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一章 求索复国路

    《西征记》

  作者:血色珊瑚虫

  第二十一章求索复国路

  西域古道,高昌城西百里。

  阿尔达一行人,缓缓地向东行去。离开龟兹后,首领阿尔达——应该说是阿尔达希尔,选择了向西去高昌城的路线。

  经过一年多来的游历,尤其是在疏勒城被俘后,遥远而神秘的东方大国汉朝,在阿尔达心中留下了越来越清晰、深刻的印象。通过对西域大汉军队的观察,他发现大汉表现出来的国力远在贵霜与安息之上,几乎与安息西方的大敌——罗马帝国不相伯仲,或许更强。这样强大而文明的东方帝国,引起了阿尔达强烈的兴趣。阿尔达出身于波斯的显贵家庭,对自己祖先的辉煌历史怀有深厚的感情,对被异族统治的现状极端不满:曾经强悍一时的波斯帝国,在被马其顿的亚历山大所征服,经过上百年的希腊时期后,又被帝国边陲地区的游牧民族帕提亚人所征服,从两河流域的主人,变成了异族的奴隶。经历了五百年异族统治的屈辱岁月,波斯底层人民的民族情感终于聚集到了爆发的边缘,上层社会中要求恢复波斯荣光的呼声也与日俱增。阿尔达便是这样一个接受了系统的希腊化教育,信奉拜火教的坚定波斯复国派,在安息帝国的高压统治下,默默地积蓄着反抗的力量。

  “大人,我们为什么不向北转回国呢?据说现在国内因为罗马准备入侵,局势很动荡,回去之后应该有很多工作要做啊?”那名曾医治过司马懿的药师疑惑地问。

  “不要急,比留乌斯,无论国内的情况如何,我们的力量还不够强,无法把握住这个时机。火神给了我指引,我们可能会从这次东行中获得意想不到的收获。”阿尔达微笑着说,“大汉,会是一切答案的终点。”

  “收获?我明白了,您是要向大汉借兵么?”比留乌斯兴奋地说,“如果能有在龟兹那样强大的军团帮助我们,那波斯的复国大业就容易多了。”

  阿尔达轻轻摇了摇头道:“不行,波斯的命运始终要由我们波斯人自己来改变,不能借助外力。我所要追寻的答案,是如何建立一个支强悍的军队,如何建立一个强大的波斯人的国家。这一点,在希腊的书籍中,是无法得到结论的。只有大汉,能给我答案。当然,我们还是可以寻求合作。”

  一群怀着往大汉寻求答案,并有些“狂妄”地想寻求合作念头的波斯人,缓慢而坚定地朝他们的终点走去。在他们前方的,是一条长达十多年的艰辛复国之路。

  龟兹,他乾坤城下。

  贵霜人在第一次掘城失败后,并没有放弃这一战术。半个月来,有三十多处掘洞的工作都在不断死伤中继续进行。由于贵霜军在西门外架设了巨大的投石机,威力很大,给城上造成很大的威胁。城根的贵霜军又使用了铁叉,可以随时把丢下来燃烧着的棉絮和柴火叉走,因此城上只能靠投掷砖、石、滚木擂石给贵霜军造成伤亡,但没有什么有效的办法可以阻止贵霜军掘洞。贵霜军派出的掘城队都极为勇敢,不管多么危险,他们都奋不顾身地向纵深挖掘。

  在西墙南段,接近转角的地方,已经掘了一个大洞。虽然死伤十分惨重,但毕竟是最成功的。九月初三下午,在几尺宽的洞口中已经向左右掘了两丈多宽,向里边掘了一丈多深,又向上掘了一人多高。从洞中刨出的碎砖和土块,与死尸一起,堆在洞口的左右两边,也有一人多高,像两座小山一样。

  庞德本想缒下一批人去抢夺这个大洞,但是他又一想:洞中已有二三十个贵霜军,城外投石又很猛烈,下城的人少了,无济于事;人多了,又会在着地以前被发现,然后被炮石打中,或被箭射死,因此他放弃了这个打算。

  整个下午,从南段到北段,长达十五里的城墙上,硝烟一阵阵腾起,又慢慢散去,经过多次的硝烟腾起和散去,黄昏渐渐来了。野外流动着灰暗的暮雹。庞德这时站在城垛背后,看见贵霜军还在不断地建造投石机,少说也有十几座。他传令城上的将士和百姓,一半留在城上,一半赶快去窝铺休息,但不许远离。他自己也随即下城,回到咖叶寺,召集重要将领和龟兹代表,秘密商议。会开得不长。会后,各自去准备明日的大战和苦战。除他和十几个武将之外,那些协助守城的龟兹贵族和高僧,在离开的时候一个个面带沉重之色。大家担心:他乾城的命运也许就决定在明天了。

  次日,九月初四日,黎明时候,贵霜开始全军行动。战鼓声阵阵响了起来,一直响到辰时。从西城墙的南北两段,甚至北墙和南墙的一段,开始全线猛攻。首先在北段,贵霜军用许多投石头机猛轰城墙,将士呐喊,实际是迷惑守军,并没有真攻。

