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七章 天降惊雷

    “小心了!”

  我抬起一只脚,往前踏出一步。虽然,只有区区一步,却好象划破了空间的限制,直接越过普通人需要跑好几步才能越过的距离,无中生有般出现在兰斯特的面前。但偏偏又那么自然,从转移重心,起脚,到落地,一个个动作看的清清楚楚。这一步再场外人看来,端的是玄奥难测,好似闲云一朵下凡尘。可是在兰斯特的眼中,让他从我起脚的一刻开始指定的战术全部落空,更让他产生一种空间被扭曲的感觉,让他不知道如何应对。

  猛然间,原本祥和恬静的白云深处,突然出现一蓬绿影,加杂着“嗤嗤”作响,锐器破空的独特响声,往兰斯特的眉心直射过来。可偏偏身处其中的兰斯特感觉不到半丝微风,这对于这个世界只懂的剑气外放却不知内敛的武者来说,有一种说不出的诡异。

  兰斯特,不敢怠慢,操起手中的巨剑往这点绿影截去。微微一笑,我手腕一抖,“嗤”再一声响,绿影一分为二,化为两道绿箭,往兰斯特的双眼刺去。兰斯特大吃一惊,无论是谁双眼都是他最脆弱的要害,忙不迭的向后退去,身子不由自主的后仰,但手中不忘挥动光明巨剑,在空中幻出一个扇型光盾,欲将这两道致命的绿箭拦在外面。

  我手中再颤一颤,绿影再次奇迹般的二分为四,分别向兰斯特胸前空门大露的“期门”,“天枢”,“乳根”和“大包”四穴点来,风声更急了。虽然,兰斯特由于身体后仰,看不见那令他头疼万分的“绿影”的方向,但作为一个身经百战的骑士,本能的接着后仰之势往后倒去,并就地一滚。然后平贴地面横扫出一剑,欲借着巨剑的长度拉开距离,重整旗鼓,的确是一连打带消的绝妙招式。普通人如果冒进的话,免不了从此身腿异处。

  可是,对我仍然没有用,双足轻轻一点地面,身子冉冉升起,飘至半空,头下脚上,带着八点绿影,如雨点般朝兰斯特头顶点了过来,隐隐罩住了兰斯特头顶以“百汇”为主的各大穴道。

  眼见自己躲不过去,兰斯特一咬牙,长剑直立,股足全身气力,不顾自己的危险,朝天向我直刺过来,意欲与我同归于尽。

  见这剑来的威猛,我不欲硬拼,空中使力,右手前伸,只听“叮”的一声,绿影与兰斯特的巨剑撞在了一起,剩余的其他七点绿影顿时全消。我借着这一点之力,身体飘飘荡荡的往后飞去,白袍胜雪,大袖鼓荡,悠悠然有御风之意。

  直到这时,兰斯特才看清楚,原来那出现的绿影,不过是我手中那管竹箫而已。与我交手多时,居然始终斩不断我区区一管竹箫,不仅令在场的所有人骇然。

  朝着有些目瞪口呆的兰斯特,还没有等完全从空中落下,脚不点地似的,再次飘身而上,宽大的袍袖中暴射出无数箫影,好似繁星点点,美不胜收,看的众人眼花缭乱。四散的繁星好似受到了牵引一般,向兰斯特聚拢过来,好似众星捧月,然而美丽璀璨的背后却杀机四伏。

  一咬牙,这次兰斯特不躲也不闪,甚至不用剑来防护,不管向他倾泻而下的点点箫影,仗着身上穿着神殿祝福过的光明铠甲,只是尽其全力,朝着隐藏在令人目眩神移星光后的我,一剑劈出,大有置诸死地而后生之意。

  没有想到,他这么自信,或者说莽撞。不错,光明铠甲的确是经过嘱咐加持的魔法铠甲,不但坚固无比而且有吸收魔法攻击的作用。对一般的攻击,无论是魔法,还是武技对它的伤害都有限,哪怕有也远比他那尽全力集中劈出一剑的伤害要小的多。以聚破散,原则上,战略上都没有错。

  可是,我的武功实在不是他所能想象的,且不提在我混沌真气贯注下的竹箫本身有无坚不摧的力量,能否破开光明铠甲,化腐朽为神奇,尚未可知。就是不能,武学中有一门叫“隔山打牛”的功夫,可以在不损坏外表的情况下,将物体里面的东西悉数震碎。无论是魔道的“摧心掌”,还是佛门的“般若掌”都是以此为原理的。即使,光明铠甲再坚固,所能防魔法攻击再强,也抵挡不住看似轻若鸿毛的一击啊!

