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章

    走进天地大厦,晓芳才发现世界竟然有太多令她无法想像的东西,五星级酒店的富丽堂皇决不是从电视上看到的那样,那种感觉太抽象了,太平面了,与实际情况的差别决不是用语言可以形容的。就像我们每一个人都从电视上见过毛主席纪念堂,但你如果没有亲自去瞻仰过,你永远也不会体会到那种肃穆,连空气都凝固了的肃穆。很多东西都是这样。

  晓芳好奇地看着大堂的装饰,小心奕奕地在能映出自己影子的地板上行走,生怕哪一脚没站稳会摔倒。晓芳低头又看了一眼手中的名片,确认盛达商贸公司的确是在十五楼,就挤进了拥挤的电梯。

  在电梯里,晓芳突然有了一种强烈的自卑感,不知为什么,突然就有了这种感觉,就在刚才穿过大厅时,她也没有这种感觉,她觉得这有什么啊!再好的地方也是人建的,也是人来的。所谓“衣冠不整,谢绝入内”似乎专门是为街上的乞丐准备的,只是不知她有没有想过,如果那些乞丐能认识这几个字,他们还会是在街上行讨的乞丐吗?

  这种强烈的感觉来自于周围,在电梯这仅仅几个平方的小空间里,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是那么地近,近到你一低头就可以闻出前面小姐用的什么牌子的洗发水;一转身旁边男士的皮包上的鳄鱼头就清晰地进入了眼中。当一位中年妇女从身边走过时,在灯光的照耀下,她耳下的钻石发出了夺目的光彩。此刻你是一种什么感觉呢?

  确实,距离是一种美,当距离拉近时,所有的事都无法掩饰,而太多太多是你无法面对的。晓芳此时只有一种感觉,虽然同样都是人,这个“人”也就一撇一捺那么简单,但它的含义太复杂了。不是人为地把人划分了三六九等,而是在无形当中,人与人之间就自然而然地划出了界线。身着晚礼服,在圆舞曲下翩翩起舞的女郎,与站在流水线旁手忙脚乱的女工,无论在何时何地,都是无法融入同一个画面的。所谓的人人平等,仅仅只是一个虚幻的口号而已。

  心里有了某种想法,在行为上就自然而然地会有体现,对晓芳来讲,就是她的头已悄悄地低下了,即使如此,她仍旧感觉到周围的目光都在火辣辣注视着她,仿佛在看着一个另类。此时,晓芳竟有了还要不要去应试的想法。只是门开了,十五楼已经到了,既然到了,就走一趟吧,即使是鬼门关又能怎样,何况也没有那么可怕。

  “盛达商贸公司”的牌子在墙上闪闪发着光,透过落地的玻璃墙,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就像电视里见到的那种外资公司一样。晓芳轻轻地敲了敲门,所有的人都抬起了头,却没有一个人和她答话,然后她们又各自继续自己的工作。晓芳觉得奇怪,怎么没有人理我啊?难道这个公司就这个样?她也不能总在门口站着,就径直走了进去,对一个职员说:“请问林总经理在吗?”职员指着里面说:“你到经理室去看一下吧。”总经理办公室这几个字晓芳还是认识的,找到了门口挂着这个牌子的办公室,这种办公室总是在最里面的,而且只有一扇门和一扇窗与职员室相通,门自然是不透明的也不带窗户的那种,而窗却要又大又亮,但自始至终都是挂着百叶窗。所以任何人都无法看到经理室里的情形,但外面的一举一动却逃不过里面的眼睛。这种结构是从西方传入的,或许西方发达国家的先进,不仅仅体现在科技生产力上,有太多的地方值得我们去学习,遗憾地是我们并没有发现,如果这样,我们凭什么去赶超人家呢?

  晓芳敲敲门,门开了,不是林总经理,是一个年轻的女孩子,看样子像是秘书。“你有什么事吗?”女孩子问。“请问林总经理在吗?”晓芳问。“他不在,请问你找他有什么事吗?”女孩子又问。“噢,是他叫我来这里面试的,他什么时候能回来?”晓芳赶紧说。女孩子用一种奇怪地眼神上上下下地打量着晓芳,看的晓芳都有些不好意思了。女孩子说:“不知道。”晓芳心想,真是不顺,人还不在,怎么办?“那他什么时候能回来呢?”她又问。“不知道,总经理的行踪总不可能向我们报告吧?你如果不着急,就在外面坐着等他吧。”女孩子说完,就关上了门。晓芳站在门外是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还是走吧,还不知他什么时候才能回来,以后再来。晓芳想着,人已走出了门外。

  她只顾低着头在想,一出门差点儿和一个人撞在一起,她赶紧说:“对不起。”对方却说:“是你?”晓芳这才仔细看了对方一眼,也惊讶地说:“是你?”“你怎么到这里来了?想好了,要到我这里来了。”对方原来是林永年。晓芳说:“真是巧,你不在,我刚要走,你就回来了。”林永年笑着说:“或许你真的应该在我这里就职,刚才我去会见一个客户,结果他临时有事取消了约会,不然我现在也回不来。你来怎么不先打个电话呢?这不差点儿走了冤枉路。”晓芳低下了头,没有说什么。“走吧!里面说。”林永年说。

  坐在林永年的办公室,刚才的那位小姐的表情更加奇怪了,她不明白总经理为什么会对这样一个人如此客气?在她眼里,这个人也看不出有什么独特的地方啊!但她还是恭敬地将一杯水递了过去,客气地说:“请喝水。”“谢谢。”晓芳赶紧接了过去。

  “怎么样?打算到我这里来屈就了?”林永年往椅子上一坐,转了一圈,翘起了二郎腿,那动作很熟练也很潇洒。说实话,林永年应该属于那种潇洒的男士,他虽然外表不靓也不酷,但那种奶油味十足的帅气小生,只会是年轻女孩追逐的偶像,她已经过了那种狂热而没有理智的年龄,所以能吸引她的是一种内在的成熟魅力。林永年无疑是这样的一个人,成熟稳重,幽默又不失风度,或许事业有成的男人都是这样吧!那天只是匆匆一面,晓芳并没有太留意他,今天面对面地看着,晓芳心里有了这样想法,对他的印象自然也是非常地好,忙说:“我是想来,却不知能不能符合你的要求。”林永年笑着说:“你现在就可以开始上班了。”晓芳吃惊地看着林永年说:“我的什么情况你都不清楚,你让我做什么呢?”林永年叫道:“本来你的工作就不需要什么。小许,你过来一下,把孙小姐的工作安排一下。”

  

第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