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却说徐至跳上比武擂台,救下慧风,与长蛟帮的何梦龙继续交手。何梦龙与徐至一交手,见他拳法的套路与慧风先前所用的大同小异,但他的一招一式比慧风更加稳健,更有力量。

  何梦龙不敢大意,苦苦支撑了一百来招,有些招架不住。他又想故伎重演,使了一招“鱼死网破”,这“鱼死网破”也是长蛟帮的三绝杀之一,当遇到强敌不能取胜时,故意输招认栽,在对方毫无防备之际,射出袖箭暗镖,将其刺杀。

  徐至有了慧风遭暗算的教训在先,一路上跟着凌空也多了一些历练,慢慢有了一些江湖经验,而且他也不像慧风那样心浮气躁,求胜心切。

  徐至看见何梦龙向他躬身认输,也慢慢还了一躬,但突然看见何梦龙挺直上身,向自己射出袖箭,大吃一惊,赶紧一个鲤鱼翻身,躲过一支袖箭。

  何梦龙不等徐至反应过来,又射出高低两支袖箭,徐至低头躲过一支,顺地一滚,用右手一抄,接住一支,反手将袖箭送出,正中何梦龙的右眼,穿脑而出。

  何梦龙捂住鲜血长流的右眼,扑倒在擂台上,忍不住发出一阵阵“嗷嗷”的叫苦声。长蛟帮的弟子见自己的副帮主,在众人面前攀爬翻滚,出尽了丑,只好派出几名大汉将他抬下台去。

  擂台下的众英雄见徐至在比武场上救了慧风,胜了何梦龙,一阵骚动,有帮派叫嚷道:“何梦龙暗箭伤人,徐至这是以子之道,还彼之身,打得好、打得痛快!”,另一帮派嘘声道:“岳州长蛟帮号称水下的功夫天下第一,没有想到陆上的功夫却是如此不堪一击!”

  十几名长蛟帮的弟子听了四周的议论,不堪其辱,齐声喊出了:“杀了徐至,为何副帮主报仇!”的声音,掌声和嘘声此起彼伏,声浪不断。

  再说周沅芷在擂台下一边照顾半昏迷的慧风,一边替场上的徐至喝彩加油,这一举动不仅引来了长蛟帮众弟子恶狠狠的目光,也引起其他帮派门徒的注意。那些年青的弟子见对方是一位落单的美貌少女,更加有恃无恐起来,有不少轻浮的弟子竟然垂涎欲滴,前来调戏。

  不一会几名放荡的年青汉子,面带淫笑,手持长剑,将周沅芷和慧风围在中心,周沅芷毫无畏惧,抢先一步,一个“斗转星移”,转到一名强人的身后,那汉子万万没有想到周沅芷这样的弱女子还会武艺,稍稍犹豫,手中的长剑就被周沅芷夺了过去。

  周沅芷一边用长剑苦苦守住门户,一边故意点评各门派的武艺高下,挑拨各派之间的矛盾。各派弟子本来就水火不容,都想展示自己的独门绝技赢得美人的赞誉,因此只要有弟子偷袭周沅芷,就有其他门派的弟子从一旁阻挠,英雄救美。这样本来是几个浪荡门徒对周沅芷的觊觎,竟然变成几大门派之间的群殴和厮杀。

  各大门派互斗的好一会,竟有几名弟子受伤丧命,这时朱雀门的候选人何进叫了一声:“各位请住手,且听我一言,我们几大门派收到黄王的邀请,联袂来到蔡州,大家千里来相会,公平比武较技,岂能伤了和气,即使我们当中只有一人能赢得黄王公主,大家也要敬佩他才艺超群,岂能群起攻之,坏了江湖的规矩!”

  神龙教的候选人朱富也说道:“何厢主说的极是,大家四海一家,皆是兄弟,为了一个女子大动干戈,伤了和气,坏了黄王的大事,实在不值得!”

  朱雀门和神龙教的弟子都开始停手罢战,但是其他6大门派的弟子还是相互虎视眈眈,不愿放弃唾手可得的美人。一个黑鹰教的弟子叫道:“耶律帮主,属下追随您南征北战,多有微功,至今尚未成家。此次帮主你对黄王公主志在必得,小人对眼前的这位佳人也是不愿放弃!”

  黑鹰教的耶律淳冷笑道:“如今天下大乱,江山都是能者得之,何况一美人儿?我黑鹰教子弟不必迟疑,凭着自己的武艺先抢了美人,再与各派握手言和!”

