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二十六章 纸鸢传音

  那少女向红叶、黑衣人说完了《推背图》的故事,三人就离开了绿洲,消失在淡淡的月色中。

  徐至藏身在离绿洲不远的草丛中,见三人渐渐远去,只觉得意犹未尽,仿佛这些陈年旧事就发生在昨天一样,心中叹道:“真是造化弄人,我大唐在太宗时代是如此的强盛,真是百姓安康、万国来朝,就连能人异士和天道人情都站在朝廷的一边,虽然天后强悍,改唐为周,但人心思唐,血食不断,只一传,中宗就能复国。而如今昏君佞臣当道,战火连绵、民不聊生,即使李淳风复出,也不能改变天道和人心的变化了。”

  徐至感慨了良久,心中困惑,身处乱世,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徐至一边苦苦思索,一边借着皎洁的月光,拖着疲惫的双腿向前挪步,不知不觉又返回了白亭驿站。

  只见驿站馆舍早已是一片焦土瓦砾,四周不时散发出阵阵青烟,和焦枯的气味。只有面前的坠泪碑在月光中完好无损。徐至心中一阵酸疼,心想:“沅芷要我在这白亭等她回来,现如今这白亭也被大火毁坏,天下虽大,竟然没有我徐至藏身之所?”

  徐至只好在白亭附近的高岗上搭了一个茅草窝棚,暂时安身。一边继续靠采撷野果度日,一面继续等待周沅芷的消息。不觉一个月有余,竟然毫无周沅芷和慧风等人的消息,徐至心中疑惑,思考了良久,决定只身返回蔡州城,一探周沅芷的消息。

  一天清晨,徐至稍做了一些准备,头戴一顶瓦舍的毡帽,身穿一件挂衫,肩上挑了一担柴,将自己乔装成一个乡下进城卖柴火的模样。

  徐至进了蔡州北门,发现城墙上的通缉告示早已除去,城门的士兵也是懒洋洋地盘问着来往的客商。徐至镇定心智,顺利通过了城门口的盘问,进入蔡州城内。徐至一进入蔡州城,就直奔黄王府,探听周沅芷的消息。

  徐至靠近黄王府,发现这里的守备比以前森严了许多,不仅府门紧闭,而且四周还加派了很多卫兵把守巡逻。徐至不知道黄王府内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也不敢冒然前去探问。

  徐至突然想到一个探听消息的好去处,他绕过城南的黄王府,辗转来到了城中的烟雨楼,这烟雨楼自从上次慧风打抱不平,朱存死于这里之后,客人冷清了不少,也没有以前那么热闹了。酒楼内还不时会有卫兵前来盘问,客人之间的谈论也变的非常的小心谨慎。

  徐至走进烟雨楼,见店内生意冷清,随便找了一个空座坐下,向店内伙计招呼了一声,伙计赶紧应声过来招待,徐至向伙计点了一壶酒,一碟花生米,一碟豆腐干,一盘酱牛肉,故意问道:“我是城外砍柴的,往年去黄王府还可以卖一些柴火度日,如今这王府戒备森严,让闲杂人等不敢靠近。小二哥,你知道不知道是什么缘故?”

  伙计先是瞧了瞧四周,见没有引起其他客人的注意,才压低声音说道:“客官有所不知,自从黄王驸马徐至挟持了公主,还有一帮死囚大闹城防将军府以后,黄王就听从了朱温将军的计策,从徐至那帮歹人手里救回了公主,那知道这公主心中时刻思念着徐至,几次想跑出王府去找徐至,都被黄王的门卫给堵住,后来黄王怕公主私自逃跑,就将公主锁在闺房中,朱温也以保护黄王的安全为由,在王府四周加派了人手,不断地巡逻盘查,禁止任何闲杂人靠近王府。”

  徐至听了,故意叹道:“唉!那小人今年的柴火生意可就难做了?”

  伙计安慰道:“小哥不用烦恼,这柴火不能卖给黄王府,也可以去集市去卖啊!”

  徐至对伙计说道:“小二哥,你有所不知,卖给集市,价格就卖贱了啊,小人上有老、下有小,不能卖个好价钱,心中总是不甘。”

  伙计笑道:“小哥你也忒实心眼了,要说这赔本的生意,还是要说说我们这烟雨楼,自从朱存将军死在我们烟雨楼后,朱温将军抓捕不到凶手,就拿我们酒楼泄恨。这不,一天三番五次地来酒楼巡查,勒索钱财,现如今哪有客人敢来我们酒楼吃饭,这生意啊,也是一落千丈。这不掌柜都愁死了,我们这些跑腿的伙计们也都跟着挨骂。”

  徐至见朱温到目前为止也没有抓到凶手,这就意味着慧风和程莺莺目前还是安全的,只是不知道他们身在何方?因此故意问道:“朱温将军那么厉害,怎么那个杀害朱存将军的凶手还没有抓到呢?”

