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六十三章 万古流芳

  徐至见至诚方丈说到李世民十分担心王仁则的轘州驻军,众僧都表示不解,说道:“就当时的情景而论,秦王分析的没错,只有拿下轘州的王仁则,唐军才能一举东进,与虎牢关的偏师汇合,这样才能抵挡窦建德南下的大军,否则,窦建德大军渡过黄河,与王仁则东西夹击唐军,唐军首尾不能相顾,必然凶多吉少!不知道我少林前辈们和秦王是如何打败王仁则的?”

  了空见徐至对当时形势分析的很是透彻,对他暗暗赞叹,诵了一声佛,笑道:“阿弥陀佛!徐至,你如今皈依我佛,真是大大可惜了,像你这样的才华,做一个安邦定国的贤臣良将才是明智之举。方丈,三位大师,你们说是不是?”

  了空的话立刻引起了师兄弟们的同声附和。徐至阻止道:“我们三人虽然入门不久,但也是一心向佛,与人为善,岂能三心两意,投靠朝廷为虎作伥?各位师兄弟请不要打趣小弟,还是静心聆听方丈讲下面的故事?”

  了尘见徐至能言善辩,一时不知如何回应他,只好悻悻地对至信说道:“师父,我们是您老的弟子,我们怎么从来没有听您讲过这样的故事?这王仁则究竟是如何落败的?”

  至信大师对弟子的嗔怪很是淡然,淡淡一笑道:“阿弥陀佛!老衲也是第一次听方丈师兄说起本寺的旧事。正所谓‘千里之堤,溃于蚁穴’,再坚固的堡垒,也可以从内部攻破,老衲觉得这王仁则的失败,必然是毁在自家人的手中!”

  至诚方丈手持佛珠,对众弟子笑道:“我佛慈悲,事情正如至信师弟所料的那样!”,说完,他继续向众僧讲述道:

  普惠大师见李世民来回踱步,很是烦恼,又见躺在地上不能动弹的赵孝宰,他计上心来,对李世民说道:“秦王殿下,贫僧有一计,不知是否可行?”

  李世民问道:“是怎样的计策,大师快快讲来,在下愿闻其详!”

  普惠大师说道:“秦王!这个计策还得请地上的赵将军相助?”,说完就示意身旁的道广师弟解开赵孝宰的穴道。

  道广疑惑地望了普惠一眼,又见普惠向他微微点了点头,只好伸出右手食指,解了赵孝宰的穴道。赵孝宰懒洋洋地在地上又磨蹭好一会,活动了好一会手脚,但他显然是听明白了普惠和李世民的对话,不敢站起身来,向李世民下跪道:“秦王,各位大师在上,小人愿意弃暗投明,听从调遣!”

  普惠笑道:“这个容易,只要赵将军夺了轘州的兵权,活捉王仁则献与秦王,就是大功一件!”

  赵孝宰心中觉得此事甚难,推辞道:“小人感谢秦王和各位英雄的宽恕,也很想为大王做事,但小人一来官职卑微,二来郑军守备森严,如何能活捉王仁则?”

  普惠见赵孝宰一再推辞,怕他所说的归降非心中所愿,只是一时的推脱之辞,心想索性断了他的退路,让他死心塌地为秦王卖命,他故意分析道:“赵将军,你不为秦王效力,即使你能活着回到轘州,王仁则也不会信任你了!”

  赵孝宰疑惑地问道:“这又是为何?”

  普惠笑道:“这还要多此一问,大伙都看到了,你在登封故意纵马冲撞王仁则,私自放走秦王,在追击秦王的过程中,你也不太卖力,再次误了王仁则活捉秦王的好梦,你说王仁则还会重用你吗?你这个副将是做到底了!”

  普惠的一席话,说得赵孝宰满脸是汗。赵孝宰也知道这个王仁则仗着自己是郑王的侄儿,平时刚愎自用,贪财好色,对属下也是一言不合,就要军法从事,弄得下属人人自危,朝不保夕。包括赵孝宰在内的很多将领私下都盼望唐军早日攻下洛阳,拿下轘州,只是唐军攻洛阳一再受挫,再加上窦建德的援军不日就到,所以一时还不敢公然背叛,只好忍气吞声。

  李世民也趁机劝慰道:“普惠大师言重了,像赵将军这样的大才,王仁则不能珍惜,孤王还是虚怀以待的,赵将军,本王对天盟誓,只要你能助本王拿下轘州,本王就封你为轘州的将军,封万户侯!”

  赵孝宰见李世民亲自许诺自己,心中再也没有疑惑,赶紧下拜谢恩道:“秦王厚恩,在下就是赴汤蹈火,也要助我王拿下轘州。”

  李世民,十一棍僧和赵孝宰在虎牢关仔细反复商议:决定由赵孝宰和十一棍僧先扈从秦王潜回轘州所辖的罗川县。

  这罗川的县令刘翁重本是王世充手下的一名将军,和赵孝宰是至交好友,只是因为一言不和,得罪了王世充,被调离洛阳,发配到小小的罗川县为官,心中很是不快。他见好友赵孝宰突然前来,很是惊讶,问道:“听军中战报:赵兄不是被一群反贼给掳走了吗?怎么会突然来到我罗川?”

