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意难违

  欧阳光正要上前阻击李克用,突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道:“欧阳兄,别来无恙啊!”

  欧阳光见说话的那人正是徐至,他身后跟着周沅芷,两人手持长剑朝自己逼了过来。欧阳光自忖不是徐至的对手,又怕自己残害慧风的事情败漏,叫道:“徐至,在下也是奉命行事,此事与你们无关。如果你们阻拦,在下就对你们不客气了!”,说完见徐、周两人丝毫没有理会自己,只好命令汴军将士,朝徐、周乱了一阵箭。

  徐至、周沅芷用剑拨挡飞来的箭,且战且退,护送李克用等人出了驿门,可怜十一太保史思敬独立支撑千斤栅门,力量不支,被万箭穿心,死在上源驿的驿门下。

  李克用及十一太保刚冲出驿门,见汴军扼桥而守。薛志勤大吼一声,率先冲入敌阵中,挥刀左砍右斫,在一片黑暗中杀得汴兵纷纷后撤。

  这时李克用酒意未消,支撑不定,三太保李存勖索性背起李克用,李嗣源、李嗣昭、李存勖、李存审护在李克用的四周,徐至、周沅芷两人断后,趁着电光隐现,奋力冲入敌阵中。

  薛志勤率先登上尉氏县的城楼,引着众人缒绳而下。

  这时朱温方才赶到,他听闻李克用已经逃出上源驿,大惊,忙与欧阳光乘马急追。欧阳光对朱温说道:“胡人急则必然乘马逃走,大帅如果看见有乘马的胡人,应该立即射箭,不要让他走脱!”

  朱温点头称好,两人相偕出城追赶,欧阳光见前方黑暗中有人走动,飞马急追。朱温稍稍落后,因为天黑不能辨别,误以为欧阳光便是沙陀将士,上下左右连射数箭,一箭贯穿其后脑,就将其射杀,可怜欧阳光死也没想到,会死在朱温手中。

  朱温见欧阳光被自己射死,李克用也已逃走,只好悻悻地收兵回营。不一会,李振也回来禀告说:“属下无能,没能完成大帅交代的使命!”

  朱温见万事不谐,顿时丧气道:“我军那么多将士,云飞扬、蒋乘风、蒋超区区十几人又是如何逃走的?”

  原来云飞扬、江乘风、蒋超三人酒宴后,知道朱温心胸狭窄,多猜多疑,留在汴州一刻,就多一刻的危险。三人决定连夜携带几箱藏书,乘船从汴河逃走,这一切被徐至等人瞧见,却被何梦娇误认为是营中人监守自盗。所以当李振率兵赶到时,云飞扬三人已经走远,李振让人扑灭了大火,白忙了半夜,损失了若干粮草,也没见云飞扬等人的踪影,直到拷问了几名的将士,方才知道实情。

  朱温听了,大叫道:“这两件大事,一件也没办好,如果让天下人知道我暗害晋王,戕害大内将军,老夫的脸往哪里搁?”

  李振厚着脸,劝道:“大帅不必烦恼,这天下向来只认成功者,哪怕这个成功者如何位卑下贱,这都不重要,关键是要能赢得天下,我们所做什么并不重要,脸面更是无关紧要,重要的是结果,能不能成功。”

  朱温听了李振的劝,方才醒悟,喃喃地问道:“那依你所见,这下一步该如何?”

  李振回道:“这首要的是堵死云飞扬沿运河,回江南的道路,只要大帅下令严查汴州、宋州、颍州、亳州的水运和陆路交通,一定能在路上截住云飞扬等人!第二、我们暗杀李克用的事情,我们可以先上表给朝廷,颠倒黑白,就说李克用带兵先攻击我们,我汴军才迫不得已自卫的,这事情又没有第三方看见,就是城中百姓也说不清,大帅大可放心!”

  朱温笑道:“就按李书记的意思去办,老夫即刻上表朝廷,将此次上源驿的兵乱,说成李克用不能约束沙陀将士,致使沙陀将士进城后掠夺城中百姓,与我汴州驻军发生了冲突,我军民被迫自卫所致!”