  伙计见酒楼好久没有一个客人进来,干脆坐在徐至的对面,压低声音对徐至说道:“小哥,你有所不知,朱温将军的主要对手是驸马徐至,而不是那个凶手慧风?”

  徐至故作不明白,问道:“不对啊!小二哥,是慧风杀了朱将军的二哥,朱将军应该去抓他为兄弟报仇?怎么这事还要牵扯到那个驸马徐至呢?”

  伙计见徐至对此事非常感兴趣,也有洋洋得意,说道:“小哥,这个道理你们乡下人是不会明白的,徐至是黄王的驸马,将来很可能就会取代黄王成为义军的领袖,而这也是朱温不想见到的,所以徐至和朱将军是政治上的死敌,必须要先除了。而慧风杀害朱存,对朱温而言,只是私仇,只要大权不失,多派些人手就可以轻松处理了。”

  徐至故意“哦”了一声,似乎明白了过来,继续问道:“那朱将军的这块绊脚石除掉了没有呢?”

  伙计笑道:“不瞒客官,这个小的也是刚刚才听说的,那个死敌徐至在蔡州城外被突如其来的一场大火活活烧死了,真是可惜了公主,小小年纪就要守活寡了。只是死囚慧风等人并没有和徐至在一起,这是朱温将军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徐至听了,心中痛恨朱温,久久没有说话,喝起闷酒来,伙计见徐至心不在焉,以为他是听腻了,也就不再说话,忙自己的活去了。

  徐至从烟雨楼伙计的口中探知周沅芷被软禁在黄王府的闺房内,心中难过,没想到自己的出现,会使得黄巢父女反目,进而得罪朱温,给周沅芷带来了无穷无尽的烦恼。徐至决定设法救出周沅芷,那怕是再见她一面,即使死了,也心甘情愿。

  徐至出了烟雨楼,再次来到黄王府的附近。这黄王府地处蔡州城南,远离城中的市井街头,四周栽满了桃李杨柳,环境十分优雅清净。黄巢也十分看重此地,常常在宾客面前夸耀说:“如果天下初定,黄某愿意一生在此处安心读书养性。”,黄王府东面稍远处有一片开阔的草地,是王府兵丁养马操练的所在。

  先前徐至和周沅芷曾去王府拜见过黄巢,去过周沅芷的闺房,知道她闺房所在的位置。原来周沅芷小的时候特别喜欢习武,特别崇拜那些雄壮的勇士,喜欢看他们在东面草地上的操练,因此她央求黄巢将闺房安置在王府最东端的角落里。

  徐至来到黄王府东端的那片开阔地上,见那里长满了一尺多高的杂草,只有几匹老马在低头吃着草,显然这里很久没有人来过了。草地的尽头树荫处,是黄王府高高的围墙,围墙内有一座三层高的雕花绣楼,飞檐翘壁,临近围墙的窗口打开着,隐隐约约放了一盆兰花。徐至知道周沅芷素来喜欢清新雅致的兰花,特别欣赏它的朴实无华,这里便是她的闺房无疑了。但是高楼的围墙外有一大队身披细铠,手持长矛、大刀,背着弓箭的卫士在不停地来回巡逻。

  徐至将四周仔细打量了一遍,知道如果硬闯周沅芷的绣楼,肯定是不可行的,这样会惊动围墙外的守卫,给自己和周沅芷带来很大的麻烦,这样就有可能永远见不着周沅芷了。那有什么好方法让周沅芷知道自己就在外面呢?徐至苦苦思索着。

  徐至突然想起自己和周沅芷在花神节放风筝时的誓言,两人要象鸳鸯风筝一样,天上地下永远在一起,永不分离。徐至禁不住热泪盈眶,计上心来,他去集市买一只相同的鸳鸯风筝,再次来到王府东面的开阔草地上,骑上一匹马,向东奔驰,放出画着鸳鸯的风筝,他手持细线,慢慢调节风筝的高度,直到风筝离周沅芷的闺房不远,并和绣楼窗口的高度相当,徐至抽出身边佩带的短笛,呜呜地吹起《凤求凰》的曲子。

