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04

  静悄悄的夜,月如弯钩,风微微地吹动着泛黄的梧桐叶。

  桫椤国公主孟罗莎拿着一只蓝色的瓷瓶敲响陈灵儿的房间。

  绿茶警惕地问:“谁呀?”

  “我是桫椤国的公主孟罗莎。”孟罗莎回道。“今日我看你家公主被那毒蜂伤了不少地方,特来送药。”绿茶没吱声,也没准备给她开门。孟罗莎又补充道:“我这药对蜂蛰虫咬有奇效。只需轻轻一抹,明日便好。”

  “绿茶,快–开门。”陈灵儿对站在门口的绿茶示意。

  绿茶走过来,小声说:“公主出门在外要多长个心眼,这桫椤国是专门修炼巫术的,跟她们交往一定要千万个小心,不然那天被人下蛊了你都不知道。”

  绿茶自十一岁那年跟了这个不得宠的公主,事事都很警慎。可自家这公主偏不是个小心之人,放着好日子不过,非喜欢在冷宫过日子。如果不是赵太妃舍命换得这次去外邦求学的机会。自家这主子怕是一辈子都得在冷宫过下去。

  说来这也真是史无前例的事。纵看这大大小小几百个国家里面也只有这陈国的十公主是自小在冷宫里长大。而做为她老爹的陈国国主居然将他的亲骨肉给遗忘了。若不是当年有人当着满朝文武提及此女,也许到死他都不会记得自己王宫中还有一个十公主。这是后话,归正题。

  绿茶打看门,陈灵儿惊诧叫道:“是你?”她太像自己的好朋友刘佳苗了,莫非她们一起穿越过来了?

  “太好了,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来到这个地方,没想到你是和我一起来的。”陈灵儿激动地抱着孟罗莎,紧紧地抱着好半天不愿松手。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绿茶疑惑不解,自家公主什么时候和桫椤国的公主如此相熟了?

  孟罗莎以为这是她们陈国独有的待客之道。不忍推开陈灵儿,过了好一会儿,才红着脸轻推开她:“这是药,我帮你涂上。”

  孟罗莎低头打开瓷瓶准备给陈灵儿涂抹。

  “慢着–”绿茶十分警惕,从孟罗莎手中抢过药瓶,将随身携带的银针插进药膏中。银针颜色未变黑。

  “谢谢孟公主的好心,这等小事还是让奴婢来做吧。”绿茶微微躬身。

  孟罗莎退到一边。绿茶看到她的脸上也有两处被蛰伤。便问:“我看孟公主脸上也有伤,可涂抹过此药?”

  孟罗莎没料到这陈国公主身边的一个小丫头竟如此细心警觉。便走上前,用指间轻沾稍许涂在自己的脸上。绿茶这才放下心来给自家公主上药。

  “头上,胳膊上,这里,这里...”陈灵儿指给绿茶。陈灵儿抬眼看到绿茶额头上也有几个红包,便用手指轻沾了些给绿茶涂上。

  孟罗莎眼羡地瞧着这主仆二人。

  “公主~有客在~”绿茶被孟罗莎看的羞红了脸,小声提醒公主。

  “别动,小的时候我也曾被毒蜂给蛰过一次。那是一个午后,我看到地上有一只蜂在那里躺着,以为死了,就上前摸了一下。没想到,过了一会儿,我的中指就刺啦啦地疼起来,越来越肿。我当时害怕坏了,记得书上说,用一根线将手指绑紧,不让毒血流通就没事了。那时也傻,就用一根棉线把手指头这个地方绑的紧紧的,血不流通了,可是手指头变成紫黑色了。你说傻不傻?”陈灵儿边给绿茶涂着边吹着。

  这些个往事,可没听过公主讲过。

  孟罗莎抿了一小口茶,说道:“我还是头一次见主家对一个奴婢这么好的。”

