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一章 心如松柏

  徐至见一轮弯月渐渐升上夜空,方才领着各门派的英雄沿陡峭的山路下了庐山,等大家到了山脚下,已是午夜子时。众人见厮杀声渐渐远去,都觉得奇怪。徐至见草丛中卧着几名受伤的蒋神庙弟子,上前询问方知:云飞扬等人下山后,仗着人多势众,冲破了山下官军的围堵,带领数千蒋神庙、长蛟帮、朱雀门的弟子杀了一个回马枪,朝江州城而去。

  少林、武当、华山、峨眉等门派的弟子见脱离了险境,纷纷拱手向徐至道别,徐至也不便相留,只好一一与他们道别,目送他们渐渐远去。

  凌空临行前,对徐至说道:“徐老弟,不必儿女情长,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今你已是武林的盟主,做事更要杀伐明快、光明磊落,为江湖各门派的表率。老弟你要尽快前往江南润州,抢在云飞扬之前,找到《推背图》并破解其中的秘密,还要设法从云飞扬的手中夺回推背图的注解,造福天下苍生!”

  至信也道:“徐至,凌空道长说的极是,你们要尽快赶回润州。另外你们不用担心薛阿檀、了嗔、了痴三人,他们一定会平安返回南少林的,他们此次之行,如能化解这一场大的兵祸,也算是极大的功德了!”

  凌空见徐至、周沅芷、何梦娇等人有些不舍,又劝道:“徐老弟,有缘自会相见,我和至信大师期待你们的好消息!周姑娘、何姑娘都是人间少有的好姑娘,你要好好对她们!”

  至信、凌空见徐至含泪答应了,又转身吩咐了李存孝几句,就联袂离开了庐山。

  再说徐至、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四人连夜沿陆路离开江州,四人走了近两个月的路程,过池州、宣州、溧阳、丹阳,回到润州。这时已是盛夏,四人沿着满是垂柳的运河,过了州桥,来到北固山脚下。

  徐至决定顺道拜访一下江边的高爷爷和小慧,周沅芷听说爷孙俩曾是徐至的救命恩人,也要跟去看望他们。徐至不好丢下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三人,只好领着他们越过山顶的铁揽寺,来到江边的芦苇丛中。

  徐至钻过茂密的芦苇丛,见山脚下的草庐依旧,只是门户紧闭,少了往昔的嬉笑声。徐至敲了敲门,见屋内无人应答,只好面向江心,高声叫道:“小慧,徐大哥回润州,来看你了!”

  徐至连叫了几声,那声音在空旷的江面上盘旋回荡,渐渐传至很远的地方。不一会,一片小舟从江心驶来,传来银铃般的笑声:“爷爷快看,徐大哥回来了,我们可整整盼了他五年了!”

  高爷爷一边摇橹,一边答道:“他回来就好,外面再好,总没有自己家温馨!小慧以后好好守着他,就不要让他出去闯荡了!”

  高小慧害羞道:“爷爷,你就喜欢拿小慧开玩笑,要是给大哥听到了,岂不羞死人?”

  高爷爷笑道:“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人之常情,有什么好害羞的。爷爷就你这么一个孙儿,爷爷也知道你喜欢徐大哥,常常念叨他,这次他回来,不如就将你们的婚事给定了吧?”

  高小慧红着脸道:“爷爷尽胡说,小慧不理你了!”,说完就站立船头,朝岸边张望。

  爷孙俩将船划到岸边,高小慧兴奋地从船头跳将下来,甜甜地叫了一声:“徐大哥,你可回来了!”,说完就要扑进徐至的怀中,但她瞧见徐至身后还站立着两位美丽的姑娘和一个雷公模样的少年,不禁停住了脚步。

  徐至见高小慧突然矜持起来,笑说:“小慧,爷爷,给你们介绍一下:这几位是我的朋友,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

  周沅芷三人见过了高爷爷和小慧,爷孙俩也连忙给三人还礼,并将四人让进屋来,晚上爷孙烧了一尾江鱼、炒了一段莲藕、煲了一只甲鱼,并买了一坛酒,招待徐至等人。徐至四人帮爷孙俩张罗好晚饭,方才挤在一张桌上吃饭。

  徐至敬了高爷爷一杯酒,叹道:“徐至漂泊在外,每逢佳节特别思念家乡的亲人,今天能再次喝到家乡的酒水,闻到家乡泥土的芬芳!徐至就是不饮酒,也要醉了!”

