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因祸得福
  • 戳下方气泡,看书友讨论
  • 去客户端看更多精彩讨论
换世仙途在线阅读

换世仙途

仙侠 / 现代修真

70.91万字|完本

更新时间 2015-12-02 11:12

书籍摘要: 人生总是充满了各种意外和惊喜!经常受人欺凌的成铭阴差阳错的激活了一个神秘系统。从此之后,敌人闻风丧胆、宝物堆积如山、女神芳心暗许。但正当踌躇满志的成铭准备走向人生巅峰之时,却发现了系统的真面目,其背后还隐藏着更为惊人的秘密……
展开更多作品相关

书友榜

我的头像

  • 书友第1名:易辰93.
    书友等级: 执事
  • 书友第2名:书友20171230064252736.
    书友等级: 学徒
  • 书友第3名:书友20210301105379369948.
    书友等级: 学徒

书友还看过

相关标签

现代修真小说推荐

重生晚点没事吧在线阅读
按照重生前的记忆,地球好像再过几年就要全球灵气复苏,神话时代即将开启。 但是,老张同志有点慌。 第一,他发现这个地球不是自己记忆中的那个地球。 第二,他发现自己重生的好像有点晚了。 不怕,运气如风,常伴吾身,跟上老夫的节奏,上! 时间不够了,别跟老夫提什么猥琐发育,别提什么秀操作,老夫不懂,老夫就一个字,刚! 灵气复苏少年天才、妖魔鬼怪横空出世?像前世一样天地大变引起大灾难?不存在的,赶紧上车,滴~老年卡,跟老夫走! 灵气复苏?灵气复苏不就是一个新兴产业吗? 暴风雨之前,轰轰烈烈的天地灵气复苏大幕在一场广场舞的旋律下,以另类的方式拉开了。 然后,迎接那即将到来的第一波精纯的天地灵气,迎接那即将到来的万界仙魔~~ (新书《文娱巨星,从球场暴虐周董开始》已经上传,稳定更新中,欢迎读者老爷们品鉴)
38大虾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灯塔下的剑客在线阅读
李秋铭 蓝星上独一无二的练气士,修炼界的鼻祖。 有名道:“一剑万物摧,一剑胜寒雪” 形容他的剑万物不可抵挡,一剑冷意让人如同过冬,那个夜晚,是李秋铭最后在灯塔下舞剑,那满天的剑光让天地都失色,还留下了一句话:“哈哈哈,你持剑啊,可是痛快!” 这句话无人能懂,只有他徒弟寒毅,知道师傅舞的根本不是剑! 师傅离世后,寒毅道出了一个惊人的消息! “我师傅在逝世前迟迟不愿去上界,他只是在等人”
天夜城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玄机变在线阅读
我从久远劫来,蒙佛接引,一恒河沙,一沙一界,一界之内,一尘一劫。 某天我从昏迷中醒来,被一个自称幽冥教主地藏王菩萨的人把一副奇怪的图形纹在了我的身上,从此,我便陷入了万劫不复的死亡循环。 一切因果,由此而来……
云楼十二天音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开局一扇造化之门在线阅读
他自林中来,上天关闭了他的一扇“门”,却又重新赋予给他一扇“门”。 无意间途径医圣墓,自此让他从生老病死之中解脱出来,无数的磨砺让他意识到,江水一去就不会再复返。 体会过焦虑、暴躁、失望、痛心,绝境中又重生过无数次,幻想过一鸣惊人,也经历过无数黯淡的夜晚,回望过去所走过的困境与受到的种种磨难,理应忘掉身外的一切。 被现实所打败的他困在瓶颈与深渊之中,这让他知道人生没有理所当然,也没有坐享其成。 为了采摘彼岸的一束“花”,他勇敢前进不再回头,用尽一生的回眸,走出了丛林中的“菩提树”。 从此他的心中只有那个她与“岸”,永远都不会再迷路,而他就是渡于诸流的燕少羽。
百里逐星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镜道在线阅读
镜者,水火交融之器也。 能通玄于镜,亦能明心悟道矣。 应届大学毕业生任宁,偶得一面铜镜,入道修行,成了镜道一脉的传人。 且看他如何凭借一面镜子,一步步的攀向修行之路的顶峰。
演宁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我真的在修真吗在线阅读
我是谁?我在哪?我在干嘛?啊,对,我还在病院呢,当然是精神病院啊,哇哈哈哈!
雨中戏云霄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古武转修仙在线阅读
林凡,普通平凡的家庭,从小喜欢武术,一直锻炼身体,直到某天去踏青…
胖达知人心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残夜奈何在线阅读
现代科技发展迅速,但人死后的世界,枪械,大炮一切无用。可笑科技再发达,死后任需用手杀,人在人间修真,人在地下做诡,奈何桥上奈何叹,彼岸花前望彼岸,你们在上面杀人,我等在下方斩诡,看是人死还是心死,又或者敌亡。  何为诡,何为情,何为恶?  人间看尽悲情酿似酒,痛饮一番又何妨?
406诗人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我有一本大荒经在线阅读
当神灵逐渐苏醒,恶魔不再困于地狱,世界重陷混沌时,人类该如何延续? “起风了,唯有努力生存。” “我不想生存,我想活着。”江天青如是说道。
清晨六点的吻
日更千字
现代修真
当前位置: 仙侠 现代修真 换世仙途在线阅读
章节试读
第一章 因祸得福

