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九节

    铁狼在完成对敌人左翼部队的包围后,立即命令士兵们聚集更多的人马,在最短的时间内展开了对东南方向被包围敌兵的围歼战。以优势兵力,围歼其一部。激烈的肉搏战打得非常惨烈。铁狼身先士卒,挥动战刀,鏖战在最前列。士兵们受到激励,无不奋勇争先,与敌搏命。

  段松知道如果不能及时撕开敌人对公孙虎的包围,他们的情况就非常危急。一旦公孙虎部队伤亡一尽,内圈敌人就会返身全力攻击他们。这样在内外夹攻下,伤亡必定惨重。虽然将他们包围起来的敌人右翼也只有一千人,他现在指挥部队完全可以轻松的脱离包围。但他要救出公孙虎和二百多名士兵。所以他立即命令全部人马不惜一切代价,首先撕开敌人的内圈包围,救出公孙虎部队。

  六百多名士兵根本就是杀红了眼,丝毫没有畏惧段松部队对他们的包围。公孙虎和他的部下对长鹿部落士兵进行的血腥残杀,极大的刺激了士兵们凶悍的本性。他们咬牙切齿,疯狂的一次又一次的冲击公孙虎的桶形防御阵形。

  公孙虎的战马已经被射杀,他就站在队伍的最外围,挥舞着大斧,不停地咆哮着,大声指挥部下射击,挺矛长刺,搏杀。在他脚下,堆满了被他杀死的敌军尸体。但敌人太多,几个人围击一个,正面不行就侧面,侧面不行就在人缝里射冷箭。想尽一切办法,杀死一个是一个。

  段松的部队一面被人在后面攻击,一面又要应付内圈敌人的突袭,另外还要组织人突破内圈包围,大家纠缠在一起,手忙脚乱,但成效甚微,损失倒是在不断增长。段松愤怒了。

  由于敌人最外围的人数不够,所以只在中军战场上的前后设有重兵,而在两侧兵力则较为单薄。柯最的这种安排也是无奈之举。在人数相当情况下,只能堵住敌人冲击大军后营和防止敌人撤退这两个最为影响战局的行动路线。至于纠缠大战,那是高兴还来不及的事。

  段松敏锐的观察到敌军中军右翼侧面的敌人较少,有五十步左右的空间。这个距离正好可以让马跑起来。所以他率先带领几个部下纵马跑到最远处。有几个敌骑跑过来阻击。

  他双手举刀劈死了一个冲上来的敌兵,大声对部下喊道:“集结,集结,重整队形,重整队形!”

  号角兵举号猛吹,声震耳鼓。从不同方向纵马跑来七八十个骑兵,与段松站成二排。段松也不管四下射来的长箭和逐渐逼近的敌骑,用力拉起马缰,战马受痛,前踢高高扬起,昂首怒嘶。段松半仰在马上,挥舞着战刀,大声吼道:“呼嗬……呼嗬……”

  士兵们情绪高涨,一个个视死如归,同声应和,“呼嗬……呼嗬……”

  号角兵适时吹响了冲锋号。

  段松一松马缰,战马象箭一般射了出去。立刻,战场的小小一角再次响起了急骤奔腾的马蹄声。

  公孙虎一直在努力寻找突破点,准备与段松会合。二军虽然仅仅相隔五十步,却好象隔了一座山一样,怎么也不能聚到一起。公孙虎听到了段松重整队形的号角声。他立即明白段松在做最后一搏。时间再拖下去,他这支部队也不要救了,基本上死光了。

  公孙虎立即对部下大声吼道:“向东北方向移动。”桶形阵势在坚持了半个多时辰后,再次被敌人夺去了一百多条生命。虽然敌人付出了更高的代价,但对于被重重包围的突击前军来说,却是致命打击。剩余一百六十多人在公孙虎的带领下,缓缓转动阵势,向东北方向的包围圈靠近。

  长鹿部落的右翼军队显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在一名千夫长的指挥下,立即吹响了缩小包围圈的指示号角。长鹿部落的士兵听号行事,立即舍生忘死,再度凶猛的扑向包围圈内的敌军士兵。

  公孙虎在战场上零乱的号角声中,清晰的听到了段松部队吹出的冲锋号角。公孙虎神情兴奋,情绪高涨,举起大斧,振臂高呼起来:“兄弟们,随我杀出去!”他带头在战场上奔跑起来。没有马的士兵都跟在他的身后高呼着,奔跑着,各执兵刃,一往无前。马上的士兵随即展开冲击阵形,护卫在地上士兵的两旁,随同冲击。

  五十步,转眼之间。段松和骑兵们竭尽所能,用各种办法让马速达到了一定的速度。虽然不是非常理想,但已经绰绰有余了。长鹿部落的士兵们在听到密集马蹄声,到回头看见骑兵小队已经冲了起来,到调转马头准备应战,也就是短短一瞬间。但已经来不及作出更多反应,段松和他的部下们已经挟雷霆万钧之势,举刀剁来。巨大的冲击力把坐在马上的士兵顿时撞飞了一半,还有一半被杀气腾腾的士兵夺去了生命。

