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69节 薇树

    

  次日午后,山伯与英台赶到湘南地区,结果到了地头才发现,南岳衡山并不是一座小山,而是南以衡阳回雁峰为首,北至长沙岳麓山为足,巍峨七十二峰逶,迤盘桓八百余里的一座山脉!

  要想在这么大的地方寻找一株小小的花树,那就像大海捞针一样,决不是容易的事。

  好在两人也不急,南国春早,气候宜人,正好可以仔细游览南岳风光,同时找找悬崖峭壁上盛开的野花。

  随后的几天里,两人比翼双fei游遍芙蓉、紫盖、天柱、祥光、烟霞、轸宿诸峰,又看了“五龙朝圣”、“龙池蛙会”、“玉树琼花”、“祝融莹光”诸景,一路采集了上百种知名、不知名的野花,其中还包括三种位列百种名花之内的珍稀品种,可谓收获颇丰。可惜偏偏没见到九薇树的影子。

  这一日,两人来到祝融峰的北麓,终于在龙凤清溪之旁看到一株开了粉、紫、红三种花色的薇树,禁不住神情一振欢喜雀跃起来。

  “有了这株三薇树,也算聊胜于无了!”英台一面采摘花瓣,一面笑道,“只是这辣手摧花,未免有些煞风景。”

  山伯道:“我们只要些花枝便可,不会伤及整只花树。等到来年春风吹过,残缺的花枝便会发出新芽,说不定更加艳丽。”

  英台点点头,极目远望,说道:“或许真如裴秀所言,这里便是薇树的故乡。我们再找找看,若是能找到五薇、六薇树,那就太好了!”

  两人沿着清溪继续往前飞去,穿过一片密不透风的原始森林,经过数道人迹罕至的峡谷,一路果然见到不少的薇树,有的三色,有的五色,最多的一株竟有七色。

  两人想到说不定真能找到稀世珍品九薇树,禁不住心中兴奋,越飞越块。

  正行之间,忽然听见一声凄厉的乌啼,在这寂静的山林里,显得极为刺耳。

  英台心中一紧,蝶衣不由自主地颤抖了一下,当即一拉山伯,悄悄隐身于一株五薇树的繁花之中。

  他们将身形缩作白薇花瓣一样,刚好被红白相间、繁花点点的薇树遮掩起来,几乎达到鬼神难辨的地步。

  两人立足花枝间,静听周围的动静。

  凄厉的乌啼已经消失了,周围万籁俱静,气氛阴沉沉的,仿佛有种无形的压力充斥谷中,那感觉就像回到西湖岸边的密林,仿佛再度见到乔三娘等人一般。

  说实话,周围的树木并不是太稠密,只是因为烟雾弥漫,可视距离变得很短,因而很难辨认那种无形的压力究竟来自何方。

  静静地观察了一会儿,两人见始终没有动静,于是便小心翼翼地继续往前飞去。

  又飞百余丈,忽然听见前面传来有人说话的声音,于是他们急忙停下来静听。

  就听一个发自年轻人的清亮的声音道:“眼看就三年了!不知道还要到守到什么时候?我实在受不了了!”

  然后是一个老者低哑的声音道:“这还叫苦?又没让你干什么苦差使!”

  “师傅!弟子就是想不明白,本教已经有了神木,为何还要我们守在这里?若是怕别人抢去,何不先手连根拔除?”

  “少胡说!这里是本教根基所在。能够来这里守着,乃是你我的荣幸!”

  年轻人叫道:“荣幸?你看这都什么地方!人烟绝迹还不说,连野兽都没有,好不容易来只乌鸦,都给这花瘴熏死了!”

  山伯听得心中一凛,没想到那鸟竟然是因为花瘴才死的。他伸手摸摸自己的脉搏,却又一切如常。“大概是因为蝶衣的缘故吧!”这样一想,他便放下心来。

  此时就听老者低哑的声音喝斥道:“你小子瞎叫什么?只要守满五年,就可以回去升为内堂弟子,那时候还不有你乐的?”

  年轻人“嘿嘿”干笑两声道:“我升内堂弟子倒是一场造化。只是师傅呢?您已经是堂主了,还能有什么好处?”

  “只要能进入圣窟修炼三年,我就心满意足了!”

  年轻人拍手称快,稍停片刻笑道:“师傅,横竖没有人来,我看就别巡视了,还不如回去睡觉!”

  老者喝斥道:“睡你个大头鬼!要是出了事,我看你哭都找不到坟头!”

  年轻人嘟囔着:“出事?能出什么事?别说没有人来,就是来了也没法接近神树啊。”

  老者没有说话,随后听见两人迈步离去的声音,脚踩在枯枝之上,发出“咔嚓咔嚓”的声响。

  离开老远,还听见年轻人不断地埋怨:“以我看来,教主弄那竹阵不是防外人,而是防师傅您呢!要不我们也能折下一小枝,点起一堆圣火!若能对着圣火修炼,岂不远胜这么冷冷清清地呆坐?”

  随后是老者怒骂声:“少给我贫嘴!这话若让人听到,你还有命吗?”

  接下来便没了动静。

  山伯与英台对视一眼,毅然点头,展开双翼向前飞去。

  又行里许,烟雾逐渐变得淡了,转过一道弯,前方忽然现出一道高达百丈的瀑布,瀑布凌空而下,似珠帘倒挂,飞珠溅玉,注入碧潭;潭边生着一片奇异的竹林,林中却有一株细细的薇树,繁花点点,五颜六色,阳光映照下,显得格外的光彩夺目。

  只是因为距离尚远,再加上薄雾阻挡,所以无法分辨究竟有几种花色。

  深谷幽风阵阵,吹得薄雾上下翻滚,形成一幅幅美丽的图画。

  两人悄没生息地飞向竹林。

  尚在十丈开外,便可看见面前的竹林一根根黄绿相间,中间杂以红色的条纹。近前看时,却见黄色方是竹子的本色,绿的是头尾相接剧毒无比的竹叶青,红色竟是世所罕见的赤练蛇!

  看到那么多蛇盘踞在竹竿上,英台吓得心惊肉跳,几乎连飞舞的力气也没了。

  山伯也跟着心中剔剔,几乎不敢上前细看。

  “既不能穿林而过,何不从上方飞过去?”这样想着,他忍不住抬头望去。然而令他吃惊的是,竹林上方竟笼罩着一层若有若无淡淡的黄烟,偶有飞虫掠过,只要接触一点黄烟,便会一头栽倒林中,再也爬不起来。

  见此情景,山伯心中犹豫,想着要不要退出谷外折些七薇树算了。

  英台却不肯罢休。只要能帮山伯找到适合的修炼方法,即使身入蛇吻,她也在所不惜。

  山伯见她跃跃欲试,赶忙伸手将她拉住,同时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那些毒蛇即使速度再快,也未必能赶得上你我。怕就怕困于林中,早晚必为毒蛇所乘。看来要想穿过竹林,必须堪破阵法了。”

  英台心中生出莫大的希望:“梁兄快仔细瞧瞧,看那是什么阵法!我知道你肯定行的,过去一个月你可没有闲着,应该把五行门主所给的阵图看得滚瓜烂熟了吧?”

  

第69节 薇树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