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四十四章 请君入瓮

  第二天刚蒙蒙亮,白衣汉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说道:“三位恩公,在下有要事去办,先行一步。这里是我师兄的道观,你们用完了早膳,再赶路吧!恕在下不能相送了!”

  徐至三人刚要推辞,这时长清道人和道童走进了禅房,又拿好言好语来相劝。

  徐至只好回道:“贫僧三人昨晚迷了路,已经打扰道长一晚,岂敢再次相扰?”

  长清道人笑道:“无量天尊!吃顿便饭又不是千金相赠,出家在外就应该相互帮衬。还请三位大师不要推辞!”,说完就让道童拉着薛阿檀和安敬思前去梳洗用膳。

  白衣汉子突然低声说道:“恕在下直言,三位虽然是出家的高僧,但这身装扮不象是出家人的模样。恰好我师兄这里有几件破旧的僧衣道袍。如果不嫌弃,可以送与三位大师穿戴。”

  薛阿檀见白衣汉子满口仁义,顿时防范之心全无,笑道:“不瞒白大哥,我们三人并不是真正的僧人,只是为了去少林寺……”,薛阿檀的话还没有说完。徐至就用手指在背后重重捅了他一下,示意他不要乱说话。

  白衣汉子见薛阿檀突然闭嘴,不再说话,只好嘿嘿笑道:“在下明白三位大师,不,三位兄弟路上的难处。在下正好认识一条去洛阳的近路。你们出了白云观,向左走半个时辰,有一条古驿道,只要沿着这条驿道,一路向北,就可以看到一座紫云山,只要穿过紫云湖下的紫云峡,转过双驼峰,渡过黑龙潭,就能到洛阳嵩山的脚下。”

  安敬思笑道:“白大哥!有你指路,我们就不用再跟徐大哥尽走弯路了!徐大哥,我们吃完早饭再走吧!我们跟着你,都饿了几天肚子了!”,说完朝徐至扮了一个鬼脸,就一路小跑跟着小道童去梳洗了,众人都被他天真无邪的言行逗乐了。

  白衣汉子与长青道人使了一个眼神,就向徐至等人拱了拱手,告辞而去了。

  再说徐至三人梳洗完毕,在白云观吃完了早饭,已将近辰时,三人才告别了长青子,沿着驿道,一路向北,穿过一片茂密的树林,来到汝州和洛阳边界的紫云山。这紫云山原是嵩山的余脉,山势险峻、植被茂密、景象万千。紫云山的入口处有一片湖水,就是白衣汉子所说的紫云湖,这湖被群山环抱,水面宽阔,微风吹过,波光粼粼。

  徐至见了,不禁叹道:“真是湖水与群山相映;落日与紫云同在!”

  薛阿檀见徐至诗兴大发,偷偷地对安敬思说道:“徐大哥什么都好,就是太多情了,动不动吟什么诗,做什么对的,可是我薛阿牛一句也听不明白,岂不是白费?”

  徐至瞪了薛阿檀一眼,没有想到安敬思却为他辩解道:“薛阿檀,我倒觉得徐大哥有宰相一样的才华,诗人一般的情怀,又有王爷爷那样出神入化的本领。我长大了,也要学做徐大哥这样的大英雄、大豪杰!”

  薛阿檀听了安敬思赞美徐至的话,小声嘀咕道:“就你们哥俩斯文,我薛阿牛不识字怎么了?还不一样活得自在快活吗?”

  薛阿檀的话被身旁的安敬思听的一清二楚,安敬思冷笑道:“好一个薛阿檀!你不要忘记你在针叶谷的誓言,我可是你的大哥,你一辈子都要听我的,怎么反悔了,竟敢暗地里埋汰起你大哥来了?”

  薛阿檀这人极重誓言和义气,他见安敬思对自己的话认了真,赶紧下拜道:“我薛阿牛虽然顽劣,但是说出的话,泼出的水,说到做到,我愿意一辈子听从安大哥的吩咐!”

  安敬思和徐至在一旁见薛阿檀如此认真起来,都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安敬思一边扶起薛阿檀,一边笑道:“薛贤弟快快请起,刚才我和徐大哥是故意试探你的,你不必当真!”

  薛阿檀这才醒悟过来,骂道:“看我这猪脑子,看来还是要学徐大哥,多读些书,才不会轻易上别人的当!”

  徐至三人一路说笑,走下湖坝,见湖坝下就是紫云峡,两边峭壁耸立,峡内深不见底,只能见到头顶的一线天。三人都不禁倒吸了一口凉气,心想如果在这里遭到伏击,任你武艺如何高超,都将插翅难飞。

  三人走到峡谷的中间,突然峡谷四周响起了阵阵呐喊声,徐至见峡谷的进口和出口处都被数十名白衣汉子死死堵住。

  为首的一个白衣汉子冷笑道:“三位大师!没有想到我们这么快又见面了!”

