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33:缘由

    向妈妈被晏二爷杖毙的消息,很快便传到了玉堂馆。

  平日里原本有些张狂的甘蓝和甘绿,听到消息后,吓的差点当场晕阙过去。

  向妈妈虽在晏锦身边伺候,但是晏府上下皆知,向妈妈从前却是旋氏从娘家带来的陪房。

  晏二爷杖毙了向妈妈,等于狠狠地抽了旋氏一个耳光。

  尤其还有人传,晏二爷近日都住在两位姨娘的院子里,并未回旋氏的锦辉苑。

  晏锦同晏绮宁自小便喜欢旋氏,众人皆在猜想,这两位小姐指不定会闹出什么。

  所以,不少人幸灾乐祸的等着玉堂馆和蔷薇苑的动静,更有好事的特意去问窦妈妈,晏锦这几日的动静。

  窦妈妈面目表情的瞥了一眼那人,什么话都没有说。

  众人打听不到什么消息,慢慢地热络劲儿也就过去了。

  但是今日一早,又有人来试探春卉,问晏锦和晏绮宁的事情。

  春卉对着那个人‘啐’了一口,便转身离开。

  春卉回了玉堂馆,咬牙切齿的挑帘进了屋子,却见自家小姐,正笑着逗眼前的九宫鸟。

  “小骗子……小骗子……缺心眼……”

  九宫鸟的话有些难听,晏锦听了也不恼,抓了一把食在它面前晃悠,引诱着九宫鸟,“啧,叫一声好小姐,快叫,不然不给你吃,饿坏你。”

  “好……缺心眼……”

  晏锦挑眉,继续诱/惑道,“好,小,姐。”

  九宫鸟盯着她手里的食,然后像是献媚一样,轻轻地蹭了蹭她的手,扯着嗓子试着喊,“好,小,姐。”

  晏锦满意的眯了眯眼,将手里的鸟食喂到九宫鸟的嘴里,“真乖。”

  晏绮宁离开玉堂馆的时候,晏锦亲自吩咐下人,将父亲送的一对九宫鸟中,体型略小的那只,送到蔷薇苑去。

  漆黑如墨的九宫鸟到了晏绮宁那边几日后,又被晏绮宁送了回来。

  晏绮宁说,她怕自己养不好,所以希望晏锦帮她养着。

  晏锦抚摸着九宫鸟,眼里噙着笑意。

  晏绮宁让人将这只小东西送回来的时候,小东西已经有些萎靡了。她这几日好吃好喝的养着它,结果这个小东西一张嘴就冲着她喊小骗子,缺心眼。

  到底谁才是小骗子,谁才缺心眼?

  晏锦懒得和这个小东西计较。

  九宫鸟虽没有鹦鹉华丽的外表,但是九宫鸟比鹦鹉更擅长学人语。尤其是它们成年后,不止会学声,还会学调,更能模仿尖锐的女声,和浑厚的男音。

  “以后你就跟着我吧。”晏锦知道晏绮宁不喜欢这只九宫鸟原因,是因为这是父亲送她们的东西。

  东院的东西,除了银子,晏绮宁一概不想碰。又何况,是本不值几个银子的九宫鸟。

  晏锦琢磨了一会,她自己留着的那只体型稍大一些九宫鸟,她给它取名叫大黑,她瞧了瞧眼前的小东西,又笑着道,“唤你小黑可好?”

  “好,小,姐。”被唤作小黑的九宫鸟,像是瞬间通了人性一样,亲密的用头来蹭晏锦的手。

  晏锦唇角微微一挑,高兴的唤了一声,“小黑。”

  春卉在心里暗暗的叹了一口气,外面都想看玉堂馆这边的笑话,结果自家小姐却一点也没有注意到这些,反而整日逗弄这对九宫鸟。

  她要不要,去提醒一下?

