果我能考进去的话,就是他的学弟了!”

  面对如此热情的崇拜,我便有天纵口才,也不知从何说起。

  当我苦笑之际,肖恩与雪莉也被乔的热情感染了,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讨论起来,详细的追问兰斯特事迹的细节。

  ……

  “好了,”我对他们毫无办法,“明天是考试报名的日期,你们还是早点休息吧!”

  如果,我不打断他们,恐怕他们可以一直持续到天明。

  哎……

  三人离去,我却无心睡眠,回想今天与兰斯特的见面。无可否认对,他的确是一个不可多得的人才,能够同时得到皇室与教会的承认,并不是一个容易的事情。虽然,这对一个骑士是无上的荣誉,可是在我的眼力,却潜伏着无可避免隐患。

  这个世界和中原的历朝历代不同,虽然他们都是由许多国家组成,可是却还多了一股势力,那就是教会的势力。虽然教会不是国家,没有自己的领土,只有少数的护殿卫士和神官魔法师,可是他势力的庞大却不是任何一个国家可以匹敌的。

  在中原,虽然也有佛教,道教等众多教派,可是势力再大,充其量被帝王封为国师,掌管天下教众香火。无论再怎样庞大也只是皇室的附庸,为天子办事。虽然,也曾有过通过宗教方式引发战争,煽动民心作乱动摇皇家宝座,但在百姓心中仍然以皇家为正统,国之根本,即使拥有高手无数,叛乱仍以失败告终。总之,皇权始终是凌驾于宗教之上的。

  而在这里,似乎完全不是这样一回事!首先,无论有多少个国家,多少个皇帝,教会只有一个,教皇也只有一个。其次每个皇帝掌管本国子民,财政,军队。教皇却掌管所有的教众,与中原不同是,这个世界几乎所有的人类都是教会的信徒,教会的教义深入到每个人的心中,包括军队里的帝王将相!每个国王在登基,都是由教皇派人举行加冕仪式,由教皇认可后才能真正成为国王,每一个国王都必须是信徒,否则没有资格成为国王!

  总之,在这里教皇的权利凌驾在国王之上,可以说国王是教会选出的,只有得到教会支持的王子才能成为国王。虽说本身教皇的神殿里没有想皇宫那么多的卫士,可是每年来神殿接受祝福册封的骑士,魔法师却数不胜数,只要教皇振臂一呼,军队里有多少骑士和魔法师会倒戈相向,实在难以预料。

  如今,兰斯特既是国王的臣子,又是教皇所封的光明骑士,要同时效忠两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如果国王是庸碌守业之辈,倒也相安无事,可是如今他效忠的国王却是传说中的英雄,七大剑圣之首,同时又是他的老师,看他雷霆手段,又岂是泛泛之辈,难道会真的甘心雌服于,这个放任战争,袖手旁观的教皇之下?

  祸兮,福所依。福兮,祸所伏!

  ……

  次日清晨,霞光初现,红艳胜火,朦胧如烟,清风徐来,谁家单衣薄,无奈寒襟似水,乍暖还凉。

  原本应该宁静的圣京的街道却被喧嚣打破了往日的沉寂,应该空旷入野的街道布满了人群,应该紧闭门户赖在温暖被窝里的人们却打开了家门,兴致勃勃地享受着难得的热闹,而聪明的店家都早早的卸下自己店铺的门板开始了比平时早二个时辰的生意。

  这一切的反常,都是因为这是个不同寻常的日子,是著名的郎阁皇家魔法学校考试报名的时候!

  各地的考生云集于此,无论是高大威武的战士,还是身材消瘦的魔法师,都带着美好的期望,对自己能力的自信,家人的殷殷期盼,来到这个能实现自己梦想的地方,排着长龙等待考试的报名。

  “哎!还是出来的太晚了!只能排在这里了!”

  “就是!肖恩,都是你不好!睡什么懒觉啊!”

  “这能怪我么!你自己不也是大哥硬把你从床上拖起来的!”

  “好了!好了!不要吵了!你看别人都在看我们呢!”

