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八章 初露锋芒

  却说凌空、徐至、慧风三人等云飞扬一行人吃完饭离开黄鹤楼后,三人都叹了一口气,咒骂官场的黑暗,当世的不公,再也没有心情去品味鄂州的美酒佳肴、人物风情。

  凌空向酒家草草结了帐,就带领徐至、慧风二人出了鄂州城,来到江边一个三叉路口的长亭内,亭外北风萧萧,草木凋零,一片深冬的景象。

  凌空对徐至和慧风说道:“我们兄弟三人就在这鄂州分手,我要继续西行回武当山,你们两人从鄂州折向北,过康州、蔡州、汝州、就能到嵩山脚下,你们就能上山拜见少林至诚大师了。你们一路上还可以继续跟踪云飞扬一行。”

  徐至和慧风两人与凌空道长,数月相处,亲密无间,三人名为兄弟,实为师徒;两人听说马上要和凌空分别,心里都十分不舍。徐至和慧风自从受到凌空指点后,勤加练习,武艺上也是进步不小,特别是内功招式早已铭记在心,熟练在手,只是缺乏一些应敌的经验而已。而以上的变化,两人却浑然不知,只觉得身轻如燕,有使不完的气力。

  慧风首先应声道:“凌大哥,一路保重。”

  徐至也依依不舍道:“大哥,一路顺风,不知道何时我们兄弟能再次相会?”

  凌空没有回答,而是抱了抱拳,道了声:“两位兄弟珍重,这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我们兄弟自有后会之期!”,说完就快步向西而行,走了几十步,突然回头。

  徐至和慧风惊讶地问道:“大哥,不走了吗?”

  凌空说道:“大哥刚才走的太匆忙了,有几句话还没有说完。”

  徐至、慧风二人赶紧迎上前,问道:“大哥有什么事要交代我们?请说!”

  凌空道:“两位贤弟有所不知,过了鄂州,长江以北已是黄巢义军的势力范围,黄巢虽说也是农民出生,但此人读过书,与高季兴和杨行密之辈,却是大不相同,他同情百姓疾苦,关心百姓生活,因此河南、山东各地的百姓都非常拥戴他,目前他的事业也十分兴盛,不过这也是当今朝廷的心腹大患。因此,朝廷和义军在河南经常刀兵相向,百姓流离失所,鄂州以北数十里都没有人烟,更不要说客栈了,现在正值隆冬,两位贤弟向北走的道路,着实难走,也很不太平。”

  慧风听到这里,又有了退却的念头,对徐至说道:“徐大哥,要不,我们还是沿原路返回润州吧,回头被长蛟帮杀死,总比饿死冻死好,死了都没有人收尸。再说你的伤也好了,也用不着去少林了?”

  慧风说完,见徐至没有说话,知道他还在坚持最初的信念:北上少林寺,拜见至诚大师。

  凌空叹道:“我要交代的话,都说完了,还有一句最重要的话,你们在任何时候,都要勤加练习武功,这样才能在武艺上精益求精,保全自己,惩治邪恶。”

  凌空说完,就和徐、慧二人告别而去,一路西上。

  徐至和慧风站在原地,直到看不见凌空的身影,才恋恋不舍地离开鄂州,继续渡江北上。

  一路上人烟稀少,蓬蒿满地,村镇变成了废墟,田野一片荒芜。两人向北走了数十里,才看见远处有一片茂密的松树林,树林深处隐藏了一个小村子,两人见太阳快下山了,商定在村子里借宿一晚,明天继续赶路。

  徐、慧两人穿过树林,惊起一群黑色的乌鸦,发出阵阵凄厉的叫声,两人刚走出树林,就看到村子里火光冲天,传来阵阵马蹄声、抢砸声、妇女儿童的哭泣声。

  徐至、慧风两人赶紧快步走进村子,只见一个穿戴光鲜的将军,骑在马上,正指挥几十名官兵,抢劫百姓的财物。这些官兵有抢米粮的,有追赶鸡鸭的,也有牵牛羊的,还有一个将校正在追赶一个年仅及笄的弱小少女,眼看少女就要被逮住了,那个将校象饿狼一样扑了过去,嘴里发出阵阵浪荡的笑声。

  徐至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一跃而起,腾空竟有一丈有余,双掌拍出,一招“仙人指路”,击中那名将官的后背,将其击落马背,摔出三丈开外。那个将官撞在一块断墙上,脑浆迸裂,手脚抽搐了几下,就一命呜呼了。

  那少女摆脱了魔爪,刚要向前跑开,冷不防被那骑马的将军射出一箭,正中后心,鲜红色的血液淹没了花一样的年华。

  “这个畜生,太没人性了!”,徐至大吼了一声,冲向那名骑马的将军。

  那将军见徐至来势汹汹,急忙弯弓搭箭,朝徐至射出一箭,见没有射中,又取出佩剑,纵马向徐、慧两人撞了过来。

  徐至见那将军离自己只有数步之遥,瞧准时机,一个旋风扫叶腿,竟然将马的前腿折断,马失去前蹄,一个趔趄,将那个将军重重地摔在地上。那将军落地后连连叫苦。徐至不等那将军反应过来,一把他从地上拎起,责问道:“你们吃朝廷俸禄,应该保境安民,为什么要鱼肉百姓?”