  薛阿檀见说话之人,正是昨晚一路同行的那名白衣汉子,忙拉了安敬思,后退几步,责问道:“白大哥!你究竟是什么人?你们拦住我们的去路,究竟想干什么?”

  白衣汉子没有理睬薛阿檀,而是对薛阿檀身边的徐至说道:“徐大侠,你们是我的救命恩人,我不敢对你们不敬。实不相瞒,在下只是想邀请尊驾去我们猛虎帮的总坛做客,我们帮主随时恭候大驾!”,说完就躬身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徐至答道:“原来白大侠是猛虎帮的人,可是徐某并不认识贵帮帮主,如果如此冒失地去拜见贵帮帮主,岂不是对贵帮大大的不敬?”

  白衣汉子满脸堆笑道:“还请徐大侠见谅!属下也是奉了本帮教主之命,真心实意来相邀阁下的,还请徐大侠赏敝教帮主和在下一个薄面!”

  徐至见白衣汉子一片诚意,正不知如何拒绝,忽然听到紫云峡外喊声震天,一群官兵冲杀了过来,又将猛虎帮的数十名弟子团团围住。

  徐至见官兵中为首的三人骑着高头大马,正是云飞扬、周宸和欧阳光。

  白衣汉子和他的手下见本教的副帮主驾临,只好依次过来行礼拜见,但见欧阳光与周宸并肩坐在马上,很是亲密,众弟子想起了烟雨楼的往事,心中都是大大的不悦。

  欧阳光见帮中的弟子对自己很是恭敬,顿时觉得自己很有面子。因此他故作姿态,端坐在马上,趾高气扬地朝白衣汉子拱了拱手,高声道了一句:“白垣师兄、帮中的各位兄弟,大家辛苦了!”

  白垣应道:“谢谢副帮主关心,帮主他老人家怎么没有亲自驾临紫云峡?”

  欧阳光回道:“帮主他老人家公务繁忙,他安排小弟前来,也是一样的。白师兄你这次提供的情报很准确、很重要。你为本帮立了一件大功,你放心,我会为你向帮主请功的!”

  白垣只好道了一声谢,退到一边,不再说话。

  这时,八位官兵抬着一座雕花的凤辇花轿走上前来,等凤辇停稳当了,在侍女红叶在搀扶下,从花轿中走出一位红衣少女,那少女正是徐至在汝河岸边见过的吹箫公主。

  云飞扬见红衣少女下了车辇,赶紧跳下马,走了过去,关心地问道:“秀云公主,你怎么来了?”,周宸等人见公主亲自驾临,也连忙下马过来行礼。

  李秀云没有直接回答云飞扬,而是望了一眼远处的徐至,问道:“云将军,前面那位少年就是你经常提起的徐至、徐大侠吧?”

  云飞扬连忙答道:“禀公主,此人正是我们要四处找寻的徐至,他身上藏有太多的秘密。公主您看,该如何处置他,比较妥当?”

  李秀云目不转睛,又仔细打量了徐至一番,她见眼前的徐至眉清目秀,玉树临风,不过是一位英俊的少年,似乎有些欣喜,又有些失望,自言自语道:“人人都说徐至如何英雄了得,现如今他落魄江湖,身无分文,又被叛逆黄巢所抛弃,这样的人自顾都不及,又怎么会是朝廷的心腹大患呢?可见人言并不足信!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劝他为朝廷出力才是上上之策!”

  云飞扬仔细揣摩了李秀云的意思,对身边的周宸和欧阳光说道:“公主懿旨:有劳两位将军说服徐至,请他到洛阳为朝廷效力吧!”

  周宸和欧阳光两人应了一声,径直走向徐至,对徐至说道:“徐大侠,你刚才也听明白了,我们公主要请你去洛阳做官!不知道阁下打算何时动身?”

  白垣见欧阳光公然投靠了朝廷,心中有些瞧不起他,但转念又想:这欧阳光毕竟是本教的副帮主,不能此时就和他翻脸。因此,白垣还是很小心地问道:“副帮主,徐至不能去洛阳,帮主曾吩咐属下:一定要将徐至带回总坛!”

  欧阳光见白垣竟敢当众阻止自己,心中有些不快,但他城府很深,不愿在教众面前失态,只是淡淡地回道:“白师兄,小弟忝为本教副帮主,小弟是否可以代表帮主他老人家的意思,不妨告诉各位教中兄弟,白师弟走后,帮主曾一再吩咐我:只要能抓住徐至,可以便宜行事!”

