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一百三十八章 摧坚陷阵

  林馨儿继续说道:“谢谢周姐姐能原谅我,可是我却不能原谅自己,其实我在寿丘山被吴刺史所抓,也是假的,是我故意摔下了山,让他们抓住的,目的就是让你们上当来这蒋山,让你们中了云飞扬、蒋王神的埋伏!徐大哥,你们难道就不恨馨儿吗?”

  徐至见林馨儿已经气如游丝了,安慰道:“我们大家都不会怪你的,因为你在最关键的时候,却守住了秘密,没有让这些坏人的阴谋诡计得逞!”

  李存孝见林馨儿可怜,也哭道:“不管你是素英姐姐,还是馨儿姐姐,你都是存孝的好姐姐,存孝一定会替姐姐报仇的!”

  林馨儿朝李存孝笑着点了点头,又把目光转向徐至,问道:“徐大哥,馨儿好看不好看?”

  徐至含着泪,笑道:“好看,就像素英一样!”

  林馨儿含着笑,慢慢闭上了眼睛,轻声道:“虽然我在他心里还是不如素英姐姐,但能死在他的面前,也没有什么遗恨了!”,两行热泪从眼眶里慢慢流出,就安详地离开了人世。

  徐至见林馨儿已经死去,就和李存孝在迎客亭后面的一丛木槿花下,刨了一个深坑,将林馨儿安葬于此。徐至又在墓前竖了一块木碑,上书:“润州林馨儿之墓”。

  徐至领着周沅芷等人在墓前祭拜之后,就决定上山顶九龙宫,蒋神庙总坛,为少林众僧、王爷爷报仇雪恨,并要在蒋王神手中夺回《推背图》的注解《藏头诗》。

  周沅芷建议道:“徐大哥,我们先不要急于上山,如今我们人少,要想一举摧毁这个人多势众、又占着地利的黑暗组织,我们只能智取,不可强攻!”

  何梦娇也道:“沅芷姐姐说的有道理,有唐以来,蒋神庙经营蒋山也有数百年的时间,说不定此山步步都是陷阱,处处都有埋伏!大家上山一定要倍加小心!”

  徐至分析道:“这蒋山高不见顶、深不可测,蒋神庙要将这么大、这么高的蒋山,防守的滴水不漏,显然是不可能的,因此我们只要避其锋芒,一定能突袭其九龙宫总坛!”

  李存孝笑道:“我明白徐大哥的意思,就是绕开好走的大路,走那些满是荆棘的小径,尽量避开关卡,直取山顶!”

  徐至微笑着拍了拍李存孝的肩头,表示赞许。

  于是徐至四人尽走满是荆棘的陡坡,虽然上山之路极为艰难崎岖,庆幸的是没遇到一个蒋神庙的弟子,只是惊扰了密林中无数的蛇虫鸟蝎。

  四人忍着被蚊虫叮咬的痛苦,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哨卡,四周是峭壁,只有一条极窄的小道可以通往山顶。四人慢慢逼近关卡,见关卡前上书“双煞岭”,镇守此处的正是蒋神庙的黑白双煞和几十名弟子。

  李存孝轻声说道:“徐大哥,黑白双煞阴阳和合,武艺虽然平常,但是很难纠缠,只有设法将他们分开,这样他们彼此少了配合,就能一一击破他们!”

  徐至赞道:“好计,沅芷你和梦娇先在山下等我们的好消息,我和存孝先解决了这两只看门狗!”,说完一个鹞子翻身,就跳上了关卡,李存孝也跟着跳了上来。

  黑煞见徐至、李存孝从天而降,用阴阳怪气的语调,冷笑道:“哈哈,我们哥俩还以为是谁呢?原来是我们少主的手下败将徐至,你们今天怎么有空来我们这里坐坐?”

  白煞不耐烦道:“老黑,你生下来就啰嗦,我们跟他们说个啥啊,还不是要动手解决问题吗?”,说完就举起金刚锏朝徐至的脑门劈了下来。

  徐至冷笑道:“爽快,那徐某今天就让二位变为地狱真正的二鬼!”,说完就举起紫青剑,迎击白煞的金刚锏,只见一道紫光掠过,就将白煞手中的金锏削去了一角。白煞的金刚锏从未遇到敌手,就是蒋超的白虹剑也不能削断金锏。白煞大骇,连忙叫道:“老黑,快来救我!”

  黑煞叫道:“老白,我来救你了!”,说完就要从后面用打王鞭,夹击徐至,这时李存孝抽出凤鸣剑,从侧面刺了黑煞一剑,笑道:“黑鬼,你们不是总喜欢一起偷袭别人吗?今天也让你们尝尝被别人偷袭的滋味!”

