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二章 蚬山采药

  第二天清晨,徐至、薛阿檀和何梦娇三人早早吃了饭,先伺候薛大娘睡下。徐至和薛阿檀各背了一个竹篓,何梦娇手中拿了一把锋利的镰刀,三人决定上蚬山彩蝶谷,采撷一些田七、党参、红花回来入药。

  这蚬山在当地是一座神秘的奇山,神秘在于这山一年四季云雾缭绕,山中溪水淙淙,林间小径错综复杂,让人很容易迷失方向,特别是山背后的那片针叶林,终年不见阳光,阴深深,很少有人踏足;这神奇之处在于山中奇花异草、珍禽猛兽甚多,山里人靠山吃山,常常成群结队去山里打些野兔、山鸡、獐子等野味回来,到集市上换些柴米油盐等生活用品回来,如果没有地方上的苛捐杂税,倒也活得轻松自在。

  薛阿檀领着徐至和何梦娇,沿山路蜿蜒前行。三人一边向上攀爬,一边环视四周,只见这山越高、林就越密、草就越深,群林深处竟然密不透风,终年见不到阳光,树枝上和草丛中隐藏了一只只猛禽怪兽,瞪着发绿光的眼睛,不时发出“咕噜”的怪叫声,让人毛骨悚然。

  薛阿檀走在最前面,一路上不停地告诫徐、何二人不要离开他半步,这山上毒蛇猛兽无处不在,让人防不胜防。如果三人走散了,在迷雾笼罩下很难走出这座大山,只能活活困死在山中。

  薛阿檀刚说完,见前面有几株毛竹挡住去路,他猛地低下头去,避开一杆竹叶,但这一细微的动作,早已惊动了盘踞在竹叶上的一条竹叶青蛇。那小蛇通身碧绿,吐着红色的信子,远远看去,就像一片竹叶,猛地向何梦娇的头颈飘来。

  徐至见小蛇盘起身体,在空中滑翔跳跃,叫了声:“何姑娘,小心!”

  何梦娇赶紧偏过头去,挥动手中的镰刀,将小蛇在空中劈为两段,瞟了徐至一眼,骂道:“姓徐的,不用你假惺惺地提醒,本姑娘眼睛又没有瞎,一条小蛇又有什么好害怕的呢?”

  徐至苦笑道:“薛兄弟,你评评理,我好心提醒她,她不但不领情,还这样恶语相加,真是不可理喻!”

   何梦娇冷笑道:“真真好笑!恶语相向怎么了?难道让本姑娘对着仇人满脸笑容不成?”

  徐至见何梦娇对自己冷如冰霜,摇了摇头,用手狠狠地拍了身边的一颗茂密的柏树,震的树枝树叶一阵乱颤。

  薛阿檀刚要出声阻止,但为时已晚,哗啦啦一声巨响,一只硕大的家伙从树顶窜了下来,竟向徐至的后背猛扑了过来。

  薛阿檀和何梦娇同时惊呼了一声,那团黑东西快如闪电,并没有被尖叫声吓住,而是在空中伸出利爪,沿着诡异的弧线,猛窜了过来。薛、何两人话音未落,那怪物就飞到离徐至的脖子不到一尺的距离。

  徐至见低头躲过已是来不及了,他赶紧两腿下蹲,上半身后倾,倒在地面上,抬起左脚,一招“倒挂金钩”,踢中那团黑乎乎的东西。

  徐至情急之下,用尽全力击中那怪物,只感觉腿踢在软软的棉上,竟然对那怪物毫无杀伤力,那东西只是咕噜了一声,团起身体,用四只锋利的爪子,与徐至的足底相撞,借着徐至的腿力,向空中高高跃起,滑了一个弧线,调整好姿态,飞向另外一颗大树上,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徐至从未见过山中藏有这样鬼魅的生灵,虽然有惊无险,但还是心有余悸,面上惊讶之色,久久不能平静下来。

