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五十五章 将计就计

  原来江乘风携何梦娇来到登封后,曾去拜访云飞扬,恰逢云飞扬奉命巡视嵩山军营未归,因此两人并没有见到云飞扬。后来何梦娇借故要去嵩山见徐至,江乘风早已窥知何梦娇的去意,暗自尾随其后,隐藏在瀑布下的深潭中,偷听徐至和何梦娇的谈话,哪知徐、何两人只谈相思之苦,并未涉及其它,令江乘风很是失望。

  而蒋超此次来登封,是奉了淮南杨行密和其父蒋王神的密令,与云飞扬商量大事的。蒋超见云飞扬不在城中,只好去嵩山军营见他,不想在返程路上碰见何梦娇。蒋超为人很是机警,心想:这何梦娇与徐至关系密切,说不定徐至就在附近。他潜伏在密林附近,见徐至和何梦娇在瀑布下卿卿我我,有些按捺不住,首先跳了出来,妄想通过白虹剑与徐至交易《推背图》的秘密,这一切又被隐藏在水潭下的江乘风看的一清二楚。

  江乘风和蒋超两人本想联手活捉徐至,从他口中得到《推背图》的秘密。但徐至和何梦娇宁死不屈,先后跳入万丈瀑布。两人空欢喜一场,又不想放弃,只好沿着湍急的水流,找了许久,也没见徐、何两人的踪影。江、蒋两人叹息了许久,只好悻悻地离开嵩山,回到登封城中,等待云飞扬回城,先商量完正事,再暗访徐至的生死。

  再说徐至和何梦娇抱着死也不受辱的决心,纵身跳进瀑布,头晕目眩,被瀑布冲下千尺深潭,那水潭正是少林众僧取水的所在。两人被巨大的水流冲击后,均已昏迷,被湍急的水流冲到山谷的小河中,水势才比较平缓。

  幸运的是,徐至被水流搁浅在河边的碎石上。在烈日的暴晒下,过了好一会,徐至才睁开迷糊的双眼,发现自己只是受了一些皮外伤,手脚并没有什么大碍。徐至一路跌跌撞撞,终于在天黑之前返回少林寺。

  再说何梦娇被流水一直带到太室山下,恰逢那日李秀云带着刘景仁、云飞扬、周宸、慧风等将领巡查嵩山脚下官军的驻防。

  侍女红叶见李秀云走了很远的山路,担心她口渴,连忙拿着水壶去河边取水,突然看到上游飘来一个黄衣少女。红叶连声叫道:“公主,快来看啊!河中飘来一女子!”

  李秀云和几位将领闻声走了过来,见河中女子顺流而下,忽沉忽浮,不知生死。

  李秀云命令慧风将河中女子捞起。慧风不敢怠慢,不解战甲,跳入水中,双手托起何梦娇,将她平放在岸边上,等待公主发落。

  李秀云见何梦娇长的十分秀丽,衣衫浸湿,昏迷不醒,连忙让手下诸将领暂且回避。

  刘景仁忍不住多看了何梦娇几眼,见她双目紧闭,面色苍白,秀发上沾满了水珠,就如出水芙蓉一样,禁不住摇了摇头,叹道:“如此年纪和容貌,真是可惜了!”

  云飞扬对李秀云说道:“公主,此女子虽然好个相貌,但已身亡,依属下愚见,不如就地埋了她,好让她早些入土为安!”,周宸在一旁也点了点头。

  慧风连忙阻止道:“公主,各位大人,依属下判断,该女子还未断气,属下在救她时,感觉她还有一丝气息,还请公主慈悲为怀,救下这位可怜的姑娘!”