  周沅芷见徐至说的深情,也附和道:“是啊,高爷爷,小慧,你们是不知道,徐大哥就喜欢吃家乡的江鲜,做梦都念着家乡的好,做梦都念着爷爷和小慧妹妹的恩情!”

  高小慧见周沅芷不但长的美丽,而且很会说话,又见她对徐至很是亲切,顿时心中有些失落,但她还是笑道:“周姐姐,外面的世界再精彩热烈,都没有家乡的情来的甜美真切,爷爷您说是不是啊?”

  高爷爷正在和李存孝对饮,听高小慧叫他,连忙答道:“是,小慧说的都在理!”

  何梦娇见高小慧的言语中有些惆怅失落,说道:“听闻是爷爷和小慧,在江心救了徐大哥,而徐大哥在汝河又救了我,你们是徐大哥的救命恩人,也是我何梦娇的救命恩人!小慧,姐姐敬你一杯!”

  高小慧很爽快地饮了手中的酒,叹道:“两位姐姐,其实小慧蛮羡慕你们的,你们不但人美,而且又会武艺,能陪大哥一起闯荡天涯,而小慧只是一个渔家姑娘,除了打鱼补网之外什么都不会!”

  周沅芷劝道:“小慧,千万别这么说,其实我和何姐姐都很羡慕你呢?渔樵耕读一样的神仙日子,才是姐姐们所向往的!”,说完深情地朝身旁的徐至回眸一笑。

  高小慧见周沅芷对徐至很是关切,自言自语道:“可是平静安宁的过一辈子,总没有患难与共那样刻骨铭心!”

  徐至也听出了高小慧的忧愁,插话道:“小慧妹妹,你心地善良,人见人怜,大哥也不愿意让你跟随大哥一起流浪江湖,经历风雨!”

  高小慧听了徐至的话,方才宽慰了许多。徐至又说道:“小慧,明天能否陪大哥去金山寺去拜访一下至善方丈?”

  高爷爷听了,连忙笑道:“小慧,徐至刚回来,你尽管陪他到处逛逛,家里有爷爷照应着呢?”

  高小慧见爷爷如此说话,又见徐至满是期待的眼神,方才点头答应下。

  众人又陪高爷爷喝了很多酒,向爷孙俩说起了外面的故事,特别是说到慧风和程莺莺的悲惨遭遇时,爷孙俩都落了泪。徐至等人又陪着高爷爷和小慧闲聊了一会,方才安歇。

  第二天,徐至等人坐上高小慧的小渔船,登上江心的金山寺,小慧又领着徐至四人见了至善方丈。至善见徐至平安回来,连忙将他让进禅房。

  徐至见了方丈,磕头道:“方丈,徐至在外,时刻想念您!”

  方丈连忙搀扶起徐至,笑道:“老衲在金山寺也常常惦记你和慧风!常常在佛祖面前,祈求你们能平安!”

  徐至见至善说的动情:“方丈,都怪徐至没有照顾好慧师弟,让慧师弟遭人暗算,可惜他手脚俱废,没能随徐至一同回来,就让徐至代他给方丈磕个头吧!”,说完又跪地给方丈磕了一个头。

  至善是得道的高僧,听了徐至的哭诉,也禁不住方寸已乱,含泪道:“阿弥陀佛,都是老衲害了慧风,他性格软弱,做事太过执着,本就没有出家人应有的修为。老衲就不应该让他出了这金山寺,如今他不但误了自己,而且也害了程姑娘,真是罪过罪过啊!”

  至善又问起少林寺至诚方丈等高僧的近况,徐至终于不能控制心中的悲伤,不顾众人在场,再次跪倒在地,哭道:“禀方丈,少林寺已经被朝廷给毁了,至诚方丈、至德首座、至静师叔等人都已殉难,全寺僧人死伤十之八九,只有至信首座带了十几名罗汉堂的弟子,南迁至福建莆田,筹建南少林!”

