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假素英

  再说徐至、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四人乘船逆流而上,经过两天的时间,终于到达蒋州的幕府山,四人无暇欣赏深秋大江两岸如烟如雨的杨柳、漫山红遍的枫叶,穿过宽阔的秣陵湖,来到城东的蒋山脚下。

  这蒋山原是楚威王埋金以镇江南王气的所在,山上有一座蒋神庙,该庙供奉的是孙吴时的蒋子文,因他死后异象不断,被历朝历代尊奉为神,因此庙中香火不断。只是后来隋平定江南后,金陵城被废弃,蒋山上的蒋王庙也因此失去了官方的庇护,门下教徒只好私下拉帮结社,吞并山下百姓土地,逐渐蜕变了江南的黑暗帮派。唐末,江南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大多破产的贫民走投无路,只有加入这个秘密组织,这也使得蒋神庙壮大为“天下第一大帮派”,极盛时有教众数十万,就是淮南的节度使高骈、杨行密也不得不依仗他们来收税、维持统治。

  蒋王神一边让儿子蒋超投靠杨行密,做他的侍卫;另一边又投注在云飞扬等朝廷外来势力身上,妄图只要一边成功,不但能一统江湖,而且也可以出将入相,显赫一世。可是人算不如天算,了嗔、了痴、薛阿檀分别将蒋神庙、长蛟帮妄图勾结云飞扬,一举夺了淮南、鄂岳的兵权告诉了杨行密、高季兴等人。

  杨行密刚开始不信,但他见了嗔拿出了云、江、蒋亲笔所签的书信,不得不相信了嗔的话,他即刻下令淮南各地军镇严密监视蒋神庙弟子的活动,秘密捣毁了蒋神庙设在庐州、和州、池州、扬州的几个分舵,然后对外宣称是临近藩镇的所为。

  蒋王神知道后大怒,正准备秘密举兵袭取了蒋州城,再挥师东进占了润州、常州、苏州等地。哪知蒋超、云飞扬、江乘风在庐山英雄大会上的阴谋暴露,遭到了江州、洪州等地官军的围剿,蒋超等人带领数千弟子杀出层层重围,逃回蒋山已不足百人。

  蒋王神知道自己的阴谋暴露,蒋神庙已遭到各地军镇的联合绞杀,元气大伤,顿时垂头丧气,只好又听信了云飞扬、江乘风的建议:不如设计找到《推背图》,破解其中的秘密,再将其卖给杨行密,来一个将功赎罪。蒋王神听了,就让蒋超连夜过江去扬州,向杨行密请罪。

  杨行密听了蒋超的话,当即表示同意,并且下了一道命令,让地方各州县协助云飞扬等人行动,哪知他心中却另有打算:淮南一山不容二虎,有我杨行密,岂能再容下云飞扬和蒋神庙,最好先假意答应他们,等他们帮我得到《推背图》后,再设法铲除他们。

  云飞扬、江乘风、蒋超等人回到蒋山后,云、江两人都希望即刻从乱书中寻找《藏头诗》的秘密。蒋超仗着蒋王神和蒋神庙的势力,试图独吞奇书,但又担心失去云、江两人,只好推说当前局势纷繁,大家要齐心协力先处理好淮南的大事,再寻找《藏头诗》也不迟。

  云、江两人身在蒋山,不得不低头,只好同意蒋超的建议,先将这一车书籍藏在蒋山山顶的九龙宫内,等日后再去参详。

  再说吴刺史刚将罗素英押回蒋山,徐至等人后脚就到了蒋山。蒋王神与云飞扬等人商量了一番,众人忌惮徐至手中的紫青剑,决定让云飞扬、江乘风、蒋超、吴刺史四人带领几十名弟子,押着罗素英去山下迎客亭,与徐至等人会面。

  徐至见到云飞扬等人挟持着柔弱的罗素英,高声质问道:“云飞扬,你们好卑鄙,你们为了得到《推背图》的秘密,竟然连一个弱女子都不放过!”

  蒋超还在为在庐山比剑输给徐至的事情生气,讥讽道:“徐大侠,不,徐盟主,这里可是蒋山,可不是你这个盟主假仁假义的地方!”

  何梦娇反击道:“蒋少主,这蒋山又怎么了?难道不是大唐的土地,就可以不讲道理了吗?”

  江乘风见蒋超被问的哑口无言,插话道:“蒋少主,我们跟她一个丫头片子费什么功夫!我们只和徐至理论!”

  云飞扬见江乘风、蒋超都有些按捺不住,笑道:“江帮主、蒋少主,稍安勿躁,徐盟主毕竟远来是客,我们总要给他一个面子吧!”

  徐至又问道:“你们究竟要怎样,才肯放了我的素英妹妹!”

  云飞扬冷笑道:“徐至,我们只要《推背图》的秘密,只要你说出其中的秘密,我们立刻就放了罗素英,让你抱得美人归!”

  周沅芷回道:“云飞扬,我们并不知道什么《推背图》的秘密!你们为什么非要盯着徐大哥不放呢?你们那么想得到《推背图》,为什么自己不去寻,不去找呢?”

