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117节 定罪

    囚车复又上路。

  一切依旧,只是赶车的单超显得萎靡不振,有好几次甚至走错了路,全靠后面的兵士提醒,才没有绕太大的圈子。

  如此又走了两天,终于来到冥都。

  那是一个很大的都城,高高的城墙,宽宽的护城河,低头看去,河内风生水起,似有蛟龙在吼叫,令人望之生畏!

  过了吊桥,进入城中,囚车一路前行,来到一个大殿前。

  那殿金碧辉煌,气势宏伟,门楣上写着“秦广王第一殿”,两边题着一幅对联:“阳世官司虽可免,阴司法网总难逃!”

  漆黑的大门,血红的大字,给人一种寒气逼人的感觉。

  殿前台阶上站着两列兵士,个个身高丈二,骨骼虬劲,面目狰狞,形象诡异,似乎是传说中夜叉的样子。

  山伯被两个壮汉从囚车中解出来,驾着臂膀登上高高的台阶,穿过夜叉守卫的大门,进入殿中。

  殿内灯火摇曳,一片昏黄,影影绰绰,看得不甚真切。

  正前方是一个高出数尺的台案,上坐一人,身躯笔直,头戴方冠,络缌长须,目放神光,恍如日月。

  边上坐着一人,头戴礼冠,烈焰浓眉,面色赤红,看样子好似城隍庙里的判官。

  来到台前丈许,壮汉将山伯往地上一丢,从袖中取出一封信笺,交给旁边站立的夜叉。

  夜叉走过去呈给判官。

  判官接过信件,打眼粗粗一瞄,低喝道:“人犯已到,两位回去复命吧!”

  两个壮汉躬身施礼,转身离去。

  殿内只余山伯坐在地上,边上是一众夜叉。

  “跪下!快跪下!来到阎王面前,还不乖乖受审!”身旁传来声声阵喝。

  山伯老老实实跪在地上,面色平和,仰望殿上两人,说道:“小人梁山伯,前来领死,恭候阎君发落!”

  秦广王目放异彩,在他身上逡巡不定,片刻之后转头问道:“崔判,这人是何情形?”

  姓崔的判官躬身道:“根据七襄冥城的通报,这人罪孽深重,是来自首的!”说着将信笺递过去。

  秦广王看看信笺,问道:“生死薄上怎么说?”

  判官翻开摆在桌上的一本烫着金边、厚达尺许的书册,低头察看了片刻,道:“灭蝗五万石,一石千只,合计五千万命!拯救黎民十万人,以一当十,合计一百万命!两者相抵,尚余四千九百万命!合当打入‘死魂渊’海底炼狱回炉重铸!”

  秦广王眉毛一耸:“看他眉清目秀,难以想象竟犯下滔天大罪!”

  山伯听得吃惊,虽不明白“回炉重铸”的含义,却知道必然不是什么好事,于是连忙叩头,大声道:“小人一生与人为善,为救百姓而灭飞蝗,实出于无奈,情有可原,请阎君明察!”

  秦广王轻斥道:“人命虽贵,却不能贵过蝼蚁十倍!这是天庭定下的规矩,早已实行十万年了,什么人都改变不了!以此定罪,你不是第一个,不要觉得委屈!”

  山伯还待再言,却见判官抬起头来说道:“启秉阎君,这人生前做了不少的善事,累计佛心三十万,超出常人三倍,除了灭蝗一件错事之外,可以说是难得的善人!”

  秦广王神色略见缓和,“嗯”了一声,道:“刨去善事,尚余多少条命?”

  “一命合佛心一万,尚余四千八百九十九万九千九百七十命!当回炉重铸!”

  山伯听得一头雾水,也不知他们怎么算的,听见“回炉重铸”四字,心中不安,连忙辩解:“请教判官,小人是来自首的,是否可抵几分罪过?”

  判官点点头:“畏罪自杀,良心不泯,可减罪一半,尚余两千四百万命。按照‘一念往生’的条例,幽囚地狱两千四百年!”

  山伯听得心中一片冰凉,暗道:“两千四百年过去,我还到哪里去找英台?这怎么行?”