    PS:新书发布,求收藏、推荐!

  “呼呼……”

  成铭一溜烟跑进了一条夹在两个小区间的狭小巷弄,背靠着墙壁喘着粗气。此时的他头发凌乱,满头大汗,一身原本干净整洁的校服上印着几个醒目的脚印,看上去颇为狼狈。

  过了片刻,成铭只觉自己浑身无力,苦笑着自语道:“不行了,再也跑不动了,他们千万别追上来啊……”

  说着,他紧贴着墙,把头慢慢地伸了出去,胆战心惊地往来路看了看,发现路上连行人都没有,这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哎呦!可疼死我了!”

  放松下来的成铭,手脚的肌肉马上就感到一阵阵酸痛,浑身一阵无力的他连忙靠着墙坐到了地上,用手不停地按摩着手臂和大腿,过了好一会,才感觉舒服了一些。

  “哎,你说我怎么这么倒霉呢?”

  说起来,成铭只是江南道内陆城市怀静府三中的一名初三学生,他身体瘦弱,生性胆小,喜欢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又有些爱炫耀好面子,由于父母做外贸生意,家境比普通人优越一些,经常会拿一些比较新颖的东西到学校。

  久而久之,有学校周边的痞子听说了成铭,就把主意打到了他的头上,经常问他索要钱财。

  就凭成铭手无缚鸡之力的样子,想要打得过这些人,根本不太可能,而且嘴上占点便宜又要被痛揍。后来,他想着不带零花钱应该没事了吧,但没想到对方却变本加厉。几次三番下来,他也只能选择逆来顺受。

  可能有朋友说,既然这样,成铭为什么不把事情告诉父母和老师?

  一来,成铭毕竟还是初三的学生,他又爱面子,觉得自己这么没用,告诉了父母或者老师,面子上会过不去。

  当然,最主要也是他受了那几个痞子的威胁,特别为首那个叫黑子的,他的大哥还是本地一家武馆的高层,势力非常庞大,根本不是他家能够抵挡的了的。他害怕发生什么意外,这才不敢告发这件事情。

  而且,那些人也没有逼他太甚,再加上他觉得自己已经初三了,等他上了高中,想必这些人也不会再把主意打到他头上了。种种原因才让他选择乖乖的把钱交出去。

  至于成铭现在这么狼狈,主要是因为他早上走的急忘记带钱,而且悲催的是,他今天跟暗恋了两年的女同学表白却被拒绝了。

  于是,当成铭放学回家又遇到那些人来勒索,见他没钱又要动手时,他就犹如火山一般爆发了,不顾自己身上被打的疼痛,就给那个黑子的下身狠狠地来了一脚。

  看着哀嚎不已的黑子,成铭害怕之余拔腿就跑,这才就有了刚才那一幕。

  “也不知道黑子那家伙怎么样,不会给我一脚踢废了吧?”

  成铭有些忧心忡忡的想道,如果黑子真被他踢废了,那他和他家可就真吃不完兜着走了。

  “不行,得给大壮打个电话问问。”

  成铭连忙拿出手机给田大壮打了个电话:“喂,大壮啊?黑子有没有被我刚才那一脚给废了?”

  “没有!”电话里传来一个粗声粗气的声音:“你跑了没一会,黑子就走了,你明天可得小心一点,他说会来找你算帐的。”

  成铭哈哈笑道:“哈哈,反正明天是星期天,让他去呗。”

  “呃……这到也是啊,不过……”

  成铭打断了他的话,无所谓的说道:“大壮,别担心了,大不了被打一顿嘛!”

  田大壮担忧道:“黑子这人睚眦必报,要不到时我帮你吧?”

  成铭连连拒绝:“不用不用,我又不是不知道你家的情况,可不想给你添麻烦……好了,就这样吧……”

  收起手机,成铭看了看自己的细胳膊细腿,唉声叹气道:“哎,我怎么就长成这个模样呢?要是我能像大壮那样,还怕他们个毛!”