  何梦娇也讽刺道:“是啊!想知道其中的秘密,却又想坐享其成!天下哪有这样的好事啊!真是不知羞耻!”

  蒋超见周沅芷、何梦娇不仅光彩耀人,而且思维敏捷,暗自叹道:徐至究竟有什么魔力,能让这么多姑娘为他说话!

  江乘风见云、蒋两人一时语塞,笑道:“你们两个姑娘懂什么?这就是劳心者治人,劳力者治于人的道理!你们虽然聪明,也只是帮我们找到猎物的鹰犬而已,我们只要收收绳子,不是一样让你们束手就范吗?”

  李存孝见江乘风出言不逊,再也按捺不住,叫道:“姓江的,你说谁是鹰犬走狗,你不就是云飞扬手下的一条老狗吗?”,说完,猛地从袖中甩出一把石子,从上下左右不同方向射向江乘风。江乘风见面前有暗器飞来,一个转身,左右上下挥动长袖,用内力将石子纷纷击落。

  蒋超见李存孝向江乘风出手,拔出白虹剑,就要上前助战,却被云飞扬拦在一边,云飞扬笑道:“江帮主、蒋少主,我们要对付徐至,何必舍近求远呢?还不如在这个罗姑娘漂亮的脸上划上一刀,让徐至永远抱憾终身!”,说完就要挥剑刺向罗素英的面颊。

  徐至高声阻止道:“住手,只要你们放了素英,我即刻就将所知的《推背图》的秘密告诉你们,绝不食言!”

  云飞扬笑道:“徐至,这才对了嘛,识时务者为俊杰!你早点说,罗姑娘就不会受这么多的罪了!”

  徐至刚要说话,罗素英突然拼命挣扎,猛地挣开了吴刺史的束缚,叫道:“徐大哥,你千万不能说,我对不起你,我只是润州万花楼的林馨儿,不是真正的罗姑娘!”,说完就朝徐至这边跑来。

  江乘风怕林馨儿继续说下去,双拳挥出,在她背后猛击了两拳,顿时林馨儿口吐鲜血,摔倒在地。

  徐至一招“风起剑落”,用紫青剑逼退了江乘风,一剑刺中了吴刺史的后心,了结这个贪官的狗命。徐至随即将林馨儿紧紧搂在怀里,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三人也拔出了宝剑,护在徐至身侧,准备迎敌。

  云飞扬突然哈哈大笑道:“徐至,既然你知道了这个林馨儿是假的罗素英,那你就应该明白这个林馨儿不过是我们安插在你们身边的眼线,她被我们抓回蒋山,必然会将所有的秘密告诉我们!”

  李存孝骂道:“既然你们都知道了,还问我们干什么?”

  云飞扬得意地笑道:“不过是利用这个林馨儿,将你们引入蒋山一网打尽罢了!”

  云飞扬还没有笑完,就听见林馨儿虚弱的笑声:“云飞扬,你们笑的也太早了,我本来是想:将所有的秘密都告诉你们的,但是我见徐大哥不顾一切的救我,为了救我却能舍弃天大的秘密,我虽然不是真的罗素英,但也不是铁石心肠,我终于明白了爱一个人,就是那么一瞬间的事情。云飞扬,我告诉你们的,都是假的!”

  云飞扬大怒,正准备带领众人冲杀下来,这时山顶传来蒋王神的命令,撤兵回山。云飞扬、江乘风不解地望着蒋超,蒋超也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只见那名传令的小啰罗笑道:“云大人、江帮主请放心,我们蒋山机关重重,徐至这些人要想上山报仇,就要让他们尽管来好了!”

  云飞扬、江乘风本来就忌惮徐至手中的紫青剑,听了蒋王神的命令后,只好随着蒋超等人上山回寨去了。徐至等人也不追赶,赶紧将林馨儿平放在迎客亭中。

  众人见林馨儿是假的罗素英,心中都很不悦,但见她最后关头却能坚持原则,没有将知道的秘密告诉云飞扬等人,心中对她又是十分感佩。徐至见林馨儿身子非常虚弱,安慰道:“林姑娘,你闭上眼睛休息一会,很快就会没事的!”

  林馨儿笑着对徐至说道:“徐大哥,馨儿真希望自己就是素英姐姐,能爱大哥一辈子!可是馨儿再什么努力,都不能改变眼前的这个事实!是馨儿害了大哥和各位姐妹!”,说完就将自己的经历跟众人说了一遍。

  原来云飞扬曾帮助李秀云查阅过徐至的身世,知道他的家族秘密与当年宫廷奇书失窃有着莫大的关系,因此他在数次来江南润州的过程中,密令吴刺史暗访徐至的家人和亲友,希望能从徐至身边的这些人中得到一些蛛丝马迹。

