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十六章 朝廷耳目

  徐至见天色渐晚,此时又不能冒然进入少林寺,只好领着周沅芷、庞勋等人去少林寺外的瀑布处休息。周沅芷见徐至到了少林寺山门前,却没有进入,奇道:“徐大哥,你是不是因为我和秋月是女孩子,不方便带我们进少林寺啊?”

  徐至连声道:“沅芷,不是这样的!”,说完将心中所虑跟周沅芷说了一遍。周沅芷笑道:“原来如此,徐大哥既然有此疑问,小妹倒有一计!”

  徐至道:“是怎样的计策?”

  周沅芷反问道:“徐大哥,你先别问什么计,你先回答我,我能不能进入少林寺?”

  徐至笑道:“当然可以,少林寺规也没有规定女香客,不能来少林敬香拜佛啊!”

  周沅芷笑道:“那就好,我的计策就是我们俩与其在这里乱猜,还不如今晚三更潜入少林寺内瞧一个究竟!”徐至听了,连声叫好。

  周沅芷又吩咐庞勋道:“庞大哥,我和徐大哥准备夜探少林,你带领长枪门的弟子在此守候,如果我们天明还不回来,你就不要等我们了,径直回江南请我父王起兵解救少林。

  庞勋应了一声:“属下遵命!”

  再说徐至和周沅芷两人深夜返回少林寺,两人在寺外的一棵大松树前停下。徐至拉着周沅芷跳上大树,俯瞰寺内,见里面静悄悄的,见不到一个僧人,连一丝诵经念佛的声音都没有。

  周沅芷贴着徐至的耳朵说道:“徐大哥,这少林寺内静的太奇怪了,好像所有僧人都不在寺内。”

  徐至回道:“沅芷,我们进去看看究竟发生什么事了!”,两人顺着大树,轻轻翻过少林寺的围墙。

  徐至领着周沅芷来到少林僧人诵经的大殿,捅破窗户纸,只见里面灯火辉煌,地上,佛像上都躺满了昏睡的官兵。徐至和周沅芷不敢久留,又来到少林寺的柴房,这里本是少林武僧睡觉的地方,徐至对此非常熟悉,他见里面也是静悄悄地,了因了尘几位师兄弟,还有薛阿檀、安敬思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徐至怕他们出什么意外,刚要从窗口翻身进去,叫醒他们。

  这时,周沅芷用手指在背后轻轻戳了他一下,徐至见周沅芷朝屋内撇了撇嘴,朝屋内看去,只见在那些昏睡的僧人中,有两个黑影慢慢爬起,他们环视了四周,然后蹑手蹑脚地走出房间。徐、周两人怕给他们发觉,等他们走远了,方才跟了过去。

  徐至见那两个黑影先后进入少林寺的藏经阁,不一会藏经阁亮起了灯光,显然里面有人接应他们。徐至想起那天他和安敬思跟踪黑衣人的情景,拉着周沅芷跳上藏经阁旁的那颗柏树上,他吸取了上次靠窗聆听容易被人发现的经验,索性一个蜻蜓点水,跳上藏经阁的屋脊,将屋脊上的瓦片掀开一个小缺口,就可以看到里面的情形,而且很难被人发现。

  只见藏经阁内坐着一人,红衣秀发,明眸皓齿,却是李秀云。他身边侍立了两人,一位是李秀云的侍女红叶,一位是周宸。地上跪着两个光头和尚,一时看不清模样。直到李秀云让两个和尚站起身来,徐至方才看清他们的模样,正是达摩堂的了空和了望。

  李秀云笑道:“两位大师在少林寺卧薪尝胆这么多年,真是辛苦你们了!等我奏明朝廷,必然给两位重重封赏!”

  了空回道:“属下这些微薄的功劳都是拜公主所赐,属下不敢受赏,但求公主早些让我们与家人团聚。”

  了望也道:“公主,了空师兄所说也是我心中所想,还请公主体谅属下的苦衷!”

  周宸劝道:“两位大师为朝廷忍辱负重,公主对你们的功劳也是铭记于心。少林寺虽然目前被我们所控制,但我们只是控制了他们的行动,并没有得到他们的忠心。如今天下大乱,少林寺不能再添乱了,还请两位大师继续忍耐,你们的家人朝廷会替你们好好照顾的!”

  了空苦笑道:“公主和周将军,你们不知属下在少林寺受的煎熬,想当年属下也是遵从公主的懿旨,装扮成被官军打劫的富商,九死一生才瞒过少林寺上上下下,在少林寺内潜伏下来,可是天天吃的是米汤,还要面壁、诵经、习武,我们无时无刻不想离开这个没有七情六欲,没有喜怒哀乐的地方!”

  了望也道:“是啊,所以我们日夜盼望官军早日攻下少林寺,我们也可以早日恢复了自由身!”

  李秀云笑道:“看来在少林寺设下内线,我们是做对了!只是这事一直由两位大师与周将军单线联系,今天本公主兴致特别高,倒想听听两位大师是如何在少林站稳脚跟的?”