  黑鹰教的弟子听了耶律淳的话,不顾各派强敌环伺,竟然直取周沅芷。

  这时徐至在擂台上已经击败何梦龙,他见此情景,跳下台去,护在周沅芷身后,用武当绵掌左推右攘,瞬间击退了几名黑鹰教子弟对周沅芷的围攻。周沅芷心里十分欢喜,嘴里却说道:“师父,你比武辛苦了,先歇会吧。”

  徐至答道:“沅芷,你先护住慧风师弟,这些狂徒我还能应付。”,可是禁不住台下涌过来的帮派越来越多,徐至渐渐有些支持不住。

  这时,云飞扬带着周宸几个人也围拢了过来,徐至心想:“不好,这次真是前遇狼,后遇虎。哪知云飞扬朝楼台上高声叫道:“黄王,智光道长,现在比武台下乱糟糟的,你们也不派人制止?”

  这时的黄巢站立在烟雨楼上,也看到了比武台下一片混乱,各派弟子相互寻仇,持械斗狠,甚至公然抢劫围观百姓的财物。黄巢赶忙下令,让周围的军队都戒备好了,如果有人胆敢继续扰乱比武,格杀勿论,顿时数百个虎贲战士手持长矛弓箭,层层围拢了过来,台下顿时安定了很多。

  云飞扬朝周沅芷笑了笑,直接走到徐至身边,打趣道:“徐至,我和吴刺史都以为你已经死了,没想到你中了猛虎碎心拳,跌入大江还能活下来,身边还有这么一个漂亮的爱侣,真好,真让人羡慕妒忌啊!”

  徐至不卑不亢地答道:“这些都是拜云大人和周将军所赐啊!我今天还要好好感谢两位大人呢!”

  周宸听出了徐至话中含有挑衅的意味,抽出手中宝剑就要上前争斗。云飞扬连忙挥手制止,责备道:“周将军,你先退下,我有几句话要单独跟徐至他们说。”

  周宸只好悻悻地退后了几步,云飞扬才对徐至说道:“徐至,先前我们在润州对你多有得罪,这些都是误会,你也知道我们为朝廷办事的,很多违背良心道义的事不得不做,那也是身不由己啊,现在本将军正式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计前嫌。”

  徐至见云飞扬对自己的态度突然暧昧起来,不知道他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鼻子里“哼”了一声,没有继续说话。一旁的周沅芷却骂道:“这位大人太会悻悻作态了,几次想致徐大哥于死地,现在几句简单的道歉就可以一笔勾销了吗?”

  云飞扬笑道:“好一个伶牙俐齿的姑娘,徐至身边有你相伴,应该不会太寂寞。这也是他艳福不浅啊!”,几句话说得周沅芷哑口无言,羞涩难当。

  云飞扬继续说道:“徐至,现如今朝廷正是用人之际,你身边已有佳人相伴,何必再去投靠逆贼黄巢,做他的什么驸马呢?我看你武艺不错,只要你追随于我,为朝廷轰轰烈烈做一番事业,一定能出人头地,光宗耀祖的。”

  云飞扬见徐至没有说话,想继续拉拢他,却被周沅芷打断道:“朝廷有什么好的,如果朝廷一心一意为了天下苍生,天下就不会有那么多孤苦伶仃、无家可归的苦命百姓了。要我说啊,徐大哥,你宁可投靠黄王,为百姓振臂一呼,也不能自甘堕落,做朝廷的鹰犬。”

  徐至惊讶地看了周沅芷一眼,心想:平时看她文文弱弱的,没想到她今天竟然说出这么一番话来,看来她绝不是一个逃难的普通百姓,难道她是黄巢的人?他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时,慧风也渐渐恢复了神智,听到周沅芷的议论也是吃了一惊,呆呆地看了她很久,也附和道:“徐大哥,周姑娘的话有道理,我们不能被朝廷所利用,残害百姓啊!”

  徐至见周沅芷和云飞扬都注视着自己,似乎在等他的决定,回道:“周姑娘说的不错,当今朝廷腐败,地方糜烂,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也绝非一日,此时正是英雄辈出,拯救黎民于水火之际,大丈夫也应该审时度势,投靠明主,做一番轰轰烈烈、惊天动地的大事业。”

  云飞扬见与徐至等人话不投机,叹了一声:“徐至,大丈夫有所为,有所不为。本将军希望你好好考虑,不可一日为盗贼,玷污了祖先的世代忠烈!”。显然,云飞扬话中有话,徐至心里也是咯噔了一下,我一个普通百姓,怎么也成了忠烈之后。

  正当徐至、云飞扬等人在擂台下唇枪舌箭之时,四周不断有士兵围拢过来,驱散闹事的人群。云飞扬见四周都是黄巢的人,怕暴露了自己的朝廷身份,继续留在烟雨楼会有危险,赶紧使了一个眼神,让周宸继续秘密留在蔡州,自己带了几个人趁着台下一片混乱,仓促间退出蔡州城。

