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6节 延揽

    曹操看他呆坐无语,接着又道:“小兄弟也不要太过愁苦。事在人为,法子总会有的。反正闲着无聊,我给你讲一个故事。”

  山伯下意识地点头,心里却如一团乱麻。

  耳边传来曹操所讲的故事:“从前有一个书生,姓尾,不知道叫什么名字,因为与一个女子约好了在桥下相会,结果山洪来了女子却没有来,结果他不肯失约,抱着柱子被水淹死了。”

  山伯“嗯”了一声:“这是尾生抱柱的故事,每个读书人都知道的。”

  “不错。我的故事就是从他死后开始的。话说尾生死后进入冥界,心里还对那女子念念不忘。阎王见他不死心,便答应放他回去看看。谁知他复生之后却看见那女子在跟别人约会。他这边尸骨未寒,那边人家已经跟别人了,你说他死得冤不冤?”

  “嗯,痴情男碰到无情女,他够倒霉的!”山伯心神不定,随口说道。

  “是啊!若只是移情别恋,那也不算什么!这世上朝秦暮楚的人多了!可是那女子太恶劣了,看见他复活,怕他四处张扬,竟然在他身上撒下一种奇毒,却偏偏不让他立即死掉!”

  “这女人也太狠心了!哪有这样的女人?”山伯不知不觉对故事留了心。

  “尾生中了毒,一个人跌跌撞撞往家走,想回家看老母一眼。可是他走到半路体力不支,一跤跌进了河里。”

  “怎么?他又被淹死了?”

  曹操望着他:“是的,不过这一次尾生可是倒了大霉!因为他将身上的奇独散到河水里,害死了成千上万的鱼虾,最后阎王审判下来,都归在他身上,说是他明知中毒,就不该在河边走,更不该掉进河里!”

  “这……比不我灭蝗还冤吗?我灭蝗是主动下手,他却是被别人害的。”

  “尾生百般争辩,说那女子是罪孽的根源。阎君却说,那女子虽然害他,却没有致死,因此罪不该死!她至少还有几十年的阳寿。你如果想找她报仇,可以在阴间等着。”

  山伯无语了。

  “于是尾生不得不在阴间受苦。好不容易等了五十年,那女子阳寿已尽,来到阴间,谁想还没来得及受罚,却又搭上了高枝,竟然跟魔教长老‘黑山老妖’好上了!躲在大黑山云雾峰,连阎王也不能奈她何!”说到这里,曹操将一双眼睛在山伯面上瞟来瞟去。

  “魔教?什么时候魔教的势力达到阴间来了?”山伯觉得奇怪。

  “嘿嘿,魔教的势力大着呢!凡事一分为二,有光明就有黑暗,有正义就有邪恶!要知道,六道轮回是相通的,佛祖的手通过地藏王菩萨伸到了冥界,玉帝也通过东岳大帝将权力达到冥界七十六司,魔教也是一样,在冥界也有很多的爪牙。黑山老妖就是其中势力极大的一个,大黑山方圆数百里,都是他的辖区,普通鬼魅都不敢打那儿过!”

  “那……尾生不是屈死了?”

  “是啊,尾生为了讨回公道,受了无尽的苦楚。他去找阎王,阎王却劝他要么忘却这段仇怨,转世投胎,重新做人,要么耐心等待,等天庭降下劫难,或者多派几位菩萨来,惩治黑山老妖和那女子。”

  “后来怎么样?”山伯浑然忘了自己的苦难。

  “尾生留在冥界苦心等待,一直等了两百年,做了数不清的善事,救了很多人,也帮阎王干了无数的杂活,最终也没能等到女子被惩处的那一天。”

  “那他怎么办?难道就这么认了?”

  “没有!他一怒之下也投入了魔教,拜在另一个魔教长老门下,结果功力大进,一日千里,不出三十年,便将那女子捉住!”

  “他杀了那女子?还是将她放了?”

  “不知道,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在冥界看见他,据说他已经修成人身,进军无上大道了!”