  那将军哀求道:“好汉饶命!在下也是被逼无奈,上面要求我们限期剿灭草寇,我们人少兵弱怎能完成任务?”

  这时,慧风通过点、击、劈、勾、拿等招式,也基本上制服了其他士兵,上前责问道:“不管怎样!你们这些官老爷也不能抢夺百姓财物,杀人放火,强抢民女吧!”

  徐至说道:“他们不仅抢劫百姓财物,而且肆意残杀百姓,拿无辜百姓的人头,冒充贼寇的首级,向上充数邀功,我说的对不对,将军大人?”

  “两位侠士说的对,在下再也不敢了,就饶了小人这一回吧?”,那将军苦苦哀求道。

  徐至喝道:“如果你们下次再做这样伤天害理的事情,我们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取了你的项上人头,带上你的人,快滚!”

  那个将军如蒙大赦,带了几个受伤的士兵,瞬间消失在昏暗的夜幕中。

  徐至和慧风发现村上大部分房屋都已被大火焚毁,留下的都是些断墙残垣,村上几乎没有青壮的男子,都是些老弱病残,妇女儿童。经过这次浩劫后,村民们也死伤过半,十分凄惨。

  眼看天黑了下来,徐、慧二人向村民们借了一间稍完整的屋子,打了地铺,生了一堆火,准备吃些干粮,早点休息。

  徐至和慧风正准备吃手中的干粮,猛地发现黑暗中有双贪婪的眼睛一直望着他们,不断传来咽口水的声音,两人同时喝道:“是谁?”

  徐、慧两人等那人从黑暗中腼腆地走出来,才发现是一位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姑娘。那姑娘不过十五六的年纪,长了一个瓜子脸,柳叶眉,樱桃小嘴,身体轻盈,长的十分秀丽。

  徐至、慧风二人没有想到不速之客竟然是一位美丽的姑娘,两人都红着脸,不再说话,算是对刚才在语言上的唐突,向姑娘表示了歉意。

  徐至见那少女颤巍巍站立不安,沉默了一会,才问道:“姑娘是谁,怎么在这里,吃饭了没有?”

  那姑娘轻轻地摇了摇头,还是没有说话。

  慧风见那姑娘长的十分可人,顿时话也多了起来:“是啊,姑娘,如果不介意,要不和我们一起吃点吧?”

  那姑娘想是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她见徐、慧两人虽然年青,但也不像坏人,也没有和他们客气,怯生生地拿过慧风手中的饼,狼吞虎咽地吃起来,一时吃的太猛了,还伴着阵阵咳嗽声。

  姑娘吃完了饼,才慢慢道出自己的身世,姑娘姓周,叫沅芷,原是东都洛阳大户人家的小姐,后来父亲去世,家道中落,母女二人决定去岳州投亲,哪知路途艰难,母亲在途中生病去世,周姑娘身无分文,靠乞讨为生,一路南下,才辗转到了这里,已经三天没有吃饭了。周沅芷说着说着,不禁泪如雨下。

  徐至问道:“周姑娘今后有什么打算?”

  周沅芷道:“小女子能有什么打算呢,现如今兵荒马乱的,去岳州路途遥远,只能走一步算一步,还不知道能不能走到那里?”

  慧风担心道:“现在到处兵荒马乱的,周姑娘身无分文,一个人去岳州,如何使得?”

  周沅芷摸了摸眼眶上的泪花,无可奈何地说:“小女子不去岳州投亲,又能去哪里呢?”

  慧风连忙劝道:”如果姑娘愿意,跟着我们一起同行去洛阳吧,或许你洛阳老家那还有亲友?再说我们还有一些干粮和银两,带上你一个姑娘家应该没有问题,徐大哥,你说可好?”

  周沅芷拿着含泪的双眼,偷偷看了徐至一眼,轻声叹道:“与你们同行回洛阳,这如何使得?”

