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75节 赠别

    又过一会儿,但见星河寥落,东方渐白,聂承远口诵佛号大踏步去了。

  众鬼兴高采烈地在附近的山洞中留下火种,然后唱着歌各自散去。

  篝火渐灭,万壑收暝,东方一线晨曦由灰暗变为淡黄,又由淡黄变成橘红。继而天空云朵赤紫交杂,瞬息万变。满天彩霞与地平线上的茫茫雾气连为一体,云霞雾霭相映。日轮掀开云幕,冉冉升起,宛若飘荡着的宫灯。

  红光照体,山伯只觉得浑身灼热,仿佛被火烧着了一般。

  英台就站在他的身侧,却没有受到阳光的丝毫影响,看来是因为身着蝶衣的缘故。

  迫不得已,山伯只好再度取出蝶衣准备穿上。

  “阳魂犹缺,不合化蝶。化蝶一时,折阳寿一日。”熟悉的声音再度响起,不过这次已经有了显著的变化,从“化蝶一时折阳寿十日”,缩为仅仅“折阳寿一日”,不用说是聂承远赠送的佛功起作用了。

  “如此说来,我的寿命岂不是一下子延长了很多?”山伯心中高兴,毫不犹豫地穿上蝶衣。蝶衣上身,顿时感到一片舒心的凉意,他的心情更是说不出的愉快。

  正在这时,他忽然看到一个人,一个不该在白天出现的人,头发灰白,面色紫红,眉目清晰无比,头戴白伦巾,身着鹤氅裘。那个人乃是杜预,梅花谷中唯一的鬼仙,如今已经完全凝成人形!

  杜预不但没有躲入幽洞,而且远离树荫毫无顾忌地暴露在阳光下!

  英台也看到了,十分兴奋地叫着:“杜公,你终于神功大成了?”

  杜预走近前来很是轻松地笑道:“大成说不上,不过修鬼总算告一段落了。昨夜既得九微火之助,又得佛门高僧诵经超脱,我终于完成了鬼仙的所有历程,该是离开的时候了。”

  山伯吃了一惊:“杜老先生,您这就走了?怎会这么快?不跟大伙儿道个别?”

  杜预叹了口气,道:“很难开口啊!相处几十年,就像一家人一样,我怕受不了大家的挽留。所以就请小兄弟代劳了。”

  山伯很是为难地道:“不行的!您老乃是谷中支柱,您这一走,大伙儿不急疯了啊?那么多人追着我问,我可是百口莫辩呐!”

  英台干脆冲上去拉住杜预的衣襟,劝道:“杜公,您可不能就这样走了,还是再多留两天吧!”

  杜预不置可否,眼望四周的山峦道:“梅花谷得天独厚,四周都是高山,少有妖邪闯入,正是修鬼的好地方。我在这里一呆就是三十年,真有些不想离开了。”

  英台依依不舍地道:“那就不要走了呗!如此风景秀美人迹罕至的所在,就是修仙、修佛也是难得的佳地。”

  杜预摇摇头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该走的早晚总得走。修仙之路宛如漫漫征程,修完鬼仙接下来该修人仙了,我要身入尘世之中,与凡夫俗子为邻,尽力吸收人间的生气,等到神气日清,形骸日固的时候,才能转而修地仙。只有到那时,才可以重返梅花谷。”

  山伯沉默片刻,问道:“杜公,您老想好到哪里去了吗?不知能否透露一二?有暇之时,我们也可以登门拜访。”

  杜预眯起眼睛道:“暂时还没有想好。总之是人口稠密,生机盎然的地方,或许是杭城,或许是洛阳。”

  既然有了可堪寻找的地方,英台便稍微放下心来,松开杜预的衣襟,轻声笑道:“若说生机盎然的所在,您老不若去万松书院做个教书先生,每天看着那么多年轻人刻苦用功,保证功力进境很快。”

  杜预眼睛一亮,笑道:“书院教书不如到大户人家做个西席。人声鼎沸,车水马龙,生机更加旺盛。”

  山伯叹道:“杜公,您老真个就这么走了?若是大伙问起,我该怎么说?”

  杜预探手从怀中取出个扁扁的盒子,小心翼翼地打开来,露出一卷蓝皮经书和数块颜色各异的石头,除此之外还有一把细细的钥匙。

  英台看得奇怪,指着一块淡黄色的石头问道:“怎会有如此别致的玛瑙?真没想到,杜公还喜欢收集奇石。”

  杜预摇摇头道:“这些不是简单的奇石,而是我辛苦收集的能量石,包括彩碧石、锦玉石、丽晶石、幻彩石、天湖石、飞云石、金星石等,各有各的用处。”说着摸出那块淡黄色的石头,手指用力捏成一颗颗蚕豆大小的石子,接着又道:“这东西叫月影石,乃是修鬼所需的圣品。将它握在手心里修炼,会有意想不到的好处,可以大大加快修鬼的历程。我先前一直没舍得拿出来,现在用不着了,你帮我分给大伙,算是留个念想。”

  英台接过石子,摸在手里感觉温温的,不似普通的玉石给人凉凉的感觉,看来的确有些门道。

  随后,杜预取出那卷蓝皮经书,轻轻摩挲着,感慨道:“这是我修鬼多年的笔记,其中有些是亲身经历的东西,有些则是道听途说来的,如今送给小兄弟,望你增长见识,少走弯路。”说着伸手递给山伯。

  山伯颤抖着双手接过来,口中道:“这可是无价之宝啊!谢谢杜公了!”

  杜预又拿起那把细细的钥匙,眯起眼睛上下端详了片刻,最后方道:“我在七襄鬼市还有一处房产,保留很多年了,也一并送给你们!”

  山伯又吃一惊,连连摆手:“不可,万万不可!您老还是留着吧,说不定日后还有用。”

  杜预眼睛一瞪笑道:“这东西只有鬼、狐、妖、兽才用的着!我眼看要修人仙了,还用它做什么?你可别咒我啊!咒我修仙不成重新做鬼,那可不行!”

  听他这么说,山伯只好接过钥匙,口中喃喃道:“七襄鬼市?那里究竟什么样子 ?您老怎会在那里有宅子?”

  杜预似乎想起多年以前的往事,神思不属地道:“一切都在笔录之中,你看了就明白了。”说着抬头看看天色,将手一摆,断然说道:“走了!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后会有期!”

  英台心中不舍,又想去拉他的衣襟,结果却被杜预闪开。

  随后,两人眼见杜预就像聂承远一样迈开大步去了,只能唏嘘不已,黯然神伤。

  

第75节 赠别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