  李秀云没有说话,只是挥手让刘景仁等人离开,众将纷纷后退,在远处拱手而立。

  李秀云伸出右手,用指尖探了探何梦娇的鼻息,见她气如游丝,又用手探了探何梦娇的胸口,见还有一些暖意,心中大喜,连忙吩咐红叶用力下压何梦娇的小腹。

  红叶用尽吃奶的力气,拼命按压了数下,才见何梦娇缓缓张开口,吐出几口脏水,又过了好一会儿,何梦娇才缓缓张开眼睛,见自己平躺在草地上,旁边有两双大大的眼睛看着自己,连忙支撑着站起身来。

  李秀云连忙向何梦娇摆了摆手,善意地朝她笑了笑,示意她躺下。何梦娇还是摇晃着身体站立起来,她环顾四周,哪里还有徐至的影子,心中痛楚,放声大哭道:“两位姑娘,你们不应该救下我,还是让我随徐大哥一起去死吧!”

  李秀云心想:难道这位姑娘是为了他的徐郎殉情自杀的?怎么她的心上人也姓徐?李秀云心中一怔,口中却劝道:“姑娘不必忧伤,说不定你的徐大哥也能吉人天相,逢凶化吉呢!”

  何梦娇见眼前的这位姑娘和自己年纪相仿,不但长的极为秀丽,举止高雅,而且心地十分善良,心中也有一些亲近之意,小声道:“小女子刚才有些失态了,两位姐姐救了我的性命,不知如何感谢你们,敢问两位姐姐怎样称呼?”

  李秀云也非常喜欢眼前这位多情多义的姑娘,也学着何梦娇的口吻回道:“小女子叫李秀云,这位是我的丫鬟红叶。不知道姑娘如何称呼,仙乡何处?”

  何梦娇回道:“我叫何梦娇,家住岳州,平日喜欢游历名山大川!”

  李秀云笑道:“我跟何姑娘一样,也不愿在家待着,喜欢到处走走!如果姑娘愿意,我俩何不以姐妹相称?”

  何梦娇爽快地答道:“好啊,梦娇正缺个知心的姐妹,就是不知道我俩谁是姐姐,谁是妹妹?”

  红叶见李秀云不顾公主身份,竟然屈身与一个不知底细的野丫头结拜,很是不解,几次想阻止,又怕惹公主生气,只好向何梦娇赌气道:“这还用说,当然是我家公主是姐姐,你是妹妹了!”哪知何梦娇和李秀云同龄,而且何梦娇比李秀云还大了一个月。

  何梦娇见刘秀云是公主,吃了一惊,连忙道歉道:“小女子不敢高攀公主,还请公主收回成命!”

  李秀云笑道:“小妹虽然出生皇家,就缺一个知心的姐姐,还请何姐姐不要推辞!”

  何梦娇见李秀云一片真心,而且又救了自己的性命,只好默默点了点头。

  李秀云和何梦娇竟然一见如故,两人并肩坐在草地上,说了很多贴心的话。特别是何梦娇心中万分苦楚,向李秀云倾诉了心中的烦恼:提到了自己如何找徐大哥报仇,后来又如何阴差阳错爱上了他,又如何不远千里来寻他,哪知道刚见面就遇上了仇人,结果两人双双跳瀑布自杀。

  李秀云听的如痴如醉,好生感慨,叹道:“姐姐真是好福气,有徐大哥这样的一位好知己,就是为他死了,也不枉此生!可惜秀云身边却没有这样奇男子!”

  何梦娇劝慰道:“妹妹出身宫廷,地位显贵,身边又不乏能人贤士,何必如此灰心?”

  红叶最近也琢磨不透公主的心思,自从紫云峡遇见徐至,李秀云对云飞扬明显冷淡了许多,很多要事都绕开云飞扬,让周宸去办!红叶有些为云飞扬鸣不平道:“公主!何姑娘说的是,论人品和武艺,我们公主身边的云将军就不会输给任何人……!”

  红叶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李秀云打断了:“红叶,红叶,你还小,等你遇上了,你就明白了!”

  何梦娇似乎明白了李秀云的苦衷,笑道:“红叶,你家公主不是嫌那个云将军不够优秀,而是他们之间总缺点什么,例如奇遇,恩仇什么的。如果男女之间的感情不温不火,波澜不惊,那也是人生的一大缺憾!”