  吴刺史派出官差和衙役,通过核对户口田亩的名义,一一遍访徐至这个人,功夫不负有心人,他通过比对,筛选,终于确定润州江边的那个徐至就是他们要找的人。他们又通过走访、询问左邻右舍,才知道徐至的父母早已去世,只剩下徐至一个人孤苦伶仃在外闯荡,徐家也没有什么亲戚,只有他的邻居罗晋一家跟他走的近,并且两家曾结为儿女亲家,只是后来朝廷选美,罗素英奋起抵抗,跳江自杀。

  吴刺史得到消息,立即禀告云飞扬,云飞扬计上心来,要吴刺史继续打探罗素英或者一块龙纹玉佩的消息,吴刺史不敢怠慢,又派人寻到罗素英当年出事的地点,沿着江边一路打听寻找,经过三年的时间,终于在一家典当铺里打听到了这块龙纹玉佩的消息。

  吴刺史知道后,大喜,连忙去了那家典当铺,并对掌柜的说,自己非常喜欢这块玉佩,希望能用重金买下它。

  掌柜的大喜,笑道:“这块玉佩本就是稀罕之物,就应该属于您这样身份尊贵的人!哪是那些乡巴佬所配有的?”

  吴刺史又问那抵当之人住在何处,掌故的想了半天方才记起,那乡巴佬就住在润州的象山脚下,叫张安民。

  吴刺史买下了玉佩,又吩咐即刻去张安民家,张安民是一位年逾七十的渔民,一辈子靠在长江里打鱼为生,他家中一贫如洗,只有一个又痴又哑的老婆子相依为命。张安民见当地父母官亲自来家中,不知何事,连忙躲在家中,不敢见人,经过差役的好生劝说,方才出来拜见吴刺史。

  吴刺史故意问道:“张安民,你如实招来,你去典当铺换钱的那块玉佩是从哪里来的?”

  张安民不知出了什么事,故意隐瞒道:“回大人,这可是小人祖传之物!”

  吴刺史满脸怒气道:“你家祖传之物,那还有半块玉佩呢?你要拿不出那半块来,本大人就治你一个欺瞒之罪!”

  张安民见吴刺史精明,再也不敢隐瞒,只好讲诉道:一天自己在江边打鱼,见到一个姑娘泡在江水里奄奄一息,他连忙救上那姑娘,见那姑娘不过二八上下,长的极为秀丽,姑娘虽然苏醒过来,但是失去了记忆。张安民与自家老婆子商量了,就留她在家中住下,作为自家的女儿,哪知一家人快快乐乐的生活了不到二年时间,女儿生了一场重病,看病抓药,耗尽了家底,也救不活女儿。眼看家中一文钱都没有了,女儿还停在家中,不能入土为安,万般无奈之下,只好将女儿随身佩戴的一块龙纹玉佩去典当,换一些钱来,用于安葬女儿。

  吴刺史笑道:“哈哈,死者为大,既然本官来到你家,也让本官祭奠一下你的女儿,如何?”

  张安民不敢忤逆了吴刺史的意思,只好引着吴刺史看了女儿的遗容画像。吴刺史回到州衙后,就命令差役去城中的万花楼、万香楼,春风楼,找来所有的姑娘,吴刺史一一辨认,最终觉得万话楼的林馨儿最像死去的罗素英,只是眼神和身姿有些不像,吴刺史决定让林馨儿冒充罗素英,住回徐至家中,与邻居们朝夕相处,这样也能帮她尽快熟悉徐至和罗素英的生活习惯与故事。

  林馨儿经过三年时间与邻居的相处,就是左邻右舍也不再怀疑她的身份了,觉得她就是真的罗素英。林馨儿为了把戏演好,每天将家中打扫、整理的干干净净,并不时邀请大妈大婶过来坐坐,每逢节日都会给徐至父母、罗晋夫妇上香祭奠。众乡邻见了,无不称羡,都夸她是一个懂事的好孩子,只可惜徐至出了远门,没有这个福分。

  直到那天徐至突然回到家中,林馨儿却有些紧张,她的确没有与徐至相处的经验,又见徐至是一位英俊少年,谈吐不凡,心中又是羞涩,又是害怕。哪知徐至对她没有任何的怀疑,而且完全相信她失去记忆的谎话。林馨儿偷偷将徐至回润州的消息告知吴刺史。吴刺史让林馨儿小心回家,不能暴露自己,他会派人安插在小渔村附近,如有情况,就以徐至家门口“铁匠铺”的招牌为信号,只要招牌高高挂起,就表示无事,如果招牌被取下,就表示徐至等人有异动。

  何梦娇叹道:“怪不得那天,徐大哥要带我们去寿丘山寻找奇书的秘密,你要摘下门前的招牌,徐大哥还以为你很珍惜那块招牌呢!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林馨儿哭泣道;“何姐姐,我知道错了,我当时就不应该那么自私,这样不仅害了你们,而且害了我自己!”

  周沅芷见林馨儿说的可怜,劝道:“梦娇妹妹,既然馨儿已经知错了,我们还怪她干什么呢?人活一辈子,总会犯错的!”

  

第一百三十七章 真假素英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