  面对这三个由于昨天晚上兴奋的睡不着,而今天由于睡眠不足而肝火旺盛,阴阳失调,脾气毛糙的三兄妹,即便是以我的修养,也不仅感到有些头疼。

  同时,似乎睡眠不足的似乎并不单单这三个问题兄妹,再看看排队的周围考生,大多眼圈发黑,眼睛不满血丝,有的昏昏欲睡,有的却精神亢奋。但无论是谁,都对这三个一大清早就不断吵嘴聒噪的兄妹抱以白眼,却也无可奈何,明显的抱着“惹不起,躲的起”的态度,与他们保持一定的界线。

  虽说这是在异界,可是却与当年科举有异曲同工之妙,所谓“五分实力,三分声望,二分运气”,在很多情况下实力是与声望相辅相成的。如果,能在考试前闯出一番名望,对考试大有裨益的。

  如今的乔三兄妹可说在考生圈里是人尽皆知的风云人物,凭借着与众不同的惊人武技,接受四方挑战,更无一落败,技惊四座。甚至有不少名动四方的高手,也在他们的手下饮恨而去,又怎能不使的他们在考生中的人气扶摇直上。而且,初尝胜利果实的三人,更一改当日作风,四处挑战敌手,一时间锋芒避露,无与争锋,这却也是当日我让他们替我抵挡麻烦时候,始料未及的。然而,他们这样的作为没有带来如我当日所担心的树敌无数,反而众多考生由于钦佩他们的过人实力,而对他们景仰有佳,虽则并非没有暗中嫉恨之徒,然好友知己却更远在其上,一路上向他们点头打招呼的比比皆是。

  这都不由让我感叹,这个世界人们的心胸宽阔厚道,不私江湖众人为鸡毛绿豆大的小事而动僦刀光剑影,甚至怀恨报复全家而世代结怨。

  由于他们三人的声望实力所至,以至于各地赌其考试高居三甲的盘口赌场,给只有一陪一的陪率,这却让想通过下注买自己赢的肖恩后悔不已,为何自己不收敛稍许。说道赌博,我不由叹息此道无论在何处都有其旺盛的生命力和发展前途。只是这里的人民更加疯狂的热忠这项,可以说是运动吧。他们疯狂到什么都赌,甚至是可以赌到某位来访的他国王公大臣下马车是先出左脚,亦或右脚!官府却不但不加以制止,反而大力提倡,甚至不少王公大臣更是各中高手,为此沉迷不已,只是从中所收取的税率却也不是其他的商业行为所能比拟的。然而,即便如此,开赌场的暴利让商人门乐此不疲。

  当然,最让赌徒们津津乐道的当然是关于我的消息,甚至事后,肖恩向我交代,他曾通过下注,赌天籁箫圣是男是女,而狠赚一把!关于我的赌局除了,赌我是男是女外,不下数十种。这当然同样给予肖恩赚外快的良机,直让约翰感叹肖恩作商人的天分。

  对此,我除了摇头苦笑,实在想不出其他的说辞。

  经过耐心的等待,终于轮到我们报名了。

  “名字?”登记报考的中年魔法师头也不抬的问道。

  “云御风”

  “恩,云,御,风。。。。。。恩!云御风?你就是那个天籁箫圣?”

  中年魔法师猛一抬头,吃惊的问。

  “恩,正是在下!”

  看着他由吃惊,逐渐变的有些呆滞,最后兴奋起来的脸,我不由的微微一笑。

  今天,可以说是我第一次正式以真实面目现身。

  略显瘦弱的身体,一袭雪白儒衫,乌黑发亮的及腰长发,碧绿欲滴的竹箫,正是我以一曲清箫震惊众生天籁箫圣的标志。不同的是,原本斗笠已经去除,展现在人们眼前的却是他们意想不到的面容,一副他们从来没有想象到的,却又似乎似曾相识的脸。宽阔的额头似乎装的下天下的智慧,两道这个世界从来没有斜飞如鬓的剑眉,配着温润如玉似乎能看透包容万物的眼睛,一双如深潭一样清澈却望不到底的眼睛,让刚与柔完美的平衡在冠玉般的脸上。秀气的鼻梁,嘴边若有若无的笑容,似乎包含着无限的温情,却又似乎清冷如霜。然而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么自然,似乎本该如此。配合与众不同的气质,人们感受到了自然的气息,天地的味道,人世间的浮躁,在流动的目光间烟消云散,取而代之的是无边的宁静和愉悦。誊写了一天的名字而积累下的辛苦,似乎在我微微一笑之间随风而逝了。

  我的箫声已经被人们视为无上的享受,我的名字更是在乔三兄妹的口中,传的街知巷闻,我的武道与相貌更是在肖恩三寸不懒之舌的渲染下,被无限的夸大流传。在人们的眼中神秘的天籁箫圣,如今就这样站在他的面前,即使以精神里修为见长的魔法师也有轻度的失控现象,有谁会想到,大名鼎鼎的云御风居然也会参加郎阁学院的招生考试。

  

第二十章 云御风现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