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七十二章 卖主求荣

  再说徐至跟随长枪门弟子一路跋涉,南下扬州。途中有不少弟子忍受不了饥饿,掉队逃走了,中途也有不少逃难的饥民加入进来,那名领头的道人也是来者不拒,因此一路上更没有人怀疑徐至的身份,当长枪门众人越过泗州时,途中弟子已经不足百人。黄衣汉子有些动摇,对道人说道:“军师!兄弟们一路上忍饥挨饿,还不知道南下的前程如何?”

  领头的道人笑道:“阁下不是自称天庭的使者吗?天佑我长枪门,难道老君的旨意,兄弟也敢带头违抗?”

  黄衣汉子见与道人话不投机,知趣地跑开了。徐至听了,叹道:“什么老君的使者,还不是自欺欺人吗?”

  领头的道人见徐至从宿州一路追随自己,意志坚定,对他格外亲近。徐至这才知道领头的军师叫齐善行,黄衣汉子叫吕用之。

  齐善行主动问徐至道:“这位小兄弟,如何称呼?加入本教多久了?”

  徐至答道:“禀军师,属下叫吴诚,泗州人氏,因为家中父母惨遭官军杀害,刚刚加入本教不久!”

  齐善行赞道:“吴诚,你刚加入本教,就能与本教一起同甘共苦,荣辱与共,着实让人感佩。如今本教式微,军心动摇,本军师身边也没有一个贴心的人,因此想提携你,让你在我身边做一个贴身的侍卫,保管教众的盘缠,如何?”

  徐至故意露出兴奋的样子,答道:“属下愿意听从军师的安排!”

  齐善行和吕用之带领长枪门的弟子又走了几天,离扬州还剩下不到一天的路程。

  这扬州是江北的重镇,淮南的首府,又是朝廷江南漕运的中枢,唐廷为了控制江南的赋税,不得不启用老将高骈镇守扬州,希望借用他平定安南的威名,震慑淮南江南。可是黄巢大军南下,高骈却一反常态,畏敌不前,致使义军顺利渡江,如入无人之地,高骈怕朝廷责怪,假装风瘫,整天在扬州城里与一群幕僚装神弄鬼、求仙问道。因此淮南政事日益紊乱,淮南节度副使杨行密,公然在庐州招兵买马,暗地里利用蒋神庙在扬州的势力,监视高骈日常的一举一动。

  徐至从小生活在江南润州,与江北扬州只有一江之隔。徐至对古人“腰缠十万贯,骑鹤下扬州”的豪情很是向往,他曾多次登上江心的金山寺,遥望江北的扬州,希望能看到扬州的繁华,琼花的盛开。徐至见扬州城郊满目疮痍,到处都是断壁残垣,蓬蒿遍地,家燕竟然无室可归,只好在树上搭巢哀鸣。现实中的扬州竟然毫无想象中的繁华。

  齐善行领着长枪门的弟子走了很远,竟然找不到一个村庄可以歇息,他见扬州城外到处都是四方逃难的百姓,摇头叹道:“我在徐州时,常常听人说起扬州如何繁华,人人都能锦衣玉食,富商遍及天下,如今看来谣言不足信!这天如果再不变,生灵都要消亡殆尽了!”

  吕用之却远离众人,独自一人愁眉不展,哀声长叹。

  徐至劝道:“军师不必烦恼,只要我教能在扬州落脚,借助黄王的势力,重整基业,不怕我长枪门不能东山再起!”,徐至的一句话打动了齐善行,也鼓舞了长枪门的士气。一名弟子主动向齐善行提出:“军师,眼下首先要解决弟子们的吃饭问题,这样就能稳定军心,弟子们就不会开小差逃跑了!”

  一名弟子站了出来,说道:“弟子原先是一名渔民,如今扬州河流纵横,湖泊遍地,只要弟子下水,一定能捕一些鱼虾回来,给军师和天使解解馋!”,说完就领了几名会水的弟子去河边捕鱼了。

  一个弟子也道:“属下没有别的本事,就是善于攀爬,只要召集一些会爬树的弟子,就能取一些鸟蛋回来充饥!”,说完也领了一群弟子向树林那边走去。

  傍晚时分,徐至凝望夜空,见一轮弯月升上树梢,已是八月初九的光景。齐善行和弟子们围坐在一个池塘边,升起了几堆火,架起几口大的铁锅,将抓来的青鱼、草鱼、鲫鱼、虾蟹分开烧熟,煲汤,又在大锅里放了很多鸟蛋和鹌鹑蛋。徐至和众弟子,以水代酒,先敬了军师和天使,然后大吃大嚼起来。那晚,很多弟子是第一次吃到这么鲜美的野味,很多弟子放声而歌,禁不住热泪盈眶。

  第二天中午时分,徐至跟随齐善行、吴用之等一群长枪门的弟子,来到扬州的西门。齐善行和徐至见扬州西门站满了列队的官兵,个个手持长矛大刀、彩色旌旗,排成长长的两列,几名守将骑在马上,在城门口翘首以待,好像在迎接某个重要的人物,城门虽然大开,却禁止百姓通行。

  过了好一阵子,从城外传来一阵“得得”的马蹄声,一个身穿红袍的将领,带了几名副将随从,身穿铠甲,腰胯宝剑,骑着枣红色的战马来到西门前。徐至侧面细看,见那为首的红袍将军正是淮南节度副使杨行密,他身后的一名年青副将,却是蒋神庙的少主蒋超。徐至心中疑惑:不知道他们此次来扬州究竟有何目的。

  那扬州城的守将见了杨行密,赶紧从马上跳了下来,躬身相迎道:“属下恭迎杨大人来扬州!”