  至善听了,似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又问道:“徐至你是说:至诚师弟,至德师弟,至静师弟,他们都已经……”,话还说完,就晕了过去。

  徐至和高小慧连忙将至善方丈搀扶到僧床上,徐至连忙掐住至善的人中穴、中冲穴,又让一个小沙弥端来一碗热汤,给方丈喝下。

  高小慧偷偷对徐至说道:“方丈已经年老,这些悲伤的事情本就不应该告诉他!否则只会徒增他的忧愁!”,徐至听了,连忙点头。

  过了好一会,方丈方才睁开双眼,徐至和高小慧见至善方丈没有什么大碍,又陪他说了很多话,方才告辞出了金山寺。

  高小慧对徐至说道:“徐大哥,你这么久才回来,要不回家看看!”

  李存孝听了,叫好道:“我们跟了徐大哥这么久,就从来没有听大哥提起过家中的情景!”

  周沅芷和何梦娇都知道徐至在家中有一个未过门的妻子,叫罗素英,如今生死未卜,徐至从不向外人提起家中之事,是不愿回忆那段撕心裂肺的往事。

  高小慧见徐至轻轻点了点头,就将小船划向了江边杨柳深处的那个小渔村,徐至领着众人踏着长满青草的江堤,来到村子的最尽头,只见家门口铁匠铺的招牌还在,而且还被擦拭的干干净净,屋子的四处也被整理的井井有条。

  正当徐至感到不解之时,从屋内走出一位姑娘来,那姑娘身穿淡绿色衣裙,面如桃花,腰肢如杨柳,身材极为秀丽,长得极像罗素英。徐至惊讶地问道:“素英妹妹,你回来了?”

  那女孩稍稍怔了一怔,回道:“这位大哥,你是谁?奴家曾失足落水,多年失意,记不得以前的事了,你口中所说的素英妹妹又是谁?”

  徐至见那姑娘描述的经历与当年的不差,禁不住一把拉住那女孩的手,兴奋道:“你就是素英妹妹,我是你的徐大哥啊!”

  那少女迟疑了一会,喃喃道:“我就是罗素英,你就是我的徐至哥哥?”

  徐至怕那少女像梦幻一样,会突然离开自己,始终抓住她的手不放,说道:“素英妹妹,你还记得我们小时候一起读书,一起去江边看龙舟玩儿?”

  那少女朝徐至娇嗔道:“奴家看你不像是坏人,暂且相信你说的,不过你要先放手,你抓疼我了!”,徐至听了,连忙松手,回头看见周沅芷、何梦娇、高小慧三人也是羞红了脸,瞪着自己看。

  徐至又向那少女一一介绍了周沅芷等人,那姑娘向周沅芷等人道了一个万福,不好意思道:“不瞒大家,奴家命苦,几年前的端午节,不小心与家人失散,失足跌落大江中,辛亏一位好心人救了奴家,可是奴家却怎么也记不起以前的事情来,只记得自己的家就住在这里,奴家如今无依无靠的,突然多了这么些兄弟姐妹,心中很是感激,如果大家愿意,不妨就叫奴家罗素英吧!”

  徐至从一开始就认定那女子是罗素英,又见她的经历与罗素英十分相似,就更加确定她是自己的素英妹妹无疑了,高兴地叫道:“好啊,素英妹妹放心,大哥一定会让你恢复记忆的!”

  周沅芷见罗素英突然出现,徐至对她更是呵护有加,两人也是缠缠绵绵,有说不尽的情话,心中隐隐有些不悦,但还是劝道:“徐大哥,既然回来,还是先去伯父伯母坟上祭拜一下,尽一尽做儿女的孝心!”