  在春卉犹豫不决的时候,窦妈妈挑了帘子走了进来,面露笑容对晏锦说,“小姐,老奴打听到了。”

  “嗯?”晏锦将手里的鸟食放下后,又让人将九宫鸟送出去。

  屋子里只剩下窦妈妈和春卉后,晏锦才慢慢地道,“打听到什么消息了?”

  窦妈妈轻咳了一声,轻声道,“那一日,邓嬷嬷曾去过西院,还同向妈妈说了会话。”

  春卉略有些诧异,“难道是邓嬷嬷搞的鬼?”

  窦妈妈听了,有些无奈,“邓嬷嬷那一日也是去找许嬷嬷的,在西院同许嬷嬷说了会话后,后来又遇见了向妈妈。两人说了几句之后,邓嬷嬷便离开了。”

  春卉听了,不禁咂舌。

  邓嬷嬷和许嬷嬷关系匪浅,而许嬷嬷又是旋氏身边的贴身婆子。这样一来,更是能坐实,是旋氏动了那盆素心兰了。

  窦妈妈瞧见春卉的脸色后,又接着道,“不过,前几日三少爷不知从哪里找了一本书,说是上面写的全是关于梅花的诗。三少爷好奇书中描写的景色,便同何氏一起去西院瞧了梅花,还当着二爷吟了几首。二爷一高兴,便邀三少爷去西院多坐坐。向妈妈去的那一日,何氏同三少爷也去过了。”

  晏锦听了这些话后,不禁眉头一挑。

  她知道,这一切不会如表面上所见的那般简单。

  私下,晏二爷早已同晏季常说过,素心兰被人浇灌了其他的水,已经枯萎了,可能救不活了。

  而这个歹毒的给素心兰浇水的人,便是向妈妈。

  所以,他生气便杖毙了向妈妈,希望晏季常不要为此生气。

  向妈妈不过只是一个婆子,没了便没了。

  晏季常当然不会将这种事情放在心上,况且向妈妈本就是二房的人,晏季文想要责罚向妈妈,他自然也不会说什么。

  晏季常唯一担心的,便是怕晏锦委屈,所以这几日都会来瞧晏锦。

  晏锦笑着告诉父亲,说自己没事。

  但是晏锦知道,给素心兰浇水的人,绝对不是向妈妈。是她设了圈,让向妈妈走了进去。

  她唯一没料到的便是,二叔会杖毙了向妈妈。

  不过,晏锦只要一想到,前世小虞氏和她被向妈妈奚落,甚至小虞氏死还和向妈妈有关,她便觉得向妈妈的死,并不会让她内疚。

  晏锦不想再过从前那种,我为鱼肉人为刀俎的日子。

  春卉听了有些好奇的问道,“窦妈妈你是说,三少爷同何氏?”

  “嗯。”窦妈妈点头,对晏锦解释,“老奴打听过了,晌午的时候何氏同三少爷去过西院,同二爷说了一会话,又在园子里看了一会梅花。”

  春卉撇了撇嘴,“在哪里赏梅不好?怎就一定要去西院?咱们东院又不是没有园子。”

  窦妈妈听了,却是淡淡一笑。

  西院的梅花的确开的好,但是正如春卉所言,要赏梅花在东院又不是瞧不见,又何必要跑去西院?

  东院和西院的关系,表面上看起来虽然和睦,但是私下却早已僵硬。

  晏谷殊和何氏厚着脸皮去西院,定是有目的的。

  季姨娘和晏谷兰被罚跪祠堂之后,一直在蕙兰斋里哪里都没有去,尤其是季姨娘更是抄写了不少佛经,想再次博晏老太太欢心。

  这件事情,表面看起来同季姨娘的确无关。

  实际上,关系却不小。

  --------------------

  求推荐票~亲们,你们的推荐票在哪里~~~~

  继续推小悟的完本老书侯门福妻,在网页阅读的亲们,直接点开便好。

  

  

033:缘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