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怎么我的眼还不好?大刚在自己嘀咕,因为今天他见小刘已经把变色镜摘了,小刘还在一旁开玩笑,“怎么样,主任,我们可是后来居上,彻底地好利索了,你的怎么还没有好转的迹象?”大刚也觉得纳闷,她的比自己晚,怎么会比自己好的快?小刘又说,“我明白了,你是源病毒,传染到我们这儿就成了支病毒了,毒性就轻了,所以我的好的快。”事实摆在那儿,所以你再解释也是徒劳的。大刚只有拼命往眼角滴眼药水了,心里却在骂,这该死的眼,什么时候才能好?

  眼虽然不好,但事情却还是非常地多,老郑与以前的老客户一直没有达成合作意向,老郑还在骂,“都******见利忘义,当年怎么帮他们的都不记得了,现在为了几个钱全翻脸不认人了,和我打官腔?去它的,没吃过猪肉还没见过猪跑啊!”

  大刚没有心情理会老郑的牢骚了,大李和胖子张也都回电话了,没有他想听到的消息,他们俩个在市场上同样是至今一无所获。再这样下去,可真的就麻烦了,大刚感到头脑乱哄哄的。怎么办?总不能坐着等死吧?大刚想起了以前海城来过的一个客商,当时没有谈成的原因是因为在付款方式上存在较大分歧,不如自己再去谈一次?没办法,只有自己亲自出去走一趟了。大刚想完后就把想法和大家说了,现在这种情况,谁都没有主意,所以任何一个人的意见都不会有人反对,能想到去做总比在家里呆着要好,虽然并看不到任何的希望。

  刘梅在一旁说,“好啊!不如我陪你一块去吧?”大刚看着刘梅,一脸的疑惑,“什么意思?你也想出去锻炼锻炼?”“啊!不行吗?”刘梅一脸的天真。老郑笑道:“你不会是怕王儿一个人在外寂寞吧?”大刚刚想说话,刘梅却抢先说,“你想啊,你大小也是个领导,怎么也得有个身份吧,出门在外哪能不带秘书?何况我们出去是代表公司,也要注意公司的形象啊!”刘梅说的也很有道理,在外谈生意,讲究的就是个身份形象,很多时候对方先看的并不是你的产品,而是你的企业实力和公众形象,这是一种巨大的无形价值。

  在路上,刘梅开始后悔了,她发现真不该出来的。到海城路不算太远,但坐完二十几个小时的火车后要倒五六个小时的汽车,那里是比较偏僻的。等刘梅坐上汽车时已经累得坐不住了,其实大刚比她还累。一天一宿的火车,由于在站上没有买到卧铺,他们是买的座票上的车,上车后大刚马上就直奔车长室,但比他快的人多的是,列车长已经被围的水泄不通了,在那儿站着等了半个多小时,等卧铺车厢的票全部换完了,列车长开始处理空的铺位。那些铺位始终是有限的,没等排到大刚这儿,列车长就关门谢客了。人都走的差不多了,大刚凑了上去,多年的经验使大刚完全知道这其中的秘密。他递上一百元钱,开始和列车长说话,列车长把钱装好后,说,“这样吧,你先让你的女同事到乘务员车厢,我给她安排一个铺位,你还得等一会儿,看中途有没有下车的。”“给两个铺位不行吗?”大刚还在商量。“哪儿有那么多,就这一个我也得过去让他们调整。你把座号告诉我,等有了我去找你。”大刚只好留下座号,把刘梅送了过去,安置好后,他自己又回到了座位上。

  这一等就是一宿,天都亮了,也没见列车长来找他,看样子是一直都没戏。大刚去找刘梅吃早饭,刘梅还没醒,大刚想,这小丫头,还真把这儿当她的床了,睡的倒挺舒服的。结果刘梅却说,“什么呀,一晚上这人进进出出就没断过,我刚睡着了就被吵醒了,哪正里八经的睡着过,现在我的头还嗡嗡地响呢?”“行了,我们这是出来办事的,不是来渡假的,吃点儿苦就吃点儿吧,你还算有个地方躺着,我是坐了一宿也没合眼。”刘梅听大刚这么一说,也有些不好意思了,想说点儿什么,大刚却拉着她说,“走吧,洗刷完了吃饭去。”

  到了站,他们转上了汽车,才发现如果要旅行你一定不要照地图去想像,在上面看很近的路真的走起来却完全两回事,首先是路况你在图上根本看不出,你的估算是按普通公路的标准,但如果它是一条又狭窄又不平的土路呢?再者你也并没考虑到中途换不换车,不是你想换车,而是车走着走着就不走了,强迫你换乘另一辆车,出门在外你又能怎样呢?还不是得忍气吞声?所以一路上刘梅的后悔劲儿就别提了,本来身体就困乏,再加上心情不顺,发些牢骚是可想而知的。好在一切的辛苦总算是有了结果,他们终于到了目的地海城。

