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严教

    第三十二章严教

  由简入奢易,由奢入简难,谢氏也曾经历过三起三落,想当年谢氏分宗时,为了打发走旁支子弟,谢氏险些一蹶不振。谢老爷子是个乐天派,觉得一切能用银子解决的事都不算事,谢氏便是贵胄之家,银子也不会真如流水那般流进谢氏库房。可当年老爷子一意孤行……那几年都是谢老夫人一力掌家,这才将谢氏缓缓经营起来,虽然不及谢氏鼎盛之时,可在这建安,也是任谁提起都会称赞一声的……

  如果不是当初艰难,便是庶出之子,谢老夫人又怎么能让孙氏进门。

  孙氏娘家是生意人,孙氏身上难勉沾了些铜臭气,二爷谢鹤又自诩是做学问的,自然看不上孙氏。夫妻二人成亲之初,谢老夫人没少操他们的心,二人几经磨合,终算是彼此交心了,生下了一儿一~女,谢老夫人当初也曾暗暗欢喜,虽是庶出之子,可走出去代表的也是谢氏的脸面……那孙氏虽然有些不堪,可只要孙氏不和娘家过多往来,谢老夫人自认可以将孙氏教导成大家贵妇。

  只是……

  想到这里,谢老夫人不由得一声长叹。

  一旁服侍了谢老夫人二十几年的梅嬷嬷不由得近前,轻轻替谢老夫人捏着肩胛。

  “所谓儿大不由娘,您可要仔细身子,凡事不要那么较真了……您老可不比早年了……”整个谢氏,也只有梅嬷嬷敢这般和谢老夫人说话。谢老夫人再次叹了口气。“我自然知晓,我这身子骨啊,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可是一天没看到四爷生下嫡子,我这心难安啊。我就想啊,宝姐儿若是男孩子该有多好,那般聪颖,何愁我谢氏后继无人?”

  “这种事,只能尽人事听天命了。我看四奶奶是个有福的,四爷己然回府,没准很快就有喜讯传来呢,您何必急在一时。眼下当务之急,倒是好好将宝姐儿雕琢一番才是正事。至于玉姐儿……可惜了。”梅嬷嬷不由得摇头道。主仆几十年,谢老夫人自是知道梅嬷嬷所言何意,当下轻轻颔首。“你说的不假,玉姐儿这孩子我便是有心养在边,也是个喂不熟的。她实在是受孙氏影响过甚,而且骨子里便带着几分孙氏骨血里的奸佞……这孩子,养来养去养成仇啊。”谢老夫人自觉看人颇准,梅嬷嬷也深谙识人,二人感觉相同,想来那谢玉被孙氏教导的己是回天乏术……

  倒是谢珂。

  以前不管是谢老夫人还是梅嬷嬷,都没觉得她能有多大建树,谁也没想过将谢氏的未来托付到她身上。

  可是现在看来,她们竟然齐齐看走了眼,也许谢氏的未来,真的要依仗谢珂。

  想到这些,谢老夫人唯有叹息。

  “老爷子性子洒脱,不喜束缚。万事只求自在舒心,却苦了我这老婆子……不仅要操心儿子的事,还要操心谢氏的将来。眼下也没什么好法子,不管是佑哥儿还是骁哥儿,现在看来都无法支应门庭。看来看去,也就只有宝姐儿……这丫头,骨子里似乎都带着伶俐,比起她娘来都要更胜一筹。”“……就是,今日老夫人一番安排,玉姐儿明显不喜,可是宝姐儿却是镇定自若,才五岁的小姑娘,竟然像个大姑娘那般,而且应对起玉姐儿刁难,愣生生让玉姐儿吃了个哑巴亏。”说起谢珂来,谢老夫人和梅嬷嬷不由得欢喜起来,虽然谢珂不是男丁是个很大的损失,可谢珂可是谢氏嫡女,这若是教养得好,将来恐怕会有大作为。

  这厢谢老夫人和梅嬷嬷在商量如何教导谢珂。

  而谢珂,此时早己坠入梦乡,自从上次在大福泽寺遇到那个‘怪人’后,谢珂那夜夜噩梦的毛病便不药而愈了。

  她即能‘未卜先知’,便表示她比旁人有了更多的优势,虽然现实发生的事情与她记忆中的并不相同,可谢珂也只当是因为她与上一世不同的作为,而影响到了这些事情。

  谢珂在其中看到了楚氏的生机。

  既然旁的事情可以改变,那母亲的死,也一定能改变。

  何况她现在得了谢老夫人垂爱,甚至生了带在身边教养的心思。谢老夫人可不是个简单的角色,上一世得到谢老夫人欢赠的谢玉和谢霞最终都嫁了显赫人家,而她和谢芸则是命运多舛。

  这一世,谢玉己失了先机。

  而她,则得了先机。这便是与上一世不同之处,至于此次楚氏之行,谢珂己有了几分信心,所以自然安然入睡。

  一墙之隔的谢玉则是久久不能成眠,她不明白自己无往不利的乖巧怎么失了作用,母亲自小便教她,生而为女,便一定要擅用自己的优势,她虽年幼,可用起这些小心思来从来都未被人看破过,可如今却几次在谢珂面前吃瘪。

  这可是以往从未有过的事。

  她好歹是谢氏正经的小姐,最终竟然沦落到住到这样的地方,一墙之隔……谢玉住的地方是不是高chuang暖枕?还有白日里,谢珂不过是胡闹够了,送了朵莲给老夫人,便得了一串极品南珠手钏。谢老夫人送出的东西,自然不会是凡品。而她一直乖巧的在谢老夫人身边服侍,谢老夫人对她却是视而不见。

  都是孙女,都要喊一声祖母,却这般的厚此薄彼……

  谢玉越想心中越是不忿。自然,对谢珂的恨意更浓了几分。翌日,天还未明,但有丫头叩响了谢珂的房门。“三小姐,己经卯时一刻了,老夫人己经起身了,吩咐奴婢来唤三小姐。”谢珂半梦半醒的爬起来,自顾自的穿着衣裙。能被谢老夫人亲自教导自然是荣幸之致,可相同的,也要付出相应的代价。

  例如,日日比鸡起的还要早。

  现在是夏日时节,东边天际己经泛白,若是到了冬日,谢珂简直不愿想像……

  ***

  例行吆喝着求收,走过路过的亲们,请收藏一下,这个粉重要。

  

第三十二章 严教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