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六章 东瀛邪术

  王进见徐至的剑术看似简单却一时看不出毫无破绽,而何梦娇的剑术却十分普通,漏洞百出,知道她的剑术基础十分有限。王进决定先发制人,先打败何梦娇,再专心对付徐至,于是他转动手中的长剑,撇开徐至,直取何梦娇。

  王进手中的长剑就如一只灵蛇一般,忽左忽右,忽上忽下,纵横捭阖,让何梦娇分不清,辩不明他的剑招所向。不到十个回合,王进虚晃一剑,何梦娇果然上当,挥剑平刺,王进随即用木剑横劈,拨开何梦娇手中的木剑,王进见何梦娇门户大开,一剑刺中她的手腕,将她手中的长剑挑落。

  何梦娇见手中的木剑被击落,知道自己已经落败,不敢再和王进缠斗下去,只好从地上捡起木剑,红着脸退到一边,和薛阿檀一起观看徐至和王进两人的比试。

  徐至见王进一瞬间就击败了何梦娇,知道和王进过招不可大意,他秉承太极剑后发制人的宗旨,先牢牢守住门户,再仔细观察王进的一招一式。

  徐至手中的木剑一与王进交手,他就侧身弹开,挥动木剑,将自己围成了圆圈,上下左右没有任何破绽。王进虽然剑术精湛,灵动易变,但他一时也找不到徐至防守的破绽,只好以剑术的飘逸灵巧,试图扰乱徐至的心智和视线,寻找一击即中的机会。

  徐至渐渐悟出:王进的剑术不管如何飘忽不定、变化无常,但是最后一击总是如同雷霆之怒,剑气如一,刺中对方的额头、手腕、膝盖、肩头等防卫最薄弱的身体部位。因此他先是不敢冒然接招,一味地逃避,绕着八卦方位不停地打着转,让王进不能靠近自己,一面寻找后发制人的机会。

  王进见徐至一直退让,逃避自己,不敢接招,停住脚步,笑道:“徐英雄,你不能欺负老夫年老,一直不出招,避让老夫,消耗老夫的体力啊!”

  徐至见王进说的有理,心想:王爷爷是在指点自己的剑术,总不能一直躲避不前吧!于是他突然改变剑招,反守为攻,腾空一跃,反手就是一招“长虹贯日”,用木剑撩向王进的后背,此招正是与蒋超对决时的一记杀招。

  王进不慌不忙,也从下向上跳起,转动身体,就像一只高速旋转的陀螺,手持木剑上挑,两剑在空中相击,发出砰砰的声响。

  徐至随即从空中跳下,见王进还停留在空中。王进突然转动身体半圈,剑头朝下,就是一招“剑指深渊”,直刺下来。徐至连忙退后几步,躲过王进凌厉的突袭,并挺剑平刺过去。

  哪知王进事先窥破徐至的意图,并没有落地,而是在半空翻了一个跟头,改变了落地方向,跳到徐至的身后,用木剑轻轻点了点他的后心。徐至这才如梦初醒,弃剑认输。

  王进见徐至和自己对决了数十招,虽然败在自己的绝学“凤舞九天”之下,但是天下英雄又有谁能应付的了这一招呢?当年公孙兰在创建这招时,曾将自己的旋转舞姿,铿锵有力的音律,和飘逸的剑术,三者合一,才造就出这飘逸绝伦的天下第一剑。

  王进见徐至虽然年轻,却是一个难得的武学奇才,他在瞬间内竟然连续躲过自己的两次转身变招,虽然输在第三次变招中,但也是着实不易了。

  徐至收起木剑,赶紧走过来,小声说道:“王爷爷,这次比剑晚辈输的心服口服,你老先休息一会,喝口热茶吧!”

  王进见徐至虽然输了比试,但谦虚有礼,心胸开阔,对他的爱惜之心突然超过门户之见,决定将自己一生所学的剑术传授给他。

  王进心中主意已定,缓了一口气,喝了一口茶,说道:“徐老弟有些剑术的根基,而何姑娘的剑术还需要继续苦练,我们佾舞派的剑术虽然有些独到之处,但被同道誉为‘天下第一剑’,那是太抬举我们了。其实天下剑术源于一家,不是单门独派就能发扬光大的,不知道徐兄弟是否有兴趣借鉴我派的剑术。”

  徐至见王进如此说,知道他有意要将自己的剑术传授给自己,心中大喜,叫道:“王爷爷在上,晚辈愿意拜爷爷为师,专心学习这天下第一剑术!”,说完就要给王进下拜,行师徒之礼。

  王进赶紧拉住徐至的手,说道:“我佾舞派的剑术从来就是一脉单传,并且是父传子,从不外传。老夫不敢违背祖宗遗训,也不便收徐兄弟这个外人弟子。”

