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九十二章 飞渡秦关

  再说徐至、周沅芷等人率领五千士兵,作为义军的先锋,用了不到三天的时间,就抵达函谷关外。这函谷关西据高原,东临绝涧,南接秦岭,北塞黄河,因关在谷中,深险如函,故有此名,函谷关是关外进入长安的最便捷的通道。

  徐至让将士们在关外扎下营寨,一边高挂免战牌,一边与周沅芷登上函谷关对面的山头,查看关内的敌情。两人见谷内插满了各色旗帜,沟壑间灰尘飞扬,一时看不清官军的虚实。

  只听见“咚咚”的战鼓声,徐至、周沅芷见云飞扬带领了一队官军从函谷关内杀出,直奔义军大营,云飞扬见义军大营的营门紧闭,命令将士大声叫阵,喊了半天,见义军没有动静,只好又返回函谷关。

  周沅芷对徐至说道:“徐大哥,这函谷关地势险峻,山谷两端狭窄,论理也藏不了多少伏兵,就怕朝廷倾巢而去,把宝都压在这了!”

  徐至笑道:“沅芷,你分析的对,这函谷关地势狭窄,就算朝廷倾巢而出,函谷关内遍地都是军营,那也是强弩之末了。我们回去与众将士商议后,再决定下一步的行动!”,周沅芷朝徐至点了点头。

  徐、周两人回到军营中,立即召集众将领来商议,薛阿檀人还没到大帐,就叫嚷道:“徐大哥、周姑娘,这半天可逼死阿牛了,敌军都来回叫营三次,可我军倒好,待在这营盘中做缩头乌龟,真是气煞我了!”

  周沅芷见薛阿檀心急如焚,来回走动,劝慰道:“薛大哥,稍安勿躁!等我们打探了敌军的虚实,只要援军一到,再杀他一个措手不及!”

  安敬思也道:“是啊!周姐姐,我也这么劝他,可是薛阿牛就是不听了,要不是我牢牢看住他,按照他的火爆脾气,早就出营与云飞扬大战八百回合了!”

  徐至笑道:“敬思,你做的对,为将帅者,一定要有勇有谋,更要在关键时刻沉得住气,哪能意气用事呢?”

  安敬思和薛阿檀都低头称是。这时、庞勋、了因、了然、了痴、了颠等也先后来到中军大帐,徐至连忙让他们坐下,将察看函谷关的事情跟众将领说了一遍。

  庞勋分析道:“驸马、公主,如今这函谷关地势险要,城高池深,又不知其中虚实;而我先锋部队兵少,援军又迟迟不到,这如何是好?”

  周沅芷也道:“真是奇怪了,这洛阳到函谷关不过三天的路程,我们都快等了两天了,怎么尚将军的策应大军还没到?”

  了因担心道:“徐至,周姑娘,如今我军孤军深入,进也不是,退也不是,这官军一日数次挑战,而我军避而不战,长此下去,影响了士气,这该如何是好?”

  周沅芷见徐至眉头紧锁,安慰众将道:“各位不必担心,说不定尚将军的后继大军马上就到,我们两军一汇合,也有2万之多,就再也不怕官军的叫营偷袭了!”

  这时帐外传来信差的传报:尚让将军行进到陕州的时候,被官军派出的刺客刺成重伤,现已昏迷不醒,大军缺了主帅,只好停在当地,等候黄王的命令。

  原来,尚让担心徐至年少不知兵,想尽快与徐至在函谷关前汇合,两军合二为一,一起打通西进长安的通道。所以尚让率领援军马不停蹄,当行至陕州的时候,也是深夜,将士们连续行了近400里的路,实在是走不动了,只好在陕州城郊停了下来。尚让见将士们都已疲惫不堪,就下令免了将士夜间巡逻放哨,数万将士就在灌木丛中休息一晚,明日天一亮就开拔。

  哪知到了寅时,一个矫健的黑影跳进灌木从中,他蹑手蹑脚,直闯尚让的中军大帐。那名刺客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宝剑,轻轻挑开帐帘,就侧身钻了进去。正让他靠近尚让的睡塌,就要举剑下刺时,黑暗中碰翻了床榻旁的油灯。随着“咚窿”的一声响,惊醒了睡梦中的尚让,他朦胧中看见一个黑影站在自己面前,大惊,连忙翻身躲过一剑。

  那刺客刺中了床榻,又拔剑再刺。尚让知道凶多吉少,索性翻身朝刺客撞去,并大声叫道“来人啊!有刺客!”

