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七节

    李弘看到从树林上空飘过来一片黑云,耳边似乎都能听到黑云撕裂空气的凄厉叫声。

  素利抢先发动了攻击。在他看来,反正都要拿自己的士兵去和敌人消耗,早死迟死都是死,不如先图个痛快再说。

  他按照熊霸的要求,在中午的时候已经率领两千五百名士兵悄悄出营,赶到了梅山,埋伏在最靠近梅楼的山洼里。素利性子急,命令部队按攻城队形列好队,准备一听到大营号声就开始进攻。

  李弘的一声大吼惊醒了许多人。盾牌手不由自主的举起盾,回头向紧紧贴在城墙上的李弘望去,随即就听到了弓箭射来的声音。他们惊骇的大叫起来,立即蹲下竖起了大盾。没有盾的士兵就象受惊的兔子似的,眨眼间就连滚带爬躲到了城墙里侧,一个个本能的双手抱头,紧贴着墙根。山上梅楼附近的士兵就如同惊弓之鸟,立时一哄而散,各自找地方逃生去了。城墙顶上一时间除了躲在盾牌后面的士兵,再无人迹。

  巨大的一片黑色箭雨呼啸而来,长箭狭带着刺耳的风雷之声狠狠的钉在云楼上,城墙上,发出骇人心魄的“嗖嗖”“咚咚”“噼啪”的声音。有些箭因为射程不够落在了城墙外,有的因为射程太远飞出了城墙,而落在城墙上的长箭却发挥了巨大的威力。有的盾牌兵被许多长箭一起射来的巨大力量撞倒了,有的长箭射到地面上弹起来却依然劲度十足的钻进了士兵的身体,云楼的木质顶和木质立柱,门窗上,到处都是斜插在上面的长箭。

  素利站在山腰上,非常满意自己士兵所做出的精彩表演。他大声对站在自己后面的传令兵道:“命令弓箭部队,继续射击。”

  “吹号,命令前军,靠近城墙,抛掷土袋。”素利转头对号角兵叫道。

  “呜呜……”的号角声从山林里传出,响遍了整个梅山。

  已经全部布置在土袋后边的五百士兵,一个个都是身强力壮的大汉。他们站在十几堆土袋附近,随时听命出击。

  一名千夫长听到号角声,立即纵声大叫:“上肩……”。士兵们两个一组,配合默契,一个蹲在地上,一个抓起一袋土,放到对方肩膀上。

  “冲……”随着千夫长一声令下,两百多名士兵驮着土袋,狂吼着,飞快向城墙跑去。在他们的上方,一阵更密集的箭雨呼啸而过。

  主城墙上,士兵们都望向梅山,望向梅楼,他们听到了密集的牛角号声在梅山上此起彼伏,看到了密集的长箭在梅楼上肆虐。

  田静镇定自若,淡淡扫了一眼梅山,然后依旧全神贯注的盯着正缓缓从大营里鱼贯而出的胡族大军,根本不为所动。

  乌延望了一眼梅山,笑着对身边的熊霸说道:“胖子生气了,正在大发神威呢?”

  熊霸笑了起来:“这个胖子叫他把动静闹得小一些,他却好象人家不知道似的,把整个梅山都掀动了。”

  李弘趁着箭雨稍歇的间隙,伸出个脑袋准备朝城墙外看看,才露个头,就被迎面射来的一箭擦着头皮飞了过去。李弘吓得一缩脖子,不敢动了。不过他听到城墙外传来数百个士兵的叫喊声,奔跑声,以及重重往城墙根下抛掷重物的声音。他想到了那些土袋。看来这些鲜卑人是真的要在山腰上填出平台,好架设云梯攻打云楼。只是现在天上箭飞如蝗,根本无法伸头,更不要说实施阻击了。

  十几个盾牌兵早就架不住这么多长箭的狂轰乱炸,个个都趁着两轮箭雨之间的间隙,跑到城墙边上躲着。几个士兵被反弹的长箭射伤了,躺在墙根下痛苦的呻吟着。整个城墙顶上全部都是密密麻麻的长箭。