  山伯沉默片刻,道:“您举这例子,是说人要穷极思变,为了成功,不惜选择魔教,对吗?”

  曹操双目凝视着他,道:“小兄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而你身上的罪孽很重,如果老老实实受罚,不知道要受几百年的罪。相反,如果愿意跟我一起,试着闯一条新路,说不定很快就能脱离冥界。”

  山伯双目回望对方,道:“前辈乃心胸广阔之人,想来所走的路不在魔门之内。”

  曹操摇摇头:“我走的路非魔非道,而是一条崭新的路,为了它,我已经探索了很久。”说到这里,他开始低声吟诵一首诗:“周礼圣徂落,会稽以坟丘。圣贤不能免,何为怀此忧。见期于迂怪,志意在蓬莱。明明日月光,何所不光昭!”吟至此处,他将双目凝视着山伯,沉声道:“你明白我的心意了吗?”

  山伯低头琢磨片刻,道:“您想光大圣人之道,这正是晚辈想要做的,也是我所追求的。”

  曹操眼前一亮:“既然如此,何不跟我一起走?即使不能像‘尾三’一样脱离冥界修成肉身,至少也能像黑山老妖一般,独霸一方,不受阎王、小鬼的欺凌!”

  山伯一下子坐直了身子,惊呼道:“什么?你刚才讲的便是‘尾三先生’?‘尾三’竟是家喻户晓的尾生?”

  “是呀,尾生在家中排行老三,因而常称自己‘尾三’。怎么?难不成小兄弟见过他?”

  山伯毫不隐瞒,点点头道:“我的命还是他救的!却不知他竟有这般奇事!‘一日心期千劫在,然诺重,君须记!’时至今日,他还是有些低沉,却不知是何缘故。”

  曹操转头看看天色,催问道:“怎么样?时候不早了,酒劲也快过去了,你要是决定下来,我便将那些人做掉,以绝后患!”说着立掌为刀,做出一刀切下的样子。

  山伯吃了一惊,叫道:“不可,万万不可!”

  曹操笑道:“你当那单超是什么好货色?这人当年把持朝政,荼毒百姓,无恶不作,早该灰飞烟灭了!还有那些兵丁,被我呼作‘官爷’,也敢堂而皇之的承受!”

  山伯连连摆手:“不可!我虽然愿为前辈效劳,却是有心无力!在下身患奇病,‘阳魂残缺’,若不能设法补足,终究是废人一个!这也是我自投罗网,前来冥界的原因。”

  曹操目中精光闪烁,稍停片刻,低声叫道:“贾诩,进来给他看看!”

  语声刚落,便有一名身材瘦高、头戴纶巾的文士走进来,对着山伯笑了笑,伸出手来去他的脉门。

  山伯一动不动,任凭对方冰冷干枯的手搭在腕上。

  文士双目紧闭,口中开始念念有词。

  时候不大,只见他睁开眼来,对着曹操点点头:“不错,这人是有残疾的!阳魂残缺极其罕见,除非喝了孟婆茶,才有可能校正过来。”

  曹操瞪大了眼睛:“难道就没有别的法子了?我自信眼光不差,有了这位兄弟加盟,对我们的事业大有裨益!”

  文士沉吟道:“据我推测,几位阎君在地底修行数十万年,或许只有他们,才有意想不到的法子。”

  山伯生怕对方一时不快将自己也咔嚓了,连忙说道:“先生说得一点不差!我此番来到冥界,就是想混入阎君身边的。请曹公放心,我跟您是一路的,都想以儒求道,身登仙界,无论何时都不会跟您危难!”

  曹操的目光在他脸上停留了片刻,缓缓点头:“好说!假以时日,我还要仰仗小兄弟呢!时候不早了,我将你锁进囚车,请勿怪罪。”

  山伯赶紧起身,向楼下走去。

  才走几步,只听曹操的声音在身后变得冰冷:“曹仁,去给单超那老贼灌一碗迷汤,抹去他所有的记忆!”

  

  

第116节 延揽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