  王进见徐至、薛阿檀、何梦娇三人都有些茫然,继续对徐至解释道:“不瞒三位英雄,老夫本想把本门的剑术传给小敬思的。现如今小敬思年幼,不便学这门高超的剑术,而老夫又年迈体虚,来日不多。因此我决定将剑术先传授给徐兄弟,希望徐英雄今后再将本门的剑术传给敬思,希望他能将我佾舞派的天下第一剑发扬光大,因此安敬思才是我们佾舞派唯一的传人。”

  徐至此时才明白王进的真正意图:他这样做既没有违背祖训,又可以光明正大地将剑术传给自己。徐至答道:“徐至明白前辈的心思,一定不辜负爷爷今天的所托!”

  王进见徐至答应了,点了点头,说道:“其实我将本门的剑术传给徐兄弟,还有另外一个目的。”

  薛阿檀忙问道:“王爷爷,你是不是还有什么事情,需要徐大哥和我们帮忙啊?”

  何梦娇见王进满眼含泪,赶紧阻止了薛阿檀的问话。

  王进喝了一口茶,理了理思绪,方才说道:“那是六十年前的旧事了,当时新年渐近,先父带着我沿着这蜿蜒的水路出了针叶谷,去东都洛阳为村民采办一些年货回来。那是我第一次随父亲出谷,因此记得格外清楚,我一路上很是贪玩,瞧见什么都觉得新鲜,因此我们在这洛阳城多待了好些日子,这也造成了我一生的遗恨!”

  徐至见王进对往事十分愧疚,心想:当时王爷爷也不过只有十几岁的年纪,年少贪玩是人的天性,就是因此误事没有什么可懊悔的。难道其中另有隐情?徐至不便说出心中所想,只好劝慰道:“王爷爷不必自责,事情都过去这么久了,何必如此耿耿于怀呢?”

  王进说道:“徐兄弟,你是不知道后来发生了怎样的事情?当时东都的防御使赵大人,为了增强春节的气氛,在洛阳城内搭起了一个比武的擂台,让路经洛阳的天下英雄比武论剑,夺魁者不仅可以得到赏银千两,还可以头着鲜花,身骑大马,绕洛阳城游街三日。”

  薛阿檀插话道:“王爷爷!那胜者不是和中状元游街一样荣耀吗?”

  王进答道:“是啊,薛兄弟,我当时也是这么想的。唉!想当年老夫真是年少气盛啊!我见台上几个武师的武艺和剑术很是平平,心里有些瞧不起他们,于是没有和父亲商量,就跃上擂台,向台上的武士讨教,那些武士哪是我的对手,不用三四个回合都一一败在我的剑下。”

  何梦娇笑道:“爷爷的天下第一剑,打发这些三脚猫,那是绰绰有余!”

  王进接着说道:“当时我和何姑娘的想法是一样的,真没有把这些人放在眼里。可是后来台下来了一群江南的朋友,为首的号称蒋王神,他是陪同东瀛的遣唐使者,去长安面圣的。蒋王神见了比武的告示,二话没说,就跳上擂台,和我比试起来,我们当时使用的都是长剑,而且我们的飘逸剑和蒋王神的梅花剑各有千秋,一来是蒋王神年长经验丰富,二来我的剑术还没有运用自如,因此刚开始我们还能打个平手,可是三百招后我渐渐败下阵来。”

  何梦娇担心地叫道:“前辈落败,这如何是好呢?”

  王进见何梦娇为自己担心,朝她笑了笑,继续说道:

  当时我刚要弃剑认输,可是那个蒋王神并不理会,仍然对我连下杀手,竟是梅花剑中致命的绝学“梅雨纷飞”,剑光闪闪,剑气纷飞,就像千万个雨点刺进我的身体,我全身疼痛,丢弃手中的长剑,大叫了一声,摔下台去。

  我父亲在台下赶紧抱住了我,见我并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身上受了一些细细的剑伤。我父亲本想迅速带我离开的,但见我十分痛楚的眼神,安慰了我了好几声,我却不停地哀求他道:“台上那人太霸道了,孩儿虽然输了,但是心中还是不服!”

  我父亲用右手轻轻拍了拍我的肩头,小声道;“进儿,今后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要学会忍耐,更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说完就跳上台去,向那个蒋王神挑战。

  王进说到这里,停住了,好像又回到了七十年前,喃喃道:“没有想到这竟然是父亲跟我说的最后一句话!”

  何梦娇安慰道:“爷爷不必太过悲伤,一来忧郁伤心,久思伤脾,再说您老的父亲在天之灵,也不希望自己的孩儿一直生活在悔恨中!”