  如此同时,公孙虎势大力沉的一斧从天而降,将一名敌兵的头颅削去半边,连带半个肩膀也一同飞了出去,他身后的士兵们就象一群待人而噬的嗜血猛兽看见了猎物一般蜂拥而上。

  两支凶猛的部队几乎同时在冲击一个部位。面对这种鲜血四溅,血肉横飞,断肢残体在空中乱舞的残忍屠杀,敌兵的气势立即就被打了下去。虽然耳畔中命令收缩包围的号角声依旧在不断响起,但是经过了长时间的厮杀和对抗后,士兵们极度疲乏,已经难以直面承受这种血腥了。

  缺口被打开。段松纵马越过公孙虎的身旁,对身后士兵声嘶力竭的喊道:“重击,重击……”两边士兵同时欢呼起来,在段松的叫声中,再次向两边杀去,力图趁机扩大战果,将内圈包围彻底毁去。同时激昂的牛角号声响起,通知在各处厮杀的士兵们向缺口集中,准备聚集更大的力量把内围圈的敌兵一举击杀。

  左翼战场上突然响起了嘹亮的冲锋号声。铁狼率领士兵们激战多时,终于等到了最后一击的机会。他们把东南方向包围圈中的敌人彻底歼灭了。

  柯最意识到今天的战斗胜负难料。要想取得胜利,关键是在中军战场上。如果利用人数优势率先把公孙虎,段松两支部队歼灭掉,至少可以调出一千人马支援左翼战场。而左翼战场上铁狼虽然率部歼灭掉一块己军,但也使他的军队处于极度疲劳之中。只要在最短的时间内赶到左翼战场,就能歼灭铁狼的三千部队。柯最对这一点深信不疑。即使是一场惨胜,那也是要打的的。

  中军战场上犬牙交错的战线让人眼花缭乱,分不清那一块是敌人,那一块是自己人。柯最命令从战场上退下来的原中军两百多人,加上大营中剩余的两百多后勤士兵,组成一支部队,准备亲自率领去支援中军战场。

  但阙居的传令兵告诉他:大人不同意。

  柯最痛苦的几乎要吼叫起来。他太想报仇了。而且这个机会就在自己眼前伸手可及的地方。阙居的一名手下接过了指挥权。

  柯最一个人痴呆呆的坐在马上。柯最根本不知道牛头部落的风裂大人率领一支五千人的大军,已经悄悄埋伏在后面的小山上两天了。

  而此时阙居已经与风裂闹翻了。

  阙居愤怒的躺在草地上,双手双脚被捆得结结实实。风裂嫌他吵,又命人在地上抓了一把草塞进了他嘴里。看他还在怒气冲天的挣扎,风裂对身后几个侍卫挥了挥手,“给我打。”几个壮汉立即扑了上去,对着阙居就是一阵拳打脚踢。不大一会儿,地上的阙居就不动了。

  这时一个传令兵飞快的跑了上来。

  “大人,柯最大人自杀了。”

  风裂微微一愣,随即又大笑起来,“死得好,死得好啊。”他转身对着自己的部下,用力大叫道,“听到了吗?这就是背叛大帅的下场。今天都要死,我们都要死!”

  他的部下们惊呆了。

  战场上的形势正在按照它固有的规律在进行着。铁狼的部队重新在蓄积力量,准备发动第二次攻击。公孙虎,段松虽然拼尽所有力量歼灭了内围圈中的敌兵,但同时也把自己陷进了绝境。他们已经没有力量突围。但他们知道即使能突围,他们也不会冲出去。因为他们的任务就是抢先进攻,打乱敌人阵脚,拖住敌人,等待大帅的主力部队赶到进行最后的围歼。

  慕容风率领八万大军在距离驹屯三里的山野上出现了。

  铁鳌和后厘从各自的队伍中飞马而出,询问大帅在分兵之前可有什么交待。

  慕容风沉吟了一会,缓缓说道:“你们到达驹屯的东北方之后,还是先不要出击。如果我们四千骑能够解决问题,你们就保存体力,先我们一步去包围和连的大军。如果出现了异常,你们也算是一支奇兵,可以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铁鳌和后厘齐声答应,打马而去。大军随即分成两路,一路向东,一路向西。

  越接近战场,厮杀声就越是清晰,就连空气中飘浮着的血腥味都越来越浓烈。

  慕容风对身后的号角兵挥挥手,“告诉他们,我们到了。”

  十几个号角兵同时硕大的端牛角,同时吹响。“呜……,呜……,呜……”

  连续不断的巨大声音,突然之间超过了密集而又嘈杂的马蹄声,直冲入云霄。其他各支部队的号角兵听到示意,也不约而同的跟在后面,吹响了号角。整齐的嘹亮声音一时间充斥了整个空旷的原野。

  战场上,慕容风的士兵不约而同地欢呼起来。而长鹿部落的士兵们却显得惊惶失措。

  小山上的风裂猛然转头望向远处的地平线,嘴角上露出满意的笑容。他回首对自己的部下高兴地叫起来:“部队列阵,准备出击。”

  

第一章 朝阳初升 第十九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