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98节 施舍

    次日傍晚,太阳刚刚落山,周旨就已经在院子里生起了九微火!

  圣火生在院子正中,也就是杜预当年烤肉的地方。那里本来有一个突起的石台,此刻用来生火,简直再方便不过了,也不用担心烧坏周围的草坪。

  不知为何,鬼月乔发出的黄光似乎比往日暗淡了很多,愈发显得九微火格外醒目。

  火光忽明忽暗,照得站在院子里的人面孔一会儿发白,一会儿泛红。

  空气中弥漫着百合花淡淡的香味,夹杂着九种薇花特有的气味,从小院散发出去,老远就可以闻到。

  有了这种香味,众鬼老远就可以闻到,连广告都用不着做。

  此刻,山伯和英台正坐在小楼中饮茶。透过敞开的窗子,可以看见院中的一举一动。

  没过多久,院子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前后大约聚集了五六十人。

  山伯仔细辨认,发现来的多是茶馆的熟客。近水楼台先得月,这些熟客抢先一步来占最好的位置。

  周旨跟众人挨个儿寒暄:“平日多亏大家来小店捧场,所以今天只收十分之一的价格,也算本店的一点心意。”

  众人不停地感谢、恭维:“周兄真是好人!”“周兄发达了啊!”“是不是最近杜公回来了?”

  周旨朝着小楼的方向望了一眼,含糊其辞道:“不管怎么说,将圣火请进家里,这可是天大的喜事,真是托诸位的鸿福了!”

  有人环顾四周道:“可惜院子小了点,最多只能容纳千人,若是像红袖山庄的卓女士一样,有一个大大的广场,你可就发透了!”

  周旨笑道:“稍微赚点就行了,也不必赚太多。大家请随便坐。”

  众人一个个盘膝坐在柔软的草地上,尽情享受九微火带来的神圣感觉,努力吸收其中的精微物质。

  英台在楼上等了好久,也没见成群结队的新鲜鬼客进来,不觉有些奇怪:“按说今天是鬼月的第一天了?怎会没有动静?”

  山伯望着窗外道:“难道说冥府发生了意外,今年过不成鬼月了?”

  又过一个时辰,一直等到戌时,耳边忽然响起一阵地动山摇的的鼓声,同时伴随着声声高亢的呐喊:“开鬼门喽……开鬼门!众鬼出喽……众鬼出!放假一月喽……尽情享受……”

  随后是吱吱呀呀的怪叫声,嘻嘻哈哈的嬉笑声,还有些呜咽悲凉的哭泣声,从远处铺天盖地涌过来。

  周旨如临大敌,此时显出大将本色,命手下众人守好各个角落,同时敞开大门,准备售票,票价十万金币一夜!

  “抢钱啊?这么贵!”众鬼闻香而至,在门外越聚越多,叽叽喳喳叫个不停。

  “没有钱?嘿嘿,对不起了!座位有限,只有八百张票,欲购从速,晚了就没机会了!”周旨带着十几个壮汉堵在门口,仿佛凶神恶煞一般。

  “幸亏儿孙孝顺,今年过节烧了点纸钱。这是十万金币,让我进去!”一个白发老头拼命往前挤。

  “好,您老请进!”周旨亲自上前将老汉拖过来,收了金币,放他进门。

  一众穷鬼看得眼中冒火,纷纷叫个不停:“怎么能这样?就知道钱了!一点仁义道德都没有!”这些人在阴间受够了折磨,很多瘦得皮包骨头,哪里打得过那些养得肥肥的壮汉?所以只能站在门口瞎嚷嚷,没人敢试着硬闯。

  周旨有些不忍,也只能硬起心肠不去理睬。因为来的人太多了,他即使想管也管不过来:“对不起,诸位要是饥渴难耐,还是到人间觅食吧。这两天,各家各户都在杀猪宰羊,不愁找不到吃的。”

  “不去,我们宁肯忍饥挨饿,也要留在鬼市!尽量吸收点灵气,回去也能支撑半年。要是到人间,纵然混一顿饱饭,过不了几个时辰也就饿了,又能顶什么用?”

  “那就没有法子了!我们都是商家,赚钱是第一要务。鬼市无情,大家又不是不知道!”

  这时候又有数人争着付钱买票:“我先来的,让我先进!”

  “好,大家别急,还有票七百九十九张,七百九十八……欲购从速……”

  穷鬼们只能眼巴巴地看着,有些又冷又饿,不得不蹲在地上抱着膀子,身子还在颤抖个不停。其中有些妇孺儿童,一句话不说,只是瞪着一双双渴求的眼睛,让人不忍目睹。

  山伯和英台下了小楼,本想给周旨帮些忙,没想到刚好看见这一幕。

  英台只瞧一眼便感到受不了,赶紧将山伯拉到一边:“梁兄,怎么办?”

  山伯也感到心中震撼,当下叹了口气:“每人发一枚金币,让他们买块馒头吃吧。”说着从蝶衣中摸出一枚面值一亿的金币,招手让周旨过来,“周兄,哪里能将这玩意换开?”

  周旨从未见过那么大面值的金币,登时双眼放光,等到听明白山伯的意思,又连忙摇头:“新主要大加施舍?千万使不得!您知道地府有多少鬼魂?一人一枚金币也要几十亿,甚至几百亿呢!哪里发得过来?再说,您这么一折腾,众鬼将门堵得死死的,我们的生意也做不成了!”

  英台看着外面那些人无助的样子,心中难过:“太可怜了!难道就不能帮他们一把?”

  周旨还是摇头:“这些人之所以被关在地底,都是有罪未能尝清之人,本就应该受苦。别看现在这么可怜,当年在世时可是作恶多端呢!”

  山伯微笑道:“当年的事就不用提了。这些人受尽折磨,凄苦可怜,我们实在看不下去。这样吧,你派两个人帮我,先将金币换成零散小币,然后帮着分发下去。”

  周旨面露难色:“新主真要如此?不知您是否想过,此举易招人妒嫉,或许会给您带来不必要的麻烦。”

  山伯沉思片刻,毅然道:“不怕,全当多积点阴德吧。就算是沽名钓誉,笮融当年不也做过?”

  周旨辩不过他,只得道:“一亿金币可不是小数目,就算用车去拉,也得拉上半天。”

  “那就先换一千万吧。挑些最困难的人发下去,普通人就算了。”说着又摸出一枚面值千万的金币。

  周旨看他像变戏法一样取出一枚又一枚超大面值的金币,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赞道:“新主真乃神人也!嗯,一千万还好说些,估计两架马车就差不多了。您在这里等着,我派人去‘金币管理司’兑换。”说着招呼两个壮汉过来,附耳交待了几句。

  两人接过金币转身去了。

  山伯真有点怀疑这两个家伙会不会携款潜逃,如果是周旨花钱雇来的,那真有很大可能。

  周旨笑着解释:“尽管放心,这些人都是杜公的手下,还有不少是我手下的亲兵,都很可靠。”

  

  

第98节 施舍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