  在南段的大洞中,贵霜军在昨日退出前,往墙根处打入了大量木桩。辰时整,他们向洞内浇撒火油,并用火箭点燃。不久,大火在洞内燃起,烈焰熊熊,很快便将城墙的根基烧松,使那段城墙摇摇欲坠。趁着这个机会,大约有十五座巨型投石机,同时对准大洞即将崩塌的地方猛轰。也有些炮打上城头,城垛一个一个被轰碎,转角处的望敌楼也被打塌。守城的军民,有的死在敌楼中,有的逃了出来。大洞上面的城墙本已崩溃了一部分,在猛烈的炮火中又一块一块地塌下来,形成了一个缺口。

  早在昨天黄昏以后,贵霜大将沙卡已经集中了一万精锐的步、骑兵,在距西城南段三里外扎下一座新的营盘,叫将士们好生休息。四更以后,都被叫醒,饱餐一顿。五更时候来到城外,骑兵、步兵分别摆好阵势。已时,城墙已被投石机轰出了几丈宽的一个缺口。忽然间,所有的石弹都停止再向缺口轰击,只向缺口两边打去。沙卡将红旗一挥,两支步兵便直向缺口冲去,准备从缺口处占领城墙。随即,骑兵也来到干涸的城壕岸上,准备一旦步兵占领城墙,就越过城壕,从缺口冲进城去。

  这时,对准缺口的地方已经没有守城军民。守城军民在缺口两边,相隔数丈,都被炮石打得无法抬起头来。负责防守那一段城墙的司律中郎将于禁亲自督战,强令守城军民抬起头来,向攻城的贵霜军放箭,投掷砖石。可是那些守城军民几乎一露头,就被打死和打伤。

  于禁止眼看缺口很快就要被贵霜军占领,他大声呼叫:

  “我于文则就在此处,大家赶快杀贼!”

  他率领自己的亲兵,亲冒砂石,向攻入缺口的贵霜军射箭。于禁的这些亲兵从军多年,都是优秀射手。一阵箭射下缺口,十分凶猛,使攻近缺口的贵霜军纷纷死伤。

  别的守城军民看见主将这样不顾性命危险,也都勇气倍增。刚才几乎要崩溃的士气,被于禁重新挽回。有的人向缺口扔下砖石,更多的人向缺口下边放箭。第一批已经攻上来的贵霜军,纷纷死伤,滚了下去。随即第二批上来,又纷纷死伤,滚了下去。接着第三批又攻了上来。在紧张时候,有时忽然战场上变得奇怪的沉寂,只是拼死混战。忽然间呐喊声、战鼓声又震天动地。原来是贵霜猛将迦尼甲发了性子,挥着弯刀,杂在士卒中间,向缺口攻去。就在这时,于禁又带头探出身子,与亲兵们一起猛烈射箭。迦尼甲的身上和腿上都中了箭,倒了下去。左右的人也纷纷倒下。这一次攻势又被打退。一群重甲步兵接着拼死攻上来,把迦尼甲救走。

  基菩那达看见几次进攻都被击退,一挥手,锣声一响,进攻暂时停止。随即他吩咐手下把大炮掉转头来,重新向缺口猛烈打炮。

  此时,庞德带着郭淮等人也赶到了缺口处进行指挥。他不敢离开缺口太远,就伏在城头躲避石弹。尽管如此,左右将士仍不断死伤。趁着一颗石弹刚刚在附近落地,第二颗石弹还未发出,满面硝烟和尘土的征西大将军双目闪光,向郭淮耳语几句。郭淮点点头,从躲避的地方爬起来,弯着腰跑到城下组织几架弩炮,又偷偷从侧面看了缺口的地势,用已经半嘶哑的声音吩咐炮手:速向缺口处暗暗地移动,瞄准缺口外边。同时,他又命一队弓弩手也向着那里瞄准。

  正在这时,司马懿的一个亲兵爬到城上,告诉他,西域都护大人要上城督战。庞德赶快说:“千万劝阻司马大人,不要上城,请司马大人就在城下督战。有我庞某在,贵霜人决难进城!”亲兵听了这话,赶快下城。

  却说司马懿本来要上城督战,听亲兵回来一说,又被众官员强劝,就暂时来到离城很近的一座佛塔下边,坐在那里。他不肯离开城下,一会儿坐在佛塔下边,一会儿又跑到城根,不断询问:“贵霜人可曾在爬城?”城外打来的石炮,多次越过城头,打到佛塔附近,也有些飞溅的碎片落在司马懿左右;有时城外打进来的石弹发着隆隆响声从城头飞过,落到佛塔北面,距他不过二十丈远。他坐的地方因为有城墙掩护,反而平安。但是左右文官们多没有炮战经验,不明白他们同大帅坐的地方正是城外石弹落不到的“死角”,所以一个个吓得面无人色,频频劝都护大人速到别处躲避。司马懿一则明白外城的石弹只能从头顶的高处飞过,二则他久经沙场,远比一般文官沉着,当左右劝他走时,他都置之不理。后来被劝得急了,他大声骂说:

