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七章

    自从那天林永年向自己说明了实情后,晓芳感觉这气氛总有些异样,是啊!每个人的心态都发生了变化,这气氛又怎么会不变呢?谁也不可能还像以前那样装作什么也没发生过。某一种平衡如果被打破,是永远也不可能再恢复的。

  这个林永年当然清楚,只是说完之后,他自己也迷惑了,这真的仅仅只是因为晓芳长的像初恋情人吗?这其中没有其它的成份吗?他自己也说不清楚,只是他知道与晓芳在一起,让他找到了一种久违了的感觉,那是种说不出的感觉,他觉得自己整个人又年轻了,生活中消失了很长时间的活力又出现了。

  林永年有一个幸福的家庭,妻子是市中心医院的主任医师,学医的人本来上学时间就长,妻子当年又攻读了几年硕士,一直没有考虑自己的终身大事,等一切静下来后,已过了最佳婚姻年龄,当时林永年也是一心扑在事业上,再加上始终没有走出初恋失败的阴影,所以一直也是感情空白。两个事业心都很强的人一见面,就有了感觉,所以很快就走在了一起。两个人婚后的生活如同大多数家庭一样,各人忙着各人的事业,也算是正常平静。

  一个人如果总是沉浸在一种环境中时,他的很多方面的个性都会被慢慢同化,也就是被生活磨得没有了棱角。突然有一天,一个人或一件事的出现将这种局面打破后,所带来的影响绝对是致命的。林永年就是感觉自己似乎被什么射中了,突然之间生活全乱了套,找不着原来的秩序了。无论他怎样调整,就是不行。

  看着晓芳,林永年第一次感到了事情的严重性。晓芳已不再像以前那样经常和他谈笑风生了,每次见到他只是严肃地汇报一下公事,其它的一概不说,而且时间也是越来越短,似乎是在故意躲避他。今天也一样,晓芳汇报完了工作,转身要走,林永年叫住了她。

  “还有什么事儿吗?总经理。”晓芳问。“你不用每天都走的这么急吧?我感觉我们的关系好象在瞬间就倒回了原始阶段。不需要这样吧?”林永年说。晓芳笑了笑,“我们好像一直都是原始阶段,没有什么特殊的情况吧?您是老板,我是职员,保持一定的距离也是应该的。”林永年摇摇头,平时比较善言的他也不知该怎么说才好。

  其实在晓芳心里也很矛盾,她也并不想与林永年处成这样,毕竟他对自己是非常有恩的,而且他的确是个不错的男人,与他在一起自己不仅能学到很多东西,而且心情也很愉快。但是她很害怕,她不敢与林永年靠得太近,她怕有一天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真的陷了进去。所以她故意拉开与他的距离,只是空间的距离是拉开了,但心里的呢?只有她自己知道这其实有多自欺欺人。

  晓芳今天什么也不想做了,她想找个地方好好静一静,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她又想起了“温馨”,本来她想找大刚,但一想现在是上班时间,还是不要打扰他了,就一个人静静地走了过来。远远地,不用进门,就可以看到她们经常坐的那个位置,那是她挑的,在靠街的落地玻璃窗旁边,她喜欢这个位置,视线很好,街上的风景可以一览无余。同样,那里的情形在街上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晓芳看到那个位置上已经有人在坐着,她感觉这个人应该很熟悉,她走近一点儿,这次看清楚了,不仅很熟,而且令她大吃一惊,这个人竟是大刚!是大刚当然没有什么吃惊的,吃惊的是大刚对面还坐着一个女的,看上去很年轻。那一刻,晓芳真想冲进去,但她还是控制住了,她想可能是丈夫的客户吧!不过,把客户带到那儿去,而且让她坐在自己坐的位置上,这似乎不妥吧!

  里面的人确实是大刚,另一个人是刘梅。不知为何,当今天刘梅约他的时候他就答应了,而且在上班时间两个人就出来了。刘梅说有些事想请他帮忙,在单位说不太方便。大刚说那就出去吧!改制以后,他们唯一的好处就是时间自由了,可以自己支配,因为厂里根本无法控制你的行动,他也不知你到底是不是去办公事,他总不能每一个人都跟着看看吧?大刚很少逛街,他也不知道有什么地方,适合他与刘梅这种关系的人去坐一会儿,他们总不能在大街上谈话吧!所以大刚就把她带到了这儿。

  “有什么事儿这下子可以说了吧。”大刚问。

  “其实也没有什么事儿,就是想让你陪我坐一会儿。”刘梅看着大刚,她想知道自己说出这句话后,大刚会是什么反应。

  大刚当然不会无动于衷,他看着刘梅,不知她在搞什么鬼。有些事即使他有感觉他也不敢胡猜,这些事可不是闹着玩的。

  刘梅望着大刚说,“如果我说我喜欢你,你会是什么反应?”

  大刚的脑子瞬时就乱了,他觉得有些事还是不可思议地发生了。“我?开什么玩笑?我都半个老头子了,你可别拿我开涮了。”

  “我是说真的,我知道这说出来会让你笑话,我也知道这根本就没有可能,可感情真的发生了,是谁也阻止不了的。这些天我也很矛盾,想来想去我认为我还是爱上你了,所以我一定要告诉你,不管你怎么想,我都要告诉你,要不我会很难控制自己的情绪的。”

  现在的年轻女孩的想法真的不是自己所能理解的,她们有时的爱情表白让你目瞪口呆。“刘梅,其实你是个很不错的女孩,但是我有妻子,还有孩子,我们怎么可能呢?”大刚说。

  “我知道,所以我才想问你,你会不会为了我放弃这一切?你现在不用回答我,你考虑一下,过几天我会再问你的。”刘梅看着大刚,看的大刚心里直发虚。大刚不明白,这怎么会是真的呢?刘梅也不明白,这又怎么会是真的呢?只是她发现一个人总是占据着她心里很重要的一个位置,怎么赶也赶不走。所以她在问自己,我是真的爱上他了吗?这一切可能吗?他有家庭,有妻子,有孩子,何况他并不一定也喜欢我,就算是喜欢,这种感情有多少有结果的呢?自己是不是疯了?

  大刚一出门,就碰见了晓芳,他显然很吃惊,“怎么你会在这儿?今天不用上班吗?”晓芳还是选择了一个合适的时间出现,在刘梅离去后,她才站在了大刚的面前,她不想让彼此都尴尬。“你不是也同样没有上班吗?”晓芳盯着大刚,她想看看这个男人怎样像自己解释。

  “有个同事找我有点儿事。我们…”,“女同事吧!”晓芳问。大刚点点头,“你都看到了?”晓芳说,“不会这么快吧?现在就坐我的位置了?”大刚一听知道妻子误解了,赶紧解释说,“你误会了,不是那么回事儿,我没有…”晓芳打断了他的话说,“我只想问你,你和她究竟是什么关系?”“真的只是同事。”大刚说。

  “那你紧张什么?”晓芳说完笑了。大刚这才松了一口气,对妻子说,“你刚才像审问犯人似的,我能不紧张吗?”“没做亏心事,有什么可紧张的?”晓芳白了她一眼。

  “唉?你还没告诉我你怎么也来了?”大刚问。“你可以和女同一起来,我就不能和男同事一起来了?”晓芳说。“好了,别生气了,我以后不敢了还不行吗?”大刚抚着妻子的肩头,也想来点儿娇气。

  

第十七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