  那刺客心中一慌,一招“踏雪寻梅”,又是一剑“仙人指路”,挥剑刺向尚让的胸口。尚让中剑后大叫一声,就没了动弹。那刺客见帐外一片声响,不敢近前查看尚让的生死,立马转身出了大帐。

  帐外的士兵听到了将军的叫声,都纷纷拿起武器,朝黑影围拢了过来,那名刺客冷笑了一声,一道寒光掠过,将一名士兵的长矛削去一截,那士兵大骇,连忙后撤几步。那刺客又跟上几步,使了一招“梅开二度”将另外一名士兵刺杀。

  众士兵见刺客武艺高强,纷纷举着手中的刀枪,冲杀了过来。那刺客挥动手中长剑,东砍西劈,前刺后挑,将众将士手中的兵器一一砍断,那刺客冷笑了一声,一招“大鹏展翅”,从众将士头顶跃过,跳上一棵大树,使了一招“梅雨纷飞”,剑光闪闪,剑气横飞,前面的士兵中剑后,纷纷倒地叫苦。

  众士兵再也不敢追赶,只好调来弓箭手,朝黑影放箭,可是那刺客早已消失在昏暗的灌木丛中了。

  徐至看了战报,知道官军派出了江湖刺客,妄图行刺义军的各位将领,赶紧下令各营各寨小心提防,并让安敬思、薛阿檀、了因等人夜间加强军营的巡逻。

  第三天夜晚,伸手不见五指,徐至和周沅芷正在中军大帐下棋,商议如何攻破朝廷的函谷关,为后继大军开辟一条通道。一阵微风飘过,一条黑影越过大营的栅栏,飞上中军大营的旗杆。黑影仔细观察了军营的布局后,顺着旗杆跳下,又绕过了巡逻的士兵,直扑中军大帐。

  黑影慢慢掀开帐帘,看见徐至和周沅芷正面对面坐着说话,心中既是嫉妒,又是气愤,正要挥手向内射出一支毒镖。只听到一声断喝:“你是谁?竟敢偷看我军虚实?”,说完就举起手中的棍棒向黑影双手横扫了过来。

  黑影定睛一看,正是了因,他不敢冒险射出暗器,否则自己双手将要被了因劈断,只好双手内缩,身体微蹲,伸出右腿,就是一招“秋风扫落叶”,向了因的双腿袭来。

  了因双脚跳起,伸出右手食指就是一招“仙人指路”,直刺那刺客的眉心,那刺客转头躲过,但还是被了因的手指划过左耳。那黑影刚要拔出佩剑,了因收指为勾,钩住那人的手腕,那黑影右手虎口一麻,长剑掉落地上,连忙使了一招“燕子掠水”,想从地上拾起宝剑。

  了因见那黑影心虚,趁着他捡起滑落的宝剑,抢了一个先机,双拳合拢,使了一招“双风贯耳”,击中那人的太阳穴。

  那刺客大叫一声,为了活命,不过自己七窍流血,奋力一个后空翻腾,妄图逃跑。这时,徐至、周沅芷见帐外有打斗的声响,连忙出来查看,安敬思和巡逻的众僧也正好赶到。安敬思眼疾手快,弹出一颗石子,击中那名刺客的右腿。

  那刺客大叫了一声,就瘫倒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徐至揭开那刺客的面纱,在火把的照射下,才看清刺客的真面容,原来是黑鹰教的副教主耶律淳。耶律淳见了徐至,冷笑道:“没有想到最终会死在你的手中。徐至、周沅芷你们也不要高兴的太早,你们区区几千兵马,怎么敌的过关内的数十万雄狮,你们也不过就比我多活几天而已!”,说话一阵狂笑后,就扭头而亡了。

  了然见耶律淳死在大师兄的手中,仰天长笑道:“方丈,至德禅师,你们都看到了吗?弟子们杀了耶律淳,给你们报仇了!”,众僧听了,也纷纷低头念起“阿弥陀佛”来。

  第二天,黄王派特使传来命令:尚让将军重伤在身,不能继续领兵,召回洛阳静养。特命朱温将军接替兵权,为徐至策应。徐至不可孤军深入,就地等待朱将军领兵前来接应。

  周沅芷十分担心朱温的奸诈,劝徐至暂且忍耐,按照黄王的命令行事,应该没错。徐至无奈,只好继续高挂免战牌,静等朱温大军的到来。哪知朱温大军走了三日,还未出洛阳城。而函谷关的敌军却是屡屡进逼,而徐至军中的粮草也是不多。

  徐至心中着急,又怕影响军心士气,只好找来周沅芷商量。徐至道:“沅芷,这朱温明显是想致我们于死地,他故意拖延不进兵,据探报,他的大军才离开洛阳不到十里,按照这样的行军速度,没有10天半个月,如何能到函谷关。而我军的粮草也只能坚持两三天,这如何是好?”

  周沅芷道:“是啊,徐大哥,我们也不能就这么等着耗着。兵法有云:置于死地而后生,我们不妨朝如何突破函谷关上想想办法!”

  徐至沉思了一会道:“要想突破函谷关,首先要知道关内的虚实,更要想出进关的妙计才行!”

  周沅芷笑道:“徐大哥,这第一条倒好说,你还记的耶律淳临死时说的狂话吗?”

  徐至回忆道:“他好像说过:朝廷有几万精兵埋伏在关内,让我们多活几天。只要等我军主力一到,就将我们一网打尽!”

  周沅芷道:“如果这个耶律淳说的是真的,我们可以在这几万精兵做做文章!”

  徐至看了周沅芷微笑的眼神,笑道:“沅芷,这时候你还笑的出来,你好像心里有了主意?”