  李秀云见何梦娇很是聪慧,一语点破自己心中所想,又见她脾气很是直爽,又会些武艺,更想将她留在自己身边,问道:“姐姐今后有何打算?”

  何梦娇见李秀云问起自己的前程,有些迷茫和失落道:“公主!梦娇又能怎样打算,只是想找到徐大哥!梦娇一日没找到徐大哥,就一日不离开嵩山!”

  李秀云见何梦娇不愿离开嵩山,心中暗喜,劝道:“小妹有一事相求,不知姐姐能否应允?”

  何梦娇问道:“妹妹有何事?只要梦娇能办到的,一定效劳!”

  李秀云道:“妹妹住在嵩山脚下的登封县,身边缺一个武艺卓越的女侍卫,所以妹妹想聘请姐姐担任此职,一来我们姐妹俩可以朝夕相伴,二来也方便姐姐在嵩山寻访徐大哥的音信,不知姐姐愿意否?”

  何梦娇谦虚道:“梦娇武艺低微,只怕会辜负公主的厚望!”

  李秀云安慰道:“就算帮妹妹一个忙!还请梦娇姐姐不要再推辞!”

  何梦娇见李秀云一片至诚,只好点头答应下,随后又跟着李秀云一行人回到登封城中。

  再说江乘风和蒋超听到云飞扬回城的消息,连夜去他府中拜见。云飞扬准备了酒宴招待他们,在一番觥筹交错之后,云飞扬问道:“江帮主和蒋少主不远千里来到登封,在下荣幸之至!不知两位连夜来访,有何贵干?”

  江乘风和蒋超交换了一个眼神,江乘风首先说道:“云将军,这次老夫与蒋帮主前来,分别代表了淮南的杨大人和鄂岳的高大人,有要事与将军相商!”,说完,取出一封书信。

  蒋超也道:“云将军,在下也带来了杨大人和家父的书信,还请大人过目!”,说完也拿出两封书信。

  云飞扬看过完了三封书信,笑道:“这天下的形势变化的太快了!唉!黄巢叛军真是难缠,声东击西,声势浩大。不过高、杨两大人这招棋也真高明,后面的残局就让高骈老儿去收场吧!”

  江乘风笑道:“这还不都是云大人的功劳,高、杨两位大人是听了将军的策略,等黄巢叛军过境时,按兵不动,这样不但保存了实力,而且还让高骈老儿去背防守不利的黑锅!”

  云飞扬笑道:“所以朝廷的战报,本将军看都不用看,就知道结果了!可笑的是秀云公主还很纳闷,问我朝廷在江南有数十万大军,怎么都这样不堪一击,我就宽慰她说,黄巢在江南东进西突,转战南北,军队早已损耗殆尽,只要假以时日,朝廷就能不战而胜,过一两个月就可以准备庆功酒了!”

  蒋超赞道:“是啊!云大人,在下在江南也一直听杨大人和家父称赞你智勇双全,这大唐的锦绣江山,还有那位美貌的公主,迟早都是将军您的!”

  云飞扬心中甚是得意,但面上却很平静,笑道:“你们回去禀告两位大人,现在就是举大事的最佳时机,两位大人的地盘和军队毫发无损,只要他们一起联名向朝廷弹劾高老头剿灭叛逆不利,等朝廷罢免了高姘的官职,让在下取而代之。这江南的天下,就是我们的了!”

  江乘风赶紧献媚道:“是啊是啊,我们高大人,还有长蛟帮数万子弟就等云将军一声令下了!”

  蒋超也趁机表功道:“我们蒋神庙的数万伏兵也是时刻准备为大人打江山的,还请将军即位后,不要忘了我们父子的功劳!”