  杨行密只是在马上微微拱了拱手,点了点头,也没有和守将答话,就朝身后的几名副将看了一眼,几人就策马扬鞭冲进了扬州城。

  齐善行见杨行密等人进了城,城门的警戒并没有消除,他朝后挥了挥手,示意身后的弟子停下,可是混在队伍中的逃难百姓,并没有理会齐善行的手势,他们见刚才有马队闯入城去,守将并没有阻拦,他们抱着冲进城去,就能吃饱肚子的想法,蜂拥而前,就要硬闯扬州西门。

  扬州的守将因为杨行密的跋扈,面上很是难看,又见二三十名衣衫不整的饥民乞丐涌向城门,更是怒上加怒,不问青红皂白,挥手要将城外所有的人拿回去仔细拷问,杀一儆百。

  徐至见一群手持长矛弓箭的士兵将齐善行和几十名长枪门的弟子围了起来,他连忙退到齐善行的身旁,低声问道:“军师,我们该如何应付?”

  齐善行不假思索道:“兄弟们!我们先杀出重围再说!”,说完冲在最前面。那些守城的官兵没有想到这些饥民会聚众造反,纷纷举起长矛刺向百姓。

  齐善行从袖中取出一柄拂尘,缠住一名士兵手中的长矛,轻轻一扯,就将那士兵的长矛夺了下来,扔给身边的徐至。然后将拂尘拂向那士兵的脸,那拂尘原是牛尾所做,质地坚韧,用力抽打在人身上,却也是处处见红。

  徐至接过长矛,左拨右挑,上刺下扎,一时击退了好几士兵的围攻。这时吕用之也夺了一把佩剑,挥动剑柄,杀退了好几名士兵从背后的突袭,但越来越多的长枪门弟子和无辜的百姓被杀。

  守将见徐至等人十分英勇,又从城内调来一营弓箭手,在弓箭手的围攻下,吕用之见身边长枪门的弟子死伤殆尽,慌忙高声哀求道:“将军请住手,我们愿意束手就擒,伏法认罪!”

  齐善行没有想到吕用之在本教为难之时,会弃教投敌,一边挥动拂尘挡着面前的飞箭,一边高声骂道:“吕用之,你这个叛徒,你对得起教主吗?他那么信任你!”,他骂完,又见徐至快冲出重围了,转头叫道:“吴兄弟,你先不用管我,你先杀出重围,如果老夫不幸遇难,你不要忘了本教的中秋之约!”

  徐至回了一声:“属下不敢忘记军师的重托!”,展开双臂,奋力跃起,就像一只雄鹰掠过官军的头顶。徐至在空中连翻了几个跟头,跳进城门的栅栏内,一个倒挂卷珠帘,隐身在城门楼里。官军见徐至身轻如燕,一时都看呆了,哪里还顾得上追赶。

  守将见日暮降临,赶紧命令手下,将齐善行和吕用之等十几名受伤的长枪门弟子用麻绳绑了,装进囚车,押回扬州城内。

  徐至暗地里紧跟其后,他见那名守将并没有押着囚犯去见高骈,也没有将他们打入牢房,而是绕了很多弯子,将他们直接带到杨行密的府中。徐至飞身跳上屋顶,施展轻功,在屋脊上行走,他找到杨行密审囚犯的那间屋子,揭开一片瓦,偷看屋内的情形。

  只见杨行密在正中间的一张太师椅上坐下,那名守将躬着身子禀报道:“禀杨将军,属下将城外闹事的一群贼人抓获,他们聚众造反,公然袭击官兵,还请大人吩咐如何处置他们?”

  杨行密骂道:“就几个蟊贼,你们也要让本将军亲自审问?”

  那守将陪着小心道:“可是其中几名蟊贼武艺高强,还杀死我们几名士兵,属下怀疑他们是江湖中人。大人曾经一直吩咐属下,只要遇见江湖好汉,都要立即禀告,所以在下不敢怠慢,赶紧将他们带到将军的府中,请将军亲自过问!”

  杨行密故意骂道:“你们这些废物,你们眼里还有本将军吗?本将军不是一再交代你们,不要对江湖好汉动粗,对他们要以礼相待,你们就是不听,还将他们绑了?”,接着又说道:“都怪属下鲁莽,几位好汉受苦了!”说完,假惺惺地上前要给齐善行松绑,冷不防被齐善行顶了一个趔趄。杨行密身后的蒋超,及时出手,打了齐善行一巴掌。

  杨行密收回了笑容,盘问道:“你们是何门何派的,为什么要在扬州城外聚众闹事?”