  何梦娇见徐至惊恐未定,也对刚才的神秘生物来了兴趣,问道:“薛大哥,刚才是一个怎样的怪物,动作那么快,一眨眼的功夫就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薛阿檀苦笑道:“我也说不清楚,可能是山上的野猫或者紫貂什么的。反正我们山里这些袭击人的东西多着呢!我们山里人在暑热天的晚上,都不敢在外面纳凉,前些年一个孩子实在忍受不了家中的酷热,刚开了门想凉快一会,就被一个莫名的东西给拖走了,全村人拿着火把连夜去找,可是连小孩的尸骨都没能找到。后来村上又传出后山有恶鬼专吃小孩的脑髓,你们说可怕不可怕?”

  薛阿檀说完,故意做出许多吓人的表情,嘴中发出咕咕的怪叫声,把身边的何梦娇吓的不轻。徐至见两人年少好玩,也跟着笑了几声。

  三人又向上走了一段路,见前面的树林没有先前的稠密,抬头依稀能看到蓝天,斑驳的阳光星星点点地撒落下来,三人悬着的心总算放了下来。三人找了一块较平整的草地,见四周没有危险,喝了点水,暂息了一会。

  薛阿檀对徐、何两人说道:“翻过这个山顶,山左边向阳的谷底就是我们要去的彩蝶谷!”

  徐至见彩蝶谷就在山下不远处,一眼望去,就能依稀可见绿油油的果树,徐至又转过身去,见山后也有一片深谷,忙问薛阿檀道:“薛兄弟,这身后也有一个峡谷,黑压压的,瞧不清楚,究竟是什么地方?”

  薛阿檀忙说道:“这是我们这里的一片禁地,我们村上的人从来没有去过那个地方,据上辈人讲那里充满了邪气,都是一些亡命之徒和逃难的人聚集的地方,他们与外界没有任何交往,也不吃粮食,就像野兽一样吃生的肉,甚至人吃人!所以我们千万不能去那里!”

  这时,何梦娇咦了一声,徐至和薛阿檀赶紧回过头来,忙问她发生了什么事情。何梦娇感叹道:“这山里的宝贝真多!”,说完指着一颗蔓藤的植物说道:“你们看,这是金银花,只开黄白两种颜色的花,具有清肺止咳的功效,我们采些花回去。”

  徐至和薛阿檀刚答应了去采摘金银花,何梦娇又被左边的几株覆盆子鲜艳的果子吸引了过去,她摘了一颗,用鼻子嗅了嗅,赞道:“这个也是可以入药的。”

  “这个也是宝贝!”,何梦娇突然又叫了一声,指着身边一颗开着一窜圆锥型花絮的鹅卵叶子的植物说道:“这就是医书中介绍的神奇灵药何首乌,这何首乌分雌雄,雌的开黄白色的花,而雄的开红黄色的话,它有安神、活血、解毒的功效,长了千年,就能化为人形,吃了能返老还童,起死回生的。”

  薛阿檀不屑地说道:“就这东西能有这么大的神奇?我们这山里可多了,如果遇到饥荒,就靠吃它来度日,要是寻常时候都没人稀罕它!”,说完,就将一颗硕大的何首乌拔起,扔下山谷。

  何梦娇听了薛阿檀的话,有些生气,刚想骂他。徐至见何梦娇有些生气,赶紧劝道:“薛兄弟就是实心眼,你们山里人靠山吃山的,虽然没人认识这些宝贝,但是从小就是吃它长大的。据我推断,这确是一个宝物,否则我们的薛兄弟哪能长的如此壮实!”,说完,朗声大笑起来。

  何梦娇见薛阿檀一脸茫然,不知如何回答,也忍不住笑出声来。

  薛阿檀见何梦娇笑了,也跟着憨笑了几声。

  何梦娇采完了各种药材,又是呀了一声,徐至和薛阿檀又回过头来看着她,只见她好奇地指着不远处的草丛中,有一个白色的东西在动。

  三人刚走近了,从草中窜出一只野兔,那野兔见了人,撒腿就跑,就是一时不知道朝哪个方向逃命,竟然绕了圈子在原地打转。

  薛阿檀笑道:“今天我们的运气真好,逮住这只野兔,我们回家就有肉吃了!”,徐至和何梦娇也连声叫好。

  这时何梦娇笑着对徐至说道:“徐大侠,听说你武艺高强,今天本姑娘要和你比试一下,看谁先逮住那只兔子?”

