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4节 鬼医

    时间过去十余天,春秋茶馆生意兴隆。

  店里来了很多人。大家都是冲着百花酒来的,一直磨着周旨卖酒。

  周旨十分为难,被逼无奈,不得不在门外贴了张告示,言明百万金币一杯,以打消众人软磨硬泡买酒的念头。

  这些天,周旨老担心笮融会来报复,可是笮融一直都没有来,于是乎警惕之心也变得渐渐淡了。

  山伯虽然知道笮融绝不会善罢甘休,却也没将其放在心上。因为他心里装着更重要的事情——寻找还阳之品,再塑阳魂,才是他来到鬼市的目的。

  “可是什么药物能补助阳魂呢?”他不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甚至不知道又没有那样的东西。

  虽说世间到处都有壮阳的药物,比如人参、鹿茸、杜仲等,都有补气壮阳的功效,可是那些药物显然无法治疗他的阳魂残缺之症,若是能行,葛仙翁还不早就说出来了?葛洪可不是普通人,他不但道儒兼修,功力极高,而且拥有精湛的医术,如果连他都治不了,可见这病真的是不好治。

  正因为如此,他才来到鬼市,想看看在这藏龙卧虎鬼神交集的地方,能不能找到非比寻常的方法。

  周旨对他的病很关切,帮他也问了不少人,无奈大家都没听说这种症状,也说不出个所以然。

  最后山伯不得不在茶馆门口贴了张告示,说明情形并且郑重许诺:“如有良策,赠酒一杯!若果见效,赠酒一坛!”

  百花酒虽不能贱卖,却没说不能赠送。

  他卖酒的目的本来就是筹集良药。

  如果赠送能换来治病良策,还不跟高价卖出一个样?

  告示一出,惹得众人奔走相告,尤其是那些曾经喝过百花酒的人,更是恨不得上天入地帮山伯找到治病的药物。有些人即使本来不喝酒,也禁不住为一坛酒的价值动心,因为其潜在的价值超过了百万金币,若能得到一坛酒,就可以轻松在鬼市生存好多年了。

  这样一来,山伯身在茶馆,每天都有人前来献策,就连在鬼市开业的几位名医也不约而同赶过来,争着为山伯诊治。

  经过一番诊断,几位名医都觉得为难,纷纷长叹一声离开了。

  最后又来了一位名医,名叫长桑弘,年约七旬,白发飘飘,生得鹤发童颜,仙风道骨,对着山伯上下端详了半天,手捋胡须道:“小兄弟这病不好治。原因是你残缺的不是别的,乃是三魂六魄中最根本,也是最难矫正的‘阳魂’。幸而只失去一小半,否则便见不得一丝微光,必须永远在地底躲着才行。”

  山伯闻言心中一沉,问道:“为什么阳魂最难矫正?”

  长桑弘答道:“‘人生始化曰魄,既生魄,阳曰魂。’阳魂是生来就有的最关键的东西,一旦丢了就难补足。它跟阳气还不一样,阳气丢失还可以服用药物,或者呼吸吐纳,只要勤加修炼,或者注意保持,都能够补回来。而阳魂残缺却很难补救。”

  周旨替山伯着急,问道:“先生您就直说吧,什么灵药能治?我们就想法去买!”

  长桑弘迟疑道:“阳魂残缺的病例极其少见,现成的特效药是没有的。不过治疗有一个原则,只要是补气壮阳的药物,多吃就没有坏处!因为精气神魂是统一的,只有阳气充足,才有修补阳魂的可能,至于最后能不能补好,还要结合适当的修炼才行。”

  周旨急道:“怎么修炼?什么功法适合修炼阳魂?”

  长桑弘摇头:“我不知道……”尾音较长,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山伯思考片刻,问道:“道家有‘炼精化气’,‘炼气化神’之法,既然‘神’、‘魂’相通,也该有补助阳魂的效果吧?哪怕修得慢些,只要有进展,耗时日久也没关系,我有恒心修炼下去。”

  长桑凝望他一眼,道:“你若是肉身尚在,自然可以修炼下去。现在丢了肉身,神魂离散,很难成功。我看,还要找些特殊的功法才行……那功法鬼市虽然难觅,不过……”说到这里,流露出欲言又止的神情。

  “什么特殊的功法能够修补阳魂?还请先生指点,晚辈愿以百花酒一坛敬谢。”

  长桑弘“嘿嘿”干笑两声:“不是为了这个……而是……我也吃不太准,我只听说……”话到口边,他又停住了,转头看了看四周的茶客,不肯再说下去。

  山伯心中明白,忙对周旨道:“兄弟在此守着,我带先生去瞧瞧收集的灵药,看看有没有管用的。”

  周旨本想跟他过去,见他这么说,只好驻足不动。

  山伯将长桑弘请至内宅无人之处,深施一礼道:“求先生救我!”

