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十四章 真知灼见

  临近午时,黄鹤指挥几个仆人和侍女将酒宴安排完毕,黄巢领着尚让、朱温等几名身穿戎装的将领从外面赶了回来。众人见诸位将领的战袍上都沾染了鲜血,都十分惊讶地看着黄巢。

  黄巢见大家脸上都有疑问,连忙拱手解释道:“让各位英雄久等了,朝廷不知从哪里得来的消息,知道黄某要在蔡州举办天下英雄大会,竟然调动数镇大军前来围堵,幸亏各位将军英勇,在蔡州城郊一举击溃官军,诸位英雄尽管安心在蔡州做客,朝廷的那些溃军早已被黄某吓破了胆,至少一年内不敢再来骚扰!”,说完哈哈大笑了一番,连忙招呼大家入席。

  众宾客听了,都纷纷赞道:“黄王义军一心为民,真是战无不胜,攻无不克!这天下迟早还是黄王的!”

  黄巢连忙摆手道:“诸位谬赞了,黄某哪有那么远大的志向,不过是看不惯百姓受苦,要替他们向朝廷讨回一个公道罢了!再说我义军战无不胜,攻无不克也来自上下一心,将士用命,黄某有何功劳?”,说完便让尚让、朱温等人除去战袍,换上便装,坐在自己的身侧。

  徐至、慧风两人与几位年青宾客相互谦让了一番,方才按照年龄大小,依次坐下。黄鹤和几个文人幕僚则站立在一旁相陪。几个丫鬟侍女给各位嘉宾奉上了一杯清茶,几个新鲜的糕点水果,然后纷纷退到幕后。

  黄巢见参加宴会的嘉宾都已到齐,他环视了一下在座的各位少年英雄,见他们衣着古朴,举止高雅,有古圣贤的风范,大喜道:“感谢各位英雄前来敝舍赴会,在座的各位都是年青人中的皎皎之辈,也是黄某日夜思念的栋梁之材。希望各位能抛开地域门派之争,与黄某一起举大义,施展才华,驰骋天下。”

  蒋神庙的少帮主蒋超俨然以黄王佳婿自居,他抢先站起身来,代表各位嘉宾,回道:“黄王谬赞了!小侄首先感谢黄王的盛情相邀,和对天下英雄的殷殷期望。晚辈们才疏学浅,还请黄王多多指点和提携!”

  黄巢见蒋超仪表堂堂,衣着华丽,说话谦逊,正中自己的胸怀,赞道:“蒋贤侄太谦虚了,你在擂台的表现,黄某都亲眼看到了,你无愧于‘天下第一剑’的称号!”

  原来蒋超在第一轮擂台比武中,仗着手中的一口宝剑,三天内击败了东西南北中几十名剑客的挑战,而且蒋超与每位剑客过招,用不了三招,便将对方的刀剑斩断或挑落。因此,蒋超在擂台上的突出表现,也为蒋王庙的“梅花剑”赢得了天下第一剑的美誉。

  蒋超听了黄巢的赞许,嘴上说:“小侄实在不敢当!黄王过誉了!”,心中却是一片得意。

  黄巢试探道:“蒋贤侄不但武艺超群,而且又是天下第一大帮派的少帮主,帮下弟子不下十万,蒋少主是否有兴趣与老夫一同逐鹿中原?”

  蒋超想起:来蔡州前蒋王神对他的嘱咐,要他多听少说,注意打探黄巢和江湖各帮派的意图和动向,因此他躬身回道:“多谢黄王的提携,我们蒋神庙只是江湖上的一个小小的帮派,如何懂得带兵打仗的事情,还请黄王先听听其他英雄的意见!”

  黄巢环顾其他宾客,见他们也都不愿过早表明自己的态度,故意停顿了一会,继续说道:“黄某绝不是心胸狭隘之辈,如果有英雄不愿相助黄某,在下也绝不勉强。今日的聚会权当是文人雅士之间的抒怀吟唱,和诗斗酒之会。诸位大可放心,尽管畅所欲言,不管相助与否,黄某绝不强人所难!”