  海城这个地方太偏僻了,海城的这位客商对他们说,真是属于那种连兔子都不拉屎的地方。大刚找到了那位客商,那位客商对他们的到来还是表现了极大的热情,特意在一家高档的酒楼为他们接风。大刚说,“既然来了就不兜圈子了,实话直说,我主要是来谈一下与贵厂的合作事宜。”客商一笑说,“果然是急性子,直来直去,我就喜欢与你这样的人交往,来,我们先喝酒,边吃边谈。”大刚端起杯,他知道自己这酒是绝对躲不过的了。“小姐呢?”客商望着刘梅。“她是女的就不要让她喝酒了,来点饮料吧!”大刚赶紧说。“都什么年代了你还重男轻女,有这种思想可不好啊!女人也是半边天嘛!”客商说。大刚正犹豫不决,刘梅却端起了杯说,“谢谢老板的盛情款待,我与老板共同喝一杯。”说完一饮而尽,那可是白酒啊!这里的风俗习惯是喝白酒,用的是那种七钱的小酒杯。大刚瞪着眼正莫名其妙,客商却拍手道,“好!果然女中豪杰。”说完也一饮而尽。

  没想到局面就这么打开了,接下来的交谈很融洽。客商说,“看在两位都是实在人的份上,尤其是这位小姐,豪爽!我也不卖关子了。我这里偏僻,一般是没有人来的,不过我这里有一个最大的优势,就是用工特别便宜,所以我们的产品才能在激烈地竞争中始终有一席之地。对于你们的产品,说实话价格不是最重要的,南方的价格固然比你们要便宜,但它路途太远了,一是运输成本太高,二是我们仓库有限,基本上不库存,是随用随进,它们的供货很难保证及时,这两年我们都是在外租借的仓库,费用也很大,所以你们如果能保证供货的及时,价格再稍微优惠点儿,我想我们还是可以谈谈的。”大刚一听马上回道,“我想运输是不成问题的,我们用汽运虽然费用稍高点儿,不过避免了铁路中间的周转环节,节省了时间,三十个小时应该可以到达,只一天多一点儿,应该不会影响生产。”客商点点头,“那价格呢?人家南方厂家给我们五点的扣儿,这是明的,给厂子的,至于我的好处除了红包外,每年都会邀请我到他们那儿去开会,实际上就是去玩,港澳新马泰都玩了个遍。这个我想你们也清楚,谈实话,给国营厂子打工,谁不图点儿实惠的?”

  这些确实不是大刚所能解决的,看来他们的确是落后了,厂领导也并没有想到这些。大刚在心里想。刘梅在一旁说,“来,老板,我敬你一杯!这些都好说,南方厂家给的我们全给,而且比他们还优惠。”客商眼睛一亮说,“早就看着小姐是爽快人,果然没错,如果是这样我们的生意就问题不大,只要你们那边的事你们能弄好,我这边我一手搞定。”可能是南方去的多了,客商的话中也带着那边的词语。

  刘梅确实喝的不少,这点儿大刚还是可以感觉到的,因为她连路都走不稳了,大刚向客商道了谢,搀着她回旅馆。在路上,大刚似有责怪地说,“看你,不让你喝非喝,还喝这么多。”刘梅醉眼朦松说,“今天这种场合如果我不喝,人家还能和我们谈吗?”大刚知道这是对的,不过他还是说,“不谈就算,我们也不能为了生意连命都不要了!”“你真的这么关心我吗?”刘梅望着大刚问,可还没等大刚回答,她自己就笑了,接着说,“不谈生意那我们来干什么?再说我这不是没事儿吗?”大刚正在尴尬,不知怎么回答刘梅的话,见刘梅主动叉开了话题,正好接了下去说,“刚才你怎么就答应了他,这么大的事我们哪儿做得了主?”刘梅望着大刚说,“你还这么多年的老业务,连这么点手段也不会使?这只不过是缓兵之计,我们先稳住他,回去等争取下来,这生意不就谈成了?即使是厂里不同意,我们再找个理由推了不就行了,对我们也没有损失。何况厂里现在这种情况,能找到销路就不错了,总比停产要好,厂里是不会不考虑的。”

  刘梅说的确实很有道理,大刚不得不佩服,这小丫头平时不声不响,原来心里还是有东西的,关键时候还真能派上用场。这一次还多亏了她,要不这谈判还真说不准是怎么回事。

  大刚一直把刘梅送回房间,给她倒了杯水,又准备了一条热毛巾递给她,嘱咐她好好休息,这才回自己的房间。

  

第十一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