  汗鲁王乌延,阙机,熊霸带着五千大军在卢龙塞城下一字排开,旌旗飘扬,人海如潮,颇为壮观。

  他们选择的战场主攻方向是望日楼的左侧。此时素利带着部队正在攻打梅楼,梅楼上的汉军自顾不暇,根本没有办法帮助主城墙左侧部队防守。

  田静站在城墙上也看出来敌人的意图,他大声喊道:“军司马王进。”王进就在他不远的地方指挥左城墙上的两屯人马,听到喊声赶忙跑过来。

  “敌人的主攻方向肯定是在左侧。你告诉士兵们,要坚决把敌人打下去。”

  “是。请大人放心。”

  牛角号吹响。乌延的部队开始展开阵形。弓弩兵和骑射兵开始向前推进。突击步兵每十个人一组,携带八丈长的登城梯;每个登城云梯后边,有二十人的突击小队。这些小队士兵一手拿刀,一手拿盾,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

  鼓声一声比一声猛烈。城楼上到处都是全身甲胄的士兵,在各级长官的大声命令下,部队开始进入临战状态。

  城下,敌军还在推进,逐渐进入射程之内。

  素利的士兵在弓箭的掩护下,成功的将一千多包土袋抛掷在城墙根下。一个可以容纳十几架云梯的小平台已经形成。

  素利用力的挥动手臂。牛角号吹响。刚才抛掷土袋的前军立即向两边退去,一百名架设云梯的士兵吼叫着,抬着十架云梯,举着盾牌,冲向城墙。

  密集的弓箭掩护停止了。

  李弘望望天上,好象没有疯狂的射击了。他慢慢站起来,看到了从树林里冲出来的攻城士兵。他大叫起来:“兄弟们,敌人进攻了,准备战斗。”

  李弘的这一什士兵非常幸运,敌人的攻击点就选择在他们这一段城墙面上。士兵们等待了一小段时间,发现敌人真的没有继续射了。随即在李弘的催促声中,他们都站起来向城外望去。

  “射击,任意射击……”李弘大声叫着,射出了卢龙塞士兵反抗入侵的第一箭。

  敌人高举盾牌,一边抵挡从城上射下来的长箭,一边奋力前进。三十人的射击威力太小了,长箭洒到敌人的冲击阵形里,就象在池塘面上溅起了一点小水化。随即从云楼上,从城墙其他防守面上,汉军士兵对着城下跑动的敌军,纷纷射出了愤怒的长箭。然而,茂密的树林帮了敌人的忙,大部分长箭都没能击中目标,不是被树枝挡住,就是射在了树干上。但已经有鲜卑士兵中箭倒下了。

  素利的强弓射击部队突然出现在山坡上。他们的强弓是鲜卑族最出名的貊弓,是东部鲜卑长弓部落的特产。劲大,射程远,远比普通弓扎实好用。强弓部队的士兵虽然暴露在汉军弓箭的射程范围内,但他们毫不畏惧,在一名百夫长的吼声中,开始对城楼上的汉军进行压制性射击,以掩护自己的步兵兄弟迅速靠近城墙。

  汉军士兵立即就被强劲的长箭洞穿了几人。但是面对更多涌到城墙下的攻城敌兵,他们已经顾不上躲避敌人的射击,只能竭尽所能的阻击威胁更大的敌人。梅楼上,屯长周昊的吼声响了起来:“左什士兵,射击敌人的弓箭兵,射击……”

  鲜卑士兵坚决而顽强的推进到城墙下。士兵们把盾牌顶在头上,迅速架好了登城梯。由于土袋之间有间隙,云梯的脚深深的插入了土袋中,显然比放在地面上更牢固,更不容易被守城士兵推dao。