  齐善行没有答话,他身边的吕用之满脸媚笑道:“回杨将军的话,我们是徐州长枪门的,我们的帮主叫庞勋。”

  杨行密点了点头,笑道:“很好,还是这位英雄知时务,本将军目前正是用人之际,诚招天下豪杰加入我淮南军,与本将军共谋大事!”

  吕用之笑道:“小人承蒙将军看的上眼,愿意退出长枪门,一心一意为将军卖命!”,齐善行听了,朝吕用之“呸”了一声。

  杨行密哈哈大笑道:“这位英雄言重了,本将军并没有让你退出贵教,而是希望你能说服你的帮主,让你们所有教众都能加入我淮南。”

  齐善行再也忍不住了,骂道:“姓杨的,你真是痴心妄想,我长枪门虽然人少力微,但我们所有教众顶天立地,只做打抱不平的善事,绝不做朝廷的走狗!”

  吕用之听了,满脸通红。杨行密身后的蒋超听了,脸上也很是挂不住,叫道:“杨大人,此人不知好歹,还是让在下了结他吧!”

  杨行密见齐善行一身道袍打扮,冷笑道:“你好好的道人不做,自称好汉豪杰,本将军最后问你一句,你从不从?”

  齐善行笑道:“贫道誓死不做朝廷的鹰犬!”,杨行密见齐善行不可收买,朝蒋超点了点头,冷笑道:“那蒋少侠,你就成全他吧”,蒋超听了,举起白虹剑,一道白光闪过,齐善行就身首异处了。

  杨行密又环视了四周的十几名长枪门的弟子,那些弟子都不由自主的后退了几步,杨行密又朝吕用之说道:“对了,这位英雄,本将军还不知你高姓大名呢?你既然归降本将军,首先要交一个投名状来!”

  吕用之赶紧自报了姓名,献媚道:“只要将军肯接纳吕某,什么投名状吕某都愿意做!”

  杨行密听了,哈哈大笑道:“是吗?吕英雄!那你先学几声狗叫,让本将军听听!”

  吕用之赶紧双膝跪倒,伸展四肢,趴在在地上,学小狗不停地摇头,发出“汪汪”的叫声。吕用之怕杨行密责备他学的不像,又卖力地叫了好几声。

  杨行密见吕用之为了取悦自己,在众人面前丝毫不顾惜自己的脸面,连忙劝阻道:“本将军刚才是跟吕大侠开玩笑的,没有想到吕英雄竟然信以为真。贵教不是一直在淮泗活动吗,怎么南迁扬州了?”

  吕用之回道:“不瞒将军,我们长枪门自黄巢叛军南窜江南后,在淮泗一带孤立无援,遭官军四处围剿,实在待不下去了,所以教主庞勋召集所有帮众南迁,准备在扬州重建总舵。”

  杨行密见吕用之不打自招,将帮中的秘密如实说出,又问道:“你们就不怕来扬州有来无回吗?对了,你们帮主南迁走怎样的路线?”

  吕用之答道:“回杨将军的话,我们只是这次南迁的先头部队,庞勋还有长枪门的骨干没有随我们一起行动,他们乘船沿运河南行,还在后面!”

  杨兴密又问道:“吕大侠,你还知道些什么?都通通说出来?”

  吕用之想了想,又回道:“差一点忘了,还有一件重要的事情忘记回禀将军了,就是庞勋让齐善行八月十五中秋节酉时,与黄巢的使者在扬州的瑶池会面,见面的地点是挂着黑白灯笼的酒楼,并以击掌三声为号!”

  杨行密笑道:“好,蒋少主,你调一千兵马埋伏在扬州城北的古邗沟埋伏,给长枪门余党来一个瓮中抓鳖。八月十五高大人请我去瑶台赴宴,吕大侠你也去,正好看一场好戏!”

  杨行密见吕用之说完长枪门的所有秘密,又道:“老夫听说吕大侠在贵教中充当天庭的使者,是神仙一般的人物,本将军有一事要麻烦英雄去做!”

  吕用之厚着脸,献媚道:“只要杨将军吩咐,在下就是赴汤蹈火也在所不辞!”

  杨行密哈哈大笑道:“看吕大侠说的,好像本将军让你做什么难事似的,我是保举你去高将军麾下,充当内室参谋一职,不知大侠意下如何?”

  吕用之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道:“杨将军说的可是真的?不会欺骗在下吧?”

  杨行密笑道:“本将军是开玩笑的人吗?不过高将军是本将军的上级,本将军听说他特别喜欢做寻仙问药的雅事,所以本将军想投其所好,将大侠推荐上去,必然人尽其才,也算是对大侠投靠我淮南的一个大大的回报吧!”,说完朝吕用之微微一笑,将他招到自己身边来,轻声交代了很多话。徐至竖起耳朵,也没有听清一言半语。

  杨行密交代完毕,长叹了一口气,似乎有些累了,挥手让众人退下。

第七十二章 卖主求荣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