  赵孝宰让刘翁重屏退了左右,又让他拜见了秦王。刘翁重壮志难酬,又见李世民仁义名不虚传,甘心归顺我朝,刘翁重又从地方上找来了一些对王仁则不满的乡绅土豪,众人商议返回轘州后,分头在街市上散布秦王李世民已重伤不治而亡,唐军群龙无首,窦建德的援军已占据虎牢关,不日就到洛阳城下的谣言。

  王仁则听了市面上的谣传,大喜,感慨道:上次一不留神让李世民跑了,但李世民福大命大,还是逃不过死神的追捕。王仁则正在琢磨李世民死后如何迅速打败唐军,逼自己的叔父王世充退位,见赵孝宰和刘翁重前来拜见,他喜不自胜道:没想到李世民一死,好事情躲都躲不过,且不说自己的副将平安归来,正好听他说说李世民这个死对头是如何死的。另外,这个罗川县令刘翁重仗着自己的老将身份,从来就没有主动拜见过自己,这次也要当面好好羞辱羞辱他。

  赵孝宰先是向王仁则道贺了一番,又将自己是如何见到李世民重病不治而亡,那些亡命之徒群龙无首,一拍即散,自己趁乱返回罗川,和刘县令一起找到了李世民的尸体,并将其停放在罗川县衙内。

  王仁则似乎有些不信,问刘翁重道:“刘将军,不,刘县令,是这么一回事情吗?”

  刘翁重连忙点头道:“赵司马说的都是事实,这也是属下亲眼所见,谨向大王道贺。如果大王还是不信,可以屈尊移步罗川,一见便知真假!”

  刘翁重见王仁则还是有些犹豫,轻声道:“大王,属下这几年一直不敢见您,一是因为大王政事繁忙,战事吃紧;二来我们罗川穷乡僻壤,物产匮乏。如今李世民已死,天下胜负已定,这江山迟早还是大王的,属下在罗川境内遍访绝色佳人,还请大王即日临幸罗川!”

  赵孝宰也劝道:“大王,这些美女小人是亲眼所见,个个国色天香,绝不输于洛阳的大家闺秀,这刘县令也是一片苦心,希望大王成全了他!”

  王仁则被刘翁重的话打动了,笑道:“刘县令,你真是一个见风使舵之人,不过你的性格孤王喜欢,只要你说的是真的,你把孤王伺候舒服了,孤王马上就让你恢复将军的身份,离开罗川那个小山沟!”

  刘翁重见王仁则中计,连忙跪拜称谢。

  王仁则也有些迫不及待,又怕赵孝宰和刘翁重联合起来欺骗自己,他故意道:“赵将军机智脱险,又带了天大的好消息,现在虽然李世民已死,但唐军说不定还会来个鱼死网破,这战事马虎不得,赵将军你还是暂时留在轘州处理军务。本王和刘县令,不,刘将军视察一下罗川的防务!”

  赵孝宰和刘翁重连忙答应了,刘翁重见王仁则主意已定,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劝慰道:“大王,这天色渐晚,还是明日再启程去罗川吧?”

  王仁则笑道:“这天色已知人意,本王就是要夜访罗川的春色!”

  王仁则在刘翁重的引导下,带领了一千名士兵,连夜进入罗川县。刘翁重带领王仁则进入一座雕栏画栋的后院,里面传来阵阵少女的琴声和笑声,王仁则见刘翁重所言非虚,连忙屏退侍卫,孤身前往后院,却被早已埋伏在内的十一棍僧挟持住,并将他连夜带回轘州。

  赵孝宰在十一棍僧的帮助下,杀了几名王仁则的亲信,掌控了轘州的军队,并正式投降了秦王,秦王见事情办的很是顺利,十分欣慰,四月二十七日,发敕书慰劳,封昙宗为“大将军僧”,赵孝宰为“上开府”,刘翁重为“仪同”。贞观六年,太宗又亲自御书《少林寺牒》,其中有一段议论:“若论少林功绩,与武牢不殊。”就是说少林寺十三武僧助唐擒住王仁则的功劳,和唐军在虎牢关战胜窦建德的功劳没有很大的差别。

  方丈讲完,看了看身边的弟子,见弟子们被少林寺辉煌的历史和前辈匡扶正义的事迹深深地感染了。

  安敬思小声对身边的了因道:“大师兄,没有想到少林前辈们还有这么一段传奇的故事,不仅救了秦王,还拯救了万千受苦受难的百姓!”

  了因笑道:“那还用说,我们少林寺传奇的故事多着呢?想不想听达摩初祖一苇渡江、面壁十年,降龙伏虎的故事!”

  安敬思听了了因的话,很是向往,追问道:“大师兄,这些都是怎样的故事?”