  眼看,兰斯特绽放出耀眼光芒的巨剑带着千钧之力,带着不死不休的战意扑面而来,难道我还真的和他同归于尽不成?我收箫,侧步,脚踏七星,双肩微微一晃,虽然残影仍然微笑矗立在兰斯特的剑风中,在众人的尖叫中被劈成两段,消失无踪。本尊,却早已经转到了兰斯特的背后,正是昆仑派的“移形还影”步法。

  横握竹箫,反手拍在,因为重心前移,用力过猛,兰斯特的背甲上,

  “啪”

  兰斯特虽然得到光明魔法的加持,但我这一记附带我足足三成功力,在加上自己的冲力,再也稳不住已经失去平衡的身子,踉踉跄跄的往前扑去。眼看,实在收拾不住蹒跚的步伐,无力稳住身形,即将摔倒在地,我暗暗大袖往后一甩,发出一道潜力,险险将他托住,不至于出丑。

  “纵鹤擒龙”再次建功。

  转过身,兰斯特以巨剑支撑着地面,胸前的起伏,满脸的赤红,都说明其受了不轻的内伤,只是强行压制着不让其爆发出来。疏不知此举更伤身体,而为了所谓骑士的尊严和荣誉,他不能露出半点弱态,即使死也要死的像个勇士。

  心里苦笑,胜负很明显了,如果是以前我大可抱拳作揖,然后来一句,“多谢兄台手下留情,承让了!”即可下台,彼此至少表面不伤和气。可是,在这个世界的试炼场的规矩,却是除非一方认输或者失去反抗能力,否则不死不休。实在让我一个头两个大!让他认输看来是不可能了。难道我还真的要将他打的不醒人事才行。

  就是兰斯特那双虽然疲倦但战意不减的眼神,也看的我原本古井不波的心境,也起了层层涟漪,进退两难。

  “兄台,不要这样看着我!”

  “还要打?何苦呢?”

  “还来?再来,我可要用降龙十八掌了!”

  果然,兰斯特站起身来,浑身上下似乎燃烧着战斗的火焰,连铠甲上的光芒似乎也因为兰斯特加速燃烧体力而光华大盛。看来,他即使是耗尽体力也要和我战斗到底,似乎忘了,这只是对我的入学测试而已。这场比试对他来说已经变成了挑战自己的最佳机会,明知不可胜而义无返顾的战斗,遵守该死的骑士守则!

  “恩?什么人?”

  正当兰斯特挥动巨剑,要向我发动最后一次进攻之际,异相乍现。一道曲若银蛇的闪电从天而降,砸在兰斯特跟前,将地面炸的沙石分飞,尘土飞扬,在兰斯特面前留下了个深及盈尺,宽越两尺的小窟窿,吓了兰斯特一跳,彻底打乱了他的进攻节奏与部署。

  随着呼呼风声,半空中出现了一个身穿蓝白相间法师服,拥有一头养眼绿色长发的少女魔法师。她轻松地使用着中阶魔法“风舞术”,让清风轻巧着托着她轻盈的娇躯在空中上下起伏,魔法袍宽宽松松地罩在身上却也丝毫掩饰不住她曼妙的身材。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似笑非笑的看着脚下,有些狼狈的兰斯特。白色贝齿紧紧的咬着下唇,似乎强行忍着笑意,连法师袍下的娇躯也似乎有些颤抖。看来忍的甚是辛苦。

  虽然这种突然袭击对于兰斯特这种对雅儿知之甚深者不是头一次,可是兰斯特仍然感到有些恼怒,毕竟打断武者之间的比试是对骑士的蔑视和不礼貌。

  “雅儿!你干什么!”

  可是,他又不得强行压下不愉快。不然,他又能怎样?找她决斗,为了骑士的荣誉?那怎么行,骑士怎么能伤害一个小姐,当然前提是他是不是能伤害到。兰斯特清楚的知道雅儿的实力,以及出手不知轻重,连她自己都控制不住的力量。恐怕,她还正找不到理由让他做她新魔法实验的对象呢。

  也许,兰斯特对他的老师,效忠的君王斯沃德的敬畏都不及眼前这个看似天真的漂亮小女孩吧。

  缓下语气,挤出难看僵硬的笑脸

  “呵!雅儿,你瞧!我正在进行试炼考试呢!”

  “对啊!我知道!”

  雅儿露出她招牌式的灿烂笑容,明眸皓齿,眼波流动,端的是明艳动人。

  “知道?知道为什么还。。。。。。?”

  兰斯特现在苦恼只想抓头,什么神圣的光芒,浓烈的斗志,全部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可是,人家也是来给他进行试炼考试的呀!”

  “你也是。。。。。。。?哦,对!不过。。。。。。”

  “不过什么呀!兰斯特大哥!难道他还不算通过?也该轮到让我玩玩了吧!等他被你折腾了没力气了,那还有什么意思?和一个没有力气的人玩,还不如和兰斯特大哥玩呢!对吧!”