  周沅芷故意撒娇道:“我一个小女子哪有什么主意呀!就算有主意了,要是伤了大哥的小公主,我不是成罪人了?”

  徐至也故意生气道:“沅芷,如今大敌当前,我和她早成了敌人和对手,你怎么又提起这事来了!”

  周沅芷看了徐至生气的样子,扑哧笑出声来,叹道:“好吧,不说你们之间的事了。徐大哥,既然朝廷将重兵驻扎在这狭窄的山谷间,本来就犯了兵家的大忌,只要我军用火攻,必然让他们不战自乱!”

  徐至听了,不觉拍案叫好,只见周沅芷继续说道:“如今正是隆冬,天气干燥,万物枯萎,遇火即燃,只是我军在东,必须顺风才行,就是这东风不好找?不过我们可以学三国时的诸葛亮借东风!”

  徐至笑道:“沅芷,我们让将士们先将引火之物,和火箭准备好了。就等东风到来!”

  周沅芷笑道:“大哥,这东风何必要等,小妹见今天突然变暖,猜想晚上就有东风吹来。到晚上还有半天的时间,我们可以让将士们准备一下引火之物!”

  徐至按照周沅芷的计划安排了下去,到了傍晚时分,徐至叫来庞勋等长枪门的弟子,让他们悄悄前移到离函谷关一千四、五百步远的地方埋伏下来,并让他们盯着旗杆的旗帜看,只要东风一起,就命令将士向谷内射火箭。徐至又叫来安敬思、薛阿檀、了因等少林弟子,让他们夜晚跟随自己行动。

  午夜丑时,如果不出周沅芷所料,刮起了猛烈的东风,徐至、周沅芷带领少林众僧,背上引火之物,用飞虎抓攀上函谷关两边的峭壁,用壁虎攀墙功,攀爬到官军的背后,他们见山谷间密密麻麻都是官军的营帐。这时随着一支火箭划破天空,天空飞来无数的火箭朝关内的官军射来。

  各路官军不知什么发生了变故,只见有无数火箭从自己的头顶下落,顺着猛烈东风迅速燃烧,吓的惊慌失措,都一窝蜂地向两边峭壁攀爬,这时徐至见官军开始出现混乱,也让少林众僧在官军背后放起火来,并高声呼喊道:“义军混进关来了,义军杀过来了,官军败了,大伙快跑啊!”

  各镇的官兵本来都是临时拼凑起来的,他们只认识自己的将帅,任凭李秀云、云飞扬等人叫破嗓子,他们也不理会,纷纷后撤。哪知最后的义成和天平军为了先逃出函谷关,竟然相互厮杀起来,其他各军见后撤的道路不通,有向前挤的,也有向后退的,一时相互推囊,相互践踏,死伤无数。

  徐至拉着周沅芷,带领众僧趁着混乱,沿着山谷绝壁,又回到关口的城楼前,见李秀云,云飞扬、周宸、慧风、何梦娇等人在高声命令士兵不要慌乱,不要后撤,要顶住。徐至见江乘风、蒋超、欧阳光等江湖高手并不在函谷关中,猜想他们可能正在刺杀义军将领的路上,或许在函谷关后的潼关大营。

  徐至径直跳到李秀云的身边,见她花容惨淡,精疲力竭,不忍心一把挟持了她,而是高声叫道:“公主,朝廷失尽了天下人心,就凭一个函谷关是阻挡不住历史的滚滚车轮的!”

  李秀云没有想到徐至会闯进关来,哭道:“徐至,为什么又是你?你为什么一直要与我作对,我们不能做朋友,难道就一定要做敌人吗?”

  徐至还未回答,周沅芷也跟了过来,笑道:“李秀云,徐大哥并想与你为敌,他是替天下万千生灵,与该死的朝廷为敌,只要你不再护着昏庸的朝廷,我们自然不会与你为难!”

  李秀云痛苦地摇了摇头道:“周姑娘,你也是明事理的人,这个朝廷纵有千错万错,可是我身上流着皇家的血脉,请问我又怎能会背叛自己的父皇,背叛自己的皇族,背叛自己的列祖列宗呢?”

  了因和了然知道云飞扬是血洗少林的主谋,见了他更是仇人分外眼红,两人不等徐至发话,就将云飞扬围困起来,一前一后夹击云飞扬。云飞扬不敢大意,取出九龙鞭,朝身后的了然虚晃一鞭,将他逼退,又将鞭变为长枪,刺向了因的吼颈。了因见九龙鞭变化莫测,一时也不敢进退,只好空手在原地与云飞扬周旋。

  安敬思和薛阿檀围住了周宸,了痴、了颠也分别盯紧了慧风和何梦娇。

  徐至见李秀云极度痛苦望着自己,心中也有些不忍,只见李秀云又苦苦哀求道:“徐至,周姑娘,看在我们曾同处在宋州古墓中,同患过难的情面上,求求你们放过我父皇吧,放过摇摇欲坠的大唐吧!只要你们答应了,秀云愿意即刻削发为尼,一生在佛祖面前,为朝廷所做的坏事领罪!”

第九十二章 飞渡秦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