  云飞扬信誓旦旦道:“如果有那么一天,本将军发誓,与几位共享天下,如有违背,有如此剑!”,说完弹指间将手中的宝剑折断。

  江、蒋两人还是第一次见云飞扬展示武艺,知道他内力深厚,都暗自吃了一惊。

  江乘风夸道:“云将军如此年轻,武艺又如此精妙。在下有一名女弟子,国色天香,想献给将军,做为婢女。只可惜她前日不小心坠下山崖,如今尸骨全无,蒋帮主你说是不是!”

  蒋超跟着叹息道:“是啊,云将军!江帮主的这位女弟子,在下是见过的,清秀绝伦,才貌上应该不输于秀云公主!”

  云飞扬有些醉了,笑道:“天下还有这样秀丽的女子,可以比肩公主,难道是……,对了,说来凑巧,昨日公主在嵩山脚下救了一位黄衣少女,确实光彩夺目。只是可惜了,她被公主带在身边,否则你们也能见上一见!”

  云飞扬突然转移了话题道:“对了,蒋帮主,我让贵派帮忙找一本破书,你们找到了没有?”

  蒋超停住了笑,小心回道:“云将军,就凭那几句残诗,一点线索也没有,虽然本帮教众遍及江南各州,但不知如何寻找,更不知去哪里寻找!”

  江乘风也劝道:“是啊,云大人,我们还是把精力放在正事上。一本破书可以慢慢查找,不急于一时嘛!”

  云飞扬只好摆了摆手。江、蒋两人又陪着云飞扬喝了几杯,就告辞而去。

  再说李秀云将何梦娇带回自己的行宫,就得到了朝廷在江南的战报,李秀云拿着战报,目光痴痴望着远方,自言自语道:“这江南的官军真是酒囊饭袋,如此不堪一击!竟然让黄巢叛军纵横东西,横贯南北,这富足的江南恐怕到处都是硝烟战火,再也不是那个桃红柳绿的江南、朝廷的粮仓了!”

  何梦娇劝慰道:“公主,这黄巢叛军现在也是强弩之末,恐怕在江南也支撑不了多久了。”

  李秀云道:“希望像姐姐说的那样!黄巢贪恋江南的秀美,没有北上的雄心,一旦叛军渡江北上,而朝廷大军尽在许嵩一带,如果叛军绕过蔡州向西,这后果不堪设想!”

  何梦娇对天下的形势了解甚少,但她不忍见李秀云眉头紧锁,又劝道:“公主,我们都是女子,这天下啊江山啊,都是男人们的事情,我们只要做好本分就可以了!”

  李秀云笑道:“这就是姐姐比妹妹命好的地方,姐姐可以不用担心天下的风云变幻,而妹妹从一出生,就要学习天下形势与策论,这就是我们的命啊!”

  何梦娇回道:“公主,这一切都是朝廷的时运,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天下的局势,除非有未卜先知的能力!”

  李秀云反复回味了何梦娇的话,念叨:“这难道就是朝廷的时运,未卜先知,对了,除非能找到《推背图》的秘密!”

  何梦娇听了,吃了一惊:怎么朝廷对这本奇书也感兴趣,恐怕徐大哥要遇上一辈子的大麻烦了,她故意问道:“公主,《推背图》是什么?难道它能预知未来?”

  李秀云笑道:“姐姐,这《推背图》是一本奇书,本来藏于宫廷,后来不知什么原因流入民间,这本书藏有惊人的秘密,谁都想得到它!可惜谁也不知道它藏在何处!”

  何梦娇笑道:“公主,谁说天下人对它都感兴趣了,我就对它没丝毫兴趣,不管谁得了《推背图》,坐了江山,这太阳还不是一样从东方升起,本姑娘的日子还不是一样过吗?”

  李秀云叹道:“是啊!妹妹也知道:有野心的人才会对《推背图》的秘密感兴趣,而朝廷找《推背图》只是为了重整大唐江山,让百姓早点过上太平日子!”

  何梦娇心想:何不将计就计,只要跟着这位秀云公主,不但能找到徐大哥,而且也能帮徐大哥找出《推背图》的秘密。

第五十五章 将计就计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