  了空回道;“属下在少林寺潜伏下来后,只要晚上看见南方有孔明灯出现,就知道周将军要和我们联络,我们次日就会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偷偷打开少林寺的藏经阁,等待周将军的到来,接受朝廷的旨意。”

  李秀云笑道:“那你们的联络地点为什么取在藏经阁呢?”

  了望回道:“之所以选在藏经阁内,是因为这里离大殿比较远,平时比较僻静,晚上更是没有人来;第二这里的书架书柜等家具也比较多,万一有什么意外,也可以用来临时藏身!”

  周宸笑着对李秀云道:“没有想到他们两人心思还是蛮缜密的,不过有一次还是出了一些意外!”

  了望叹道:“还不是要怪那个徐至,他不知道怎得,晚上失眠梦游,跟着我们来到藏书阁,那一次要不是周大人机智,让我们把他藏在书柜里,差一点就被方丈他们发现了!”

  红叶听到这里,忍不住插话道:“公主!这个徐至真是朝廷的克星,怎么什么好事他都要阻挠一下!”

  李秀云笑道:“好了,我们不说他了,对了两位大师,你们和师兄弟同住在一个屋内,你们这样夜间频繁外出,不会引起别人的怀疑吗?”

  了空回道:“回公主,我们为了不让师兄弟怀疑,就借口每天晚上要出去练一会功,刚开始大家不信我们会那么勤奋,后来几位师兄弟多次碰见我们在练功房内练功,他们也就习以为常了,对我们晚上出门也就不多问了!”

  周宸赞道:“虚虚实实,实实虚虚,两位大师你们还真有办法!”

  李秀云笑道;“那两位大师又是如何帮朝廷攻破少林寺的呢?”

  了望答道:“在朝廷大军围而不攻的态势下,少林寺内断粮断炊,方丈和几名高僧怕引起僧人的恐慌和哗变,对少林众僧刻意隐瞒,而少林众僧却不明白情由,却以为是方丈等高僧管理和经营不善,造成了山下封地的粮食不够吃,纷纷要求下山化缘自救!特别是我们达摩院的弟子,由于至德禅师疏于管理,再加上大师兄了因脾气急躁,所以几位师兄弟无法表达自己内心的诉求,只好一起求见方丈,可是方丈就是不允,并让了因回去开导大家,可是了因说不服大家,只好请我来帮忙,我暗地里鼓动大家先下了山,取回粮食再向方丈和大师兄请罪,这些师兄弟下了山不是被杀就是被捕!”

  李秀云叹道:“两位大师这招釜底抽薪,也真够狠的,不过的确瓦解了少林寺的防御力量!后来怎样了?”

  了空叹道:“我们本以为少林寺的力量被大大削弱后,朝廷应该把握时机,一举铲除这个中原的钉子,可是等来的却是让我们继续等待,我们甚是不解,也多次向周将军建议官军早日拿下少林寺!可是朝廷就是无动于衷!”

  李秀云安慰道:“其实朝廷在下一盘大棋,这少林寺不过是其中的一枚棋子,一个诱饵,我们在等待时机,贪吃的鱼儿自然会上钩,到那时天下自然会太平了,两位大师也就可以永远跟家人团圆了!”

  了空叹道;“我们在周将军的联络中,也明白朝廷留下少林寺是刻意的,但是机会稍纵即逝,后来少林寺的局势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周宸问道;“你们所说的变化是徐至他们来到了少林寺!”

  了望回道:“不错,自从徐至他们来到少林寺,方丈他们就慢慢听从徐至等人的主张,使得少林的局面不在我们两人的掌控之中了!”

  红叶问道:“两位大师,一个徐至就这么难对付?他初来乍到的,人生地不熟的,你们还怕他,还被他掌控了局面?”

  了空面带惭愧道:“这位姐姐有所不知,徐至来之前,少林众僧都是不问世事的清高之人,他们一心向佛,做事单求一个平安;所以期间有武僧不断要求下山取粮,但方丈怕武僧下山惹事,都一一拒绝了。徐至来了之后,跟方丈说明了厉害,方丈本就是一个优柔寡断之人,他一来架不住两位师弟苦口婆心的相劝,再加上徐至提出了:坐着等死还不如站起来求生,少林寺不能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更是激发所有僧人的斗志。所以后来与朝廷抗衡占了上风,就有了少林寺同门比武,至德下山劫粮的事情!”

  周宸见李秀云满脸忧郁,叹道:“当初公主真应该听了云将军的劝,不应该留徐至在这个世上,他会给公主带来无穷无尽的烦恼!”

  李秀云喃喃道:“我和徐至真是一对难解的冤家?不知将来我们会是怎样的结果!”她捋了捋额前的秀发,继续问道:“你们知道少林寺要下山劫粮,为什么不早告诉朝廷?你们为什么将少林寺劫粮的事情告诉了云将军?是你们让他带兵杀进少林寺的?”