  再说徐至、周沅芷扈从李克用出了上源驿,众人顶着黑暗中的电光雷鸣,冒着细雨,举着火把进入一片茂密的柳树林,突然前面探路的将士叫道:“快去禀告晋王,前面一只野猪和一条蟒蛇挡住了去路!”

  李克用此时酒意未消,仗着一身的胆气,叫道:“哪里来的业畜?让本帅去看看!”,说完不顾众人的劝诫,踉踉跄跄,上前观看。

  只见一只黑黝黝的野猪,露出锋利的獠牙,睁大双眼盯着地面一条三丈多长的黄色大蟒,发出“嗷嗷”的叫声。众人见那野猪不停地后退,都以为它惧怕巨蟒,要逃走。

  徐至、周沅芷也凑上前来观看,只见那野猪退了十步远,突然低头拱地,朝蟒蛇冲了过来。那蟒蛇连忙盘起身体,昂起硕大的头颅,张开血盆大口,露出口中的尖牙,试图恐吓野猪。

  野猪迟疑了片刻,并没有被蟒蛇的进攻动作给吓住,而是奋力向前一跳,躲过蟒蛇的撕咬,绕到蟒蛇的背后,一口咬住蟒蛇的身体。

  那蟒蛇负痛,将长长的尾巴盘住野猪的脖子,拼命蠕动、紧缩身体,将野猪牢牢圈住,将它放倒在地上。那野猪被蛇箍住了身体,渐渐呼吸急迫,但它拼命啃食蟒蛇的尾巴。

  众人见野猪和巨蟒都妄图在死之前,先杀死对方,取得最后的胜利。野猪的叫声越来越低沉,但它始终没被蛇闷死。那黄金蟒的尾巴也被野猪啃食了一尺多长,鲜血淋漓,但它死死围住野猪,始终不放。

  过了好长时间,众人见蟒蛇和野猪横在路上,还在死死争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都把眼光转向李克用!

  李克用弯弓射出一支箭,那箭贯穿巨蟒的头脑后,又射进野猪的脖子。众人见李克用一箭双雕,同时射杀巨蟒和野猪,都齐声高呼道:“晋王神射,一箭双雕,天下无双!”

  李克用见自己神威,一箭中的,连杀两害,心中大喜,又见自己的神技,被众将士敬为天人神授,他不由地想起汉高祖刘邦斩杀白蛇起义的故事,笑道:“各位将士,今晚本帅做了一个奇特的梦,梦见天庭派出使者,让仆上天参加王母的蟠桃盛会,在御宴上玉帝亲口封仆为上天的使者,并赐酒三杯,让仆下界拯救天下万千的百姓。临行时玉帝对仆一再嘱托说:阁下下界后会有小灾小难,但这些并不能阻挡阁下的宏图大业,还请努力!”

  李嗣源、李存勖等十一太保,领着将士高呼道:“晋王千岁,千千岁!”

  李克用摆了摆手,阻止了众人的高呼,继续讲诉道:“孤下凡后,在路途上碰到两小儿在打架,一个孩儿身穿赭黄色衣衫,一个孩儿身穿黑色衣衫,两孩儿打得难解难分,挡住了孤的去路,孤多次让他们让路,他们都充耳不闻,并向孤恶语交加,孤怕因此误了天庭交代的大事,抽出身后的弓箭,让他们让路,否则就对他们不客气了。哪知那个黄衣小儿首先哈哈大笑道:我家世代为帝王,稳坐关中,到了我这一辈都传了20代了,难道你比我还尊贵,凭什么让我给你让路?”

  周沅芷听到这里,偷偷地问徐至道:“难道那黄衣孩童就是当今的天子?这个李克用胆子也太大了,他竟然让当今天子给他让路!”

  徐至摇头道:“且听他继续说下去!”