  长桑弘小心翼翼地看看四周,低声道:“我们医家有句名言:‘善补阳者必于阴中求阳’。听说阴间有些回阳的法子,特别是几位阎君,因为常年居于地下,都在修炼‘阴中求阳,阴阳互换’的功夫,或许他们能帮你修补阳魂……”

  山伯吃了一惊:“这……先生想让我到阴间报道?这不行吧?”

  长桑弘叹了口气,轻声道:“我只能指点你一条路,至于究竟能不能成,还要看你的造化。实不相瞒,我乃天界‘长桑世家’常驻鬼市的代表,长桑世家是盛名万载的医术世家,居于天界三大神医世家之首。我本人也曾在天上给各路神仙看过病,又曾在阴间呆过数十年,因此知道的东西比较多。据我所知,各路神仙修的都是‘阳神’,只有阎君才修‘阳魂’,所以说你这病必须要到阴间才能找到治疗的方法。”

  山伯感到为难,踌躇道:“我怕一旦到了阴间,就要喝孟婆茶,还要接受阴曹的管制,说不定再也无法出来。”

  长桑弘却道:“我刚才动用‘搜魂断阳’之法,察看你阳魂残缺的程度。老实说,你本来缺了四成的阳魂,后来有两成被人用佛家功力暂时封塞了,所以从表面看来症状还不是很严重。不过纵然如此,你的阳寿也会凭空折损大半。像你这种状况,最多还能支撑两三年。一旦阳寿尽了,就必须进入冥界,想留在鬼市都不能,单是鬼树发出的黄光就让你受不了。你既然左右都要进入冥界,又何必在乎早一天,晚一天呢?”

  山伯默然无语,心中却想着英台。

  长桑弘见其面沉如水,不得不安慰道:“你不要害怕,冥界说来恐怖,其实也跟人间一样,除了阳气较少,比较寒冷以外,别的都差不多。”说到这里,他再次环顾四周,将说话的声音压得极低,而且变得断断续续,“行贿……受贿……拉关系……走后门……都有的……多备些钱,就用鬼市的金币……那是通用的……想法高攀冥君……搞好关系……说不定不用喝孟婆茶……还能出来……”

  山伯双眉一挑:“有这种事?冥界竟如此黑暗?”

  长桑弘被他说话的声音吓了一跳,急道:“噤声!那里本来就没有光线,不黑暗怎的?自己知道就行了,别乱说话!我这是为你好,千万别书生意气,那样将寸步难行……”

  山伯思量片刻,点点头道:“晚辈受教了。不知除了金钱之外,还要备些什么?”

  长桑弘“哈哈”笑道:“剩下的你自己想!等到鬼月来临,多跟茶客聊聊,就知道他们需要什么了。”

  山伯深深鞠躬:“多谢先生!晚辈无以为报,仅以百花酒敬谢。”随即来到前台,捧起一坛酒献给对方。

  长桑弘接过酒坛,笑得合不拢嘴:“这么大方?我只是出个主义而已,能不能成还很难说,按理只能得一杯酒,你却给了我一坛。我还得把话说明白:该处有些凶险,搞不好会害了你!”

  山伯躬身道:“多谢!今日听先生一言,如同拨云见日。不管有多么凶险,只要有一分希望,我总要尽力争取。”

  长桑弘笑着离去。

  茶客见其捧走一坛酒,禁不住围上去打听:“你出了什么主意?真灵吗?”

  长桑弘连连摆手:“不可说,不可说……小心,别碰了我的酒!这可是我的命根子!”

  有些人已经追着长桑弘而去:“别走那么快,说说看,你这酒怎么个卖法?”

  长桑弘朗声大笑:“我不卖!这酒要拿回家献给老爷子!”

  周旨见其去远,连忙凑近山伯想问个究竟。

  山伯却道:“没什么,那路很难走,不说也罢。若是能说,我肯定告诉周兄!”

  周旨看他面色凝重,也不好再问。

  至此,摆在柜台上的百花酒只剩一坛了!

  几乎每个来茶馆的客人都要围着酒坛转一圈,口中叫着:“好酒,好酒!就是喝不到口!”

  甚至有人高声叫道:“伙计,能不能打开盖子让我们闻闻味道?只要闻一下就行!又不喝你的!”

  周旨苦笑摇头,他已经不想卖酒了。

  既然来客这么多,与其将酒卖掉,还不如留着好呢!

  

  

第94节 鬼医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