  素利的肥手再次挥下。三百名第一批攻城士兵在号角声的指挥下,象潮水一般涌出山腰。他们疯狂地吼叫着,一手战刀,一手盾牌,高速向十架登城梯冲了过去。

  程解带领另外一什士兵已经补充过来。他拔出战刀,对着周围的士兵高声喊道:“密集射击,密集射击……”

  奔跑中的敌人士兵不断有人中箭摔倒,惨叫声,长箭呼啸身,喊杀声,充斥了整个战场。敌人开始爬上云梯。

  田静对梅山的激烈交战置若罔闻。他认为那是敌人的骚扰战术,没有什么值得重视的。何况山坡又陡又高,敌人即使想攻城也找不到安放云梯的地方,攻城队伍也难以展开。士兵们身处不利地形,伤亡一定巨大。不会有人把那里做为攻击重点的,除非是个一无所知的疯子。

  看到敌人进入射击范围,田静回头大声喊道:“擂鼓。盾牌手在前,弓箭手在后,准备齐射。”

  命令在一个接一个的吼叫声中被各级指挥官传达到士兵耳中。随着战旗挥舞,盾牌手齐唰唰地蹲了下来。

  乌延回头对身后叫道:“命令盾牌兵举盾,弓箭兵准备。继续前进。”

  田静高举长枪,奋力前指,“射……”

  几乎在同一瞬间,几百支长箭跃空而去。

  乌延大叫起来:“射……”

  紧跟在汉军后面,胡族联军将两千支长箭发射了出去。这片巨大的黑云向天空中激射而去,冲破一片小黑云,一股脑的向城墙上倾泄下来。两支军队几乎同时遭到了箭雨的冲击。双方都有士兵倒下了。短暂的接触引起了一阵小小的混乱。但随即双方弓箭兵在各自指挥官的指挥下,再次射出了一轮。

  空中的箭矢在卢龙塞上空飞舞欢叫,城上的战鼓擂得地动山摇,城下的牛角号声响彻战场。激烈的战斗终于打响了。

  乌延的大军迅速接近城下。

  “命令弓箭兵停止前进,盾牌兵掩护,继续射击。”

  “命令步兵小队,架设云梯。”

  随着一声令下,从整体推移的队伍中突然冲出五百名士兵,他们十人一组抬着巨型云梯,一边奔跑,一边高举盾牌,嘴里高声吼叫着,象脱缰的野马一样,射向城墙。

  田静面无表情,大声叫起来:“前派弓箭手上前,阻击城下步兵;后排弓箭手继续远射。”

  乌延的士兵很快推进到城下,冒着密集的箭雨,将云梯成功架好。然后四个士兵押着云梯的根部以使其牢固,另外士兵高举盾牌,护卫在云梯两侧,保护这四个士兵的生命。

  嘹亮的冲锋牛角号声在一霎那间响彻了战场。一千名突击士兵分成五十个小队,就象冲出樊笼的猛兽一般,嗷嗷乱叫着,冲向云梯,准备登城大战。

  乌延大叫起来:“弓箭兵,连续齐射,连续齐射。”

  随着乌延的叫声刚落,密集的长箭突然象发了疯一样,接连不断的呼啸着射向城墙上方。密密麻麻的长箭象*一般,砸落到城墙顶上。

  站在田静身后的两个侍卫大惊失色,立即飞速跑上前,举起了盾牌。猛烈的长箭连续撞击在盾牌上,巨大的力量使得两个侍卫不得不双手握盾,退了一步。

  突击步兵在弓箭手的掩护下,飞速接近云梯,然后一个个就象敏捷的猿猴,顺着长梯快速爬了起来。

  弓箭手突然停止了射击。

  田静一把分开护在自己面前的侍卫,伸头向城墙下看去。敌军士兵密密麻麻的,正在顺着梯子迅速接近城墙上方。

  他后退了一步,举枪高吼:“杀……啊……”

  战鼓如雷,士兵们士气如虹,随声高吼:“杀……”

  

  

第二章 燕赵风云 第七节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