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章

    “唉!大刚,你说天底下真有这样的好事吗?”晓芳一边叠着衣服一边问。大刚懒懒地歪倒在沙发上,忙了一天,他觉得很累,不仅仅是体力上的,他正在看着今天的晚报,听妻子问他,心不在焉地说:“什么好事儿?”“就是我的工作呗!今天一上班,什么也没做,就在那儿坐了一天,后来打扫了一下卫生,这工作也太简单了。”晓芳说。“简单点儿不好吗?你还想做什么?想做总经理啊!”大刚说。“我不是这个意思,我只是觉得这么高的工资总不会就做这么简单的工作吧?”“或许人家大公司有钱,所以条件自然就优越一些了。”

  说实话,妻子的这份工作确实是不错的,他应该高兴才是,可他一点儿也提不起精神来,或许是自己的事情太头疼了吧!晓芳也发觉丈夫的情绪有些不对头,问道“你怎么了?怎么一回来就和个闷葫芦似的,出什么事了吗?”“没,没有什么,我替你高兴。”“高兴?高兴有你这个样的吗?”“那要怎么样?”“至少你应该温柔一些吧!”

  大刚站起来,看着正在忙个不停的妻子,走了过去,从后面揽住了妻子,说:“好,我温柔一些,今天我好好奖励奖励你。”晓芳扭头白了他一眼,娇嗔地说:“去你的!没个正经。”不过脸上还是露出了甜蜜。

  “唉!对了,你的眼怎么样了?”晓芳这才想起这几天忙的也忘了关心丈夫。大刚指着眼睛说:“还是老样子,医生说最少要一个星期才能好。”“我看你这两天心事重重的样子,有什么事儿吗?”晓芳问。大刚其实一直都在等这句话,可真等妻子说了这句话,他又不知该说什么了,一个男人应该挑起所有的重担,而不应该让女人为他担心。他叉开了话题,说:“对了,这几天也没有给妈打电话,也不知洋洋怎么样了?”像大刚这样的家庭,在目前的国情下存在太多太多,他们都有一个难题。夫妻二人辛辛苦苦有了自己的家,有了孩子,有了房子,但生活的压力让他们丝毫没有喘息的时间,他们要不停地忙碌,才能维持正常的生活。所以他们根本没有时间去照看孩子,而他们也根本没有能力去请保姆,甚至把其中一方的父母接到家中来照看孩子都做不到,因为他们没有那么大的房子。所以只能把孩子送到妈家或是娘家,只能在周末去看看。孩子已经三岁了,但“爸爸,妈妈”这两个词他说起来却十分地生硬,根本不如“爷爷,奶奶”和“姥姥,姥爷”来得那么干脆。这又能怪谁呢?孩子在成长阶段,对周围的环境是非常敏感的,见什么学什么,一些东西如果经常与他们在一起,是很容易让他们接受的。但你只能一个周甚至是更长的时间才能见他一次,你让他怎么接受你呢?

  “有妈看着,还有什么不放心的?”晓芳说,虽说天底下没有妈不疼自己的孩子的,但几岁的孩子是最难照看的,有人替自己照看着,实际上让自己省了不少心,这其实也是件好事,不仅晓芳这么想,很多母亲都是这么想的。“我这个星期要加班,不能去看洋洋了,你自己去吧。”大刚说。“稀罕,你们加什么班?”晓芳问。“此一时彼一时,情况不一样了。”“这样也好,要是你把病传染给孩子可就麻烦了。”“不会吧?连我看孩子的权利也给剥夺了。”

  “你说这人也真奇怪啊!就说我这红眼病吧,本来就芝麻大点儿事,可现在却有西瓜那么大。”

  “怎么?出什么事了?”

  “说也奇怪,你说这病传染得厉害吧,咱俩整天在一起,你却没有事。”大刚说。

  “怎么?没传染给我你还挺遗憾的?”晓芳歪着头问。

  “不,不,我哪能是这个意思,我是说这事奇怪,你看办公室的人和我接触很少,第一天,小刘就被传染了,还让老郑借题好一个发挥。结果今天一上班,他也被传染了,真是解气。”

  “兴灾乐祸!传染给了人家还高兴?”

  “你不知那天老郑说的话那个难听,今天好了,他是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也让我借题好一个发挥。”

  “你又说什么了?”晓芳问。

  “我说,‘老郑啊,咱俩可是绝对没有任何接触,你这病可不是我传染的吧。’老郑也没话了,我又说,‘你可别说是小刘传染给你的’,弄得老郑只有苦笑的份儿了。”

  “你也是,你们开玩笑就开吧,把人家一个小姑娘扯里面干什么?人家还没结婚,影响多不好。”晓芳似乎在责备大刚。

  对啊,听妻子这么一说,大刚才发现这似乎真的不太妥当,有些过分了,人家小刘可能也不好意思说,自己却没有发现,真是该死!明天找个机会向小刘好好解释一下。

  

第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