  “混帐,本官是大汉西域都护,守土有责,安能贪生怕死!”把袖一甩,独自往城上走去,众人无法,只能簇拥着他上城。

  庞德立在城上观看,等着贵霜人的下一波进攻。庞德心情焦急地向下面不远处的架设弩炮的阵地望望,看见郭淮正在亲自指挥排布:他的面孔已经被熏的土黑,衣甲也都破了,只是还没有负伤。他又看见很多将士倒在城上,有的人已经受了重伤,仍坚持着往下射箭,十分激动,传令往城头再调来三座弩炮,猛烈轰打,一定要把城下的攻势击退。突然,城下也打上来一颗石弹。一名亲兵看的真切,赶快把庞德向旁边猛地一推,跟着把腰一猫,石弹隆隆地从头上飞了过去,击碎了城楼一角。。

  转眼之间,贵霜人的炮声又停止了。贵霜大将沙卡督率步兵,成群结队,向缺口冲去。到处是呐喊声和呼叫声,战鼓也猛烈地响了起来。许多人一面冲一面兴奋地喊着:

  “攻进去啦!攻进去啦!杀呀!杀呀!”

  眼看着上千步兵冲上了缺口,后续的骑兵也作好了向缺口冲去的准备。贵霜军人人都以为缺口要夺到手了。基菩那达连声说:

  “好!快了,快了!”

  忽然间,城内的弩炮声响了,一片尘烟腾起。那些快要爬进缺口的贵霜士卒纷纷被巨大的弩箭贯穿,倒飞出去,继续爬上去的也被弓弩射杀,死伤枕籍。还有人用大盾护着身子继续向缺口冲去,但终于又被两边墙上的落石羽箭打中,滚落下来。这样冲了好几次,都未成功。正在僵持之间,马岱身着重甲,舞着一条两人多长的大枪拍马赶到,连挑数人,身后数百西凉铁骑跟着从缺口中杀出,很快冲散了城下的贵霜骑兵,阵斩贵霜大将沙卡,并乘机烧毁了几座靠近城墙的投石机。庞德见贵霜人气势已失,向已经走上城来的司马懿问道:“仲达,你看战局如何?”

  司马懿也看出来,城上有庞德亲自督战,防守坚固,今日贵霜军锐气大挫,不可能攻进城来,心下大定。但他没有立即回答,抬头仰望天空。庞德知道他是在望气,也跟着仰望天空。这时日色惨淡,城头上硝烟弥漫,但硝烟上有一片浮云受到战火影响,微带赤色,而天空高处却有一缕薄云,十分洁白,慢慢向南移动。司马懿先从高空观望,随后又望低空云气,脸色严肃,默默点头,若有所得。庞德问道:“云气如何?”

  司马懿笑道:“汉书上说:‘霄云精白者,其将悍,其士怯。’守城军民方才虽已胆寒,本支撑不住,但文则是一员悍将,力挽败局,导致贵霜人失败,不能攻进城来。”他指着离城头不远的一片浮云,接着说:“你看,那一块罩在城头的云彩,正如书上所说:‘其前赤而仰者,战不胜。’天象正是如此。再观贵霜军的退势,弃战旗而不顾,可见士气已失,损失巨大,我军当有几日喘气之机,可以乘机加固城墙。”

  庞德看不清近城的一片浮云是否上仰,也不暇细看,但他对司马懿的判断十分信任,立刻对于禁说:

  “文则,等一下吩咐下去,多筹集些木料砖石,准备抢修城墙。”他又对司马懿说:“仲达,我让文则留在这里,帮你固城。你大病初愈,不要太劳累了。”

  他怀着沉重的心情,在走下城头,去城内了解伤亡损失情况。

  基菩那达铁青着脸,让亲兵将一面蓝旗一挥,炮声立刻停止。在城壕半里处准备攻城的步兵有一部分留下,一部分缓缓后撤。骑兵全部撤退到三里以外。工兵们拉着大型投石机向大营退去,一部分小型的留下来掩护掘城的将士。掘城仍在继续,所以从曹门到北门仍不时有喊杀声。直到马超带大队骑兵从缺口出城,横扫了整条城墙,战场才终于平静了下来。

  在这一次规模远大于第一次的攻城战中,贵霜军损失惨重,单在主攻的大洞外边就死伤近三千人,主将沙卡战死。

  长安,未央宫,宣室殿。

  大汉皇帝刘朔坐在榻上,将丞相李玮和大将军赵云联名呈上来的表章连读了两遍,深深地吸了口气,这才放下问道:“李卿,赵卿,此议当真妥当?”

  赵云答道:“启禀皇上,臣等皆以为是。朝廷经营多年,仓廪充实,兵精粮足。统一四海,扫灭宵小,正在此时矣。

  

  

第二十一章 求索复国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