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章 爱恨两难

  徐至三人在针叶谷全体村民的一致要求下,终于同意帮助针叶谷的年青一代,走出蚬山,投明主,打江山,展抱负,洗刷他们先辈一百年来避世偷生的耻辱。

  村民们满含热泪,都用大碗斟满了酒,领着自家的孩子来到徐至、薛阿檀和何梦娇三人的身旁,纷纷向他们敬酒,表示感谢。

  徐至、薛阿檀和何梦娇三人也都站立起来,一一回敬了村民的盛情和美意。

  薛阿檀十分嗜酒,见每一位村民前来,都是来者不拒。他的酒量也是大的惊人,几十杯酒喝下去,仍然游刃有余,他一边大口喝酒、大块吃肉,一边赞这个孩子机灵,夸那个孩子漂亮,哄得那些老人和孩子们笑声不断。

  何梦娇见村民十分热情好客,身旁的徐至和薛阿檀也是十分豪爽洒脱,自己虽然是个姑娘,酒量有限,但也不便怯场推迟,只是几杯闷酒喝下去,脸色绯红,渐渐有些支持不住。

  徐至见何梦娇有了些醉意,轻声提醒道:“何姑娘,你少喝点,酒量不论深浅,只要情谊到就可以了!”何梦娇万万没有想到:徐至会在众目睽睽下主动关心起自己,嗔道:“不用你管!你还是管好你自己!再说本姑娘也没有喝的烂醉如泥啊!”

  众村民敬完酒后,纷纷回到自己的座位坐下。几位老人向王进使了一个眼神,王进点了点头,说道:“三位弟妹,恕山里的孩子孤陋寡闻,见识粗鄙,你们三位都是从山外而来,见过大的场面。麻烦你们给孩子们讲讲山外面的世界吧!也让孩子开开眼界,长长见识!”

  薛阿檀听了,连忙摇头,为难道:“这天下的大事头绪太多,一时半会说不清,也道不明。我们三人中算徐大哥最能说了,还是让徐大哥给大伙说道说道,我老薛就是一头笨牛,只管喝酒吃菜,嘿嘿!”,说完,干脆敞开衣襟,又自斟自饮起来。

  何梦娇偷偷地看了身边的徐至一眼,恰巧徐至也在看着她,似乎在征求她的意见。何梦娇知道自己对天下的大事知道的也有限,小声对徐至说道:“还是你给孩子们说说外面的情景比较合适!”

  徐至听了,只好点了点头,环视四周,见村民们都停住吃喝,毕恭毕敬地等着他开口。徐至不便推迟,朗声说道:“各位乡邻,恕徐某直言:现如今这山外的世界风云易变,各种势力相互博弈,没有人能看清楚这天下的形势。就说这朝廷吧!当今天子昏聩,诸侯割据,但他仍然是天下的共主,百姓的希望。如果天佑我大唐,下一代出一位圣君天子,励精图治,废黜奸佞,说不定就能扭转乾坤,天下太平了。

  众村民听了,都纷纷议论说:如果我大唐能出现圣君明君,那百姓少受改朝换代之苦,这样是最好的。”

  徐至接着分析道:“不过这是最乐观的结果,如今大唐内忧外患,积弊已久,即使出一两个圣明的天子,恐怕也是孤掌难鸣、无济于事了!”,

  徐至见大伙的兴致都有些低沉,继续说道:“再说河北、江南的各路诸侯,虽然犬牙交错,相互斗争,又相互勾结,沆瀣一气,但也是一支不可小觑的力量!几十年后这其中或许也会出现胸怀大志、拯救天下的大英雄!”

  众人听了,只好苦笑道:“徐兄弟说的是,如果朝廷纲纪不振,那英雄自会出于草莽之中!”

