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拉阅读上一章

第三十九章 我心悦于你(为戦绾绾ι加更)

    各位,早~~o(∩_∩)o...本章二合一,为可爱的戦绾绾ι加更...

  **

  时间从来不会为任何人停止脚步。

  燕仁帝二十年八月,赵旭、韩雅棠、韩雅棕、韩雅楠参加秋闱,韩雅棠乡试头名解元,韩雅棕、赵旭、韩雅楠分列第二、第四、第七名。

  京中一时人人侧目。

  十月,韩雅棠与未婚妻宋时雨定下婚期。

  燕仁帝二十一年二月,韩雅棠会试头名会元,韩雅棕、赵旭分列会试第二、第五名。韩雅楠三年后再参加下一次的会试。

  三月殿试,燕仁帝金笔亲点,韩雅棠头名状元郎,授从六品翰林院修撰,韩雅棕第二名榜眼,赵旭第三名探花郎,授翰林院七品编修。

  四月,韩雅棠与宋时雨大婚。

  六月,赵旭与韩雅静定亲。

  七月七日,乞巧节。

  因韩雅静已经与自家大哥定了亲,加上又身在军营,平时都少有机会相见,所以这种每年一次乞巧节成就了无数姻缘的节日,怎样都要参与,从而方便能与赵旭见面。

  所以身为未来小姑子的赵曦,也被韩雅静拖着一起告了假,晚上乞巧节的时候一起结伴游玩。

  **

  沈和泰经过一年多的努力,已经在赵旭赵亘两人跟前刷够了好感。之前本来就在定国公和宁国公等老将领跟前备受赞誉,这一年多的时间更是卯足了劲去表现自己。

  具体的表现为经常拿着兵书上门请教定国公和宁国公,其中以请教定国公的次数最频繁,还时常是以休沐日上门,这一年多的时间,也让他“不小心”的撞见了好几次赵曦。

  可惜为了不让赵家人看出端倪,每次撞见的时候,他只能压抑着心中的思念,还要装作“其实内心很激动但表面很诧异”的表情与心上人见面,看了几眼就不得不移开自己的视线。

  其实天知道他当时忍得多辛苦。

  而好几天之前他就得到消息,今晚的乞巧节心上人会跟哥哥们一起外出游玩,这个晚上可是一个近距离接近心上人的好机会呀!

  幸好前几天他娘给他做了几身新衣服,不用担心没衣服穿。

  于是喜福他们看着自家世子忙活了一整天,洗头沐浴还换上了新衫还用上了新打的玉簪子来簪头发,然后满怀期待的在傍晚急匆匆的出了门。

  **

  赵曦她们三兄妹出了门,在承安门大街与韩雅静等人汇合,赵旭与韩雅静两人一起在众人调侃的目光下脱离大部队单独去往其他地方。

  韩家其他人也与赵亘赵曦等人打完招呼就各自朝着其他街道而去,并不在一块。

  赵曦和赵亘一路上优哉游哉的看着路上的街景,在一处酒楼门前听到了两声呼叫声。

  赵曦回过身一看,在他们身后左侧方的是沈和泰,他带着两个小斯正在往他们方向走过来。

  身后右侧的是她的表姐刘悦嫆,赵母大哥的嫡幼女,今年已及笄,因从小就喜欢黏着赵亘,两人青梅竹马,赵母有意为二哥求娶刘悦嫆。赵亘心里对这个小他一岁的表妹也心有好感,并不反对,现在赵刘两家已经开始准备定亲的相关事宜。

  刘悦嫆带着丫鬟来到赵曦身边,陪伴刘悦嫆出门的还有她的大哥大嫂,刘越扬和他的妻子江氏。

  刘悦嫆十分开心的看着赵亘,落落大方的打着招呼:“亘表哥,曦表妹,好巧,在这里遇见了你们。”

  赵曦喜欢不扭捏的女孩子,对于这个即将成为她二嫂的表姐也很有好感,这时见到她也很开心,“扬表哥,大表嫂,悦嫆姐。”

  刘越扬也微笑着说道:“亘弟,小曦。”

  江氏也笑吟吟的说道:“亘弟,小曦,今儿可是巧了,既然大家都遇上了,不如就一块走可好?”