  说起来,成铭也搞不清楚自己到底是怎么回事,父母都长得人高马大,自己又明明是足月生的,而且家庭条件不错,无论母亲怀孕期间还是后来,不说营养过剩吧,营养不良那是根本不可能的。

  正因为这样,成铭实在有些想不明白,自己怎么就长成现在这副德性!

  如果光是身体瘦弱,在武术昌盛、武馆林立的大唐真算不上什么大难题,只要成铭的身体没太大的问题,从小练到现在,拥有一个健康的身体应该没问题。

  可成铭却有个怪毛病,一练武就头晕,而且更为奇怪的是,成铭的父母带着他去全国各大医院看了,检查的结果却都非常正常。后来,他又使用了无数祖传偏方,结果还是一如既往,一家人也只能无奈的接受了现实。

  长成这样,又不能练武,造成成铭心里一直很自卑,可以说,他现在的性格也正是因此而造成的。

  正当成铭在那感慨自己命途多舛的时候,不远处突然传来“呯”的一声,把他吓了一跳。

  成铭还以为黑子他们追上来了,连忙站起身,胆颤心惊地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原来只是有个人倒在了地上,这个发现让他顿时长舒了一口气。

  好奇心和内心的善良,驱使着成铭想过去查看一下,但他马上又想到现在网络上经常出现帮人反而被冤枉的例子,想起这些,他刚刚伸出的脚又收了回去,转身就准备离开。

  “这年头,好人不能当啊!”

  不过,刚走出几步,成铭的心又纠结了起来,心想,这到底是一条人命,万一因为他见死不救出了意外,这辈子他心里都会过意不去的。

  “算了,还是去看看吧,反正就我这模样,捕快应该不太可能相信是我做的吧?”

  这么想着,成铭就向那人走去,走到跟前,他先是打量了一下对方,发现他不过是身高连一米四都不到的侏儒。要不是对方看上去体格有些粗壮,而且那双手也不像是年轻人的手,他还以为这人只是个少年。

  由于这人爬在地上一动不动,成铭也看不出他到底是怎么回事,于是蹲下身轻轻拍了拍他的肩膀:“喂,你怎么样啊,要不要叫救护车?”

  喊了几声,也不见这人有什么动静,成铭心里不禁有些担心起来,学过一些急救知识的他,这时不敢乱动,连忙拿出手机准备拨打急救电话。

  “啊!”成铭刚准备按下电话号码,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只手,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把他吓了一大跳,原来是地上躺着的这家伙醒了。

  “吓死我了,你没事吧?”成铭关心的问了一句。

  这时,就见此人慢慢的抬起头来,只是这人模样又把成铭吓了一大跳,这让他心里不禁有些犯嘀咕,今天是不是走了霉运,怎么老是被吓,再来几次,非得心脏病不可。

  言归正传,那人的模样之所以让成铭吓了一跳,到不是说此人长得太丑或是什么,而是因为这人的状态实在太吓人了。

  只见侏儒双眼通红跟兔子似的,而且,眼睛、鼻子和嘴巴里还在不停的往外冒着血,再配合一张苍白毫无血色的脸,看起来就好像电视里的僵尸一样。如果是晚上,估计能把人给吓死。

  成铭定了定神,正准备询问对方需要什么帮助时,侏儒下面的一番话,却让成铭有些愣了愣。

  “小子,身上有钱吗?!”侏儒语气凶恶地问道。

  成铭摇了摇头,此时他有些想不明白,这人都这样了,居然还这种态度,难道真像网络上说的那样,好心没好报?

  侏儒慢慢的站起身来,可能由于受伤颇重,身体还晃了晃。但就这模样,他还瞪着眼,用威胁的语气对成铭说道:“小子,我看你是学生吧,身上不带钱,你说我会信吗?快点给我都拿出来!”

  成铭听了这话,反而笑了起来:“我说你这人是不是脑子有问题啊,就算想要敲诈我,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德性,快去撒泡尿照照自己吧!”

  “你再说一遍?!”侏儒的脸色突然阴沉了下来。

  “难道不是吗?”成铭嗤笑了一声:“就你这三等残废,还是老老实实去找个工作,可别干这种勾当了。幸亏这是遇到我,要是个暴脾气的,那你就是残废变残疾了!”

  说到这,他心里嘀咕了一句:“要是我能有大壮的实力,现在就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那样红!”

  听成铭这么说,侏儒反而笑了,不过配合他那副“尊容”简直比哭还要难看:“虽然有人敢叫我残废,但其中可没有你这种垃圾,敢叫我残废是吧,嗯?”

