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18:陷阱

    晏锦的棋艺,曾被十三先生用一个字来形容,那便是:烂。

  可她偏偏不觉得自己棋艺差,还总是喜欢缠着人对弈。

  在十三先生的指导下,她的棋艺多少进步了一些。

  但是和晏季常这样的高手比起来,她的那些进步,便显得有些微不足道了。

  不过,晏季常却依旧很高兴,因为他已经许久没有和大女儿像这样坐在一起对弈了。

  连输了几局后,晏锦的眼皮便有些沉重了。

  晏季常在一边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小瞌睡虫又犯困了?”

  “才不是。”晏锦打起精神,咬着唇盯着棋盘,犹豫半响后才将黑子落入棋盘。

  结果,她还未的及看清,便见父亲修长白皙的手指拧着白子,毫不犹豫的将棋子放入棋盘。

  晏锦看着眼前的棋子,有些傻眼了。

  她,又输了。

  晏锦撇了撇嘴,将手里的黑子丢下,“怎么又输了……”

  她明明从前已经很用心的跟十三先生学棋艺了,怎么还是会输的如此彻底。

  晏锦有些抑郁的看着自己白胖的小手,明明这双手能用不同的指法来弹奏曲子,可下棋的时候,依旧显得笨拙。

  “素素,你也乏了,去歇息一会吧。”晏季常呵呵地笑,然后站起了身子,“等晚些,爹爹再过来看你。”

  父亲刚归来,自然是有不少的公务要处理的。

  晏锦也不好再挽留,于是微微颔首,“嗯。”

  小虞氏见晏季常要离开,赶紧跟在身后,想要送晏季常到院外。

  晏季常将大氅披上后,温和地对着小虞氏说,“不用送我了,我要出去一趟。”

  两个人之间,多少有些拘谨。

  小虞氏也不好违背晏季常的意思,只好点头:“大爷您慢行。”

  等晏季常出门之后,小虞氏才瞧了一眼在把玩棋子的晏锦,走上前问道,“素素可要歇息一会?”

  小虞氏的话,让晏锦哭笑不得。

  似乎一切又回到了从前,在父亲和小虞氏的眼里,她是一个十分贪睡的人。似乎只要吃饱了,她便可以躺下睡的死死的,哪怕雷电交加,她也不会被吵醒。

  以至于后来她失眠了,小虞氏会当做是天大的事,亲自去虞家请了十三先生过来,为她调养身子。

  “不困。”晏锦揉了揉眼,嗓音轻柔,“母亲,你让窦妈妈进屋来吧。”

  小虞氏略微有些惊讶,但是依旧对身边的轻寒吩咐,“你去让窦妈妈进屋。”

  轻寒点头,转身便出了屋子。

  不到片刻,窦妈妈便行色匆匆的进了屋子。

  “太太,还真给小姐猜到了,邓嬷嬷这几日总是到内院来找许嬷嬷。”窦妈妈气的面色发青,又走近一些,压低了嗓音道,“老奴去打听了一下,才知道邓嬷嬷一直在打听轻寒的事情,说是……”

  窦妈妈顿了一下,瞧了瞧门口,见轻寒没有进屋,才愤恨道,“邓嬷嬷跟人夸下海口,说来日必定有办法,让她那个傻儿子娶了轻寒。”

  小虞氏一听,脸色瞬间变得铁青。

  轻寒是跟在她身边多年的丫鬟,多少也是有些感情的,她怎么可能舍得将轻寒许给一个傻子。

  “简直狂妄。”小虞氏脸上的神色有些变幻莫测,她深深的吸了一口气,“这消息可确切?是邓顺吗?”

  邓嬷嬷家的那个傻儿子名叫邓顺,只是这个孩子的命运和名字却是截然相反的。邓顺生来便痴傻,无论生气还是高兴,都会抓住人狠狠的咬上几口。

  前些年,邓顺咬了茶水房刘家的人,为此邓嬷嬷还被罚了半年的俸禄。

  小虞氏是听过这件事情的,她只要一想到身边的轻寒,被这样的东西妄想的时候,便忍不住生气。

  窦妈妈又气又急,“可不就是那个傻子。而且,老奴还打听到了,许嬷嬷最近不止和邓嬷嬷有来往,更是和郑嬷嬷来往密切。”

  小虞氏听了这句话,微怔。

  “许嬷嬷是伺候二婶多年的老人,她这个时候办的事情,多半也就是二婶的主意。”晏锦将棋盘上的棋子收好之后,才继续道,“之前映月院传出六妹推我下假山的消息,便是向妈妈传出来的。而三弟来和我争吵,是郑嬷嬷让郑七人暗中唆使三弟这样做的。”