  只见李克用继续说道:“正当那黄儿洋洋得意之时,那黑衣小儿猛地举起拳头,一边捶打那黄衣小儿,一边叫道:帝王本无种,明年落我家,自古天下都是能者居之!你家破落,哪能驾驭四方?还不将宝座让出,说完就不停捶打那黄色孩童的头。

  那黄儿负痛求饶道:愿意让出帝位,惟求一条生路,哪知那黑衣小儿不允,竟将那黄儿活活捶死,那黄儿化为一条黄色塍蛇,就消失无影无踪了。我见那黑衣儿太过狡诈凶残,一箭射中他的头脑,将其射杀,那黑儿化为一只长着八字獠牙的野猪,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仆这才平安回到人间,方才醒来!”

  李克用看了地面上躺着的野猪和黄金蛇,故作惊讶道:“这是什么一回事?怎么和仆梦中的一样?”

  李存勖连忙带领众将士跪倒在地,叫道:“父王君位神授,朱温不过是过眼烟云的跳梁小丑,这万里江山最终还是属于晋王的,大家说,对不对?”

  众将士们听了,齐声高叫道:“晋王万岁,万万岁!”

  李嗣源劝道:“父王既得天机,何不即刻称尊,号令天下,取代李唐!”

  李克用谦虚道:“当年西周已占天下的三分之二,仍然臣属于朝歌,周文王大圣人也,尚不敢妄自称尊。孤何德何能,敢当此大位?”

  李存审也劝道:“父王,大哥、三哥说的是,如今唐廷号令不行,地方各路诸侯无不暗自招兵买马,扩充地盘,我们本是沙陀异族,即使再大的功劳,也不会受到朝廷的重用,这只会招来朝廷和地方上无穷无尽的嫉妒和怨恨,何不称帝河东,岂不快活?何必受制于人呢?”

  李克用笑道:“孩儿们不必相劝,仆有生之年绝不失节,如天命在我,我为周文王!”

  徐至见李克用如此,知道他胸怀大志,将来前程无限,走上前去,笑道:“晋王爱民如子,将来必然功成名就,扬名天下,如今晋王已经脱险,我们就此别过,顺祝晋王和各位太保一路顺风!”

  李克用笑道:“此次多谢徐英雄相救,仆方才脱险。如有空暇,还望徐大侠、周姑娘,还有我的十三太保儿,一起来太原相聚!”

  徐至点头答应了,就领着周沅芷沿原路返回汴州景福客栈。这时何梦娇、李存孝、薛阿檀、了嗔、了痴5人早已安全出了军营,返回客栈。

  徐至问了何梦娇等人如何脱围的经过,方才知道:原来何梦娇等5人直奔朱温的中军大帐,可是苦于不认识朱温。众人绕开侍卫,隔窗见营帐中坐了一员大将,身披黄金甲,腰佩宝刀,威风凛凛,正在帐中读书。

  李存孝猜他必定是朱温,隔窗射出几粒石子,正中那人双目,何梦娇随即扔出手中宝剑,刺中那人胸膛,那人中剑后,发出痛苦的叫声,惊动了帐外的侍卫。薛阿檀、了嗔、了痴只好持剑杀了帐外几名惊呼的侍卫。

  何梦娇怕侍卫的喊叫声引来更多的将士,连忙一手拉着李存孝、一手牵着薛阿檀,领着了嗔、了痴,从北门出了军营,让众人奇怪的是,身后并没有追兵。当众人听了徐至和周沅芷的讲诉,方才知道那时朱温的大军都集中在军营南门,因此北营几乎就是一座空营,而他们刺杀的那名将军也不是朱温本人。原来朱温怕别人暗算,平时并不住在中军大帐中,而是找一个替身住自己的行辕。

  第二天,朱温下令另选吉地,作为汴州军帅府,并下令关闭汴州四门戒严,等待朝廷中使的到来。

  直到第四天,朝廷的钦差方才进了汴州城,朱温带领全城的各级官员列队迎接。中使见欢迎仪式很是气派,朝朱温拱了拱手,得意地笑道:“朱大人,你与晋王各上了一本奏折,叙说了前几日汴、晋两军在上源驿的哗变,万岁见你们两家各执一词,相互矛盾,特令本钦差来调查此事,还请朱大人行个方便!”

