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八章

    事情虽然就这样过去了,但谁也知道这心里的疙瘩并没有解开,晓芳也说不出那天为什么就没有深究下去,这不符合她的性格,这种事情如果发生在以前,她不让大刚说个清清楚楚,是决不会罢休的。但这一次,她竟然有了一种放任的态度,似乎这个与别的女人在一起的男人,与自己没有任何关系。是她大度了吗?还是在心里不在意了呢?

  大刚本来就心虚,巴不得妻子忘了才好,所以妻子不问了,他也不会傻的再向妻子去解释,装作没有发生过就是了。只是表面他可以掩饰,但心里呢?他该怎样去回答刘梅呢?一个小姑娘,他当然不忍心去伤害她的感情,但他也不能接受她,虽然她是一个很不错的小姑娘,但这与感情是两回事,他对她的好感与爱情无关。但这些与不与妻子说呢?他不想隐瞒妻子,又怕妻子无法理解,这一段时间本来与妻子的关系就有些僵硬,他不敢再用任何事情刺激她了。

  这些事已经够烦心的了,工作上又出了问题,奖金的风波刚刚淡忘,人员又要发生大的变动,厂里决定提高部门效率,将各个后勤部门统一起来,取消原来各自为战的局面。这应该是一件好事,但对刘梅来说,她却十分不情愿,因为她被调入了新部门,也就是说她不能与大刚在一起工作了。其实这是件好事才对,这样她就可以淡陌大刚在她心中的印象,逐渐走出这段感情误区,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但她却不这么想,她也不可能这么想,一个女人如果被感情所迷惑了,是很有什么将她唤醒的,除非残酷的结局出现。

  那天,刘梅死缠着大刚下班后陪她出去走走,大刚也怕在厂里闹出事儿来,想息事宁人,早早把这件事解决了,所以同意了。

  “你想好了吗?”刘梅问。

  “我想过了,刘梅,其实你自己心里也清楚,这根本就是不现实的,你又何苦要骗自己呢?”大刚说。

  “我不管这些,我只问你的想法。”刘梅坚决地说。

  大刚摇摇头,没有说话。刘梅的眼似乎有些红了,她摇摇头说,“我知道自己很傻,但我控制不住我自己,我也知道,我们两个人之间有很大的差距,我们的人生观和爱情观都不一样,可能我们根本就无法生活在一起,但是我就是喜欢你这个人,你是个好人,一个女人见了就想托负一生的男人。虽然你的一生可能穷苦艰辛,但是你一定会十分疼惜你的妻子,把她当作宝贝捧在手心,一个女人有这样一个归宿,虽然不是完美的,却是幸福的。这些天,我也想了很多,我想对你说声对不起,请你原谅我给你和你的家人带来的麻烦。”

  大刚听刘梅这么一说,心里顿时亮堂了许多,他觉得刘梅自己想通了比什么都好,他正愁着怎么去安慰她呢?他赶紧说,“看你都在说什么?这样最好,最好了。”

  刘梅摇摇头,说:“我可能很快就要走了。”

  “走?到哪儿去?”大刚吃惊地问。

  “其实我一直都不太喜欢这份工作,我的特点不在这方面。国营机制下的一些东西我很不适应,这个从我们最近的工作可以看的清清楚楚,我喜欢自由独立一些,不用费尽心机每天去考虑那些复杂的人际关系,可以把全部的精力用到自己喜欢的工作上。所以国营企业不适合我,我的一个同学在南方自己开了一家公司,他很早就叫我过去帮忙,我一直都没有答应,现在我想通了,我可能不用几天就会走了。”刘梅淡淡地说。

  但大刚听起来却不平淡,这简直就像是一枚定时炸弹。他试着说,“你都考虑清楚了?工作可不能说放就放啊!找份工作不容易,何况你已经奋斗了这么时间,也取得了一些成绩,就这样放弃了你不觉得遗憾吗?你可要考虑清楚啊!”

  “没有什么不能放弃的,要想得到就必须先学会失去。我想我走时可能不再向你告别了,今天就算是道别吧!”刘梅的话中似乎含着哭泣的感觉。

  “我希望你再好好想想,这段时间可能你各方面的压力都挺大的,所以情绪会有些冲动,你能不能再给自己一点儿时间,等自己平静下来后,再好好想想,想清楚了再做决定?”大刚劝着刘梅,他觉得刘梅太冲动了,这样的事哪能这么武断呢?

  刘梅没有再说什么,摇摇头,“你能最后一次陪我走走吗?”

  大刚还能再说什么呢?这种时候这个要求对他来讲是责无旁贷的。每天都在电视上见到这些感情纠葛,每次他也总和妻子发表各种见解,可这种事情真的降到了自己的身上,自己竟然一点儿主意也没有了,看来当局者迷是一点儿也不错的。

  

第十八章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