  自家小姑子今儿已经转悠了三条街才看到赵亘,她也有意帮着自家小姑子制造与赵亘相处的机会,所以由她提出建议。

  恰好这时沈和泰也走上了近前,刚好听到江氏的话,心里一阵大喜,快走几步上前打了招呼,也出口附和起江氏的提议。

  沈和泰这一年多来与赵亘等人相处融洽,关系已极好,这时候遇见了沈和泰也不好抛下他一人就走,遂应允了江氏的提议。

  只有与沈和泰不怎么熟的刘越扬感觉有些怪异,但他也知道自家表弟与沈和泰的关系,古怪之感在心头一闪已过,也不再纠结。

  刘悦嫆提议去放河灯。

  放河灯是乞巧节特有的活动,无论是未婚还是已婚的,都可以在河里放一盏灯,许上自己的愿望,如果心诚,相传可以让洛神娘娘知道并且实现愿望。

  众人无异议,遂往河边走去。

  沈和泰一路上都克制自己,一边与赵亘、刘越扬说着话,一边分着心神看着自己心上人的一颦一笑。

  终于到了放河灯的岸边。

  这时候,岸边已经有很多小贩摆着小摊,在卖着各种河灯和小食了。

  赵曦他们逛了一圈,各自选好自己喜欢的河灯,然后往河边走去。

  江氏手上拿着河灯,笑着对赵亘说道:“亘弟,你陪着悦嫆去放河灯可好?我们和小曦在一起就行了。”

  赵曦却抢先在赵亘之前开口道:“二哥,你陪着悦嫆表姐去放河灯吧,我随身都跟着丫鬟侍卫也不怕,再说了,在这里抬起头你就能找到我,不用担心。”

  赵亘听到赵曦这样说,看了一眼脸颊微红的刘悦嫆,又看了看周围一目了然的环境,点头同意了。

  江氏原本还想与赵曦一起放河灯,结果赵曦婉拒了她,因她嫁入刘家不久,出嫁之前与赵曦也不怎么熟络,所以她也不好强求赵曦,遂与刘越扬去往赵亘、刘悦嫆不远处的地方摆弄河灯。

  赵曦也往河边走去,沈和泰亦步亦趋的跟在她身边。赵曦有些诧异的看了一眼他,结果得到一个很俊逸的笑容,赵曦差点被晃花了眼。

  赵曦也没管沈和泰,她把河灯点上之后就小心的放在水面上,闭上双眼虔诚的祈愿,愿前世和这一世的亲朋好友都平安幸福。

  虽然她对于洛神许愿这些带有神话色彩的故事并不怎么相信,但是祈愿本身就是代表着一个人的真心实意,这种心意应该是值得尊重的。

  赵曦放完了河灯,看着河面上漂流着闪烁着火影的灯盏,微微有些出神。

  “小曦,我有件事想要对你说。”一道声音把她拉过神来。

  是沈和泰。

  彼时两人各自的仆人在外围看着,并没有贴身跟随,与他们不远处的是刘越扬夫妇,再远一点则是赵亘和刘悦嫆。

  赵曦有些疑惑的看着沈和泰,不知道他究竟想要说什么。

  沈和泰从刚刚开始就不断在心里给自己鼓气,刚还趁着赵曦闭眼许愿的时候深呼吸了好几下,以图缓解紧张的情绪,结果发现,好像没有什么用,现在看着赵曦那双清澈明亮的桃花眼在定定的注视着他的时候,反而越来越紧张了。

  可他不敢再耽搁,因为这种天赐良缘不好好把握的话,那他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咳咳......”沈和泰先是干咳两声,咽了几下喉咙,润了润嘴唇,用一种很坚定的语气说:“小曦,我心悦于你。”

  赵曦真真实实感到了诧异。

  她微挑起了眉,看着眼前这个俊逸非凡又风光霁月的少年,结果发现他白皙的脸颊竟然透着酡红,这抹红色不但不显得娘气,反而显得秀色可餐,反正她自己看着就差点想流口水。

  而后她又发现在河岸边杨柳树下挂着的灯笼的灯光映照下,沈和泰的耳朵竟然全红透了。

  更加惊奇的是,她发现在她的注视下,沈和泰不仅连耳根红了,那羞红还慢慢蔓延到脖子处。

  她实在是想不到沈和泰会对她告白,而且还是一上来就这么直接了当的告白,但她又不得不说,她本人对这种告白并不讨厌,因为她自己就是一个善于抓住机会的人,如果喜欢上一个人,还要犹豫来再犹豫去,那么这种喜欢的分量也不会很高。

  沈和泰这种不扭捏的态度她不讨厌,更重要的是,她很难讨厌一个颜值这么高的少年。

  她看着眼前这个紧张的看着她,期待得到她回应的少年,心里起了坏心眼,嘴角微微上翘,轻声说道:“然后呢?”