  “谢谢你的药。”陈灵儿把瓷瓶还给孟罗莎。坐在她对面,给自己也倒了一杯茶水。绿茶不知所措地站立一旁。只听自家公主说“佛说众生皆平等。人生来就不分贵贱尊卑。你对我,我自然会对你好。人与人交往,都是相互的。”说完,喝了一口茶水,接着就见她将茶水喷了出来。

  “这是什么破茶,这么苦?”陈灵儿只觉得舌头很涩。

  绿茶在一旁捂嘴笑。

  孟罗莎憋着嘴笑。“十公主这番话我倒是头一次听说。这人可是什么都不同的,就像你我。”

  “孟公主,这话我可不赞同。莫非你真愿意生在帝王之家。帝王家的孩子看似锦衣华服,其实他们还不如平常百姓家的孩子过的简单快乐。平常人家有父母常陪,我们呢?个中心酸只有自己知晓。”

  “真没想到十公主的内心如此凄凉。”孟罗莎一语道破。

  绿茶咳了几声,暗示自家公主说话要注意些。

  “哼,我说的是所有的皇家儿女。莫非孟公主就过的很快乐吗?我看未必。”陈灵儿又将茶杯端起,忽想起这茶水的味道苦涩难喝。便对绿茶说:“让店家给换些白开水过来。”

  这令孟罗莎很是惊诧,以为陈灵儿是在赶自己走,心生闷气,这十公主竟连待客之礼都不懂。便站起身说:“罗莎多有叨扰,天色太晚了,我也该回去歇息了。”

  “怎么就要回去了,再坐一会儿吧。”陈灵儿起身挽留。

  “公主,你都要换茶水了?”绿茶提醒道。

  “哦,对不起。我刚来此地,不懂这些礼数。还请孟公主不要放在心上。”陈灵儿抱拳说道。

  孟罗莎脸上挂着笑道:“十公主人这般好,我怎会与你计较呢。更深露重,今日实在是叨扰太久了。”说着欠身离去。

  送走孟罗莎,陈灵儿要绿茶和自己一起睡,不让她在地下打铺。

  她需要了解一些事情,这个世界的事情。

  “绿茶,你之前的名字也是叫绿茶吗?”陈灵儿躺在床上问身旁的绿茶。

  “公主怎么忘了,绿茶是公主给起的名字,奴婢原名叫宋暖,和七公主的小名相似。是公主看到杯中漂浮的绿茶,便给奴婢起名绿茶的。”绿茶解释道。

  “绿茶,只有你我的时候,你就不要一口一个奴婢的。我听着不太习惯。咱俩都是一样的人。”陈灵儿说。

  “公主,可别这么说。你再不受国主疼爱,也还是陈国的公主。奴婢可不敢和你平起,要让皇后知道了,又不知道该怎么罚奴婢了。”绿茶看着陈灵儿说。

  陈灵儿觉得让绿茶一时半会把奴婢这两字在她的字典里去掉,估计也有些难度。

  陈灵儿又问:“那我有几个兄弟姐妹?”

  “公主排行第十,你上面有四个哥哥,大皇子夭折,二皇子在边疆,二皇子和你都是淑妃娘娘所生,淑妃娘娘在你出生当日便殁了。国主那时最宠的就是淑妃娘娘了。自娘娘不在,皇后便把你扔在冷宫让赵太妃照管你。三皇子、四皇子还有七公主都是皇后所生。五公主不满一月便夭折了,六公主最受王上喜爱,七公主和八公主都不怎么得王上欢心。九公主两岁时溺水了。”绿茶说了这许多,听的陈灵儿脑袋有些乱。她这皇帝老爹儿女倒是不少。从儿女中看还是皇后最受宠。

  “你是什么时候跟着我的?”陈灵儿又问。

  “公主,你今天是怎么了?莫不是今天在湖里受了惊吓,把之前的事全忘了?”绿茶总觉得自家公主与先前判如两人。

  “恩,有可能。”陈灵儿干脆实话实说。

  “啊?”绿茶惊道。

  

04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