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6节 拍卖

    离开“神材拍卖厅”,才走没多远,便是“灵药拍卖厅”。

  经过厅前,山伯探头往里看了看,只见里面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

  再看门口,却贴着一张告示:“鬼月将至,拍卖暂停。如有良药,请至‘拍行接单处’。”下面则画了个红色的箭头,用来指示方向。

  “有意思!还有接单处?”英台觉得好玩,忙快步往前走去。

  沿着箭头指示的方向,走了近百步,来到大殿中心靠近左侧的一个大厅前。

  那厅看上去普普通通,大门很窄,只容一人进出,门上写了几个字,分明是:“匿名接单,各厅统筹”。门口两边各站一位身材魁梧的汉子,两双眼睛瞪得溜圆,紧盯着每一个从附近经过的人。

  见此情景,山伯附在英台耳边说了两句,然后携手一起向厅内行去。

  距离门口还有丈许,便被守门的汉子拦住:“站住,你们知道这里的规矩吗?”

  山伯摇头:“不知道,还请兄台赐告。”

  “入内不得喧哗,不得四处观瞧,否则罚款一万金币,重打四十大棍!”

  英台伸了伸舌头:“咋会这样?行,我们知道了。”

  守门汉子往边上一闪,放两人进去。

  刚一入厅,迎面便见一排房间,每个房间完全分隔,房门大多紧闭,只有少数开着。

  正在犹豫之际,却见一个中年女子出现在最远处的一间房门口,向着两人招手:“请这边来。”

  两人依言走了过去。

  房间不大,只有一张桌子和三四把椅子。

  尚未坐定,房门便被关上。

  “请坐,两位想拍卖什么东西?”中年女子面无表情地问道。

  英台摸出五根九薇木,轻轻放在桌上,笑道:“您看这个行吗?不知好不好卖?”

  女子低头仔细察看了一会儿,淡淡地道:“可以。”随后提笔纪录在案,然后从抽屉里摸出一对铜牌,将其中一只系在九薇木上,另一只交给英台,“三天之后,凭牌取钱!”

  英台接过铜牌看了看,见上面刻了一道道凹槽,凹槽长短不一,大概代表了某种符号。整个铜牌并未标明数字,她觉得有些奇怪:“这东西会不会出错?”

  女子看她一眼,依旧毫无笑容,答道:“不会。”

  “这就完了?我们可以走了?”

  “完了,两位再见。”

  两人只好起身往外走。

  出了大厅,英台低声道:“梁兄猜猜看,那几根能卖多少钱?”

  山伯笑道:“应该不会少的。前面一直有人重金求购,可见乃是宝物。”

  “要不要再卖几根给求购的那些人?”

  山伯摇摇头,凑近她的耳边低声道:“不可。你忘了那东西哪里来的?当心被人家找上门来!”

  “梁兄说得不错,还是小心些为好。此地太过复杂,不能不妨。”

  说话间两人已经走出了圆形大殿,再前方不远又是一座小桥,过了桥便是第七岛隐士襄了。

  两人眼看来到小桥前,就见桥下忽然蹿上来几名卫兵,头戴铁盔,身着黑甲,手里提着各式兵刃。

  英台见了当即停下来,一拉山伯道:“看样子过不去了。”

  山伯往前又靠近了两步,对着卫兵们躬身道:“请问几位大哥,为何要封住去路?这不还是鬼市吗?过不去怎么交易?”

  一个面皮白净的为首者摆了摆手:“那不是普通人去的地方,你们还是回去吧。”

  山伯向着对岸望了一眼,只见那里长亭隐现,曲径通幽,折廊回桥,树木婆娑,禁不住神往道:“好一个风景秀美的所在!请问里面住的都是何等人物?”

  一个身材矮胖、满脸胡子的卫兵十分不耐地喝道:“你问那么多干什么?还不快走!”

  面皮白净的为首者脾气比较好,笑道:“等你修到仙人界,位列仙班的时候,或者回归冥府,晋身幽冥三品以上,自然就能进去了。”

  山伯躬身谢过,随即转身往回走。

  当两人回到茶馆时,天色已经不早了。

  茶客已走,周旨正在店里清理茶具,见两人空着手回来,不禁感到有些奇怪,笑问道:“虽说是淡季,拍卖行不会全关门吧?怎么,没有看着入眼的东西?还是怕花钱?”

  山伯微微一笑道:“东西倒是有的,只是价格太贵。没法子,谁让我们都是穷人呢! 看样字不想法赚点钱不行,鬼市有钱人太多了。”

  周旨双目殷切地望着他:“这就对了!您上次说有赚钱的法子,现在能讲了吗?距离鬼月没几天了,再不早作准备,只怕会来不及!

  山伯转头四顾,见店里没有外人,于是笑道:“我先问你一件事。外面有不少求购神木的告示,那些人要神木做什么?”

  周旨斜眼看他一眼:“咦?你没听说那几句歌谣?‘仙车驻七襄,凤驾出天潢,月映九微火,风吹百合香!’那可是尽人皆知的歌谣啊!神木的价值简直难以衡量!”

  山伯淡淡地道:“那种虚无缥缈的东西,难道能当真?”

  “怎么当不得真?你知道鬼市为何寸土寸金?为何收再重的税还是有很多人打破头争着要来?其中有一个重要的原因,就与那几句歌谣有关!每隔百年,鬼月的某一天,仙车、凤驾必定出现一次,在无数的灵、鬼之中挑选三男三女带入天界。七襄鬼市就是它们经行的第一站!今年正好是该来的年份,所以那些有钱人才变着法收集神木,有的是为自己着想,有的则是为了做生意赚钱!”

  山伯点点头:“原来这样啊!他们如何做生意的?请周兄说具体点。”

  “很简单!只要在院子里点起九微火,然后收门票便可!担心没人?放心吧,再贵也有人买!若是院子大,能站成千上万的人,你说能赚多少钱?”

  英台为之骋目,叹道:“竟有这种赚钱的法子!我真搞不明白,这些人要太多的钱做什么?”

  周旨“嗨”了一声:“到了鬼市这种地方,再清高的人也离不开钱字!”

  山伯却问道:“求购九薇木的人那么多,不知最后有几家能成功?”

  周旨道:“总有十来家吧!就算再多一百家,可是面对数百万的来客,哪里够用呢?”说到这里,他忽然上下打量山伯,面现惊异之色,“新主问这么多,难道说手里竟有神木不成?”

  山伯点点头:“不错,我碰巧得到一根!”

  周旨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激动得张大嘴说不出话来,心房“嘭嘭”乱跳,手一软,顿时拿不住茶壶,竟然掉在地上摔碎了!

  英台一面帮他收拾茶壶的碎片,一面笑道:“周兄这是怎么了?当年带兵打仗都不慌,现在反而慌了手脚!不就是一根神木嘛?还得准备点配料才行,需要千年柏树烧成的木炭,新鲜采摘的野百合花,也不知哪里去买?”

  过了好大一会儿,周旨终于缓过神来,握了握拳头说道:“那些东西都好办,交给我就行了。只要找来神木,别的都不用你们管,直等坐收渔利就行!嘿嘿,这一次若不赚个盆满钵满,我就老老实实回地府报道!还修什么仙啊!”

  

  

第96节 拍卖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