  说着,晏锦微微眯眼,“向妈妈是二婶送到我身边的人,而这个郑嬷嬷如今又和许嬷嬷来往频繁。”

  晏锦说到这里,小虞氏和窦妈妈彻底的明白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旋氏不止想要插手大房的事情,她更是希望大房这边内斗起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

  只要小虞氏和季姨娘内斗起来,无论结局谁输谁赢,对旋氏都是有益的。而且,在大房的人内斗的这段时间里,旋氏便能更彻底更轻松的得到她想要的东西。

  窦妈妈想了想,似乎有些不明,“郑嬷嬷为何要帮二太太?她可是什么都不缺。”

  “怎么会什么都不缺?”晏锦依旧是一副微笑的样子,“当初,母亲可是听了二婶的提议,才会将秀竹许配给了郑七。这对郑家而言,怕是天大的喜事了吧?”

  这一句话,如同一语惊醒梦中人。

  尤其是小虞氏,她根本没有往深处,去想过这个问题。

  “当年,是她约我去季常的书房,所以我才会瞧见秀竹在茶水里下东西。”小虞氏脸色煞白,指尖微颤,“是她跟我说,将秀竹配外院的小厮,比我卖掉秀竹强很多。都是她啊……”

  窦妈妈听了,也忍不住叹了一口气,“太太,这事已经过去了,你可千万别和自己置气。”

  窦妈妈怎么会不明白小虞氏的震惊,她也是亲眼看着这件事情发生的。

  那一日,旋氏破天荒的找了小虞氏去花园里赏花,最后又说要去大爷的书房里借些书给二爷看。结果好巧不巧,小虞氏碰见了秀竹在大爷的茶盏里下药。

  小虞氏当时生了大气,本来想找人牙子将秀竹卖出去。可是旋氏却在一旁提议,说与其卖出去让人说闲话,不如将秀竹配个小厮。这样,秀竹这一辈子,都不能再踏入晏家的内院了。

  那会小虞氏也是气坏了,所以没有多考虑,便听了旋氏的建议,将秀竹许给了郑七。

  现在看来,这件事情在外人的眼里,是小虞氏给了郑家好处。可是实际上,却是旋氏给了郑家一门好亲事。

  这也难怪,现在郑嬷嬷会对旋氏忠心耿耿,更是挑拨晏谷殊和晏锦争吵。

  她们既然能查到这是郑七做的,那么季姨娘也不例外。

  可是,在季姨娘眼里,郑七是应该感谢小虞氏而不是旋氏。

  若不是小虞氏亲自将秀竹指给他,郑七这辈子怕是做梦都娶不到这么如花似玉的媳妇了。

  所以,季姨娘只是训斥了几句郑嬷嬷便作罢了。

  毕竟,季姨娘会认为冤有头债有主。

  然而,就算她们怀疑季姨娘的处理方式,亲自派人去查探。也只能查到郑嬷嬷和邓嬷嬷交好,邓嬷嬷是荀嬷嬷的表亲。季姨娘不想得罪晏老太太身边的人,所以才没有发落郑嬷嬷。

  谁又会想到,季姨娘已经将这笔账记在了小虞氏的头上了呢?

  现在旋氏和许嬷嬷,怕是又允诺了邓嬷嬷要将轻寒许给她的傻儿子。邓嬷嬷对二房的话,深信不疑,毕竟郑七娶了秀竹是不可磨灭的事实。

  往后,内院有荀嬷嬷帮着旋氏,而外院又有邓嬷嬷照应着,旋氏想要彻底插手大房的事情,怕是更轻而易举了。

  小虞氏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她看着窦妈妈道,“那当年秀竹的事情……”

  “太太,若是秀竹没那个心思,也不会被人利用。”窦妈妈打断了小虞氏的话,“秀竹既然做了,她就该知道后果。”

  小虞氏听了,揉了揉眉头,“我从未怕过月季,她不过只是个姨娘罢了。只是,我不甘心,就这样如了旋淑云的愿,更要轻易的将我手里的东西拱手相让给她。”

  窦妈妈听了,脸色也越来越难看了。

  这些嬷嬷和妈妈虽是下人,但是她们身后的关系网,是谁也算不清楚的。想要连根拔起,太困难了。

  “母亲为何会这样说?”晏锦眉头微挑,笑着说,“这件事情,其实很简单。”

  --------------------------------------------------

  感谢名字要什么好亲打赏的平安符,么么哒谢谢亲了!

  在这里继续求推荐票,请大家把推荐票丢给小悟吧,QAQ推荐票是免费的哟。

  谢谢各位亲了。

  

  

018:陷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