  了望见李秀云面上有些不悦,连忙跪倒在地上,说道:“回公主的话,我们也不知道少林寺要下山劫粮,那天方丈和几位高僧突然把大家召集起来,哪知徐至当即提出下山劫粮自救,与黄巢叛军联络,并说服义军北上中原。我们当时吃了一惊,没想到所有的师兄弟都赞成徐至的主张,更没有想到的是方丈当即做出决定,让我们随至信袭扰官军做掩护,而让至德和徐至带人下山去劫粮。”

  了空接着说道:“了然师弟说的是,我们当时也是暗暗叫苦,没有想到徐至的计策会立刻被执行,我们连告诉朝廷的机会都没有!”

  李秀云这才明白过来,安慰道:“这就是方丈的狡猾之处,他知道寺内有朝廷的耳目,所以才先发制人的,这事怪不得你们!后来怎样了?”

  了空接着说道:“后来我们也不相信徐至和至德会有天大的能耐,能从朝廷的手中抢来粮食,所以我们唯一担心是方丈让至静去跟黄巢联络,坏了朝廷的大事,我们商量了一番,决定让山下军营注意一个落单的和尚,如果他经过军营,一定让他顺利通过,至静还以为朝廷军营纪律松弛呢?我知道至静通过军营后,一直尾随其后,在军营南方的一片杨树林中,夺了他手中的书信,并趁机偷袭他,将他杀害!”

  李秀云心想:我本意在少林寺附近摆下陷阱,引来黄巢叛军,却没有想到了空自作聪明,将送信的至静杀死,这样反而弄巧成拙,引不来黄巢。唉!真是谋事在人成事在天!

  了望继续说道:“正当我们除掉至静,暗自庆幸之际,却没想到至德领着众僧和几十名落难百姓,押了两车米粮回来,顿时少林寺内一片欢腾!”

  徐至听到这里,有些纳闷:当时与至德大师在登封分别时,尚有二十几车米粮,怎么回到少林寺内就只剩下两车了,这其中必有缘故!

  只见周宸笑着对李秀云道:“公主,原来在猩猩峡劫军粮是由徐至和少林寺所主导的,那些饥民不过是一个幌子!”

  李秀云也冷笑道:“这就是徐至的高明之处吧,我原先还以为他是为了解救天下的饥民,才抢了朝廷的军粮,没有想到他是想利用饥民浑水摸鱼,让我们弄不清他们的身份!”

  周沅芷听到这里,也向徐至暗暗伸出了大拇指,徐至淡淡朝她一笑。

  只见了空继续说道:“我们吃着至德取来的口粮,似乎又回到以前的平淡生活,但我们更想离开少林寺,但是我们等了半个月,也没见到联络的信号!我们怕耽误了朝廷的军国大事,就私下商议,深夜带着朝廷的印信,亲自去登封大营面见周将军,可是当我们到了军营才知道公主和周将军都已巡视淮泗前线去了,云飞扬云将军接见了我们。他对我们说:公主临走时,曾吩咐他:可以代表朝廷和公主便宜行事。我们见事情紧急,就将少林寺抢了朝廷军粮的事情告诉了云将军!”

  了望说道:“那云将军做事十分果断,他知道少林寺抢了军粮后,准备连夜出动大军围剿少林寺。我们连忙阻止,并向他提了两点建议:第一将此事汇报给公主,请公主定夺;第二,等他们返回少林寺后,暗暗将迷药下在水井中,将全寺众僧都迷倒后,兵不血刃,就能攻入少林寺。云将军听了我们的建议,大喜!并当面允诺如果成功,就让了空师兄做少林的新住持,而封我为少林寺的达摩院兼戒律院首座!”

  周宸听完,笑道:“你们做事还是蛮精明的,让云将军通知公主,这样你们也不算失职,云将军后面的行动,是他个人所为,你们也不用担任何责任,是不是?不过你们用迷药协助朝廷攻入少林寺,的确高明!而且你们也假装昏迷,就是事情不成功,你们也不会被人怀疑!”

  李秀云也赞道:“我们今天赶到登封,见军营都是空的,就知道云飞扬带兵进了少林寺,没有想到有你们的协助,竟然不费一兵一卒,这么顺利!”

  李秀云突然问周宸道:“既然将士们都在少林寺内,怎么不见云飞扬、刘景仁、郭胜三人?”

  周宸也纳闷道:“是啊,我也没看见他们在少林寺内!”

  了空小心地回道:“禀公主、周大人,小人听说:云将军和其他两位将军下午就返回登封城中,好像是迎接江南来的几位朋友!”

  了望插话道:“几位大人明天一定会返回少林寺参见公主,还请公主恕罪!”

  李秀云不耐烦地“哦”了一声,然后摆了摆手,示意所有人退下。徐至见李秀云等人都陆续离开了藏经阁,也拉着周沅芷趁着夜色回到少林寺外的瀑布下,与庞勋等人会合。

第八十六章 朝廷耳目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