  徐至听了众人的议论,回道:“除了地方割据势力,还有黄王的义军,在江南也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黄王素来仁义,爱民如子,更能得到下层贫苦百姓的拥护和支持,说不定这江山最终会落入他的手中。”

  众乡民听完了徐至对天下的分析,都赞道:“徐兄弟说的有理!这天下的局势真是纷扰不堪,高深莫测啊!”

  何梦娇虽然喝的有些醉意了,但徐至说的每句话、每一个字她都听得格外仔细,她心中暗想:“这个徐至真是不简单!年纪轻轻的,见识却如此独到,怪不得江帮主要煞费苦心除掉他呢!”

  何梦娇转念又想:“不对啊!我怎么突然对他如此关心起来了!他可是我的杀兄仇人啊。我今天这是怎么了?怎么这样心神不宁?”,何梦娇想着想着,竟然一时不知道如何是好。

  一旁的薛阿檀见众人都称赞徐至说的好,也停止了吃喝,跟着喝起彩来,叫道:“徐大哥说的真好,就是兄弟愚笨,对天下大势实在不敢兴趣,也实在听不明白!”,他语音刚落,就引起了众人的一阵大笑。

  徐至继续分析道:“因此在下认为,现如今不是我们针叶谷兄弟寻访明主,建功立业的最佳时机!各位能否听徐某一言:我们先带一位武艺超群的孩子,出了这大山,如果他能在乱世中站稳脚跟,有了一些根基人脉,再让他带领更多的孩子出山,建功立业。各位乡邻觉得如何?”

  几位老人和其他村民小声议论了一番,说道:“徐大侠,我们针叶谷很多孩子都想早点出山见见世面,开开眼界。为什么只带一个孩子呢?多带些孩子,岂不更好,孩子们出了山,相互也有个帮衬照应,孩子们多了大家一路上也不寂寞啊?”

  薛阿檀想也没想,附和道:“是啊,徐大哥,孩子多了,岂不是更好?”

  何梦娇听了徐至的话,也是一头雾水,轻声问道:“我们多带些孩子出山,岂不是更能在恶劣的环境中站稳脚跟?”

  徐至摇了摇头,继续分析道:“各位乡亲,我开始也是这么想的,可是后来一琢磨,发现这样并不好,因为山里的孩子天真无邪,如果孩子多了,更容易受到外面花花世界的诱*惑,而且人多嘴杂,并且会泄漏我们针叶谷的秘密,引来歹人对我们的觊觎,给乡亲们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

  何梦娇和众乡亲这才明白徐至的良苦用心,都点头称是。

  何梦娇觉得徐至的想法很是严密周全,心中对徐至的仇恨顿时少了几分,更多了一些敬佩之情,她趁着酒兴,仍不住赞了一声:“嗯,这个想法真是缜密,但是只带一个孩子,究竟带谁家的孩子出山比较合适呢?”,说完望了徐至一眼,似乎在等他拿主意;又禁不住看了一眼正在王进怀中嬉戏玩耍的安敬思。

  徐至顿时明白了何梦娇的想法,继续说道:“我们三人决定先带安敬思出山,一来我们和小敬思比较熟悉,二来小敬思天生神力,更能在乱世中崭露头角,出人头地,几位老人家和大伙们,你们觉得如何?”

  几位老人和众村民又小声商量了一番,说道:“徐老弟,我们觉得这样的安排最为合适,小敬思不但力大无穷,而且弹指功出神入化,他也是我们村中武艺和力量最强的孩子。你们是应该先带他出山,建功立业,然后让他带领更多的孩子一展风采,光宗耀祖,希望我们针叶谷早日扬名天下!”

  徐至和众人又将如何带安敬思出谷的事情商量妥当,彼此又说了一些闲话,这一顿饭一直吃到日薄西山,所有人都吃的醉醺醺的,方才罢休。

  徐至三人和针叶谷的乡民吃完了流水宴,决定第二天就带领安敬思出谷,安敬思有些舍不得王爷爷,见王进默默地给他整理远行的衣物,叫了一声“爷爷,我不想离开你!不想离开针叶谷!”