  白垣见欧阳光当着众人的面,拿副帮主的身份压制自己,心想自己千算万算,本想为教主抓住徐至,立下头功;万万没有想到此事会被欧阳光搅浑了:如果此次能活捉徐至,这一切都要归功于副帮主处置得当,办事有力,自己得不到任何好处;万一抓不到徐至,欧阳光也会把罪责推卸到自己身上。他一时恼怒,竟然口不择言道:

  “恕属下愚钝,那属下是执行帮主将徐至带回总坛的命令呢?还是执行副帮主的指示,将徐至带回洛阳交朝廷处置?”

  欧阳光一时也不知道如何回答白垣,只是喝道:“白师兄,你先退一边去,等会长青师兄来了,自然会和你说明白的!”

  徐至见欧阳光和白垣为了能得到自己,竟然发生了争执,不禁哈哈大笑起来:“徐至一介平民,一派要我去做官,另一面要邀请我去做客,你们太抬举我了,恕徐某难以从命!”

  欧阳光叫道:“徐至,我们敬重你是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你不要不识时务,敬酒不吃、吃罚酒!”

  徐至叫道:“敬酒怎样?罚酒又如何?我徐至誓死不做朝廷的鹰犬!”,一句话羞的欧阳光满脸通红。欧阳光冷笑了几声:“做朝廷的鹰犬又如何?总比一个将死之人要自在快活!”,说完就抽出龙泉宝剑向徐至刺了过来。

  徐至也不慌不忙取出凤鸣剑,迎了上来,欧阳光占了先机,横剑划向徐至的左肩,徐至连忙用剑格挡,两剑相击,发出当啷的声音,响彻整个山谷。

  这猛虎帮向来以刚劲的拳脚功夫闻名于世,徐至是第一次见欧阳光使用剑,只觉得欧阳光的剑招虽然平平,但是剑招中蕴含了深深的内力,一招一式都如重锤击鼓一般,通过长剑传递过来,震撼自己的心脉。

  徐至知道如果用内力与之相抗,这些劲力加上自己的劲力,都会反弹回来,必然使自己深受重伤,他赶紧使用武当太极剑以柔克刚的套路,在空中划起一道道弧线,将欧阳光剑招上的内力一一化解,并将欧阳光的剑绞入一个个的剑圈中,这些剑招环环相扣,连绵不绝,就连不懂剑术的薛阿檀都惊叹叫好。

  徐至越战越勇,一声断喝,使出一招飘逸剑中的“波光点点”,逼退欧阳光,欧阳光慌忙挥剑护住门户,但他的左胁还是被徐至的剑气所伤。

  徐至见欧阳光中招后,剑法已乱,又是一招“灵蛇摆尾”,一剑刺中欧阳光的手腕,将他手中的长剑挑落。

  欧阳光长剑落地,在自己兄弟面前出了一个大丑,他顾不得白垣那幸灾乐祸的眼神,满脸羞涩地退到了一边。

  周宸见欧阳光落败,正要上前挑战,李秀云轻轻地磕了一声,细声细语道:“周将军不必如此,我们盛情相邀徐大侠去洛阳做客,岂能用武力相逼?万一误伤了我们的贵客,岂不是有悖我们的初衷?”

  云飞扬见李秀云很是看重徐至,心中由不快转为妒嫉,叫道:“周将军,你先保护好公主,徐至武艺高超,让本将军和他切磋切磋。”,说完就从腰间取出了一根九节鞭,那鞭是铜铁片铸造而成,每一节间都有环扣,既可以做为长棍使用,也可以做为短鞭用于近战。

  徐至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兵器,云飞扬先是将环扣住,形成一支长枪,枪头点点,如桃花纷飞,向徐至的眼、鼻戳了过来。徐至赶紧点头躲过,哪知那枪头就像有灵性一样,突然环扣解开,棍头低垂,就像哨子棍一样。徐至一时躲闪不及,被击中了右肩,只觉得肩上火*辣辣地疼。

  安敬思和薛阿檀见徐至受了伤,同时叫了一声:“徐大哥,小心他枪头的变化!”

  不远处,李秀云也在红叶的搀扶下,目不转睛地观看徐至和云飞扬的比武。红叶见徐至不敌云飞扬的九龙鞭,连连拍手叫好道:“公主!你快看,云将军又击中徐至的左臂了!那个徐至真是中看不中用,还是我们的云大将军英勇威武!”,她们身后的官兵见云飞扬手持出神入化的九龙鞭,占尽了主动,也发出了一阵阵欢呼声。

  红叶为云飞扬呐喊了好一会儿,见身旁的李秀云并没有答话,而是眉头紧蹙,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红叶很是奇怪,细声问道:“公主,你怎么了,不舒服吗?”

  李秀云见红叶奇怪地看着自己,仿佛被她看穿了心思,脸上不禁露出少女特有的羞涩,连忙轻声应了几声:“嗯”,随后又胡乱地摇了摇头。

  红叶很是疑惑,自言自语道:“公主今天是怎么了?怎么老是魂不守舍的?”

第四十四章 请君入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