  了因刚要张口,卖弄自己肚中的故事,就被至德长老用眼神打断了。

  至德大师见方丈讲完了壁画上的故事,接着说道:少林祖师们200年前为了拯救少林寺和天下苍生,忍辱负重,团结对外,协助秦王打败了强敌,青史留名,万古流芳。而如今我们有些弟子不守少林戒律,为了一时的不快,却和同门结怨甚深,如今强敌当前,却是大大的不应该。

  众弟子听了,高声叫道:“弟子们知错了,还请戒律院首座责罚!”。了尘和了因两人更是面带羞愧,彼此笑了笑,算是冰释前嫌。

  至信见弟子们在至德的训导下,士气高涨,人心可用,他又看了看至诚方丈,方丈向他点了点头,至信会意,高声说道:“今天把大家召集起来,就是和大家商议,现如今少林被官军围困,香火不继,我们几次想冲出重围,都被挡了回来,我们应该如何拯救自己,拯救少林,拯救天下!大家有好的建议,尽管提出来,大家一起议议是否可行!”

  至诚方丈见众僧面面相觑,谁也不愿意首先说话,他望了望了尘和了因,说道:“了因,了尘你们是达摩院和罗汉堂的大弟子,弟子中数你们来少林的时间最久,你们的武艺也较其他弟子出众,你们说说,应该如何破解我少林眼下的困局?”

  了因和了尘相互看了一眼,因为了因稍年长一些,了尘示意了因先说。了因一时没有想好,满脸难色,只好用求救的眼光看着了尘,很是期待了尘先替他解围。

  了尘一时拗不过他,沉思了一会,说道:

  “禀方丈,各位大师,弟子认为我少林自北魏建寺以来,地处天下要冲之地,战乱不断,因此少林为了生存和自保,几百年来都有豢养护院武僧的制度。如今千年古刹长期被困,门墙不牢,部分武僧叛离,但我少林武僧的根基还在,匡扶正义的精神还在,方丈和几位大师英明,及时重整我少林的十三棍僧,十八罗汉,师兄弟们也在少林精神的感召下发奋图强,刻苦习武,希望早日为少林出力,为天下百姓出力。”

  了因听了了尘的慷慨陈词,心中十分感动,插话道:“了尘师弟说的是,虽然我们少林被围数月,但朝廷的军队也没有攻入我少林,这也说明:朝廷方面对我少林不知虚实,所以才派了奸细潜入少林,一探虚实,这也说明敌我双方力量相当,朝廷对我们十分忌惮,但也不敢轻举妄动,再说黄王义军已经北渡长江,很快会杀回洛阳,因此朝廷方面的重点在于围堵义军,还没有心思对付我们!”

  了尘立即明白了了因的意图,他接着建议道:“了因师兄的意思是,我们只要再坚持一两个月,等到黄王杀个回马枪,我少林之围就自然瓦解了!”

  了明也说道:“两位师兄分析的很对,朝廷方面对我们只围不攻,一是不知我方虚实,二来是因为忌惮少林与黄王义军暗自联络,使他们腹背受敌!只要我们静心待援,朝廷方面也坚持不了多久!”

  其他弟子也都拍手叫好,只有最小的弟子了心还是紧锁眉头。至诚方丈见了,问道:“了心,你有什么想法,也不妨跟师兄们说说!”

  了心吞吞吐吐地说道:“我也赞成师兄的建议,只是远水解不了近渴,要是黄王大军北上有所耽搁,我少林众僧岂不是坐以待毙,我觉得我们也不能光想着依靠别人,还是要靠自己解救自己!”

  了心的这一番句话说的大家都沉默了,可一时也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

  少林三绝相互看了一眼,又看了一遍众弟子,只见徐至、薛阿檀和安敬思三人站在墙角边,始终没有发言。至德很是欣赏徐至的眼光和判断,鼓励道:“徐至,你也是我少林的弟子,你有什么好的想法,也不妨跟大家说说?”,至诚和至信听了,也向徐至投来期许的目光。

  薛阿檀和安敬思在一旁也劝道:“徐大哥,你看的比我们深远,现在不是你谦虚推辞的时候!”

  徐至只好回道:“回禀三位大师,刚才两位大师兄讲得非常好,弟子一时也没有想到更好的办法,只是想到刚才了心师弟说过的一句话,跟方丈所讲述的“十一棍僧救秦王的故事”是一样的,远水救不了近火,少林寺还要靠我们自己解救!”

  了因有些听不明白,问道:“徐至,此话怎讲?”

  徐至笑道:“弟子倒是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还请三位大师和各位师兄弟指正:我们当前应该做两件事情,一是打破朝廷的围困,向周围州县借粮,先解救自己;第二件事就是像两位大师兄所说的那样,派人与黄王取得联系,让义军早日北上,拿下登封城,少林之围自然可解!”

  徐至刚说完,包括少林三老在内的所有僧人,都拍手叫好。薛阿檀更是叫道:“还是徐大哥高明,我们要学200年前少林前辈那样,既解救了少林,又解救了天下的百姓。”

  安敬思越听越兴奋,他当着众僧的面,连翻了几个跟斗,叫道:“是啊,按照徐大哥的做法,说不定我们少林寺还会第二次青史留名呢?”

第六十三章 万古流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