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以柔克刚

    

  强行安耐下澎湃的战意,兰斯特皱着眉头上下打量了我一下,

  “云先生要不要换身装备,”顿了顿又道,

  “如果没有带来,我可以让人为先生准备一套。”

  不愧是光明骑士,行事光明磊落,将公平视为骑士的准则之一,不容许在试炼场上出现一丝一毫的不公平。不过,在我可看来实在正直的过了头。凡战者,一鼓而盛,二鼓而衰,三鼓而竭。

  此等宋公之举,虽然可佩,但却是兵者和武者的大忌。

  “不用了,谢谢!”

  “好!”

  话音未落,只听的“仓啷”一声,兰斯特反手拔出背上的巨剑,双手持剑高举过头,阳光倾泻而下,照在剑身上,反射出七色彩虹,与身上银色铠甲相映生辉。

  “呵!”

  随着一声春雷般的暴喝,巨大的长剑化作一道银色霹雳在我眼前随着一弯优美的曲线划破长空。

  “啻”的一声,在我和他之间的细沙被强烈的剑风吹的四处飞扬,露出班驳的地面,就连我的衣衫也被余风吹的飘舞起来。好一个光明骑士兰斯特,实力果然不同凡响,这一手只是剑技中的基本动作,但要做到他这个地步,却也非常人所及。

  “好!”看着骑士这一手所露出的实力,虽然在场的观众各自肚场,却也心下不由佩服,喝了一声彩。这一声彩好似惊雷乍现,顿时将全场的气氛搅的火热,情绪开始亢奋起来,加油助威之声此起彼伏。

  伴着冲天的叫好声,兰斯特将虎躯微微右转,仍然是双手持剑,剑尖拖地,一步一步的向我走来。只见他,身体前倾,下颚微收,眼睛直直的盯着我,好似饥饿的野兽注视着它的裂物。如雄狮棕毛般,威武的浓密卷发,随着步履的起伏,有规则的跳动。

  没有花巧的变化,他就这样直直的往我面前走来。可是借着全场为他的欢呼喝彩声,他将原本压抑下去的战意,瞬间提升到极点。拖在地面上的巨剑,剑尖伴随着,四处飞溅的火花,在地上画出一道深深的鸿沟,刺耳的声音与带着金属的脚步声摄人心魄。不愧是饱经沙场磨砺出来的战士,就凭这一手,就足以让心志不坚者胆寒,丧失战意,不由自主的退却。

  他就好象一柄出鞘的名剑,时刻闪耀着其绝世的光晕,展现无与伦比的锋芒。

  面对如此猛烈的气势,我退了,退的那么自然,没有丝毫犹豫。就好象,因为他要前进,所以我要后退那么简单,那么自然。

  我的举动,顿时带来了更大的骚动,原本对这场比试持保留态度的人也站在了兰斯特的一边。顿时,全场陷入了狂热中。

  他步步逼近,我却步步后退,在全场为他的喝彩声,与对我的嘲笑声中,我和兰斯特就这样在试炼场中,一进一退,转着圈子。而两人之间的距离,却始终不变,好象两人经过无数次的排练,那样默契;又似乎两人之间有一无形的障碍,将我们分割在两边无法靠近彼此。

  这对这些人来说,也包括兰斯特,实在是无法理解的。战士,这个名词的荣耀和骄傲来自于勇气,来自于面对任何挑战都不退缩的勇气。后退,那是懦夫的行为,在他们的词典里,没有后退这个词作为一个骑士,一个武者,这是可耻的!是被人唾骂,蔑视的代名词。可是,我却这么做了,在他们眼力我拥有强横了力量,却做出如此另人费解的事情。

  然而,作为一个战士,兰斯特虽然疑惑,却没有放松任何警惕。对于一个战士来说,他清楚的明白一个道理,没有得到最后,胜利的天平随时会发生变化。同时,令他始终保持警惕的是:不错,我是在退却!可是在我的眼中,却看不见丝毫应该属于懦夫的怯懦和犹豫,有的只是平静,水一般的平静。

  “持而盈之,不如其已;揣而锐之,不可长保。”

  锐利的锋芒不能持久,就是绝世名剑也需要与其相匹配的剑鞘,来隐藏它的锋芒。若长时间的暴露在外面,不但会引来外人的窥视,而且自己本身经过雨露风霜的侵蚀,也灿烂的光芒会慢慢暗淡下来。

