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无题

    除了休沐那天是全家一起用晚膳之外,韩家各房各自用膳,各房都有小厨房,想吃什么就吩咐做什么。

  韩雅静像往常那样回家与母亲一起用午膳,进了花厅净了手,就听到母亲对她说:“你曦表妹今天来了,正在正房那里跟你祖父祖母用膳。等会她会过来宝月轩午休,你待会去跟她打个招呼吧。”

  韩雅静觉得奇怪,“曦表妹来了,为什么?”

  赵曦往后都会在韩家学习,这件事自然瞒不过人,索性韩世子夫人跟女儿说了,“你舅祖父送她来这里跟你祖父学习的,跟你们上学堂的作息时间一样。”

  韩家族学分男女,男子那边连午膳都是在学堂用的,管教严格。女子族学这边较为宽松,上午学习经史子集,下午学习琴棋书画。如果不想下午来族学学习的话,也可以请人在家学。所以女子族学这边可以中午回家用膳,午后再去学堂。

  韩家这一辈子弟只有大哥韩雅棠是由宁国公亲自教导的,到了十岁的时候韩雅棠才去的族学,所以韩雅静对于赵曦来韩家得到祖父的教导十分好奇。

  这其中的细节韩世子夫人知道,但内里有些事不好说,她就不理会女儿的好奇心,吩咐开饭。

  宁国公夫人把自己身边的大丫环香云派去服侍赵曦,赵曦用完午膳后在香云的带领下去往宝月轩准备睡个午觉。

  谁知道在宝月轩门口遇到了韩雅静。

  赵曦快步上前与韩雅静见礼,见着阳光毒辣,韩雅静来此很明显不会是说几句话就走的,否则都不用等在门口了,于是请她入内,又问道:“静表姐,你不是去上学了吗,怎么在这里?”

  韩家有女子族学她听自家哥哥说过,以为跟男子族学一样中午不得回来。

  “女学那边中午可以回家的。”韩雅静解释道,“我中午回来的时候听娘说起你来我家学习了,于是过来看看你有什么不适应的。有哪里需要的,开口跟我娘要就行,不要不好意思。”

  赵曦乖乖点头,“嗯,有需要我会跟大舅母开口的了。”

  韩雅静看见赵曦这副乖巧的模样,萝莉控发作,恨不得抱着赵曦亲个不停,心里不断尖叫:怎么会有这么可爱的小人儿。

  燕子还不熟悉宝月轩,香云自去沏了两杯花露兑水给韩雅静和赵曦,用的是赵曦带来的花露。

  赵曦闻着香云端上来的花露,才想起她今天有带了礼物来,转头吩咐燕子把礼物拿出来。

  赵曦把一个大木匣子推给韩雅静,说道:“静表姐,这是我祖母给我的花露,里面有三瓶玫瑰,三瓶茉莉,两瓶百合。这是我给你的回礼。”

  前几天她来韩家,韩雅静给了很多礼物她,她这次带来花露就是准备的回礼。

  而后又吩咐香云把两个小木匣子给二小姐和三小姐那边送去,也是作为她的回礼。送给二小姐和三小姐的花露是每人各三瓶,玫瑰、茉莉、百合各一瓶,总数与送给韩雅静的一样。至于韩家的三位夫人的回礼自然不需要她送的,她只需给平辈回礼就行。

  韩雅静没有要打开给两位妹妹木匣子看一下里面有什么礼物的意思,只自顾着双眼冒星地看着她面前的六瓶花露,心里开心的可以绽放烟花。

  韩雅静盖上盖子,转身递给自己的丫环收好,看着赵曦,真诚的说道:“曦表妹,谢谢你。”

  花露的珍贵她自然懂得,她手上这六瓶花露,比她母亲前几天在祖母处拿到的花露还要多,真的是好大一份回礼。

  赵曦摆了摆手,表示无需感谢。她从三岁开始每天喝纯花露,并不觉得有什么珍贵。因为她自己并不知道花露的作用,所以不懂韩雅静这个见惯好东西的大家闺秀为什么这样郑重其事的道谢。

  韩雅静见赵曦不是真客套,她本人也不是扭捏的人,别人对她的好记在心里就好,于是转头好奇的问,“曦表妹,你来我家,祖父教你什么?”

  赵曦才明白,韩雅静对她来韩家学习这件事半点不知,也不是见不得人的事,遂道,“上午学了站马步桩和经史子集,下午还不知道学什么。”

  韩雅静闻言,双眼亮了亮,内心小人再次尖叫,竟然是学武!又见赵曦面露疲惫之色,于是再不多言,告辞离去。

  赵曦送韩雅静到门口就转了回来,打了个呵欠,爬上床不一会就熟睡了。燕子坐在一旁守候。

  午睡醒来,洗漱一番,坐上香云安排的小轿,由香云领着去内书房的路。小轿在书房院门外停下,香云打开门帘,赵曦走了出来,领着燕子进入院门,香云则带着小轿返回,她们不经允许不能进入。

  这一路上虽然是坐在小轿里,但热浪袭来,赵曦仍然觉得很闷热,伴着蝉鸣,感觉有点烦躁。

  燕子去往旁边的耳房等候,赵曦走入书房,房内四角放了四个冰盆,赵曦感到瞬间凉快不少,舒了一口气。

  宁国公已经坐在椅子上等着赵曦了,见她进来,递给她一本书,说道:“我们下午先学习这本书第一篇的内容,等课程结束后,你就练字。”

  赵曦应了一声是,恭谨的接过了书,发现书名写着《战役编年史》,下方还写着一个壹字。她翻开书页,粗略扫了一眼内容,发现竟是由旧年战役编纂而成。

  她就像发现了新大陆一样,开始仔细的看着第一篇内容。书中有双方对战的具体年代,朝廷结构,参战人员,具体战略。她看到第一篇的时候就放下了书,眼巴巴的看着宁国公,等着讲解。

  宁国公心里好笑的看着赵曦的样子,开始给她分析这场战役。宁国公用生动有趣的话语来描述,即便是血腥恐怖的战场也被他说得引人入胜,更不用说他对战役的讲解,更是让赵曦如同喝了冰沙一样爽快无比,她如饥似渴的吸收着这些内容。

  赵曦还小,宁国公觉得她再怎么聪慧也不可能开展问答形式的教学,他只是像以前教导大孙子一样,耐心的给赵曦讲解,同时又尽可能的启发她的思维。

  赵曦自己知道四岁的身躯内里是一个成年人灵魂,但过犹不及的道理她很清楚,再加上现代社会的战争远没有古代战争的复杂,所以她很认真把自己当作初学者来学习。

  学习了才知道地形、天气、主战人员的性格等等这些因素有时候会成为一场战役的突破点,哪像现代社会那样,天气地形这些都可以根据卫星来判断。赵曦觉得来韩家真的是来得值,怪不得自家祖父和祖母都对宁国公交口称赞。

  

无题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