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七节(下)

    晚上黄庭就回来了。

  李弘赶忙把他迎进大帐,急切地问道:“行正兄,怎么样?”

  黄庭脸色很难看,半天说不出话来。

  “你被骂回来了?”

  黄庭摇摇头,苦笑一下道:“骂肯定是要被骂的。要不是考虑到我死了,俘虏营的许多兄弟要陪葬,他们早把我剁成肉酱喂狗了。”

  李弘好象早有准备,笑着拍拍他的肩膀道:“他们怎么说?”

  “城内有四个主要黄巾军首领,张白骑,孙亲,左彦,还有一个是黄龙的部下方飚。孙亲反应最激烈,他要死守待援。其他三个好象都很犹豫,尤其是方飚。”

  “方飚?”李弘问道,“他是黄龙的部下?黄龙给张牛角杀了,他是不是不想在黄巾军混了?”

  “他过去是官军的一个屯长,是被我们说反的。”黄庭说道,“他一直都不做声。”

  李弘笑着点点头,“行正兄可有什么建议?”

  黄庭想了一下,缓缓说道:“我和张白骑是生死之交,他的许多老部下都在涿城俘虏大营里,他无论如何都不会为难我。这次他败在你手上,感觉自己愧对张牛角的信任,一直不愿意面对张牛角。如果范阳真的没有出路,他投降的可能性很大。左彦这个人总是抱怨自己怀才不遇。现在他看到张牛角只身逃出幽州,对黄巾军的前途恐怕很不看好,想投降找条活路也很正常。只有孙亲,年少轻狂,完全可以理解。”

  “行正兄可有建议?”李弘再次问道,“你直说,不要拐弯抹角。只要他们能够投降,很多条件我都可以答应的。”

  黄庭仔细看了李弘一眼,他实在看不出对方有什么欺骗自己的迹象。但他实在想不通,这个残忍嗜杀的豹子怎么这样仁慈,和传说中的豹子差距太大了。

  “如果大人答应放走不愿意投降的黄巾军将士,范阳可能马上就会举城投降。”

  李弘微微一笑,没有丝毫的惊讶。

  黄庭心里暗暗吃惊。如果李弘连这种事他都敢做,这个年轻的校尉大人真的非同一般,其胆识和胸襟不得不让人敬佩。

  他出这个主意,也是事先和张白骑,左彦商量过的。

  黄巾军突围是绝对不可能,前有大河,后有追兵,死路一条。指望如今的黄巾军来救援,更是痴人说梦。在没有救援的情况下坚守范阳同样没有出路。城中现有的粮草最多支持四个月。四个月之后呢?饿死吗?投降也是唯一可以挽救三万黄巾军士兵性命的一条路。但就这样投降,黄巾军中的一帮少壮派军官肯定不答应。这个条件最好。让他们回常山,继续做他们的黄巾军去。

  “行正兄可愿意再入城一趟?”李弘笑道,“只要黄巾军士兵留下,所有的黄巾军军官全部可以离开,立即就可以走。”

  黄庭瞪大了眼睛,吃惊地看着李弘。

  “还有,越快越好,以免夜长梦多。”

  李弘其实心里巴不得他们明天就走。

  鲜于辅走进大帐。

  李弘正趴在地上看地图,中山国的地图。这是鲜于辅特意从蓟城给他带来的。

  “羽行兄,行正兄回来了吗?”李弘头都没抬,大声问道。

  “没有。”鲜于辅做到案几旁边,小声问道:“你这么做,将来怎么向刺史大人解释?”

  李弘翻身坐起来,笑容满面,好象范阳已经拿到手一样,开心得很。

  “这件事还要麻烦羽行兄亲自跑一趟蓟城。”李弘端给鲜于辅一碗水,笑着说道:“放黄巾军军官回去,有许多好处。首先,他们回到黄巾军之后,黄巾军的士兵们知道官军不会再象皇甫将军那样,抓到俘虏就杀了,最起码知道我豹子李弘不会杀俘虏了。那么下次打仗,黄巾军士兵就会主动投降,不会象在督亢亭一样,战到最后一个人都不肯投降了。现在我们连黄巾军军官都不杀,直接放回去,那就更不会杀普通士兵了。那么多军官回到部队里,这都是事实,是活生生的例子,士兵们一看就会相信,这直接就会动摇黄巾军的军心。”

  “其次,就是范阳城中的那批粮食了。涿郡今年颗粒无收,冬天已经到了,几十万流民怎么生活?冀州的援助去年就没有了,今年他们自己的流民问题都解决不了,更不要说帮我们了。所以这批粮食我们无论如何都要弄到手,那可以救活几十万人。我们不但要弄到手,而且还要以最快的速度拿到手。一旦大雪下下来,我们就是有粮食,也来不及送到广阳,渔阳,右北平几个郡赈济灾民了。因此我们要想尽一切办法促使城内黄巾军尽早投降。只要可以接受的条件,我们统统答应。”

  “还有好处就是……”

  “你不要说了,就这第二个理由就绰绰有余了。”鲜于辅立即打断了他,由衷敬佩地说道:“我没有你考虑得多,不管是打仗,还是这件事,我都没有你想得这么周全,我的确不如你啊。”

  李弘故意调侃道:“羽行兄,你这是夸我,还是嘲讽我?是不是下次我有难你不救我了?”

