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章

    本是一句玩笑,可大刚很快就发现他真的是人见人烦了,但烦的不是苍蝇,是人。

  一进办公室,小刘就说:“唉呀!主任,又熬夜了?打了一宿麻将,还是跳了一宿舞?”“哪有,我昨天可是老老实实在家陪老婆,哪儿都没去。”大刚赶紧辩解。“那你眼睛怎么那么红?”小刘似乎要追着不放。“说你小孩子嘛,你还不服气,这就不懂了。小王陪了一宿老婆,如果眼不红,那才叫奇怪呢。”老郑笑着说。

  大刚看着老郑的笑容,说实话,他一点儿也不喜欢,这笑容不仅不怀好意,而且总带着一种说不出的虚伪。老郑是计划经济下成长起来的老牌供销员,虽然没有太高的文化,也没有太大的能力,但能做二十几年,这就是水平。现在到了这个岁数,领导把他安排在自己的部门,自己还能再说什么呢?不就是混碗饭吃嘛?何况人家没几年就退休了,犯得着去得罪人吗?所以他爽快地答应了。可经历了一些事情后,他就后悔了,这个老郑简直让他无法忍受。其它方面暂且不谈,单是称呼这一样,就让他十分地不快。虽说自己只是个小官,没有多大的权,但自己总是公司任命的领导,可在他的记忆中,老郑对他的称呼一直是“小王”。别说是叫主任,就连他的名字老郑都没有叫过,这让大刚很难接受,他也太不尊重自己了。

  这一点儿,小刘就做的非常好,虽说只是个刚毕业参加工作的女孩子,但这个时候大学生的素质就体现出来了,那么多年的书毕竟不会白念,瞧人家那个有礼貌劲,一口一个主任,一口一个师傅。别管是真是假,起码人家能做出来。现在的年轻人,别说有学问,就是没学问,那眼睛也是长在头顶上的,虽然说自己和他们都是跨世纪的一代人,但六十年代出生的人,与七十年代出生的人的差别,远远不仅仅是时间上的差距。或许这与社会发展的太快有关吧!每个十年,社会都会有质的飞跃,所以在每种背景下成长起来的一代,都会有鲜明的时代特征。王大刚在心里是这样认为。

  老郑的话让大刚心里十分不舒服,倒不是因为这种色情笑话,这些东西他如果不能适应,也不可能在厂里干这么多年了。他不愉快是因为人家小刘还是一个小姑娘,才二十几岁,还没结婚,你和人家说这些,有些过火了吧!大刚在想着,小刘却笑着,一脸狡猾的神色,问老郑:“难道陪一宿老婆就要眼红吗?”“小丫头,逗你大叔玩呐!真不明白?那你结婚后就知道了。”老郑嘴上这么说,心里却想:和我装什么天真呐!你们大学生有几个不谈恋爱的?说不定早就同居过了,假正经什么?小刘却做了个鬼脸,拿着刚才一直在擦桌子的抹布洗去了,她当然不会知道老郑心里这些肮脏的想法。

  “主任,你看过医生了吗?”小刘回来后又问王大刚。

  “噢!看医生啊!还没有。过一会我就去医务室看看。”大刚有些心不在焉。现在不知是怎么一回事儿,一进办公室,他就觉得格外不舒服。不是他不喜欢这份工作了,做为一名电子器件厂的销售人员,他还是很有自豪感的,这份工作,既没有那么多的限制,又可以自由发挥,应该是很好的了。但现在他总感到一种郁闷,一种无形地压抑,似乎空气中总有一股凝重的气息,紧紧地在包围着他,让他每一次的呼吸都非常沉重,或许一个人就能影响整个的气氛吧!

  “王儿啊!你这眼还真是红眼病。”孙太夫看完后说。孙太夫已是五十多岁的人了,赤脚医生出身,以前自己开过诊所,后来不知什么原因进了厂,成了医务室的太夫。据说前任厂长当年与他是邻居,这些并不重要,重要的是以厂的规模只能有一名太夫。所以王大刚很少到这里来,因为他不信任这些非科班的业余医生。今天若不是厂长马上要开会,没时间去医院,而这眼又实在是磨得难受,他才不会来。

  “太夫,给我开点儿眼药水吧!”大刚说。

  “这红眼病呀,医学上称角膜结膜炎,是由腺病菌引起的,单用眼药水是不行的,要…”

  “行,你就看着给我开吧。”大刚有些不耐烦地说。

  滴了几滴氯霉素进眼里,还别说,感觉真是舒服了。

  一走进厂长办公室,大刚就觉得气氛似乎有些不太对头,因为几位副厂长都没了往日的笑谈,一个个坐在沙发上,表情都很严肃。这种情形在以前并不多见,在大刚的记忆中,就连几年前厂里因资不抵债,讨论是否申请破产时,众人也没有这种表情。大刚也一言不敢发,赶紧找了个角落的地方坐了下来。

  “人都到齐了?现在开始开会了,请大家都安静。”环视了一下四周,江厂长开始说话了。其实场面一直都很安静,并没有任何人在说话,或许唯一不安静的是他们的心,也或许这句口头语一旦养成,真的是很难改的。“今天召集大家到这里来,是有一些事要向各位汇报一下。”江厂长喝了一口水,才继续说:“可能大家也都知道了。现在厂里面的形式非常不好,全国的电子器件行业普遍受到国外的冲击,像我们这样的厂,产品太过单一,多年来,我们一直靠着电容器这一个产品,层次结构非常单一,缺乏竞争力。现在我们面临的不仅是市场困难的问题,更为严重的是我们已经没有市场了。浙江我们的那两个老客户,每都消费我们近一半的产量,但最近他们都来电通知我们,从下个月起,他们将停止从我厂进货,如果想恢复也可以,他们传来了一份报价单,是广东一家企业的,上面的出厂价竟比我们的成本价还要低!你们说,我们怎么和别人竞争?”

  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大刚心里有底了。这与自己有什么关系呢?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这是领导层的事,他们自然会解决的,自己即使想操心也没有资格。但江厂长下面的话一说,王大刚的脑子瞬间就乱了。

  “经厂部研究决定,对厂里现有的销售体制进行改革,取消现有的大锅饭,一律承包到人,按劳分配,多劳多得,不劳不得,没有保底工资…”

  下面的话王大刚都没有记忆了,但他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要天翻地覆了。

  

第二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