  说着,侏儒的手突然令人匪夷所思的变长了,紧接着就一把抓住了成铭的脖子,把他顶在墙上举了起来。

  正当成铭回过神来,想要呵斥对方时,就感到自己呼吸越来越困难,想要挣脱,却发现这只手就好像一把铁钳一样,牢牢的固定在自己的脖子上。

  “说啊,你到是再说啊!”侏儒慢慢的加大手上的力气,配合那狰狞的表情,就好像来自地狱的魔鬼。

  “唔……唔……唔……”

  此时的成铭除了本能的挣扎之外,哪还说的出话,但这一幕却在罪魁祸首眼中却是那么的美妙,以致于他把手稍稍的放松了一些,为得就是还想再“欣赏”一下成铭的挣扎。

  侏儒的行为却没让成铭觉得好受,反而让他感到更加的痛苦,过了没一会,他的意识就开始模糊起来。

  “难道我就要死了吗?我才15岁,好不甘心啊!要是我的体质好一点,能够每天锻炼身体,也不至于像现在这样手无缚鸡之力了吧……”

  正当成铭在那自怨自艾的时候,他没有听到,侏儒的口中突然发出了“呃”的一声。

  “说到底,还是要怪老爸老妈,为什么把我生成这个模样呢,要是我生下来就有一个强健的体魄……吔!我怎么可以说话了……”

  此时,成铭突然听到自己嘴巴发出了声音,猛然反应了过来,此时的他有些茫然不知所措,接着偷偷的睁开了眼睛,但眼前的情况,却让他惊恐的瞪大了眼睛。

  你道这是为什么?原来,刚刚还凶神恶煞般的侏儒,脑袋上居然插了一把小铲子,而且铲身都已经没入了脑袋,只留下来了把手,那结果也就不用多说了。

  “啊!”成铭生性本来就胆小,呆愣了片刻,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恐惧,边叫边挣扎起来,不过再怎么挣扎,卡在他脖子上的手却纹丝不动,急得他浑身直冒冷汗。

  正在这个时候,成铭又懵了,因为他的脑中突然响起了一个冰冷又毫无感情的声音。

  “发现人类尸身,符合转化条件,是否吸收?3.2.1,宿主没有应答,默认吸收……”

  语音刚落,侏儒整个人突然就消失不见了,要不是地上还留着一些鲜血,成铭都要以为刚才发生的那一切不过是他的幻觉而已。

  “这地方不能呆了!”成铭回过神来,打了个冷颤,撒腿就往自己家跑去。

  …………

  “老婆子,看到我的小花铲了没有?”

  “你的东西都放东放西的,谁知道到哪去了?”

  “没道理啊,我刚才种花的时候,就放到窗台这里了,怎么回头拿个种子就没影了?还真是奇了怪了!”

  老太太奇怪的问:“不会被大风吹下去了吧?”

  “刚才你难道看到刮大风了?”老大爷反问了一句。

  “没有。”

  “那不就是了,对了,刚才谁来过这里没有?”

  “我刚才在房间整理衣服,难道是小靖?”

  “小靖!小靖……给我过来!”

  没一会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走了过来,小心翼翼的问道:“外公,您叫我什么有什么事啊?”

  一看小男孩的模样,老俩口哪里还会不明白,老大爷问道:“小孩子可要实诚,小花铲是你拿的吧?”

  小男孩诺诺地点头:“是……是我刚才不小心,把小铲子碰到外面去了。”

  听外孙这么说,老太太就急了:“咦,你这孩子怎么回事,万一正好有人路过,砸到了可会出人命的!”

  被外婆这么一说,小男孩眼泪“哗”地一下流了下来,抽泣地说:“我……我只是想帮外公种花,真不是故意的!”

  老大爷摆了摆手:“好啦!这事等会再说,咱们还是快下楼看看吧,别真砸到人了。”

  “外公,我也想去。”小男孩弱弱地说道。

  老太太闻言训斥道:“小孩子家家,去什么去,给我老实在家呆着!”

  让外孙在家老实呆着,老俩口迅速下楼来到刚才成铭所在的巷弄里。

  刚走到自己家的阳台下方时,老太太突然惊叫了一声:“呀,地上有血!不会真砸到人了吧?”

  “这……”老大爷看到地上还没有凝固的鲜血,不禁哆嗦了一下:“这下坏事了,也不知道那人怎么样,要不要报警啊?”

  “千万别报警。”老太太连忙制止:“报了警,万一把孩子吓着怎么办?”

  “我看你是不想赔钱吧?”老大爷皱着眉头说道。

  “说什么呢?我这还不是为了孩子,他下个月可要做心脏手术了。”话虽如此,但老太太说话时的底气明显有些不足。

  “呃……那到时再说吧,如果对方找上门来,咱们该怎么赔就怎么赔……”

下一章
新人免费读 下载起点读书APP
访问网站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