  同样,再猛烈的攻势也有衰竭的时候,而且越是猛烈,他衰竭的也越快,这是亘古不变的真理。没有进,又哪有退,没有胜,又来有败,没有死,又何来生。

  随着时间的持续,叫嚣声逐渐安静下来,整个试炼场上只有兰斯特承重的脚步声,和阵阵风声。兰斯特原本如鸿气势,也慢慢的衰竭下来。原本充满节奏感的步履,出现了杂音,陷在地表下了巨剑出现了生涩的停顿,锐利的眼神也暗淡下来,渐渐取而代之的是一种无奈和焦急的色彩。

  而我的身形步伐却依然如行云流水般的洒脱,上身,甚至连衣角似乎都没有飘动半分,始终清澈若水的眼光,看的兰斯特,一阵无力感不由自主的涌上心头。

  身在其中的兰斯特,清楚的察觉到了这些,知道再这样下去,不用说战斗,就是拖也被我拖跨了。好在他的心志坚定,还能坚持住,这已经不是普通肉体的战斗,而是一种意志的较量。整个战斗节奏,其实都在看似身处被动中的我,控制中。

  只见他,紧咬钢牙,再次鼓荡起正在不断被消磨的战意,双目微阖,随即暴睁,再次绽放出逼人的战意。原本缓慢的脚步慢慢加快,并逐渐奔跑起来,不断拉近我和他的距离。

  察觉到他变化观众的情绪,也再次被调动起来,安静的试炼场的气氛又热烈起来,

  “冲上去。。。!“

  “上啊!。。。上!“

  “你有本事不要逃!”

  “你这个懦夫!”

  “上啊!”

  这次,我没有再退,只是这样笔直的站在那里,似乎这一切都与我无关,只是静静的看着兰斯特慢慢放大的脸,慢慢浮现出兴奋的红色,不断开阖的鼻翼,甚至可以看到他因为咽口水而上下滚动的喉结,虽然他的眼神还算清澈。

  “呃。。。。呵。。。。。。!”

  随着一声狮吼,兰斯特须发皆张,向前猛踏一步,速度猛增接近我的身躯,接着用他那粗壮如树的左肩往我身上撞来。但真正的杀招却是,随之而来的双手持剑跟着转动的身体又下而上的“斜撩”。

  这是骑士武技的一种,用于战斗中,用自己强横的身体撞击对手,使其失去平衡,然后随之迩来的一剑,将其劈为两截。

  这本是兰斯特的杀招之一,在战场上依靠自己强横的肉体,和惊人的气势,百试不爽,是他最有信心的招式之一。通常,他往往可以光依靠巨大的冲力和自己身体的重量,就可以将敌人撞的人仰马翻。

  不过,有信心,并不代表就一定可以成功。

  正当他全力往我身上撞来,坚硬的盔甲刚刚接触我的衣襟,心中一喜。但忽然觉得眼前一花,眼前的我已经渺然无综。原本算好的巨力,一下子全部落到空处,粗壮的身躯顿时失去了重心。

  大惊之下,原本上扬的巨剑,连忙改变走动路线,全力下撑,想要稳住身型。可是,还没有等长剑落地,我的手已经无声无息的搭在了他的后腰上。。。。。。

  “走!”

  催动混沌真气,一掌按出,这一掌乃是典型的借力打力,以柔克刚。先以小巧身法牵引对手全力相攻而不留后力,当其青黄不接时,断其后路,破其平衡,便可以四量之力,拨之千斤。从我站立不动,到侧步移行,再到挥掌发力,不过在电光火石之间,非常人所能明白。在旁人的眼中,似乎我只是突然出现在兰斯特身边,然后甩了一甩袖子,就将这样一个高九尺开外,体壮如牛,虎背熊腰的壮汉,如同草芥般被抛到了半空中。

  “哐铛”

  随着一声巨响,兰斯特闷“哼”一声,兰斯特巨大的身躯轰然落地,一时间尘土飞扬,漫天的细沙挡住空中无处不在的阳光。

  寂静,

  原本喧闹的试炼场顿时鸦雀无声,从一开始被逼的节节后退,到挥手间将以武勇闻名天下的光明骑士扔了出去。其间差别何其之大,转瞬之间,胜负互易,让这些原本狂热的为兰斯特加油喝彩的观众,一下子接受不了。

  “好!”