  徐至见那姑娘孤苦伶仃的,也动了恻隐之心,劝道:”慧师弟说的有理,周姑娘你不必迟疑,我们兄弟俩也不是坏人,你如果信的过我们,就和我们结伴而行,回洛阳吧,一路上大家彼此也有个照应,总比姑娘孤身一人去岳州要强。”

  周沅芷见徐至满脸的真诚,没有再说话,算是答应了。

  第二天清早,周沅芷换了一件干净的衣服,梳洗完毕,就跟随徐至和慧风,告别了村上的人,继续赶路。

  三人又向北走了几天,餐风饮露,十分艰苦,眼看离蔡州城越来越近了,路上的行人才渐渐多了起来。

  一天北风凛冽,天上彤云密布,三人顶着鹅毛大雪走了近一天的山路,周沅芷远远看到前面驿站路口有一个挂酒幌子的客店,连忙招呼徐至和慧风两人:”徐大哥,慧大哥,前面不远有家客店,要不我们今晚就在该店歇息?”

  徐至还没有答话,慧风抢先回道:“周姑娘,好主意,我们要两间上好的客房,最好有杯热酒或热水什么的,暖暖身子。”

  三人进了客栈,跟伙计要两间上房,哪知道客栈早已客满,仅剩下一间客房,两人没有办法,只好同周沅芷商议,哪知周姑娘并不在意,还是徐至细心,毕竟男女有别,授受不亲,对慧风建议道:“要不,我们兄弟二人晚上通宵不眠,陪周姑娘说说话。”

  于是三人跟着伙计进入了一间地字号房。他们进入房间,刚放下肩上的包裹。徐至突然看到门缝外有几个熟悉的身影飘过,径直进入了他们隔壁的天字号房,正是朝廷大内的鹰击将军云飞扬和他的几名随从。

  云飞扬显然是喝了很多的酒,在房间里发起了牢骚:“这鬼天气正冷,一路跋涉可把本将军累坏了,周宸,你小子过来给本将军捏捏肩,揉揉脚!”

  那个叫周宸的将军四十岁上下,正是当年打伤徐至的侍卫,周宸赶紧上前跪倒在地,小心地帮云飞扬揉捏按摩起来。

  云飞扬似乎十分惬意:“周将军,大家都知道你小子的猛虎掌法刚劲有力,没有想到你这按摩的手艺也不错啊,比起我们长安城万香楼的姑娘,竟然丝毫不输给她们。”

  周宸献媚道:“云将军代表朝廷办事,侍候云将军是属下分内之事!”

  云飞扬笑道:“本将军手持万岁的金牌令箭,这一次润州之行总算是功德圆满,地方的招待还算殷勤周到,只是在鄂州,长蛟帮的几个水鬼竟然挡本将军的驾,跟本将军要赎命钱,想来十分好笑!”

  周宸道:“几个小丑掀不起什么大的风浪,当时要不是云大人阻拦,属下早就想好好教训他们了?”

  云飞扬似乎有些不满道:“周将军,你做事太过冲动鲁莽,万事要动动脑子!要是你真跟这些水鬼夜叉动了手,江乘风就会颠倒黑白说,是我们朝廷的大内将军欺压他的人,才引起了这场误会!”

  周宸连忙道歉道:“属下愚钝!没有云将军想的那么深远,是属下差一点办错了事!”

  云飞扬洋洋得意道:“总算江乘风识趣,不但没有将这件事情闹大,而且还巩固了淮南和荆湖的联盟,他们两方愿意以我马首是瞻,这对我们举大事十分有利!”

  周宸不无担心道:“他们两方都是朝廷的节度使,而我们手中并没有多少人马,他们会死心塌地跟着我们吗?”

  云飞扬笑道:“这个倒不用担心,依照本将军的判断,他们两方势力相当,因此他们两方谁做盟主,都心有不甘,所以他们推举本将军为首,不过是相互平衡而已!”

  周宸笑道:“还是云将军深谋远虑,棋高一着!”

  云飞扬继续说道:“不说这个了,我们这次在润州查到了那本残书跟天后朝隐居润州的叛逆余党有关,这本书很可能在他们的后代手上,所以我们要尽快赶回京城,告之公主,再到户部彻查一下这些叛逆的底细以及他们后人的情况。”

  周宸答道:“小的们知道。据可靠消息,逆贼黄巢在江湖上广发英雄帖,要求各门派的年青才俊,年后元宵节齐集蔡州烟雨楼,共商大事。这次连反对黄巢的蒋神庙和长蛟帮都派出了人手,不知道所为何事?”

  云飞扬不耐烦道:“你们又想去看热闹,我们有急事在身,还是要尽快赶回京城,办正事要紧!”,说完又看了看周宸等人近似哀求的眼神,叹了一口气说道:“本将军见你们心不在焉的,赶你们回京你们也不愿意。好吧,我们也去蔡州凑凑热闹,游玩一番,就是不能在那耽搁太久了。”

  周宸和手下几个人齐声应道:“是,云大人。”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5日,第2次修改。

第八章 初露锋芒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