  王进也舍不得小敬思的离开,但是他更不愿耽误孩子的前程,咬咬牙,狠狠心说道:“敬思,你已经是大人了,爷爷老了,不能再照顾你了。你出了山,要学会自己照顾自己,更要听三位哥哥姐姐的话!”

  安敬思还是有些不舍,猛地扑到王进怀中,放声大哭起来。王进见安敬思哭的伤心,爷孙俩数年朝夕相伴之情涌上心头,也禁不住热泪盈眶。

  徐至、薛阿檀、何梦娇三人见爷孙俩相拥而泣,心中也是伤感,都连忙转过身去,不忍再看。

  第二天清晨,徐至三人领着安敬思和乡民们一一道了别,四人又坐了王进的竹筏,沿原来的水路回到了彩蝶谷。

  王进将竹筏停稳当了,将徐至四人送上岸,说道:“三位弟妹,我们就在此别过,临别前我还有几句话要叮嘱你们!”

  徐至三人听了,赶紧躬身答道:“王爷爷,您老有话,请尽管吩咐我们!”

  王进说道:“我今天就将小敬思托付给你们三位了,你们要像哥哥姐姐一样好好照顾他,将他抚养成人,给他找一个好的去处,建功立业。如果事与愿违,小敬思一生前途坎坷,实在不济,也要将他完好无缺的带回针叶谷。”

  薛阿檀抢先答道:“王爷爷您放心,敬思是我薛阿牛的大哥。他走到哪,我都会跟到哪,我会永远尊敬、帮衬他的!”,徐至和何梦娇也都跟着点了点头。

  王进摸了摸安敬思的头,对他说道:“敬思,你现在已经是大人了,要学会自己照顾好自己,一路上要听徐大哥他们的话,不要轻易受山外世界的诱*惑,不要轻易听信别人的话!更不能轻易泄露我们针叶谷世世代代的秘密!”

  安敬思含着泪,叫了一声:“爷爷,敬思都记住了!敬思舍不得离开爷爷!要不爷爷,您也跟着我们一起走吧!”,安敬思说完,紧紧拉着王进的衣襟不放。

  王进又拍了拍安敬思的肩头,安慰道:“敬思,你要明白,爷爷老了,不能再跟着你们出山闯荡了!这外面的世界迟早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

  王进交待完安敬思,又对徐至说道:“徐兄弟,请借一步说话!”

  徐至跟着王进来到彩蝶谷的一颗桃树下,王进见四周没有人,从怀中取出一个包裹递给徐至,轻声说道:

  “徐兄弟,这里面藏的是公孙大娘的遗物,自太爷爷起,都倍加珍藏,一直传到老夫手中,老夫愚钝一时也看不明白它究竟是琴谱还是剑谱。老夫见你天资聪慧,说不定你能参透其中的奥秘。另外等小敬思的武艺有了一些根基,你再将飘逸剑法一一传授给他!希望他能将飘逸剑发扬光大,打败东瀛人的鬼魅忍术,替先祖报仇!”

  徐至赶紧双手接过包裹,答应了一声:“王爷爷请放心,我会将飘逸剑传给小敬思的,并一定会协助他建功立业,报仇雪恨的!”

  王进又从身后取出一把三尺剑来,双手递给徐至道:“这是我们佾舞派世代相传的佩剑,名叫凤鸣,此剑一出鞘,就能听到嘤嘤的声响,就如一只凤凰在鸣叫。虽然此剑不算稀世珍宝,但也是我派一脉相承的旧物,更是我派帮主的信物,希望你暂为保存,日后和剑谱一并传与小敬思!”

  徐至连忙跪下接过凤鸣剑,又答应了一声:“徐至谨记爷爷的嘱托!一定会妥善保存剑谱和宝剑,等小敬思长成后,一并交与他!”