  这支曲子原是西汉时西蜀司马相如见了卓文君,被她的容貌深深地吸引住了,故弹此曲引起卓文君的注意,最后曲尽其妙,好事成谐,竟然成就了一段美好的佳话。徐至一遍遍地演奏,吹奏到动情处,禁不住停住笛声,高声吟唱起来:

  有一美人兮,见之不忘。

  一日不见兮,思之如狂。

  凤飞翱翔兮,四海求凰。

  无奈佳人兮,不在东墙。

  将琴代语兮,聊写衷肠。

  何日见许兮,慰我彷徨。

  愿言配德兮,携手相将。

  不得於飞兮,使我沦亡。

  那歌声伴着清脆的笛声响彻云霄,竟然引起墙外卫士们的驻足倾听。再说周沅芷被囚困在自己闺房内,十分苦闷,开始还拼死挣扎,希望能引起父母的怜悯之心,好成全了自己和徐至。但是黄巢听了朱温的谗言后,狠了心要拆散这对爱侣,因此任凭周沅芷如何叫唤哀求都无济于事,周沅芷也渐渐心灰意懒,彻底变了一个人似的,呆在房中一言不发。

   黄巢心中愧疚,更担心女儿久思成疾、以死殉情,只好让周沅芷身边的一个贴心丫鬟叫秋月的,将徐至在白亭不幸被大火烧死的消息透露给周沅芷。

  周沅芷听了,心中剧痛,竟然昏死了过去,过了好些天才算苏醒过来,从此心不守舍,疯疯癫癫,神志不清了。

  黄巢心中又是难过又是后悔,但也无可奈何,只好让秋月昼夜不离周沅芷,怕女儿再出什么意外。

  这天,周沅芷正在和秋月呓语,突然听到窗外清脆的笛声和高亢的歌声,不由地心灵颤动,勾起了她和徐至德好的往事,不由地听呆了,也许是心有灵犀,她慢慢地站起身来,走到窗边,见不远处有一只鸳鸯的风筝,在微风中正朝着自己点头微笑,远处一位少年骑着骏马手持短笛,正呜呜朝自己吹奏起来。

  周沅芷定睛一看,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自己日夜思念的徐郎。她赶紧探出身去,心想肯定是自己对徐至的思念感动了天地,徐至死去的魂魄来与自己相会了。

  秋月见周沅芷就要从窗口跳出,赶紧从身后将她紧紧抱住,叫道:“小姐,千万不可寻此短见,说不定是黄王欺骗了小姐,徐公子还好好地活在世上呢!”

  周沅芷听了,突然明白过来,心想这大白天的哪有鬼魂之说,又见远处徐至不停地向自己挥手,她知道眼前的徐至并没有死。

  周沅芷心情激动,刚要张口,呼出徐至的名字。

  秋月见了,急忙朝她摆了摆手,指了指楼下的侍卫,劝道:“小姐,你不见楼下守备森严,你高声喊出徐公子的名字,不但见不了他,反而会害死他的。”

  周沅芷痴痴地望着窗外,叹道:“我和徐大哥近在咫尺,却不能相见,这如何是好呢?”

  秋月见周沅芷很是伤感,劝道:“小姐为徐公子茶饭不思,徐公子对小姐也是用情至深。这世上的事情成不成,重在谋划。既然徐公子无恙,小姐也不必心急,暂且忍耐,必定有花好月圆的那一天!”

  周沅芷听了,顿时豁然开朗,但她心中还是急于见到徐至,喃喃道:“桃李纵有万般情,尚有春风寄相思。如今谁又能充当沅芷的信使呢?”

  秋月自然明白周沅芷话中的心意,朝她点了点头,笑道:“小姐,明天就是七夕乞巧节了,我们要想办法让徐公子收到小姐的书信!”

  周沅芷见秋月如此贴心,心中感动,问道:“秋月,这楼下守卫这么严密,你有什么好办法能将书信,安全地送到徐大哥手中呢?”

  秋月笑道:“小姐平时很聪慧的,怎么今天倒问起奴婢来了!真是关心则乱啊!这个方法我刚刚想好,可能会有些漏洞,我晚上还要仔细琢磨琢磨!就先不告诉小姐了!”

  周沅芷笑骂道:“秋月,你这个鬼精灵,看你明天如何向本小姐交差!不过还是要先谢谢你,你也要万事小心哪!”

  秋月回道:“小姐放心,奴婢一定会做到既不惊动府中守卫,也一定会将小姐的思念传递给徐公子的!”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6日,第2次修改。

第二十六章 纸鸢传音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