  黑煞再也不敢上前,只好调转打王鞭,挡住李存孝的凤鸣剑,徐至和李存孝两人趁机背靠背,一起进退,将黑白两煞隔开。

  徐至有紫青剑在手,更是无所畏惧,他横劈一剑,又上撩一剑,见白煞手中的金锏砍得满是缺口。白煞见自己的兵刃要再硬拼下去,必然会被徐至的紫青剑给砍断,他转头又见黑煞也被李存孝逼到山崖边上。

  白煞虚晃一招,猛地退后几步,将手中的金锏扔向李存孝,希望趁着李存孝没有防备,险中取胜,砸碎他的后脑。哪知徐至猛地跃起一丈多高,举起紫青剑一个上挑,就将空中的金锏挑落山崖,随后一招“凤舞九天”,飘至白煞的背后,一剑穿心,就将这个恶贯满盈的恶鬼送往地狱去了。

  黑煞见白煞死于徐至的紫青剑下,心中一震,就要掉头逃回关卡,却被徐至拦住了去路。黑煞只好一边迎敌,一边缓缓后退。李存孝见黑煞一心防守前面的徐至,闪至其身后,抬起一脚,正中其后跨,就将黑煞踹下了山崖。

  那些守关的蒋神庙弟子见黑白双煞瞬间丧命于徐至、李存孝之手,纷纷撤回到卡口内,并关门据守,甚至有部分弟子一边点起了狼烟,一边上山去禀告蒋王神。

  徐至骂道:“你们原来都是本分的百姓,如今却善恶不分,助纣为虐,你们再不开关,这就是你们的下场!”,说完挥动紫青剑,将关口前竖着“双煞岭”的那块大石,劈为两半。

  那些弟子见徐至凶猛,再也不敢负隅顽抗,纷纷放下武器,打开寨门,放徐至等人入内,徐至随即规劝这些弟子下山后,放下刀剑,跟家人好好过日子。那群弟子听了,都向徐至、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四人磕了头,就飞快地跑下山去了。

  再说徐至四人通过双煞岭,沿着险峻的山路,继续上行,走了不远,见前方山岭上有一座古代的瞭望台,这座瞭望台位于蒋山中心,向下可以俯视四周数里之外,本是蒋州重要的军事设施,只是后来逐渐废弃,被蒋王神用来观察蒋山四周官民的动向。

  徐至四人走近那座瞭望台,见那瞭望台城墙上刻有“四方城”四个大字。李存孝上前,大声叫道:“里面的蒋神庙弟子听着,我们与你们无怨无仇,你们快快打开城门,让我们进去,我们只找蒋王神、蒋超,云飞扬、江乘风四人算账!”

  这时城门大开,从里面闪出三人来,戴着黑色的乌纱帽,身穿黑白相间的长袍,手中拿着铁质的判官笔。原来防守这四方城的是蒋神庙的四位判官,分别是掌刑判官张直方、掌善簿判官宋朴方、掌恶簿判官赵瑞方、掌生死簿判官崔元方。张直方被蒋王神安插到朝廷大内做神策军中尉,可是他在长安城破后却失节投靠黄巢,后来在长安春明门前,被东瀛遣唐使者菅原道真用土遁术所杀。

  周沅芷见三位判官身高相似,长相相似,连说话走路的神情姿态都一样,觉得好笑:“徐大哥,梦娇妹妹,你们快看,你们如此相似,是不是一母四胞的兄弟啊?”

  何梦娇笑道:“这世间哪有一母四胞的兄弟啊,就是一母同胞也是少见的很!”,说着也忍不住扑哧笑出声来。

  手拿黑、红两支判官笔的判官尖叫道:“你们这些凡夫俗子知道什么?我们兄弟三人是地狱的判官,我是掌人间生死簿判官崔元方,他们两人分别是掌善簿判官宋朴方、掌恶簿判官赵瑞方!两位兄弟你们先让这几位尝尝你们善恶判官的手段!”

  徐至见宋朴方和赵瑞方手中分别拿了一支红、黑色的判官笔,应了一声,就朝他围了过来。徐至不知这三位判官具有怎样的手段,连忙让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三人退下。

  宋朴方对赵瑞方说道:“你先用黑判官笔点他,给他中一道生死符,让他尝尝我们蒋神庙生死符的厉害,我再用红笔给他中一道,然后再让崔大哥杀他,让他生不如死,痛不欲生!”

  徐至从两人的对话中,知道他们手中的判官笔通过点穴的方法,将生死符注入人体内,从而控制人的生死。徐至不敢大意,索性上前一步,挥剑直取赵瑞方,赵瑞方不敢以身犯险,侧身躲过徐至的一剑,然后举起手中的判官笔就要戳向徐至两间的睛明穴。

  徐至见赵瑞芳、宋朴方两人就像两条滑溜的泥鳅一样,他们移形换位极快,他们躲过紫青剑的锋芒,都钻到徐至的近前,徐至怕中了他们的诡计,双手齐出,一手握住一支判官笔。

  崔元方见宋朴方和赵瑞方两人被徐至挟住,三人开始比拼内力,崔元方就想从背后袭击徐至,这时李存孝和何梦娇两人同时举剑刺向崔元方。崔元方连忙用两支判官笔阻挡,哪知李存孝使了一招飘逸剑的“回眸一笑”,突然将剑头转向崔元方的手腕,崔元方刚要倒转判官笔锁住李存孝的凤鸣剑。

  何梦娇使了一招“惊涛骇浪”,一掌穿过崔元方双手的判官笔,击中他的胸口,崔元方大叫一声,翻倒在地。

  李存孝随即将凤鸣剑从手中推出,飞向崔元方的胸口,那崔元方刚要翻身跳起,却被凤鸣剑一剑穿心而死。

  这时徐至以一敌二,也占据了上风,他们见宋朴方和赵瑞方两人双手发颤,渐渐握笔不住,徐至化掌为勾,从宋、赵两判官手中抢过红黑判官笔,顺手刺向宋、赵两人腹部的膻中穴,宋、赵中笔后,面部扭曲,倒地翻滚,发出凄厉的讨饶声:“徐大侠,你快放了我们吧,我们再也不敢为非作歹了,我们要去见教主,求他赐我们解药!”