  沈和泰一时傻了眼。

  其实这种告白的情景在他脑海里设想了无数个可能会发生的局面,他也针对性的对有可能出现的局面设想了很多种应对的方案。

  但每一种都不包括眼前这样的情况。

  他差点想奔回家中问一问他心里最尊敬的父亲,想向他请教一下当年究竟是怎样娶到自己娘亲的。

  可惜的是,现实情况当然不允许他回家请教父亲如何追妻,他只好凭着本心来回答心上人的问题。如果心上人因此觉得唐突甚至拒绝了他,也没关系,他不会放弃的,一次不行就两次,两次不行就三次,赵曦值得他如此。

  沈和泰深呼吸一口气,而后开口:“然后当然是你看在我心诚的份上,答应了我的追求,而后在追求的过程中慢慢的也喜欢上了我,我们两情相悦,家中父母为我们定亲,我们会成亲,生几个像我一样的男孩子,生一个像你一样的宝贝闺女,他们会承欢膝下,我们会看着他们娶妻生子,含饴弄孙,白头偕老。”

  沈和泰气都不带喘的说出了这一番话,然后就神经紧绷的看着赵曦,眼都不眨的看着她,不管结果是好还是坏,他都会接受,并且继续为之努力。

  赵曦也想不到沈和泰会这样回应她,今晚的沈和泰已经几次出乎了她的意料。

  其实在韩家假山内第一次见沈和泰起,她就有些欣赏他,越是接触得多,就越能感受到这个少年的魅力。就连她一向不轻易夸赞人的祖父和严谨的舅祖父宁国公这一年多来都对他大加赞赏,不仅如此,她的哥哥们和表哥们竟然也对他钦佩,而她本人在几次有限的接触中,也对眼前的少年心有好感,即便那种好感并不是关乎情爱。

  现在,这个备受赞誉的少年在这个夜风微凉清爽,在这条承载着诸多心愿的河岸边,对着她告白。

  她看着这个素来以沉稳著称的少年,现在却紧张又无促,这种可爱的表现让她有点想捏一捏他熏红的脸颊,但这种想法现在暂时无法当众实现,她只好遗憾的放下,而后微笑着说:“好呀,就照你说的那样试试看。”

  试试看,沈和泰能不能也让她喜欢上,试试看,最后是不是会出现他话语里描述的场景,她想,如果实现,那一定会很美好。

  沈和泰也紧张过了头,跟着赵曦的声音喃喃的重复了一遍她的话:“好呀,就照你说的那样试试看......”

  咦?他刚刚说了什么?不,应该是,他听到了什么?不是出现幻听了吧?

  赵曦看着沈和泰那种好像想掏一下耳朵以此来确定自己是否出现幻听的表现,噗嗤一声笑出了声。

  沈和泰终于反应过来了,也跟着傻傻的笑了起来,嘴咧得老大,赵曦已经可以看见将近三分之二的牙齿了,在微弱灯光下那白齿闪闪发光,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满脸都是大喜之色。

  沈和泰拳头紧握,右拳举起,就想大吼几声来发泄一下心中的激动大喜之情,结果恰好这时近处不合时宜的传来了赵亘的声音:“小曦,阿泰,你们放完河灯了吗?”

  沈和泰举到半空中的右拳非常快速的划过了一道弧道,落在嘴边,迅速低下了头,干咳了几声,而后再抬起头,放下了右手,脸上的神色已经如往常一样无异了。

  他还微笑着对赵亘说:“嗯,我们刚刚已经放完了河灯,还商量了一下待会是不是要去和风楼那里坐坐歇一歇。”

  赵曦似笑未笑的看着沈和泰,这是今晚她见到他的第三面,这种变脸之快速和睁眼说瞎话的本事,挺让她惊讶的,她刚刚是不是答应的快了点?

  赵亘并没有怀疑,实在是沈和泰和赵曦都是实力派人士,在老狐狸面前可能会流露出痕迹,但现在的赵亘至少还需要几十年才能修炼到老狐狸的级别,所以他转过头望向刘越扬,以眼神征求他的意见。

  刘越扬无可无不可,不过为了自己的妹妹,也赞同去和风楼歇歇。

  一行人开始向着和风楼的方向走去。

  赵曦和沈和泰落在了赵亘他们的后面。

  沈和泰脸色有些尴尬的看着赵曦,很低声的说道:“小曦,我平时可不是这样的人,我一向不会欺骗自己人,刚刚那情况实在是无法如实跟你二哥说,只好这样了。你可千万不要放在心上。”

  赵曦佯装着怀疑的神色看了一眼沈和泰,也回了一句:“嗯,我理解的,放心就好,不会放在心上。”而后就快走几步追上了赵亘等人。

  徒留后面的沈和泰开始苦恼的想着要怎么改变一下心上人对他不好的印象。

  【小剧场:

  沈和泰:我喜欢你,小曦。

  赵曦:然后呢?

  沈和泰:然后我们成亲吧!

  赵曦:没有玫瑰,没有烛光晚餐,没有婚戒,没有莱斯莱斯婚车队,没有皇冠,没有世纪婚礼,竟然就想我嫁给你,想得美!臭流氓!

  某曦踩了某泰一脚扬长而去。

  沈和泰痛得整张脸都扭曲了,大喊道:你说的那些究竟是什么鬼?!】

  

第三十九章 我心悦于你(为戦绾绾ι加更)

你刚刚阅读到这里

-/-

返回
加入书架

加入书签

离线免费章节 自动订阅下一章 书籍详情 返回我的书架 iCON/48/单色/举报 Created with Sketch. 举报