  朱温连忙拱手道:“钦差在上,下官一定遵命行事!”

  中使见朱温面带疑虑,安慰道:“朱大人不必惊慌,其实万岁让在下来汴州,查案是假,主要是调解你们两家的恩怨!”

  朱温听了,方才放心,笑道:“钦差在上,青天可鉴,我与晋王一起奉旨追击黄巢残寇,解陈州之围,杀贼万余人。而后我汴军又俘获了贼将尚让及乘舆服器等物,将贼首黄巢赶入狼虎谷,并将其枭首,准备送至行在。哪知在途中却被李克用的沙陀军所夺,连带黄巢的首级都抢了过去,我汴州将士心中实在是气愤,所以两军就有矛盾和冲突!这事实在与属下与晋王无关,都怪我们手下的将士骄悍,还请中使大人明察!”

  中使听了朱温的话,笑道:“原来如此,朱大人的话,本钦差记下了,等回朝禀明了万岁,还请圣裁!”

  徐至、周沅芷等人跟随看热闹的百姓一直来到朱温的大帅府前,只见帅府大门洞开、锣鼓阵阵,热闹非凡,门楣上挂了两盏红红的灯笼,就连台阶上的两尊石狮子胸前也被系上了红绸子。

  周沅芷听围观的百姓议论,方才知晓黄巢已经遇害,心中悲伤,晕了过去。徐至连忙将她扶住。周沅芷过了好一会,方才苏醒过来,抽搐了几下小嘴,就要放声大哭起来。徐至怕引起朱温的注意,连忙捂住了周沅芷的嘴,不让她哭出声来。

  周沅芷猛地推开徐至,抽出宝剑,就要上前刺杀朱温,为父亲报仇。徐至见朱温和中使身旁满是全副武装的侍卫和弓箭手,连忙将她拦住。这时,朱温搀扶着朝廷中使已经进了帅府的大门。周沅芷望着朱温的背景,长叹了一声,终于忍不住大哭起来。

  徐至见周沅芷悲伤过度,几乎站立不稳,只好一把将她搂在怀中,轻声安慰道:“沅芷,人死不能复生,还请节哀!黄王之仇,我们一定会报的!”

  何梦娇也劝道:“周姐姐,朱温背叛黄王、杀害黄王,天地一定不会容他,他将来也一定不得好死!”

  周沅芷听了众人的劝,方才停止了哭泣,喃喃道:“爹爹身经百战,都毫发无损,这次也不会有事的,说不定是朱温的欺诈之言!”,说完又将目光转向朱温的大帅府。

  这时府中传来管家的阵阵呵斥声:“狗奴才,今天大帅要设宴款待朝廷的中使大人。你一个残废之人,拄着拐杖,在府内晃来晃去的,有碍观瞻,还不快找个没人的地方藏起来!”,说完就将一个拄着拐杖的年轻奴仆撵了出来。

  徐至见那人满头散发,站立不稳,在门外的台阶上翻滚了下来,重重地撞在地上。徐至俯下身去,用手去扶。见那人很是眼熟,连忙拨开那人的长发,惊叫道:“慧师弟,怎么是你?”

  慧风见扶他的那人正是徐至,再也忍不住了,钻入徐至的怀中,放声大哭起来。徐至一把搂住慧风,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是相对而泣。

  李存孝、何梦娇、薛阿檀等人见那残废的仆人竟是前日相聚的慧风兄弟,都围了过来。

  众人见慧风憔悴喑哑,支吾半天说不出话来,都垂头丧气地摇了摇头,表示惋惜。周沅芷、何梦娇见慧风站立不稳,四肢已经残废,这一辈子只能依靠拐杖行走,禁不住哭出声来。

  慧风没有理会众人的伤感,而是拄着拐杖,挣扎着站立起来,踉踉跄跄向前走去,徐至等人不知慧风要去哪里,只好紧紧地跟在他的身后。

  

天下一支歌说
2020年2月1日,第1次修改,主要修改了一些错别字。

第一百二十二章 天意难违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