  沉默了片刻,试炼场内,再次爆发出轰然叫好声。这是什么武技?谁知道!是魔法?管他呢!到底是什么魔法?和你有什么关系?对这些贵族而言,谁赢得比试,谁占上风,谁出丑,都与他们无关。他们到这里来就是寻求刺激,寻求发泄。而在试炼场里比试的无论是谁,只是给他们带来只是平时无聊生活一些特别乐趣的游戏棋子而已。

  尘埃落地,兰斯特模糊的身影慢慢透过逐渐稀薄的沙土中显现出来。他就这样单膝跪地,右手反握长剑驻地,原本光可鉴人的银色骑士铠,沾满了沙土,狮子般威风的卷发显的有些散乱,将他的双目隐藏在额前发丝的阴影下。

  没有声音,没有动作,也没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就这样静静的在那里。可是滚滚的战意冉冉升起,似乎连周围的空气也凝重起来。

  虽然,我敬重他也是个汉子,并使他出太大的丑,可是对一个久经沙场,声明远播的圣剑士斯沃德嫡传底子,被神明祝福的光明骑士而言,这个挫折不可谓不大。可是,这似乎对他并没有太大的影响,反而战意更浓了,愈挫愈勇。

  缓缓的站起身来,如同一座巍巍高山从地平面上升起,没有任何力量阻止他的崛起,粘在银色铠甲上的尘土滑落下来,在空中被回荡在试炼场中的劲风吹的四散飞扬,经历了挫败的洗练,铠甲也恢复了往日的光彩和威武。站立的身影还是挺的那么笔直,由于身材的缘故,我可以看到隐藏在发丝阴影底下的虎目还是那么清澈,但少了一份浮躁兴奋,却多了一份坚定和冷静,一个军人应该具备的气质和精神。

  “呛。。。。。。”

  拔出陷入土中的巨剑,拭去剑身上的灰尘,直起巨剑面对眉心,带着武者独有的虔诚和专致,

  “果然厉害!是我太轻率了!我还是低估了你!好!既然这样,作为对一个剑士的尊敬,我就拿出我所有的实力来!”

  双手捧剑,立于当胸,两脚开立,神情肃穆,口中念念有词。时值午时,艳阳当空,普照大地,正在此时,异象乍现!兰斯特那柄巨剑亮了起来,绽放出的光芒,炙热的让人无法直视。连阳光似乎都受到巨剑的牵引,化为一道白光罩在兰斯特身上,形成为一个光环将兰斯特罩在其中。在银色骑士铠的反射下,兰斯特浑身上下闪烁着神圣的光芒,似乎是沐浴在阳光下的天之娇子。

  原本浓密的卷发,在神秘力量的作用下,向上飘飞,露出那双眼睛,那双精芒四射的眼睛,神采飞扬。将身体包裹的严严实实的铠甲里,隐隐约约传来骨骼的碰撞声,原本就已经高大过人的他,似乎又增长了几寸,状若天神。一时间,我面前的这个男子脱胎换骨般,居然让我无法再清楚的看清我这个对手。

  光明魔法!

  我心中闪过这个念头,这才是光明骑士的真正面目吧。光明魔法,乃与暗黑魔法的对立魔法,只有心地绝对正直的人才能修炼这种魔法,得到光明女神的祝福,能够对其他四系魔法有天生的免疫能力。就好象镜面一样能反射所有色彩的光线,同样在光明魔法的护持下,使用者不但可以提高肉体的力量,反应能力,速度和耐力,同时可以屏除一些反面的情绪,例如惊慌,害怕,后悔等等,保持冷静。这也是兰斯特可以在沙场,和比试场战无不胜的法宝。

  此时,兰斯特就好象换了一个人一样,再也理会那些如乌鸦聒噪般的叫嚣声,自信又回到了他的身上。巨剑向右后撤,双手把持,身体微侧,向前迈了一小步,将重心放在前腿。一样的起手式,却不一样的气势,如果所刚才是惊涛骇浪,充满无休止的侵略性和扩张性,那现在却是千韧高山,拥有强大的力量却更加内敛,更加集中。

  “好!再来!”

  没有想到,光明魔法加持作用居然那么大,和武功心法有着类似的功用,只是似乎魔法更看重对肉体的提升,使之更加强横,至于心灵修养维持却只是附带的作用。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让我收拾轻视之心,凝神以待了。竹箫从袖子中滑落出来,依附在我右臂上,一肃手,

  “请!”