  黄巢刚说完,长枪门的庞勋就附和道:“黄王如此推心置腹,我等要是再三缄其口,那就太不识抬举了。当今朝廷腐败,地方贪官污吏横行,为了解救天下百姓于水火,我长枪门就是肝脑涂地,也愿意追随黄王左右。”

  原来这长枪门地处徐州,黄巢在山东起义,长枪门也在徐州响应,黄巢义军向西控制了中原,长枪门也南下取了洪泽湖和巢湖,因此长枪门可以说是黄巢在淮泗地区重要的盟友。

  盘踞东海的神龙教是江浙沿海的第一大教派,由于江浙地区经济发达,当地百姓抱着“小富则安”的思想,虽然天下纷争不断,但江南始终幸免遇难,鱼米之乡的盐铁米粮仍然是朝廷赋税的主要来源。所以唐廷重用浙江的王式为度支船运史,而王式身处四凶之地,只有依靠神龙教的势力才能安全地将赋税物资运送到长安京中。因此神龙教明面上是独立的江湖帮派,实质是朝廷在东南沿海重要的帮手。

  因此神龙教的朱富接着说道:“黄王首倡起义,朱某深感钦佩,但是自皇唐建国以来,已有近三百年的基业,根深蒂固,盘根错节,恐怕一时难以撼动,远不用说玄宗时的安史之乱,就是眼前的李仙芝举义,无不是蚍蜉撼大树,瞬间灰飞烟灭。所以恕在下直言,鄙教兄弟只想做些海上船运的买卖,对天下大事并不是太感兴趣。”

  蒋州的蒋神庙和赣州的朱雀门都已投靠地方军阀势力,两派当然既不愿意得罪朝廷,也不愿意得罪黄巢,因此蒋神庙的蒋超和朱雀门的何进都以“路途遥远,准备不充分,还需要等待时机”为由婉拒了黄巢对他们的邀请。

  而河北的黑鹰教起源于关外的长白山,唐末关外白山黑水之地第一次被纳入我中华的版图,关内汉人和关外的契丹人交流频繁,特别是汉人的粮食种子和铁器不断流入契丹,使得契丹的黑鹰教不断壮大,逐渐深入到唐的河北地区,与河北各藩镇都有私下的来往,因此黑鹰教既希望黄巢起义能够削弱唐廷在两河地区的势力,又担心黄巢义军北渡黄河,威胁到自身的势力范围。

  黑鹰教的耶律淳心中十分踌躇,但想起了那晚与黑衣人的秘密盟约,两方都希望将黄巢的注意力引向江南地区,从而断了他北渡黄河的野心,因此故意建议道:“素闻黄王忠义英勇,如今黄王的大军已是百万之众,只要黄王振臂一呼,就可以席卷中原,进入关中,夺了李唐的天下,登其大宝,君临天下。”

  这一席话说的黄巢心里格外的痛快,但是黄巢还是故意谦虚道:“耶律少侠过誉了,在下德薄,不敢当此重任,如果有那么一天,当选有德者为天下共主。”

  耶律淳继续说道:“现在朝廷腐而不烂,朽而不倒,诸位觉得是什么原因?”

  黄巢见众人不答,连忙问道:“还请耶律先生教我?”

  耶律淳继续道:“朝廷之所以能够屹立不倒,是因为它还控制了江南的资源和赋税,只要黄王带兵南下断了它的财源,那朝廷就会不推自倒,天下很快就属于黄王您的了。”

  众宾客听了耶律淳的高论,都拍手叫好,只有神龙教的朱富暗暗叫苦,心想那不是要断了他们和朝廷交易的财路啊。他想说点什么,但见黄巢和身后的幕僚们听了耶律淳的话都频频点头,他也知道即使自己站出来与耶律淳辩论,这恐怕也是与事无补了。

  黄巢见了满座的宾客都侃侃而论,说了自己对天下局势的见解,只有徐、慧二人坐在角落里,一言不发,特意询问道:“徐少侠,老夫从一见到你,就非常喜欢你,你在江南杀恶霸,斗贪官的故事,让本王十分钦佩,你就像黄某年青时一样,想当年黄某在山东兖州戕杀贪官、赈济灾民,首倡起义,也象你一样胸怀大志、善恶分明,嫉恶如仇。”

  徐至赶紧站立起来,谦逊道:“在下草莽,怎能与黄王年少时相提并论。”

  黄巢似乎十分满意徐至的谦虚,继续问道:“不知道徐少侠是否觉得黄某也应该领兵杀向江南,断了朝廷的根基和命脉。”,说完望着徐至和慧风,就像一个长辈在征询晚辈的意见,目光十分诚恳亲切。

  徐至朗声说道:“在下在江南就听闻山东黄王的威名,今日一见,果然名不虚传,黄王已跨控山东和河南,拥兵百万,爱民如子,虚心若谷,振臂一呼,天下响应。而唐廷威仪仅及关陕,号令不出国门,此时正是黄王逐鹿中原、问鼎天下的最佳良机!”

  徐至说完,见黄巢和众人不停地点头,他继续分析道:“但是当今天下自宪宗以后,分崩离析,河北藩镇林立,西川、江南看似平静,但也是风起云涌,黄王处于天下之中,四邻都是强敌,如果轻举妄动,得罪强邻,则大事去矣!还是希望黄王谨慎从事!”