  看着,兰斯特现在这副猛抓头的样子,我心中有一种。。。恩。。。一种。。。对了就像当初老爸被老哥哥捉弄时的感觉。很。。。。。。爽啊!不过。。。。。。我心中一动,这个女孩倒也兰心蕙质,看似撒娇的言行,倒也不失为让兰斯特下台的一种办法。想到这里,我不由微微一笑,这下应该没有我什么事了。

  兰斯特,一边猛抓头,一边难堪的看着语笑嫣然的雅儿,心中实在不是滋味,只是瞥见我只是双手抱胸,笑嘻嘻的看着自己,心中气有点不打一处来,好象我和雅儿合伙欺负他一个老实人一样。

  “兰斯特大哥!怎么样嘛!”

  看着雅儿带着甜美的笑容,手中一抛一抛布满闪电的魔法球,兰斯特毅然决然,大义凛然,斩钉截铁,昂首大声道,

  “好!我宣布云御风武技试炼通过!,下面由雅儿小姐,对云御风进行魔法试炼!”

  接着转过身来,对着我严肃的说,

  “云先生,果然厉害。兰斯特服了你了!但我以骑士的名义起誓,我会不断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到时候再向云先生挑战。”

  收起笑脸,正色道,

  “阁下的剑技的确不凡,用在上阵杀敌可以勇冠三军,无坚不摧。但用在高手对阵,却略显不足。如果能在每一剑都留下一些回旋的余地,那就不同了。另外,阁下似乎太注重上半身包括臂力和腕力的锻炼,而忽视了下盘,就是腿部的锻炼了,如此重心不容易把握,请阁下注意。”

  兰斯特,微微一愣,沉吟半刻,眼中神光一闪,似有所悟,面露喜色,感激的对我点点头。走到我面前,紧紧握了握我的手,这是这个世界道别的礼节。我正要放开,兰斯特突然弯下腰对我说,

  “别忘了我家陛下的邀请!乔先生他们也会出席宴会的!小心一些啊,她不好对付!”

  说着眼角朝雅儿瞥了瞥,随即大笑着往试炼场一头的通道走去,笑声畅快之极,丝毫没有落败的沮丧。我不由暗暗点头,好一个光明骑士。

  “他刚才和你说什么?”

  回头一看,只见雅儿仍然漂浮在空中,两手插着小蛮腰,两只大眼睛瞪的圆圆的,一副兴师问罪的派头,气鼓鼓的却甚是可爱。

  “哦!他说你很厉害,叫我小心!”

  我可有可无的回答道,似乎毫不在意兰斯特的话。

  “哼!用的着他装好心!居然胳膊肘往外拐,回去要他好看!”

  仍然一副气鼓鼓的样子,但让我却倍感亲切,与我第一次与她见面时神色不善的样子大相径庭。

  看出了我的疑问,雅儿一仰头,手指理了理被风吹的有些乱的刘海,

  “看什么看!哼!我不知道百合姐姐和露斯姐姐谁说的对,尤其是百合姐姐口口声声为你说情!哼!你有什么好的,除了比刚才那个大笨牛厉害一些,衣服还算有品位,长的不算对的起观众外,也没有什么好的地方!还要我手下留情!哼!”

  说着两眼上翻,鼻子每“哼”一声,就皱一下,显得那么天真浪漫!可我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天真表面下所蕴涵着的巨大破坏力,虽然我没有经历过,看看兰斯特也就略知一二了。

  “既然如此,那请小姐赐招。”

  说着,我右手反握竹箫将它重新藏进袖子里,左手一撩下摆,一脚踏出。好似空中有一座透明的楼梯一样,我就这样一步一步的往空中走去,身体丝毫不晃,稳若泰山。来到与雅儿一样的高度,停了下来,放下下摆,与在空中上下左右随风漂浮的雅儿不同,我像钉子一样定在空中,纹丝不动。

  武当“踏天梯”!

  看的众人目瞪口呆,就连雅儿也“咦”了一声,眼力除了充满了惊讶外,更让人心惊肉跳的,是她那兴趣盎然的目光,像看一件好玩的物品一样上下打量着我,好象要把我拆开来看一看一般。

  “哼!”又皱了皱可爱的小鼻子,“有两下子嘛!那人家也就不需要留什么情了!我们好好玩玩吧!”

  明亮的大眼睛中射出,我刚才从兰斯特眼中看到过的光芒,兴奋的光芒。没有想到,这里的女孩子也这么好斗!心中暗叹世风日下,人心不古!怎么也没有人管教,管教她,心里发着牢骚,心神却丝毫不敢怠慢。

  

第二十七章 天降惊雷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