  徐至见何梦娇第一次主动跟自己说话,知道她暂时放下了心中的仇恨,很是高兴,爽声道:“好啊,何姑娘,那你说怎么个比法?”

  何梦娇用左手捂住了嘴巴,嘘了一声,轻声道:“徐大侠,你真是傻,当然是不择手段,只要逮住它就可以了。如果我俩还按照江湖规矩,那黄花菜都凉了,这兔子早就跑了,我们还吃什么兔肉?”

  徐至答应了一声:“好!”,就是一招大鹏展翅,纵身向野兔跃去,说时迟那时快,何梦娇见野兔就在自己的身边不远处,甩出手中的镰刀,将野兔的后腿砍伤,并将它牢牢钉在一棵大树上,然后也是纵身一跃,跳到兔子的身边,她和徐至几乎同时落地,何梦娇赶紧用左手拦住徐至,右手顺便取了挂在树上的野兔。

  徐至见何梦娇捷足先登,先逮住了野兔,随即罢手,低头认输。何梦娇见徐至为人十分豪爽,说话算数,暗暗思忖:难道我错怪了他?我大哥确实不是他杀的?

  正当三人还沉浸在如何处置这只野兔,是红烧了吃,还是煨烂了煲汤吃。薛阿檀突然指着前方,轻声说道:“徐大哥,何姑娘快来看,那边树上有一只雪蛤!”

  何梦娇朝着薛阿檀手指的方向看去,见前方的树枝上蹲着一只通体雪白的蛤蟆,睁开两只火红的大眼,两腮鼓起,发出呱呱的鸣叫声。

  何梦娇知道此雪蛤是极珍贵的药材,世上极为罕见,她刚要上前抓住它,冷不防徐至从后面一把拽住了她,她刚要向徐至瞪眼睛,突然发现雪蛤的后面,还藏着一条细长的蝮蛇,那蛇盘成一团,纹丝不动,似乎在等待时机,突然它昂起头,展开身体,一个飞跃,将整个雪蛤吞入腹中。

  何梦娇十分懊恼,眼看就能逮住那只雪蛤,却被蝮蛇抢了先机,正当她摇头之际,突然从树林中跃出一只白猿,那白猿跳到蝮蛇的跟前,双目圆瞪,一动不动注视着蝮蛇,那蛇昂起脑袋,张开嘴,露出细长的獠牙,向前攻击性地探了探头。

  白猿伸出双爪,不停挑逗蝮蛇,让它不断昂头左右攻击,直到那蛇筋疲力尽,白猿猛地窜了上去,用双爪牢牢扼住蛇的头颈,让它动弹不得,然后折断蛇的脊骨,咬断蛇头,开始吞食起来。

  正当白猿独自进食蛇肉之际,突然从其他树上,跳下几只大猩猩。这几只猩猩身体极为高大,四肢也十分粗壮,相比之下,白猿要瘦小的多。几只大猩猩将白猿围在树丛中心,发出嘻嘻的叫声。

  那只白猿知道难以逃脱,只好一直沿着树枝向上爬,而几只猩猩也顺着树干紧追其后,眼看就要爬到树顶,白猿再也没有退路。

  那白猿折断了一根细树枝,拿在手中作为武器,一只黑猩猩试图从后面袭击白猿,猩猩伸出粗壮的臂膀,就要抓碎白猿的头骨。那白猿虽然年老,却很是灵巧,它没有后退,而是以进为退,跳上猩猩的头顶,用双腿夹住猩猩的脖子,用爪子握着的细树枝插向猩猩的眼睛。