  王进听了何梦娇的劝,方从回忆中恍然回过神来,叹道:“老夫怎么越老越想以前的事情了,唉!真是老朽了,对了,我刚才讲到哪里了?”

  徐至等人都想知道:飘逸剑和梅花剑究竟谁是天下第一剑,三人几乎同时回道:“爷爷刚才讲道:父亲要上台与蒋王神比剑,不知两人比试的结果如何?”

  王进“哦”了一声,叹道:“真是越老越记不得事情了!让老夫好好想想!”,王进想了一会,才继续说道:“刚开始我父亲和蒋王神,打成了一个平手,当蒋王神在使出梅开二度,踏雪寻梅之后,又是那招梅雨纷飞,我父亲早有准备,使用剑气护住全身,使了一招天罗地网,竟将剑气全部反弹回去,那蒋王神赶紧飞身躲过,后来两人的比试,就和刚才我和徐至的比招,我父亲最后使用凤舞九天的三连杀,终于将蒋王神打败。”

  我见父亲取胜,很是开心,连忙拍手叫好,可是就当父亲刚要离开擂台之时,那个东瀛的武士跳上台去,我见那个东瀛人,剃了一个阴阳头,头上扎了一个小小的发髻,脚上穿了一双木屐,不伦不类的,甚是滑稽,我当时差一点笑出声来。

  那个东瀛人双手举起一把长剑,那长剑在日光下,就如一道长虹滑过长空,后来我才知道那剑叫做白虹剑,是剑中的精品,它削铁如泥,任何宝剑都会被它斩断,因此我父亲的长剑一经交手,就被东瀛人斩断,而东瀛的剑术很是奇怪,如鬼魅一般,忽而身形全无,忽而又从你背后钻出。我父亲手持断剑,只好弃剑认输,那知道蒋王神在台下大叫了一声,“此人剑术高超,不可留他性命,免留后患!”

  那个东瀛人不答一语,如同鬼魅一般,突然消失在我父亲的面前,又从父亲身后的地面钻出,一剑刺出,竟然穿透我父亲的胸膛,将手无寸铁,毫无防备之心的父亲杀害,我父亲临死之时紧紧抱住东瀛人的双腿,让我快跑,好好活下去,要替他报仇。

  当时我心中明白:我根本就不是这两人的对手,如何硬拼下去,也会被两人杀害,只有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所以我只好含着眼泪,迅速消失在混乱的人群中。

  我为了给父亲报仇,并没有立刻离开洛阳城,而是暗中打探蒋王神和东瀛人的底细。

  第二天,我见那个东瀛武士身披彩带,在东都防御使赵大人和一群官员的恭维下,骑上了一匹高头大马,一群衙役手举着回避的牌子,敲着锣鼓,簇拥着东瀛人游街,满街的百姓都对东瀛浪人很是不满,指指点点的。

  我暗暗跟随游行的队伍,心中十分气愤,我堂堂中华竟然没有人赢得了这个东瀛人,不知道何时才能为父亲报仇雪恨。

  那东瀛人游完街,在蒋王神一帮人的簇拥下,进入洛阳城的一家酒楼,叫凤鸣楼,他们找一个雅间坐下,我也跟了进去,要了一壶酒,坐在他们的隔壁,偷听他们说话,我才知道这个蒋王神是江南蒋州的一个帮主,平日里靠打家劫舍,走私盐铁起家,最近又私通海上的东瀛浪人,抢劫海上商船,甚至冒充东瀛官方的遣唐使者,勒索朝廷和地方的供给。

  东瀛人从蒋王神手中得到了好处,为了报答蒋王神,竟将东瀛鬼魅的忍术、剑术传给蒋王神,这也使得蒋王神的剑术数日飞进,他却对外宣称是自己自创了十八路梅花剑法,实际上就是东瀛的鬼魅剑术,蒋王神就凭着这鬼魅的梅花剑术,和一把锋利的长虹剑,曾在江南用了不到三个回合,就击败了八个剑客的围攻,这也使得他的名声大噪,响彻整个大江南北,他也因此自诩为“天下第一剑”。

  后来,我也明白凭借个人的力量,一时是不可能打败蒋王庙这个邪教和那个东瀛剑客的,于是我强忍着悲痛,收拾了父亲的尸体,并将他火化,一人带着父亲的骨灰,偷偷地潜回针叶谷。我穷尽一生,思考如何破解东瀛人的鬼魅忍术和剑法,说来惭愧,至今也是一无所获,因此我将这个故事讲出来,希望你们以后遇到蒋神庙的人,要格外小心他们的长虹剑和鬼魅妖术。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6日,第2次修改。

第三十六章 东瀛邪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