  “看剑!”

  兰斯特一声大吼,身体化为一道银光,带着千钧之势,举剑向我扑来,留下身后道道残影。剑刃未到,剑风先至,带着摄人的呼啸声,将我吹的衣袍翻飞,凌风飘拂。一股只有久经战阵之人才能培养出来的惨烈肃杀之气,将我笼罩其中,似乎我身边的空气也被凝结了一样,气温也冷洌了不少。

  丝毫没有要闪躲或招架的意思,只是冷眼看着巨剑在我眼前不断的放大接近,甚至能感受到风刮在脸上微微的刺痛。直到巨剑离我的前额不及盈寸的最后关头,在众人的兴奋的尖叫声中,手中的竹箫如闪电般飞出,往兰斯特的巨剑上磕去。

  “好大的力道”

  暗暗赞叹,感受着由竹箫上传来兰斯特这一件的力道和方向,混沌心诀陡然发出,以心为令,气为旗,腰为轴,向后退了一步,接着竹箫斜斜的画了个弧,将剑上的巨力卸到一边。

  兰斯特好象也料到不可能一招克敌,巨剑只是微微一顿,转了个方向,再以前踏的脚尖为轴,人如风车一样转动,单手持剑顺着着旋转之势,冲着我拦腰横扫过来,好象要将我连同竹箫一起斩为两段。

  “三连斩!”

  面对连绵的攻势,我怡然不惧,滴溜溜的转动手中这支纤细的竹箫,支撑在巨剑的剑脊处,牵动着巨大粗壮的不成比例的银色巨剑,顺着他的剑势,再次向后退了一步,将它高高荡起,从我头顶越过,伤不到我毫发。

  巨剑停滞在空中,兰斯特再次双手持剑,大喝一声,夹着万钧雷霆,朝我左肩斜劈而下,誓欲将我劈成两截,其压力之大更胜从前。

  竹箫再次使出“粘”字诀,如影随形的跟着巨剑,不离不弃,不丢不顶。然而,脚下疾演玄奥步法,似缓实疾,行云流水般与他擦肩而过,转到他的身后,再次让他一剑抡空。

  “呵!”

  兰斯特吐气开声,硬生生止住前冲的脚步,挽了个斗大的剑花,甩开我的竹箫。右手反握剑柄,左手加力,看也不看,巨剑从肋下穿过,由身体带动往我身上撞刺过来。若是,这一剑被刺实,非得将我身上开个大窟窿。

  收回竹箫,左右双手分握头尾,用竹箫的中段抵住巨剑剑脊,身体却好似陀螺一般夹着一团旋风滴溜溜的转动,以左右脚尖轮流为中心,再次从他的身后转到身前,躲过他多年来必杀一剑。未等他再出下一招,我身型转动不变,继续向前,却一边旋转一边步下层层剑气,将地上的尘土激的四处飞扬,留下一道道剑痕,深及盈寸。迫的兰斯特,连连后退,无法再次组织攻势,只能横剑当胸,蓄势以待。

  在离兰斯特正好无法攻击到的边缘,转过身体面对严整以待的兰斯特,竹箫斜斜指着右前下方,任由旋风的余威带着我衣袍长发,如白云般悠闲的浮动,动中有静,静中含动,动静合一,似攻非攻,似守非守,一时间让兰斯特不知道是攻好,还是守好。

  刚才连环数击其实,兰斯特已经竭尽所能了。虽然,兰斯特的“连环斩”曾经发出过数十连斩而不停顿,但是刚才面对我那几下,不但数词违背运动规律,强行改变方向,而且每一剑都泥牛入海无力可使,不但无法把剑技的威力发挥出来,而且有种自己的力气似乎被借走用到了自己身上的感觉。另他感到无比颓废,似乎他曾经引以为豪的剑技,似乎如同小儿科般被我随手而破,若非在光明魔法的加持,和自己本身意志的坚定,他简直就想弃剑不战。

  而我也在暗暗称赞,虽然我没有出全力,甚至没有反击,但兰斯特能在我的太极劲的笼罩下,居然还可以控制自己的力道,发动那么多次攻击,却也大出我的意料之外。尤其,是他临场战斗经验的丰富,和剑术的老辣非千锤百炼不可得的。

  好!这次该轮到我进攻了!让我看看,你的防御是不是和进攻一样出色!

  

第二十六章 以柔克刚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