  黄巢听了先是一惊,觉得徐至说得太悲观了,心中有些不悦;但慢慢回味起来,觉得他分析的确有些道理,赶忙问道:“徐至,依你之见,那又该如何?”

  “黄王,依在下愚见:第一件要做的事是建立稳固的根据地,而不是象历代流寇那样,没有稳定的粮草兵员供给;第二、应该广纳天下英雄,继续壮大声势;第三、应该和四邻结盟;最后才是带兵直入关中,推翻暴政,还百姓一片青天。”

  徐至刚说完,只听见招贤厅帷幕后传来一个姑娘低低的叫好声,不过这声音很快就淹没在众宾客的喝彩声中。

  黄巢听了还是犹豫不决,又问道:“那刚才耶律兄说的,带兵下江南,断了朝廷的根基是否可行呢?”

  徐至回道:“这万万不可,黄王起兵是为了解救天下百姓,而不是偏安江南独立称王。自古偏安江南的小朝廷都没有好的下场。还请黄王三思。”

  徐至继续分析道:“再说江南军阀也是盘根错节,割据一方,黄王南下会得罪更多的地方势力,这种短时间的蝇头小利,会毁了将军一世的霸业!”

  徐至还没有说完,耶律淳辩驳道:“自古王侯自有天命,做大事者不拘小节。正所谓机不可失,失不再来,黄王如能渡江南下,称帝江南,也不能不说是上上之策,如果按徐老弟所言,等做完三件事,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那黄王岂不是一辈子都不能称王天下。”

  耶律淳继续辩解道:“据在下所知,朝廷奇书流落在江南,此书就是争取天下的一把利剑,如同天下共知的传国玉玺一样,谁能得到奇书就是天下公认的天子和盟主,难道黄王对这个也没有兴趣?”

  黄巢听了耶律淳关于宫廷奇书的议论,也是吃了一惊,他和身边的尚让、朱温、黄鹤等人交换了一个眼色,当众发誓道:“在座的天下英雄为证:孤王主意已定,决定先下江南,断了李唐的根基,寻找宫廷奇书,结束四方纷争,造福天下苍生。”

  徐至见黄巢南下的主意已定,心中感叹道:“天下的民心竟然没有一本奇书重要,真是可悲可叹啊。”

  黄巢见众人都表达了对天下局势的观点,突然转移了话题,说道:“今天黄某高兴,光顾着和大家谈论天下大事了,倒把要办的正事给忘了,今天邀请大家过来,还是为了小女选婿的事情,在座的各位英雄通过下面的文试,就可以直接面见小女了。”

  黄巢说完,连忙吩咐下人们拿来纸笔,分发给在座的每位嘉宾,说今天的试题就在这纸上。徐至拿到纸笔,见上面写的是一首只有首句的残诗,要求各位续完后面的部分,并抒发对诗句的见解,只见上面写道:“天下纷争数千年,奇书残卷天下剑,……”。

  徐至见了大吃一惊,暗自想道:一路上听闻黄王举大义是为了天下百姓,今天见他对一本荒诞不经的奇书怪说那样痴迷,可见天下的传闻都不足为信,即使到了黄巢这样的身份地位,还是忘不了“名利”二字。

  徐至转念又想:“与其将秘密烂在心中,还不如将其奉送给黄王,毕竟他总比朝廷对百姓好些,于是挥手续完后面两句:“射蛇首兴成霸业,紫气东来入云间?”,后面又加议论道:“得异书易,得民心难;得江南易,得天下难。”

  过了片刻,黄巢见众人都已书写完毕,吩咐身边的丫鬟们将众人的试题解答收齐,黄巢和幕僚们一一看了,仔细评论了一番,又把大家都称赞了一遍,不置臧否,众宾客都感到十分诧异,如此这般,如何决出胜负?

  黄巢似乎看出了大家心中的疑问,慢慢说道:“乘龙佳婿还是让小女自己决定吧。”说完,吩咐身边的一个叫秋月的丫鬟,抱了众人的答卷,将其送入厅后一个挂满珠帘的内室里。

  又过了片刻,秋月出来回话说:“黄王、各位嘉宾,小姐吩咐了:只让徐公子和慧公子进来一叙。其他佳客就不必相见了。”

  众人听了,无不摇头失望,论长相徐至虽然清秀,但不够儒雅;论武艺徐至也不是上上之选;即使论谈吐议论,徐至的见解也得不到黄王的全力支持!特别是耶律淳此次来蔡州招亲,来时曾豪气万丈地向全体教众夸下海口、势必夺得美人而归,他见徐至拔了头筹,得到公主青睐,顿时垂头丧气、感慨不已。

  这一变化连徐至自己也不明就里,云里雾里的,甚至没有想到:这样一件大喜事会突然落在自己头上。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6日,第2次修改。

第十四章 真知灼见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