  那只黑猩猩发出一声犀利的惨叫声,用左爪捂住流血不止的眼睛,右爪不停地晃动着树枝,试图将白猿从头顶上震落下来。黑猩猩的惨叫声,引来了同伴的帮助,几只猩猩奋力摇动树枝,将白猿和那只受伤的黑猩猩一起从大树上摇落下来。

  白猿虽然凭着灵活的双臂和身体安全落地,但还是被早已等待在树下的几只黑猩猩围住,那些黑猩猩显然几天没有进食了,张开血口大嘴,留着口水,又从四面向白猿扑来。

  白猿仍然站立不动,似乎被黑猩猩吓住了。当一只领头的黑猩猩伸出爪子要抓住它时,它反手用树枝戳中黑猩猩的手心,那黑猩猩嚎叫了一声,赶紧放开双爪,后退几步。几只黑猩猩也被头领的退却吓住了。

  白猿竟然主动攻击那只眼睛受了伤的猩猩,那只瞎眼的猩猩见白猿围着自己不放,只好上前拼命和它厮打,白猿再次用细树枝戳伤猩猩的右脚跟,猩猩虽然仗着自己比白猿强大,数次不认输,但是和白猿争斗了几次,都落于下风,只好长鸣一声,恳请所有猩猩上前围攻。

  徐至十分担心白猿寡不敌众,高声喊叫起来,企图吓退那群黑猩猩。薛阿檀和何梦娇也十分同情白猿的处境,纷纷拿起地上的石块,奋力向黑猩猩砸去。冲在最前面的、那只瞎眼的黑猩猩显然是受到了徐至三人的惊吓,连连后退了几步。

  白猿趁着那只黑猩猩后退之时,它突然向上高高跳起,伸出爪子,钩住一根树枝,跳过一群猩猩的头顶,再次躲进树叶丛中,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几只猩猩见白猿逃走,也只好悻悻地离开了。

   徐至、薛阿檀和何梦娇三人看的津津有味,都被那只白猿的机智和高超的搏击技艺吸引住了,他们见白猿顺利逃脱了,都长长地叹了一口气。三人突然看见从不远处的树林闪出了一只斑纹吊睛的老虎,都吃了一惊。

  何梦娇叫道:“不会吧,我们刚逮住了一只野兔,送走了一群猩猩,就引来了一只老虎,看来我们今天又要吃虎肉了!”

  薛阿檀说道:“奇怪!我们这里有好些年没有见过老虎了,就是豹子一类的大型野兽也很少见到,怎么今天被我们碰上了?”

  这时四周树丛中也出现了几只凶猛的老虎,将三人团团围住。何梦娇双眼紧闭,颤声道:“今天是什么日子,难道我们都要葬身在这蚬山上!”

  薛阿檀也急道:“徐大哥!这么多老虎围攻我们,怎么办?”

  徐至心中也是一震,不假思索道:“薛兄弟,何姑娘,我们先上树再想办法!”,说完就跳上了一颗大树的枝头。薛,何两人也跟着跳上了树丫。

  徐至仔细一想:俗话说猛虎不敌群狼,老虎向来喜欢独来独往,这大白天的也不可能成群结队的出现。他仔细看了树下的那些老虎,身姿根本就没有那么敏捷;也没有发出震耳欲聋的虎啸声,因此他断定这些老虎是假的,是人披着虎皮装扮的。

  徐至大喝一声,飞身越过树枝,就是一招泰山压顶,径直骑在一只老虎的背上,用双手牢牢地按住虎头,喝问道:“你们究竟是什么人,在这岘山上假扮老虎有何目的?”

  这时,树顶上有人叫道:“好眼力,徐老弟久违了!”,随即跳到徐至跟前,又吹了一声口哨,四周树上纷纷跳下十几个人来,个个手中拿着兵刃,那几个假老虎也纷纷站立起来,褪去虎皮,都是清一色的装束。

天下一支歌说
2018年5月6日,第2次修改。

第三十二章 蚬山采药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