  黄巢知道蔡州城混有朝廷的奸细后,大怒,命令在全城范围内逐一搜查,折腾了好几天,把蔡州城天上地下翻了遍,也没有抓到任何可疑之人。

  为了严查蔡州城里的朝廷奸细,黄巢下令从元宵节到二月二“龙抬头”期间全城戒严半个月,禁止任何人出入蔡州城,原定第二阶段的文试也推迟了半个月。随后,黄巢让黄鹤、尚让等人分别邀请各路英雄集中居住在蔡州城东刚建成的迎宾和聚贤楼里。

  这迎宾和聚贤楼高三层,飞檐翘壁,雕栏画栋,是蔡州城最大的两个客栈,有客房近百间,能容纳近千人的住宿和吃喝。另外这两个客栈的饭菜和服务也是一流,据说这两个客店是黄巢打下蔡州城后出资修建的,目的就是为了广纳天下贤士,如今天下豪杰只要一提到蔡州城,无人不知城中新建的迎宾和聚贤会馆,也无人不知黄巢是如何虚心纳谷、广纳人才的。

  再说徐至三人收到黄巢的邀请后,几次婉言拒绝搬入聚贤楼,但是尚让派人不停地盛情邀请,三天一拜访,五日一求见,甚至尚让亲自带了黄巢的请柬和礼物来催三人搬家,三人无奈之极,只好住进了聚贤楼三楼最里间的两间客房。徐至和慧风一间,紧挨着周沅芷的一间。此外,三楼还住了黑鹰教的二十来人,二楼住的是东海神龙教的一群人,而一楼住的是晋州神雀门和岳州长蛟帮的子弟。

  俗话说的好,真是冤家路窄,那天比武台上长蛟帮的副帮主何梦龙因为暗算慧风和徐至,被徐至打瞎了右眼。现如今,两个冤家又住在同一个楼内,因此仇家见面格外眼红。特别是何梦龙因为面部有伤,半个脸都缠满了绷带,只露出眯眯的左眼,他走到那里,都会听到一些不堪入耳的议论,楼上楼下其他门派的弟子也都暗暗笑他:“瞧,就是那个长蛟帮的独眼龙,自己暗算别人,偷鸡不成反而失把米,真是自作自受,活该受此大祸!”

  虽然何梦龙城府极深、肚量极大,装着没有听见,但是他手下的一帮人却不是低声下气之辈,个个神情激动、气愤异常,觉得本帮的这一切耻辱都是徐至和慧风造成的,不停地在何梦龙耳边建议道:

  “何副帮主,那个姓徐的也太可恨了,上次擂台比武智光大师早就说过,点到为止,不伤及无辜,而那个姓徐的置若罔闻,仍然对您痛下杀手,这个深仇大恨,我们长蛟帮可不能不报啊!”

  何梦龙虽然觉得自己理亏,但是丧眼之痛岂是一辈子能忘记的,他沉默了一会,忿恨道:“这个深仇我们不能不报!你们先摸清楚了他们的底细,然后带些人手,带些兵刃暗器,偷偷地做了他们。”

  “那何时动手呢?要不今晚我们就去准备?”,何梦龙手下的几个好手早已按捺不住心中的怨气,恨不得早点除掉徐、慧二人,为长蛟帮挽回上次比武失去的面子。

  何梦龙捂住肿胀的右脸,呻吟了好一会,才慢慢说道:“今晚就算了,这件事我看还是要细心准备,不能再有闪失了。”

  长蛟帮众人听了何梦龙的话,虽然觉得心中窝囊,但是副帮主发下话来,不得不听,都低头嗯了一声。

  自那以后,徐、慧、周三人上下聚贤楼,常常发现长蛟帮的弟子会鬼鬼祟祟地跟踪他们,监视他们的一举一动,甚至背后会使点小绊子。

  一天清晨,徐至、慧风和周沅芷三人刚下楼,见到两个长蛟帮的弟子端了一盆水,在井边梳洗,他们见了慧风走过来,一个弟子故意指桑骂槐地骂另一名弟子道:“你这个手下败将,刚学了一点三脚猫的功夫,就敢出来丢人现眼,真是羞死人了”,说完用眼睛瞄瞄了一路走来的慧风,顺手将一盆葬水扑向他。

  慧风赶紧闪身躲过,但衣衫上还是湿透了一大片,慧风大怒,刚要上前和那个弟子理论。徐至在背后紧紧拉住了他,让他暂时忍耐,周沅芷也劝慰说:“慧师父,正所谓狗眼看人低,我们跟他这样一个小逻啰,有什么好计较的呢!”

  慧风听了周沅芷的话,只好作罢。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5日,第2次修改。

第十一章 冤家路窄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