  鲜于辅无奈地连连摇头,“是夸你,夸你的。”

  李弘大笑起来,“羽行兄,国相大人都在忙什么,怎么看不到他?”

  “我有意让他回避我们的事。”

  “为什么?他有问题嘛?”李弘奇怪地问道。

  “他这个国相当不长了,迟早都要被罢职的。有些事他还是不知道的好。”鲜于辅淡淡地说道。

  第二天凌晨,黄庭回来了。

  一切如李弘所愿,黄巾军同意投降。但张白骑增加了要求,他要求李弘再释放三千名士兵。

  李弘看到黄庭吞吞吐吐,难以启齿的样子,只说了一个字:“行。”

  不要说李弘怕夜长梦多,张白骑更怕夜长梦多。他和左彦极力说服了孙亲等一帮主战派,连夜召集了屯长以上级军官说明此事。在可以顺利回到常山的情况下,许多极力叫嚣要血战到底的军官不吱声了。

  张白骑,孙亲和方飚让所有愿意回去的军官都回去。但出乎意料的是,有几乎一半的军官选择了留下。这里有的是要誓死跟随自己的主帅,有的大概对黄巾军失去了信心不愿意回去,还有的是怕敌人反悔或者耍阴谋在半路上被杀了。

  张白骑随即在部队里挑选了三千名精兵,让孙亲带回去。这三千人的战斗力完全可以抵得上一万大军。

  方飚选择了留下。左彦也选择了留下。张白骑也选择了留下。

  孙亲几乎要跪下来求他,但张白骑坚决选择了留下。

  “如果豹子反悔,我在城里带着大家守城,一直到战死为止,决不给黄巾军丢脸。”

  “我无脸见大帅。这样回去,更无脸见大帅。如果你一定要这样做,你可以带我的人头走。”

  孙亲当天中午就带着三千多人出了城。左彦和黄庭一路陪着。一路上,豹子军的骑兵就象空气一样消失了,连个影子都没有看到。

  第四天,范阳城四门大开,黄巾军士兵从西门出,官军从东门进。范阳顺利拿下。

  李弘和鲜于辅在大帐内宴请了张白骑,左彦,方飚,黄庭。

  张白骑终于看到了豹子李弘。他长时间地默默望着,几乎难以相信自己的眼睛,一个看上去不到二十岁的年轻人,竟然是行校尉大人,竟然是名震北疆的豹子。

  “张帅是不是认为我太年轻了?”李弘笑道,“也许我的真实年纪比看上去的大。去年我在鲜卑醒来时就忘记了过去的一切,至今没有恢复,所以也无从查究。我和你们的褚帅比,谁的年纪要大些?”

  张白骑被他的热情和坦率感染了,心情逐渐放松了下来。

  他笑着说道:“燕子今年二十四,比你大上几岁。但他打仗不如你。临走了,还在樊兴亭被你伏击了。”

  李弘微微一笑,说道:“战场上的事谁说得清楚。今天我打胜战,明天也许我死了。不必在意这个事,生生死死,没有一定的。”

  张白骑几个人心中一动,不由对这个年轻人刮目想看。年纪轻轻,就能看透生死,果然不同于常人。

  “大人,你在小房山刚刚出现,怎么突然又跑了?我们一直想不明白。你的主力当时是在小房山吗?”方飚问道。

  李弘立即指着他道:“在小房山充当先锋的就是你啊。是的,当时我们的主力全部埋伏好了,准备伏击你们。可你们埋伏的部队被我们的斥候发现了,所以我们立即就溜之大吉了。”

  “我也要问你一件事。我们在迺国到定兴渡口的路上设了三道埋伏,就等着你出城。你怎么一转眼就渡河跑了?你知道我们埋伏在路上?”

  方飚脸色顿时大变,半天说不出话来。张白骑,左彦,黄庭三人暗暗心惊。

  “我……”方飚想说实话可又怕被笑话,涨红了脸,想了半天才说道:“我怕被伏击,就跑到对岸去了。”

  李弘一时愣然。简单的答案。

  大家边吃边聊,彼此谈得都很投机。

  “诸位先随鲜于大人到涿城。等到了明年春天,战事结束,我们一同北上。上谷郡有大片大片的草地,森林,是个非常美丽的地方。将来我们在一起,相聚的日子多了。”

  赵云突然走了进来,俯身凑到李弘的耳边说了两句。

  李弘吃了一惊,赶忙站起来向张白骑四人礼节性的躬躬手,急步走出了大帐。

  

  

第三章 风起云涌 第二十七节(下)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