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六章

    晓芳在心里不知是该哭还是该笑,她怎么也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一种情况,自己只因和某一个人长的想像,从而得到这一切连想都不敢想的东西,包括工作、金钱,还有地位。不过事情总算是清楚了,心里也不用再提心吊胆瞎琢磨了。既然这样,一切应该非常好才对,可她就是高兴不起来。以后该和林永年保持一种什么样的关系呢?还会像现在这么融洽吗?彼此见面不尴尬吗?

  她还是和林永年一起去参加了那个酒会,这样的机会毕竟难得,确实像林永年说的那样,这是一个大型的投资洽谈晚宴,连市长都亲自出席了,各界的名流就更不用说了。这一切以前只是在电视上见过,没想到今天自己也能亲临其境了。

  这身礼服的确为自己增光不少,因为大多的人都有意无意地和她打个招呼,或者碰一下杯,那种感觉真的太棒了。晓芳一直都很兴奋,似乎把下午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了。

  在回去的车上,林永年说,“今晚你的表现很出色。”晓芳只是在笑,没有说话。忽然她想起了什么,说,“这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借的礼服,或许就没有人注意我了。这礼服…”林永年说,“没事儿,什么时候还都行。”“那不是每天都要交租金吗?我又用不着了,还是赶紧还给人家吧。”晓芳忙说。“那也得等明天啊,今天都这个时候了,还哪儿有人啊。”

  晓芳在想,该不该把这些事都告诉大刚?想到这儿,她才想起这些天,只顾忙自己的了,很少关心丈夫,也不知他的红眼病好了没有?对了,一定想着,回到家后第一件事就是看丈夫的眼好了没有。

  大刚已经躺在了床上,“怎么没看电视?”晓芳问。“不想看。”大刚懒懒地回答。晓芳刚想去换衣服,大刚转过身,这才发现妻子今天的打扮,“你怎么穿成这样?”他奇怪地问。“不好吗?”晓芳双手提着衣角,在原地转了一圈,像舞蹈演员在谢幕。大刚不明白妻子的表现,“你们工作难道还需要你这样?”“是啊!不好吗?”晓芳在说。“好是好,不过我觉得过了点儿吧。”大刚说。“怎么过了?”晓芳问。“又是和你们那个经理吧?”大刚问。“好了,别胡思乱想了,今天晚上我参加了一个酒会,你猜都有些什么人?”晓芳说。“你现在身份高了,当然是接触上流人士了,我怎么会认识呢?”

  晓芳听丈夫的话有些不对,知道他是在生气,就说,“你别那么小气好不好?我好不容易有今天,你多支持支持我嘛!”大刚说,“好,好,我支持你,现在你是一家之主,我当然听你的。”

  晓芳还是没有对丈夫说,因为她感觉还是不说的好,丈夫本来疑心就重,再一说,他肯定是会更加怀疑的。躺在床上,晓芳突然想起,回来后的第一件事还没有做,她推了推大刚,“喂!你睡了吗?”“又有什么事啊,我的太太。”大刚有气无力地说。“我忘了,你的眼好了没有。”晓芳问。“早就好了,你现在才想起来。”大刚说。

  晓芳没有再说话,她掖了掖被子,陷入了沉默。她感觉自从自己有了这份工作以后,在不知不觉中与丈夫似乎有了隔阂,其实也并没有发生什么事,但是就是找不到以前的那种感觉了,那时候,虽然过的很清贫,但每天似乎都有数不清的乐趣。回家后,丈夫会像初恋时那样,热情地抱着自己,或者亲吻自己的脸颊;晚饭时,丈夫还时常像以前那样,把她最喜欢吃的东西放进她的嘴里;晚饭后,她小鸟依人般地偎在丈夫怀中,与电视剧里的人物一起哭笑。但现在,这一切不知在什么时候就消失了,晓芳也记不清了,她只知道这一些都很长时间没有发生过了,每天他们在一起,似乎是在应付差事的感觉,都历行公事似的起床,上班,下班,睡觉。每天的谈话很少,似乎也很生硬,没有了以前的那种温柔。她想不明白究竟是什么地方出了问题?

  大刚也没有睡着,今天他的心情很不好,原因是在单位发生的事,让他非常地失望。本来海城的那笔生意谈成后,那些计划额应该算在他的部门的,如果那样,这个月他们应该有很高的收入的。可今天开会时,厂长却说这次生意之所以能成功,是因为厂里做了很大的让步,牺牲了很大的利益才取得的,所以不能算在大刚部门的计划上。突然发生了这样的事,大刚心情怎么能好?大刚拒理力争,最后的结果也只是这个月算他们完成任务,可以拿全额工资,但提成奖金没有。

  散会后,大刚不知该怎样向手下的人交待,大李早就在盘算了,等钱发下来,先给老婆买件衣服,那衣服他老婆早就看中了,可要三百多块,一直都没舍得。大刚虽然没做什么打算,不过他也想过,是不是和妻子出去吃顿饭?这段时间妻子的工作非常出色,让他在无形中感到了一种压抑,似乎自己渐渐地在与妻子拉开距离,这不是一种好的苗头,所以他想找个机会与妻子好好交流一下,也能重温一下以前的浪漫。可现在这一切都无从谈起了。

  听到这消息后,每个人当然都是情绪激奋,虽然业务是大刚和刘梅谈的,可联系发货,押车运送,回收款项这些工作全是大李老郑他们在忙活,发货要餐风露宿,要款要求上求下的,所以每一个人都没少出力。在发了一大通牢骚后,是一阵沉默,似乎每一个人的能量在那一刻都已经消耗殆尽。老郑却开口说,“想开点儿吧,这很正常,前些天我就听说一直有人在厂部反应,说厂里对我们偏心,给我们的政策优惠,你说厂里能不考虑全局吗?大家的积极性是不能挫伤的,所以牺牲一点儿局部的利益不是很正常吗?”

  “什么积极性?我看是有人眼红,在故意使坏。”大李气愤地说。

  老郑毕竟在厂里这么多年了,这里面的一些东西他还是非常明白的。就算大李说的是实情,又能怎么样呢?大刚当然明白,谁都不可能改变厂里的决定的,你在这里,只有老老实实听的权利,是没有任何发言权的,即使是错了,也自会由有关部门解决,也轮不到你来指指划划,厂会上每次都是这么说的。可这个有关部门在哪儿呢?再者说厂里也不是一点儿道理也没有,所以你能做的只能是接受决定。

  接受是接受了,可大刚这心里总不是个滋味,回来后他也不知该怎么和妻子说。听到妻子发出轻微的梦呓声,他想着想着,在迷迷糊糊中也睡着了。

  

第十六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