  可是在这大堂之上,他也无计可施。对方说的是冠冕堂皇的话,行的是堂堂正正的事,开口便是一条条的法令,以他对“生规、死律”的了解,想辩驳也找不到法子。就算想要行贿,当着众人的面,也不可能拿出手来。

  因此他只是老老实实地跪着,心中默念:“小人乱天常以逆大道,君子治人伦以顺天德,我山伯行事无愧于心,不该领受死罪。”

  稍停片刻,只听判官道:“奇怪,这人灵魂脱体已经有一段时间了,到今天才来冥界。这可是很少见的事呢!一般来说,只要躲过开始几天的勾魂索命,就成了孤魂野鬼,不会来阴间报到。”

  山伯连忙辩解:“小人自觉罪孽深重,虽然逃过勾魂,依旧心中不安,故而前来领罪!还请阎君看在这一点,格外开恩呢!”

  秦广王没有答话,却见判官摇头:“因为自首,你已经减去一半的罪孽了!”

  山伯低头无言,心道:“要怪只能怪那‘灭蝗获罪’的规定,明明不合理的制度,却要拿来治罪,真是苍天无眼呐!”

  事已至此,他也没有法子,只能抬头望着台上两人,一切听天由命了!

  就见秦广王转过身去,问道:“崔判官,在这人死后这段时间,是否又犯了罪孽?还是说佛心有所增加?”

  判官将生死薄翻过去,从背后开始往前翻,过了一会儿,答道:“奇怪,这人的佛心增加很快!几乎比所有人都快数倍,不知是何缘故!”

  “嗯,想来他说的不错,可能是百姓给他敬献的香火,这样看来,他确实不该受太多的罪。可惜天命如此,本王也没有太多的法子……”

  秦广王坐正了身子,双目上下打量着山伯,见他双目清澈,神态安详,跟别的受审幽灵截然不同,越看越觉得不像坏人。

  别人来到冥殿,要么心惊肉跳,惊慌失措,要么苦天抢地,心有不甘;而山伯却静坐不动,面色也仅是微变,虽然偶尔出言辩驳,但也有理有据,非是胡搅蛮缠。

  沉吟片刻,只听秦广王道:“崔判官,若本王动用‘地皇豁免’的权力,可减他多少罪孽?”

  判官吃了一惊:“这……百年之中,您只有一次权力……您确定要这样做?”

  秦广王点点头:“这人与众不同。本王主宰冥界几万年,可谓看尽天下苍生,值得豁免的寥寥无几!”

  “是啊,记得您上次动用‘豁免权’,为的是尾三,可惜他竟然辜负了您的期望,投入魔教去了!”

  秦广王摇摇头:“尾三是个痴人,为的只是一个‘情’字。别看他后来从魔,其实杀人很少,所犯罪孽并不重,日后还有回转正道的机会。所以本王并不后悔。”

  判官道:“‘地皇豁免’,可减罪孽一半。”说到这里,他目视山伯,提高了声音叫道:“梁山伯,你还不谢谢阎君!”

  山伯叩头致谢:“多谢阎君垂怜!小人感激不尽!”

  秦广王点点头:“虽然如此,你还要受一千两百年的罪,时间可不短呢!不过,你若能多行善事,积累佛心,说不定能早日出去,你可要努力了!”

  山伯道:“小人一定努力,多多行善,消弭罪孽!”

  这时候,只见判官对秦广王躬身行礼,低声道:“启秉阎君,臣受郭璞先生所托,欲减此人之罪。”

  “郭璞?他不是离开冥界了吗?你想怎么做?难不成也要给这人好处?”

  判官道:“郭璞先生对臣有恩,臣愿罚俸一年,动用‘宽判’之尺,减这人两百年的罪孽!”

  “好!真是造化!”秦广王“啪”的一拍桌子:“梁山伯,这么多人帮你,你的福泽不浅呢!”

  山伯再次叩头:“多谢阎君,多谢崔判官!两位如此判罚,让我体味到阴间的温暖。”

  判官连连摆手:“对你有恩的是阎君!我是还郭璞的人情。‘宽严判罚’是我身为判官的权力,算不得徇私舞弊。”

  “多谢您了!”梁山伯心中苦笑:“我一个好好的人,却因为灭蝗被罚千年,这还是人家一再宽判的结果!天呐,这是什么制度?”

  耳际传来秦广王一声低喝:“好了,下去吧。来人,带他去孽镜台!”

  旋即有两个夜叉出列,一人一手提了山伯,脚不点地走了出去。

  

  

第117节 定罪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