  王进见徐至答应了,连忙将他扶起,又拉着他向彩蝶谷的深处走去,两人走了将近五百步远,王进见四周都是茂密的树林,不会有人偷听,这才轻声对徐至说道:“爷爷还有几句要紧话,本来是想烂在肚子里的,但上天让老夫遇见了徐少侠这样的英雄,老夫不想把这些关系天下兴亡的话带进土中,今天一并告诉徐少侠!”

  徐至知道王进将要说的话,是极其秘密和重要的,他对天起誓道:“王爷爷,您请放心,您老今天对我说的话,徐至绝不对外泄露一个字!如有违背,让徐至万箭穿心而死!”

  王进这才慢慢说道:“其实我要说的是有关《推背图》的秘密。如今朝廷、各地将帅、江湖同道,甚至连贩夫走卒都想得到它!”

  徐至听了,惊讶地叫了一声“啊,怎么又是《推背图》?它不是失落很久了吗?怎么如今天下人人都想得到它!”

  王进笑道:“江山社稷,功名利禄,天下谁人不喜呢?徐至,老夫所知道的秘密也非常有限,其实当年李十二娘和我高祖在宫廷分手后,没有立刻返回故乡颍川,而是绕道北上太原,见了自己的师父公孙大娘。”

  王进见徐至的脸色十分惊讶,才解释道:“恕老夫给你们三人讲自己家世秘密的时候,有所保留,因为老夫当时也不能确定你们三人的为人如何,现如今老夫终于可以放心了!”

  徐至笑道:“谢谢王爷爷对晚辈的信任!”

  王进继续说道:“当年公孙大娘在太原,查到了一些线索,可惜不是关于《推背图》本身,而是关于《推背图》的宫廷实录,这本实录记载了太宗和李淳风在显庆楼的君臣对话,也被后人称为《藏头诗》,它主要是对《推背图》的注释,对于破解《推背图》的秘密至关重要。所以不仅要得到《推背图》,而且也要得到这本《藏头诗》,这样才能成功破解天下的局势。如果两本奇书得其一,都是不完整的!”

  徐至问道:“王爷爷的意思是说,即使有人得到《推背图》,如果没有《藏头诗》作为注解,他也很难破解《推背图》中的秘密!”

  王进答道:“是这样的,据公孙大娘所得到线索,当年天后朝的徐敬业窃取了《推背图》,但没有得到《藏头诗》,最后徐敬业在润州失败,《推背图》也不知所踪,玄宗朝的安禄山、史思明得到了《藏头诗》,却没有得到《推背图》,所以安史叛军虽然扰乱了整个中原,占领了长安和洛阳两京,但也没能成为气候。”

  徐至似有所悟道:“原来是这样的!”

  王进继续说道:“公孙大娘得知这本《藏头诗》丢失多年,又突然横空出世,深感奇怪。公孙前辈经调查才知道:这本《藏头诗》当年被藏在太原王府的御书房中。可惜当时的王府戒备森严,连只苍蝇也进不去,公孙大娘凭借高超的武艺,潜入王府,只得到一幅太原王府的地图和御书房的一把钥匙!”,说完从袖中取出了一个包裹,又对徐至说道:“这两件珍贵的东西就在包裹内,只是历经一百多年,河东藩镇几经变换,太原王府或许也已毁坏,不知这些东西能否用的上?”

  徐至双手接过了包裹,又将他深藏入怀中,答道:“王爷爷放心,徐至去少林拜见至诚大师后,一定北上太原,寻访《藏头诗》的消息!”

  王进见徐至对自己交代的事情一一记住了,又拉着徐至的手,走出彩蝶谷。王进又向等待多时的薛阿檀、何梦娇、安敬思道了一声:“青山不改,绿水长流,祝各位一路顺风!”,说完就架起木筏,挥手告别而去。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6日,第2次修改。

第四十章 爱恨两难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