  徐至这才注意到周沅芷、何梦娇、高小慧、李存孝的尴尬,叹道:“沅芷,还是你想的周到!”,说完就去街市上买了一些白烛、祭香、纸钱回来,又领着众人去了父母、罗大叔的坟前。徐至领着众人跪倒在地,给父母上了香,默念道:“不孝至儿回来看你们了!爹爹妈妈在那世间过的可好?孩儿给你们送钱来了!”,说完又同众人一起烧化了纸钱。

  徐至又领着罗素英给罗大叔坟上烧了纸钱,见坟头的一草一木都是自己离开润州时的旧日模样,没有一丝改变,惊讶道:“又是谁,年年都来给父母、大叔祭扫?”

  罗素英不好意思道:“既然奴家回来了,自然不会让亲人的坟茔上荒芜,小妹年年都会替大哥,前来看望伯父伯母!”

  徐至听了罗素英的话,很是感动道:“素英妹妹,谢谢你!这么多年在家,辛苦你了!”

  周沅芷、何梦娇、高小慧心中都明白:罗素英跟徐至从小就是青梅竹马的玩伴,罗素英又是徐至未过门的妻子,两人又是久别重逢,感情更是胜于从前,三位少女虽然心中难过,但也都替徐、罗两人再次团圆感到开心。

  第二天,高小慧对徐至说道:“徐大哥,我看素英姐姐是一时失忆,只要我们陪她去她经常去的地方,必然能让她触景生情,渐渐恢复过来!”

  徐至听了,拍手叫好道:“沅芷,何姑娘、存孝他们也是第一次来我们润州,我俩也应该一尽地主之谊,带他们到处逛逛!”,周沅芷三人听了,也都称好。

  徐至带着众人来到江边的十里荷塘,徐至一边走一边说道:“你们看,这远处江天一色,百舸争流,从前我和素英常常乘船来这里采莲藕、茭白、菱角,说不定还能逮住一只野鸭、鹌鹑什么的呢?”

  高小慧一边将竹筏划了过来,一边笑道:“大哥,要不你和小妹,比试一下,看我们谁采的莲藕、菱角多,谁抓的鱼儿,水鸟多?”

  徐至叫了一声:“好,不过素英、沅芷、梦娇、存孝他们也要参加,谁采摘的多,今晚谁就可以多吃点!”,说完就快步跃上竹筏。

  周沅芷、罗素英、何梦娇、李存孝也先后跳上了竹筏,徐至帮高小慧将竹筏撑到荷塘的深处,潺潺的划水声,惊起了一群在荷花丛中觅食的水鸟,那些野鸭和鹌鹑受了惊吓后,拍打着翅膀,四处游走躲藏。

  高小慧一个俯身,伸出右手,一个燕子略水,就逮住了一只要逃进水底的鸭子。徐至也不甘示弱,探出身体,一个前扑,双掌合拢,也活捉了一只鹌鹑。李存孝见高、徐两人都有收获,心急如焚,干脆跳入荷花丛中,溅起了一身的泥水,他双手又是扑、又是抓,却是两手空空,引起众人的呵呵大笑。

  周沅芷探下身去,从水中捞起了几只红色的菱角,叹道:“这红菱常年生长在水下,却能出污泥而不染,始终红心如一,真让人钦佩!”,说完动情地朝徐至笑了笑。

  何梦娇掰了一支茭白,并褪了清绿的外皮,赞道:“沅芷姐姐,除了红菱,这水中的茭白也是一样的高洁,又像江南姑娘一样水灵!”

  罗素英见周、何两人感慨万千,也触发了自己内心的思绪,她见朵朵粉色的芙蓉花从身旁掠过,顺手摘了一朵莲蓬,用吴侬软语唱起润州当地的民歌《子夜四时歌》:

  春林花多媚,春鸟意多哀。

  春风复多情,吹我罗裳开。

  朝登凉台上,夕宿兰池里。

  乘月采芙蓉,夜夜得莲子。

  仰头看桐树,桐花特可怜。

  愿天无霜雪,梧子解千年。

  渊冰厚千尺,素雪复千里。

  我心如松柏,君情复何似?

  

天下一支歌说
此章与83章《琴瑟和鸣》一样,只是一个简短的、温馨的过渡。如果时间能停留,徐至一生能与四美同舟,一世能有四美相伴,必然是一件极美、极幸福的事情!

第一百三十一章 心如松柏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