  原来蒋王神为了控制手下的数十万弟子,从边远之地请来用毒用蛊的高手,苗寨寨主孟达,给每一位入教的弟子身上都中了一种生死符的蛊术。这种生死符有黑、红两道,凡犯错者中黑符一道作为惩罚,有功者中红符一道作为奖赏,两符同时中入者即刻死去。红、黑符中入后全身如虫咬,一个时辰后就会消失,不过中黑符者每隔两个时辰就会发作一次,而中红符者四个月才会发作一次。中符者除非教主赐予解药,否则直到死去,方才完全解脱。

  徐至见宋朴方和赵瑞方痛苦的样子,也有些不忍,朝他们挥了挥手。宋、赵两人就像狗一样爬起,发疯似的跑出了四方城。

  四方城的那些蒋神庙的弟子见徐至等人打败了三位判官,又取了他们手中拿着红、黑两支判官笔,吓的面如土色,纷纷落荒而逃。

  徐至、周沅芷、何梦娇、李存孝出了四方城,继续前行,四人走了一柱香的功夫,一路上也没有遇到什么陷阱和袭击,这时已经隐隐约约能看到远处蒋神庙的总坛九龙宫了,四人既紧张又有些兴奋。

  周沅芷见秋天的蒋山十分的绚丽,她见山道的两侧都是迎风摇曳的野花,她一路跑到了前头,只见前面有一个很大的山谷,山谷内满是金黄色的树木,一条清澈的溪流从谷中穿过,谷内十分幽静,不时发出清脆的鸟鸣声。

  周沅芷见谷中很是美丽,就要跑下谷底,徐至劝道:“沅芷你先不下去,你跟在大哥后面,千万不要离开大哥一步。这山谷太过宁静,似乎与周围的环境格格不入,越是安静的地方,就越隐藏着危险!”

  何梦娇、李存孝听了,也暗暗拔出长剑,护在徐至、周沅芷的身后,四人小心翼翼地下了山谷,见那山谷入口石壁上刻着“五行谷”三个红色的大字。

  徐至等人刚走了几步,突然听到身后有金属的撞击声,他猛地看到山谷的入口处站着一位手持金属盾牌的东瀛人。那东瀛人用蹩脚的汉语说道:“阁下好大胆子,竟然闯进蒋山的五行大阵,自我白虎出道以来,就从来没有人能通过此五行谷!”

  徐至问道:“阁下既然是东瀛人,为何要替蒋王神卖命?”

  白虎回道:“你们中原人不是一直强调:知恩图报吗?我们兄弟五人本来就是东瀛的浪人,居无定所,食不能饱腹,只好随船来到中原,是仁慈的蒋王神收留了我们,给了我们东瀛武士用武之地,我们兄弟五人对他的恩情铭记在心!”

  徐至说道:“我们中原武林分正邪两道,正道行侠义,爱国救民;而邪道则乱杀无辜,勾结奸邪!你们口中的那个蒋王神就是贪得无厌、残害百姓的歪魔邪道!你们正邪不分,却要给这样的小人卖命?”

  白虎道:“我只知道报恩,至于什么武林正邪,一概与我无关,还请你们报上大名,在下向来不杀无名之人!”

  徐至坦然报上了名字,冷笑道:“既然你冥顽不化,那我们只有用比武来论正邪!梦娇、存孝你们护着沅芷退后,我一个人就可以对付他!”

  白虎冷笑道:“徐,你也太高看自己了,请看招!”,说完,不停转动手中的金属大圆盘,那金属盘反射太阳光,就如一团烈焰,直射向徐至的双眼。

  徐至怕双眼被太阳光刺伤,看不清东西,连忙闭上双眼。白虎见徐至中计,一声冷笑,从金属伏魔圈内拔出几柄飞刀,射向徐至,徐至不敢睁开眼睛,凭着双耳的风声,判断出飞刀的方向,一个“飞鸟扑食”,飞身躲过,又在空中翻滚了几个跟头,跳到山谷的另一侧,背对阳光。

  哪知白虎突然将手中的金属伏魔圈一分为二,再次将刺眼的阳光反射到徐至脸上,让他睁不开眼睛。

  何梦娇见徐至睁不开眼睛,仅凭耳朵对敌很是被动,连忙朝李存孝使眼色,李存孝会意,暗自从袖中发射一颗小石子,射向白虎。

  白虎挥动手中金属伏魔圈,挡在身侧,就将石子弹开。

  

第一百三十八章 摧坚陷阵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